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綠洲百日,微博“嫡子”能走多遠?

頭圖 | IC Photo

綠洲掀起了多大水花?

Tech星球

文 | Tech星球 蘇梓

雷聲大,雨點小。

微博嫡子“綠洲”可謂含著金湯匙出身,問世之初就有微博的強大導流和名氣加持,僅用兩天就衝上 APP Store下載榜首。但命運多舛,這款被定義為“清爽”,主打圖片、視頻的社交產品,後續涉嫌“logo抄襲”事件,經歷主動下架後,至今離爆款APP仍有距離。

從8月29日上架,最初萬眾矚目,到如今用戶對其淡然處之,不過97天的時間。這97天裡,“綠洲”做了什麽?行業發生了哪些變化?用戶對“綠洲”的感受又是什麽?

1個號5000元,500個粉絲900元

李坤倒賣自己的“綠洲”账號,賺了五千元。

這得益於他在微博上的例行搜索。副業是倒賣社交產品账號的李坤,每天都有在微博搜索“內測”二字的習慣。今年8月,他碰巧刷到了一條關於新浪內測新社交產品“綠洲”的微博。然後,通過這一線索,再度搜索後,他找到了綠洲的官方微博。

在官方微博的評論區,李坤通過鏈接進入了綠洲的QQ內測群。綠洲的工作人員在群裡用“對標小紅書,致敬ins”介紹此款產品。李坤的職業生涯裡,曾錯過小紅書的账號紅利,一聽對標小紅書,便想借機在“綠洲”上多注冊儲備一些账號。

他賭對了。一個東北大哥花了5000元購買了他手中昵稱名為“QQ”的“綠洲”號。價格高於他的心理預期。

據他此前倒賣飛聊账號,“最貴也就5000元出手”的經驗,他本以為綠洲账號最多賣到三千左右。“因為綠洲是社區,而飛聊是社交账號;其次,綠洲账號是文字昵稱,不是數字。”李坤講述他的預判理由。

但沒想到,用戶覺得“綠洲是微博出品,有微博的導流和明星入駐,後續肯定會火。”價格就炒起來了。

在倒號江湖裡,1個月的時間是分水嶺。這個時間,決定著一款社交產品账號是會一號難求還是無人問津。李坤有過不賺錢的經歷,“多閃”內測時,他注冊囤了十幾個號,原本想觀測半個月再出手,但在產品問世第三周,就全部滯銷在手。

他慶幸還好綠洲账號出手早,“再晚半個月,估計都很難脫手,就別說現在了。”

在倒號圈子裡,QQ上5個1的號賣出了200萬,抖音5201314的账號賣到了20萬,李坤也在各種社交產品上尋找著致富先機。但是,他淡然的說,“我是很希望綠洲後續能火起來的,目前看是有點難了。”

提及社交產品延伸出來的產業鏈,流量生意不得不提。

搜索某電商平台,目前還能看到小紅書代寫代發代運營的店鋪。Tech星球在電商平台上詢問了六家店鋪客服,問他們能否代寫代發代運營綠洲上的账號內容。其中有五家店鋪均回復“不能做”,只有一家表示可以嘗試運營,但沒有十足把握,“你問之前,我們也沒做過綠洲上的代發代寫代運營。”

但關於綠洲上的粉絲數、點讚、轉發、評論,這幾家均表示“能夠操作。”

儘管綠洲對標小紅書,但從流量生意這端來看,後者的定價要低於前者。原因在於小紅書問世的時間更久,體系更成熟,賣流量的商家大致摸清了其中的些許運營和流量竅門。

某電商平台上,一家名為“微創”的店鋪,將小紅書上500個粉絲定價為300元,100個讚定價為50元,20條評論則收40元。而“綠洲”的同類型服務,定價均是小紅書流量價格的兩倍。“現在好多人還沒下載綠洲,我們做起來更費力一點。”店鋪客服人員告訴Tech星球。

會將綠洲作為繼小紅書以後的新商機嗎?店鋪客服人員歎了口氣,回答道:“原本綠洲剛出來的時候,我們還覺得以後又能接不少活兒啦。但後續,來問綠洲價格的人特別少,下單的就更少啦。”

不難看出,自帶光環出生的綠洲,問世之初可謂是賺足了眼球。但從目前產業前後兩端的反響來看,頗有點“雷聲大雨點小”的意味。

咬住中小V

“新浪內部,我覺得‘綠洲’的位置,僅次於‘微博’吧。”微博內部員工汪丹說。

身為微博員工的他,今年9月,被派到成都,支援“綠洲”,幫助對方解決大量用戶湧入後,卡頓和不流暢的技術問題。這項工作的分配,被他視為“綠洲”地位“非常重要”的信號。

據了解,新浪在成都的技術團隊,有二十多人,團隊一直有內部賽馬機制,陸續孵化出不少產品。比如,微博電影、微博頭條。切入某一垂直領域,把微博的某一功能單拎出來獨立做,是微博一直都在探索的。“只不過,綠洲數據比較好,所以被推出來了。倒不是說因為要對標哪款產品,去特意設計的這款產品。”汪丹解釋。

微博為“綠洲”導流,傾盡全力。先是明星入駐、其次微博上的各大KOL也緊隨其後。如此做法,和微博的現狀息息相關。如今,微博進入第十個年頭,內有營收增速遭遇瓶頸,淨利潤持續下滑的壓力;外有抖音、快手等短視頻產品爭奪用戶時長的競爭。微博需要一款新產品講好下個十年的故事。

微博這十年,建立了強烈的媒體屬性,明星和頭部KOL的活躍,讓其有了質感內容。但硬幣的反面是,也因此失去了下沉市場。

2014年,微博就把“下沉”視為未來的三大發展戰略之一。近年,更是動作不少,但是收效甚微。與國內手機廠商合作,在手機中預裝微博移動客戶端。這樣的做法的確能夠做到短期內的用戶增長,但是治標不治本,很難留住用戶,更不用說所謂的用戶粘性了。於是,下沉的使命如今落在了把生活方式單獨拿出來垂直深耕的“綠洲”。

對此,業內人士表示確有其事,“‘綠洲’有意布局下沉市場,跟二三線的MCN機構和工會簽約,讓他們旗下的網紅,入駐‘綠洲’。”

對此,Tech星球向北京和廣州的幾家MCN機構求證,其中以大V張沫凡和深夜發媸徐老師為首的紅人,紛紛表示已被微博邀請入駐了“綠洲”,但他們“綠洲”號上的內容多半是平移了微博、小紅書的內容,並未有獨家為“綠洲”平台量身打造的內容。而廣州的一家MCN機構則表示:“‘綠洲’尚未過多關注。”

因此,就算咬住“中小V”不放,要想把下沉做好,“綠洲”的首要任務,還是要讓普通用戶和中腰部KOL,有在“綠洲”上為其獨家製作內容的動力,僅有明星發圖片顯然是不夠的。優質社區需要更多的UGC內容。

微博扶持的巨大流量之於“綠洲”絕不是長生丹,能將流量為自所用,才是長久之計。

騰訊推「有記」,小紅書尋「李佳琦」

騰訊有意入局,小紅書加速奔跑。

綠洲所面臨的行業環境並不和風細雨。

為了攻佔細分市場,巨頭騰訊接二連三推出了“輕聊”、“貓呼”、“有記”。其中,“有記”屬於開放式社交平台,產品形態綠洲頗為相似。用戶同樣可以記錄自己的生活、瀏覽朋友的日常小事,還可以給自己的動態貼上特定話題,在話題廣場參與討論。

據了解,現在“有記”僅在蘋果App Store 上架,且似乎還僅在中國區上架,用戶下載登錄後需要輸入邀請碼才能使用。在App Store 的評論中可以看到,開發者表示現在應用還處於“定向邀請注冊的階段”。未來,“有記”會不會成為“綠洲”的競對不得而知,但社交基因濃厚的騰訊,對社區這塊肥肉,自然不會袖手旁觀。

被外界冠以“ins+小紅書”結合體的“綠洲”,上線時間頗為巧妙。恰逢同類型產品小紅書下架整改。這一巧合,讓外界紛紛覺得,“綠洲”或許會分走小紅書的部分用戶。可最後綠洲卻因為logo涉嫌抄襲事件,也有了下架經歷。

陸續恢復上架的兩者,開始各自在賽道上飛奔。“綠洲”靠著微博輸血,大量明星入駐,賺了一波關注。“小紅書”則在近期宣布要做直播電商,加速其商業化進程。

硝煙為流量而起,孰輸孰贏,用戶說了算。

綠洲的口碑當前兩極化。好的覺得此款產品“清爽”十足,界面清新,圖片極具質感,很是文藝。用戶王鵬就表示,“很愛在綠洲上發圖片。”作為在校大學生,他提到周圍玩綠洲的同學不少。

相比於22歲的王鵬,35歲的用戶胡雷則吐槽:“我完全不知道綠洲要幹嘛。”在他看來,打電話語音會使用微信、買東西前會看看小紅書、下單用某電商平台、娛樂就刷抖音快手,“綠洲能幹嘛?”目前他還沒找到答案,下載後體驗過一次,就再未打開。

用戶胡梅在綠洲上是活躍用戶了。在綠洲開放內測當天,她便和朋友建了個群,大家互相告知對方的账號昵稱,打算互關。搶佔這款新社交產品上的第一波流量紅利,是她和夥伴的目的。但除了第一條內容是她為“綠洲”平台量身打造外,其他內容都是在發微博、小紅書的時候,同步到綠洲的。

“我在綠洲上漲粉還挺快的,比小紅書快。”胡梅對綠洲這個新平台的流量紅利頗為滿意,“可就是沒什麽特意經營這個號的動力。”胡梅悻悻然地說。

在社交賽道上,撇開巨頭不說,僅是內容框架大概相同,且對手已經耕耘多年的小紅書,“綠洲”想要跑出好成績還任重道遠。

未來,“綠洲”能否承前啟後,講好微博下個十年的故事,有待探索。

注:應採訪對象要求,文中汪丹、王鵬、胡雷、胡梅、李坤皆為化名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