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陝西禮泉縣袁家村:窮山村成為休閑金招牌

陝西省鹹陽市禮泉縣袁家村原有村民286人,如今有創業者1000多名,日均收入100多萬元,躋身“中國十大最美鄉村”,完成了“農村—景點—體驗地—核心品牌”的蝶變。

緊跟改革進程走好每一步

袁家村位於關中平原北部,距離西安市約90公里,昔日是個僅有286人的小村莊。如今,作為從貧困村變身富裕村的樣板,它成功吸引了1000多名創客在此投資、開店、做生意,帶動周邊1萬多名農民增收;平均日收入100多萬元,年收入5億元——相繼獲得了“中國十大最美鄉村”“中國十大最有魅力的休閑鄉村”“國家特色景觀旅遊名村”“優秀鄉村旅遊示範村”等多個國家級“金字招牌”。

20世紀70年代,袁家村曾是一個“點燈沒油,耕地沒牛,吃糧靠救濟,住房潮濕破舊,小夥子難討媳婦,群眾選不出好頭”的貧困村。伴隨改革開放的浪潮,袁家村通過“艱苦創業發展傳統農業拔窮根、改革開放大辦鄉鎮企業奔小康”,一舉成為遠近聞名的富裕村。但在2000年後,袁家村工業企業效益持續下滑,不得不考慮再次轉型。

旅遊業一直是陝西的優勢產業,時任村黨支部書記的郭佔武認為,這裡山清水秀、風景優美,正應了“綠水青山”可以變成“金山銀山”的道理。於是,袁家村開始鄉村旅遊加快三產融合促提升的轉型突破發展。

郭佔武首先動員村民開辦農家樂。按照他的設想,通過打造關中民俗文化為主題的旅遊,先吸引遊客,再將遊客輸送到農家樂幫助農民增收,最後帶動農副產品的銷售。然而,這一提議卻無人響應。“開農家樂需要投資,大家擔心投資的錢打了水漂。”原村黨支部副書記張文西說。

郭佔武又動員黨員幹部率先垂范,並帶著村民出去多方考察。2008年,村幹部張文西“開闊視野,解放思想”,投資10多萬元辦起了農家樂,起初主營以野菜、粗糧為特色的農家飯店,後來又增設了住宿,成為村裡最早受益的村民之一。

20萬元、30萬元、40萬元……隨著遊客數量的增加,村裡農家樂的收入逐年遞增,但僅僅是吃飯,很難留住客人。如何才能讓客人留下來?袁家村開始更新做鄉村度假,打造民宿和精品客棧,發展酒吧街、藝術街、時尚街、主題街,想方設法讓遊客住下來。

而在眾多農家樂、作坊、酒吧中,村民自營的僅佔三成左右。袁家村向周邊村民和外來創業者敞開大門,提供了致富創業的良好平台。不但提供各類創意設計和主題門市,還不收租金,財務統一管理,吸引越來越多年輕人來此創業。與此同時,來此度假的年輕人也不斷增多。

10年來,“袁家村”三個字已經成為陝西的知名“品牌”。2015年8月,袁家村包含30家優選商戶的第一家進城店在西安曲江銀泰商場開業。僅9個月,由村民入股的600萬元投資就全部收回。當初計劃進城店時,村裡不少人反對,覺得“人家在城裡吃完,不來袁家村了怎麽辦”。走出後他們才發現,鄉村旅遊主要吸引了本地遊客,而餐飲可以讓更多人知道“袁家村”這一品牌,通過餐飲品牌的推出,吸引了很多外省遊客。

目前,袁家村已在西安市開設了6家城市體驗店,計劃下一步再開7家到8家;除西安市外,還要在陝西其他城市各開1家到2家城市體驗店。此外,袁家村還有4個品牌輸出項目,分別為青海西寧項目、山西忻州項目、河南鄭州項目和湖北十堰項目。袁家村輸出品牌和商業模式的嘗試,已顯示出良好的市場前景。

40年來,這個關中小村莊始終保持著與改革開放一致的步伐。前30年從貧窮走向富裕,從傳統農業村轉型為工業村;在產業結構調整、轉型更新的節點,又用10年時間完成了“農村—景點—體驗地—核心品牌”的蝶變。

從特色入手鑄造遊字招牌

袁家村耕地不足千畝,想發展鄉村旅遊,就要找出特色。經過深入調研,他們決定以村子為載體,以村民為主體,建成民俗濃厚、特色鮮明的“關中印象體驗地”。

2007年,袁家村建起了一條古色古香美食街—“關中印象體驗地”開門迎客。遊客們可以在此撫摸著斑駁的木質門窗,踏著略帶凹凸的青石板,徜徉在美味小吃店鱗次櫛比的街道:油坊中飄來的油香、辣椒坊中飄來的辣醬香……關中鄉村生活方式的重啟,喚回了一代人的鄉愁記憶。茶館裡,老人唱著陝北民歌,拉著風箱燒水泡茶;茶店裡,夥計向遊客展示茯茶的製作過程……極具歷史感的關中農家生活畫卷展現在遊客面前。“這就是平時村裡的一些生活狀態,民俗就是把關中人的生活變成一種旅遊的形式,讓城市人得以放鬆身心,讓外地遊客體會不一樣的風情!”村幹部張飛向經濟日報記者介紹。

張飛是土生土長的袁家村人,畢業後一直在外打工。2013年,他回村經營客棧,並於2015年加入村委會。張飛告訴記者,袁家村以民俗定位,圍繞“吃”字謀篇布局。一條街上有100個商戶,就要有100種小吃,不能重樣。鍋盔、豆腐腦、炸麻花、面皮……村民各自認領。如果幾家同時報名,便一決高下,味道最好的獲勝。為嚴把食品安全關,確保食材原生態,袁家村村集體管轄的商鋪必須使用各作坊合作社生產的麵粉、油、醋等農副產品,並由村委會監督。這樣既保證了合作社的銷量,又讓廣大遊客品嚐到原生態、零添加劑的食材。由此,遊客都奔著關中小吃而來,袁家村因小吃而走紅。

憑借完善的小吃信任體系、食品安全監管、價格監督體系等,袁家村的美食經由遊客口口相傳,“袁家村”品牌越來越響。袁家村在西安市的“進城店”,每到飯點也是食客雲集。

袁家村村委會主任郭俊武介紹,2007年以來,袁家村以鄉村旅遊為突破口,打造農民創業平台,解決產業發展和農民增收問題。他們以股份合作為切入點,創辦農民合作社,解決收入分配和共同富裕問題,成功探索出一條破解“三農”難題、實現鄉村振興的新路徑。

2016年,陝西省委一號檔案提出“在全省推廣袁家村模式”。2017年,袁家村共接待遊客500多萬人次,旅遊總收入3.8億元,村民人均純收入8.3萬元,集體經濟累計達20多億元。據統計,僅2017年,就有多達29個省、市(自治區)的各級長官和部門共計千余批次到訪。

近幾年,袁家村鄉村旅遊從量變向質變過渡,度假遊—主題遊—深度遊不斷推進。同時,他們還緊抓農民教育,開辦“農民學校”和“袁家村夜校”,解決農民的思想、教育和服務問題,為村裡的可持續發展打下了良好基礎。

致富路上不能落下一個人

在示範者帶動下,袁家村全村人都做起了農家樂和小吃店,但也出現了各人自掃門前雪、村裡環境髒亂差、農戶之間收入差距加大等不利於袁家村可持續發展的問題。如何讓所有參與者都致富?如何讓更多人把袁家村當成家,自覺維護家的繁榮?

2012年,村裡提出了合作社模式——通過合作社+全村眾籌+分紅的方式,盡量減少收益差距,實現全民參與,帶領大家共同致富。所有合作社股份對全體村民和商戶開放,相互持股,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發展格局。“村民自願入股,但我們會控制入股數量,有錢的就少入點,沒錢的就多入點,合作社的目的是帶動農民共同富裕,減少矛盾發生。”郭俊武說。

袁家村股權結構由3部分構成:一是基本股,即集體資產。集體保留38%股份,其余62%量化到本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持有,每年分紅;二是交叉股,即旅遊公司、合作社、商鋪、農家樂互相持有股份,共交叉持股460家商鋪,村民可自選入股;三是調節股,即堅持全民參與、入股自願、照顧小戶、限制大戶的原則,股份少的可以得到較高分紅,以調節收入分配和再分配,避免兩極分化。走在袁家村街道上,會不時看到商戶外牆上,掛著一個合作社的入股名單表。

在採訪中,記者了解到,袁家村小吃街生意最火爆的是粉湯羊血,其豆腐、粉條、辣子、菜籽油等食材都來自袁家村作坊。出產粉條的粉絲合作社社長馬秋鳳原本在小吃街經營醬鹵肉店,由於精明能乾被推選為社長。現在,馬秋鳳的粉條合作社全年淨收入600多萬元,純利潤達200多萬元,村民入股一萬元,一年可分到9000多元的利潤。

30歲的張雷從國企辭職後,創業做起了自駕遊策劃。2014年,他因一場公益自駕與袁家村結緣,隨後在此開始了二次創業。2016年初,他貸款創立了傳統農家樂式住宿客棧——裡居客棧,以鬧中取靜的環境滿足了遊客對於文藝慢生活的需求。目前,客棧生意十分紅火,節假日都需要提前預訂。在創業成功的同時,他不忘帶動當地群眾致富,就近招聘10名村民到客棧打工,形成了一人致富帶多人的局面。

得益於創新的經營模式,袁家村目前已形成了豆腐、優酪乳、辣子、醋、粉條、菜籽油等作坊和小吃街的股份合作社,均由村委會下屬公司經營。小吃街合作社每戶按照不同分配比率,根據收益情況利潤分成,收益高的比率降低,收益低的比率增大。對於不掙錢卻是小吃街必備的品類,合作社給予補貼,最低保障每個家庭每年8萬至10萬元的收入。

優厚政策確保村民無論是創業、經營店鋪還是參與合作社,都沒有了後顧之憂。通過全民參與,袁家村把大家的利益捆綁在了一起,商戶、村民齊心協力維護著“袁家村”這塊招牌。現在,僅粉條作坊的粉條銷售產量,一年就有13萬公斤;辣子坊的全年收入達到400萬元;優酪乳作坊銷量最多時,一天可達10萬瓶,一年淨利潤達1000多萬元。而今年參股油坊合作社的村民,預計能領取萬元左右的分紅。依靠著袁家村的產業,馬秋鳳年收入超過30萬元。去年,她將全家戶口都遷到了袁家村。

(經濟日報 記者:雷婷 責編:於浩)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