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一位退役軍人的互聯網賣菜心得

▲“叮咚買菜”上海浦東雲山路前置倉內,分揀員根據網絡訂單配貨(4月17日攝)。新華社記者 方喆 攝

▲在“叮咚買菜”上海浦東雲山路前置倉,分揀員手持掌上電腦按照網絡訂單配貨(4月17日攝)。新華社記者 方喆 攝

新華社北京8月2日電(記者楊金志、何欣榮、黃安琪)8月2日,《新華每日電訊》刊載題為《一位退役軍人的互聯網賣菜心得》的報導。

“叮咚買菜”創始人梁昌霖身上有很多標簽:退役軍人、程序員、創業者……現在,他又多了一個愛好:研究農業。近一半上班時間裡,他奔波於田間地頭,案頭上常年擺放著《世界農業科技前沿》《養殖技術大全》等書。

“不喜歡走捷徑,就是踏踏實實把‘賣菜’這件小事做好。”從部隊退役後,梁昌霖連續創業數次,最後執著地選擇在“菜籃子”上下功夫,運用互聯網技術“讓美好的食材像自來水一樣觸手可得、普惠萬眾”。

(小標題)“唯一不賣面膜的生鮮平台”

“叮咚,你的菜來了。”今年疫情期間,很多城市的菜場一度關閉,“叮咚買菜”配送小哥的敲門聲成為很多人最期待的聲音之一。

看上去,“叮咚買菜”的走紅是由於疫情暴發,趕上了生鮮平台的風口。而實際上,從2017年成立開始,叮咚買菜一直堅持實戰演練,直到風口找上自己的那一天。“如果將生鮮電商的競爭比作冰山,海平面上看到的是規模,海平面下看不到的是組織能力、供應鏈能力和數據算法能力。”梁昌霖說。

“叮咚買菜”採用的是一種叫前置倉的賣菜模式。所謂前置倉,是指在離消費者最近的地方建立倉庫,異塵餘生周邊1至3公里的區域,再根據大數據預測需求,由總倉配送菜品至前置倉,用戶手機下單後29分鐘內送貨到家。

“在部隊服役時,踢正步、走直道是最基本的要求。出來做企業,這個習慣依然根深蒂固。”梁昌霖說,很多生鮮電商,用戶一多就想搭售毛利率更高的商品品類,而叮咚一直老老實實做“賣菜”這件小事。“開個玩笑,我們可能是唯一一家不賣面膜的生鮮平台。”

專注一個領域“火力全開”,讓“叮咚買菜”順利拿下一個又一個城市,版圖從長三角向京津冀、珠三角擴展。今年疫情期間,“叮咚買菜”單月收入突破12億元,全年營收目標指向200億元。一旦達成,叮咚將成為全國最大生鮮平台之一。

(小標題)打造配送“鐵軍” 小哥單月送出3卡車貨量

黝黑的面龐,風一般走路速度,90後配送員劉慶是“叮咚買菜”上海松江九涇站的“單王”。今年2月,他騎著電瓶車,一個人送出了13.61噸的生鮮,相當於3卡車的重量。

“這邊分揀員把生鮮裝好,那邊我按照後台智能線路規劃,一次能送9到10單,隻用不到50分鐘,我們像團隊一樣作戰。”劉慶臂膀上一枚“鐵軍”標誌格外醒目。

走進“叮咚買菜”位於上海張江的總部,除了此起彼伏的鍵盤聲,還能感受到一股軍營的鐵血氣息。

執行力——隨著“叮咚買菜”在全國擴張,目前平台旗下騎手已近3萬人。“我們提出過年不打烊,靠的就是執行力。”梁昌霖說,近3萬人的騎手隊伍都是自己招聘、自己培訓、自己管理。

像軍人一樣的執行力和互聯網需要的創新力並不矛盾。“前線像軍隊,總部像樂隊,大家可以充分碰撞思想,達到互相補充、相得益彰的效果。”梁昌霖認為,“軍人身上的艱苦奮鬥勁兒正是互聯網公司所需要的。”

耿直勁——互聯網是一個行銷術花樣迭出的江湖,一開始涉足電商,“叮咚買菜”也和一家第三方平台合作,玩過“滿49元減25元”的促銷,後來就撤出了。

梁昌霖說,現在“叮咚買菜”內部提倡“全程無亮點”,抵製那些技巧性的東西。“路遙知馬力,時間長了用戶自然能感知到。”

凝聚度——高高壯壯的朱傳銀之前在武警部隊服役,現在是“叮咚買菜”上海共康區域的負責人,管理17個站點、420名員工。像他這樣擔任管理人員的退役軍人,在“叮咚買菜”有470多名。朱傳銀說:“我現在的主要工作之一就是巡站,和站長談心、和員工談心,聽他們的各種吐槽,幫著解決問題。像部隊裡的思想工作一樣,把大家凝聚在一起,為了共同的目標奮鬥。”

(小標題)為不確定性的農業注入確定性

正值盛夏,西瓜大賣。有用戶留言:“叮咚上的南匯8424,是今年買到的最好吃的西瓜之一。”

梁昌霖說:“西瓜這種水果,摘早了顯生,摘晚了太熟,口感都不好。運用數字化能力,‘叮咚買菜’整合線上線下供應鏈,使得西瓜從摘下來到送上用戶餐桌,不超過兩天,口感剛剛好。”

每一種生鮮背後,都是漫長複雜的產業鏈、供應鏈。從田頭到餐桌,每一個環節都充滿了不確定性。人們常說“農業靠天吃飯”,難就難在這裡。“不能一提到生鮮電商,就是零售思維。生鮮電商表面看是消費互聯網,本質是產業互聯網,背後涉及一系列的數字基礎設施建設、標準制定和供應鏈整合。做好這些,才能在不確定性中實現三個確定:品類確定、品質確定、送達時間確定。”梁昌霖認為。

改造上遊,賦能農業,“讓農民有好收入、市民有好菜品”,這是梁昌霖的情結,也是“叮咚買菜”的使命。

從河南南陽的生豬養殖場到廣東陽江的基圍蝦基地,從海南的小香蕉到寧夏的有機蔬菜,“叮咚買菜”有一個專業的產品團隊在全國各地蹲守。從種子、農殘到土壤,“叮咚買菜”成立了研究院助力標準制定。

上海,全國最大消費城市和新零售“試驗田”。從部隊退役來上海,從張江高科地鐵站走出來的那一刻,梁昌霖就決定留在這裡。他相信,在生鮮事業這片戰場上,只要堅定目標、並肩作戰,一定能夠取得最終勝利。(完)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