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野象進入昆明六日,村民一畝田被消滅:來吃就讓它吃好了

北上的野象在萬眾矚目之中來到昆明。那是6月2日21時55分,15頭野象在山林間緩慢行走,走過人類規劃的城市地界線,踏入昆明地界。

他們在昆明,在圍觀之下。一場小徑分叉,一頭野象掉了隊。

6天后的深夜,8日23時15分,其中14頭野象離開昆明,西行至玉溪市易門縣十街鄉。離群獨象則繼續北上,進入昆明市安寧市林地。

離開西雙版納後,象群一直在行走。翻越一座又一座山,走過一個又一個村莊。從西雙版納走至普洱市,從普洱市至玉溪市縣,再抵達昆明市晉寧區。

人們需自駕約6小時,才能走過這四百多公里。“斷鼻家族”用了近15個月,走過這段遷徙之路。

4日,象群進入昆明市晉寧區雙河鄉法古甸村,大象用鼻子擰開水龍頭喝水,最後沒關水龍頭就走了,旁邊還貼著“節約用水”的標語。

【1】進昆明

2日晚上近十點,“斷鼻家族”進入昆明地界。

同日早些時候,昆明玉溪市紅塔區老光箐村的村民們目睹象群在大片玉米地裡踱步。老光箐村與晉寧區雙河鄉邊界僅相距十多公里,兩邊的幾個村莊隔著一座山相望。

翻山越嶺後,象群從老光箐村進入昆明。雙河鄉是它們進入昆明的第一站。雙河鄉的幾個村莊為迎接象群,都提前做了準備。象群經過村莊的道路都被封鎖,村民禁止踏足象群遷徙範圍內。

老江河村做了封路的安全舉措,村裡通往縣城的路被封,車輛禁止通行。

好幾個村莊的村民都接到了預警。椿樹營村的村民曾提前接到象群即將進村的通知。荒川村村民稱政府提醒不要阻止象群吃田裡的莊稼,以免野象攻擊人。“莊稼是身外之物,被踩壞的莊稼政府說後期會給補貼。”老江河村的村民被提醒要在家,不能下田乾活。

村莊嚴陣以待,村民懷著好奇等待著。在象群到來前,有村民在好奇這麽大規模的象群運動。在象群走過村莊時,有村民在房屋樓頂望著,“村民們期待又好奇,等著野象來了到樓頂去看呢”。

【2】堵野象

野象進入雙河鄉村後,3日下午四時許,卡車司機柯先生接到電話,希望他的卡車前去堵象,他飯都沒來得及吃就急急跑去。

他駕著10來噸的大型掛車,20分鐘左右就來到老江河村。他告訴武漢晨報記者,整個堵象車隊有七八十輛車,他所在的小車隊是第二批,有三十輛左右。

卡車位於老江河村北面群山之間的山溝位置,那裡有一條東西走向的防火隔離帶,三米多寬的土路,蜿蜒近兩公里。這條防火隔離帶處在象群下山、北上的必經之路。野象經過此處,就能一路往北,走到昆明晉寧區的中心區域。

柯先生和朋友們負責堵路,他們把大型掛車橫在路上,擋住車道,阻止象群進入村裡。車輛排成一列,沿著道路蜿蜒。這些卡車像村莊長出的觸手,警惕著四周的危險;也像村莊每一支道路末端膨大的突觸,在傳遞著最新的訊息。

當晚,他們就看到了野象。象群從車隊面前走過,擦著他身子,還看了他一眼。接著慢吞吞上了山。他不覺得害怕,更多的是新奇,“我們站在車頂,不覺得害怕”。大家都趕緊拿出手機來,拍了好多視頻,紛紛發到網絡平台上。

這次堵象是柯先生第一次見到野象,他覺得這不是一件大事。“這對我們來說很常見,大家也見怪不怪了。”

劉明曾親眼見過野象。不止一次,他已和象群碰面六七次。

他是堵象的卡車車隊的一員。他開著貨車提前到野象可能會經過的村莊,找個安全的地方蹲守,也借此機會拍攝視頻發布至短視頻平台。

法古甸村,劉明在自己的貨車頂上拍下了象群遷徙的視頻。當時,象群從他的貨車旁走過。在他看來,野象們很溫順,並不是其他人說的那樣野蠻。溫順的野象給他留下了強烈的印象,“三米左右,差不多兩層樓高。”

他將視頻發至短視頻平台,寫下“(野象)一路向西南方向旅行,在山上休息兩天后下河洗澡,再出發。”視頻裡,野象緩慢地走過田地,越過高過野象的草木,慢悠悠地上了山。

劉明和朋友們開著貨車,開到村路上,堵住象群進村的路。現在的農村都是老人比較多,“不要讓它們進人群比較密集的地方。”現場的人們是48小時執勤,“也特別辛苦”。

他知道有很多主播都想到昆明看野象,他也有杭州和四川的朋友過來。在安全問題上,他很自信,“又不是小孩,肯定有自己的判斷”。對劉明來說,“安全”就是離警戒區域遠一點的地方。

但他也談到,其實還是要注意,不能亂來,也不能給別人添亂。他反覆叮囑,“要特別注意,不能添亂”。

劉明談及看野象的方法,他表示,現在的情況是誰也不知道它們往哪裡走,大家也沒堵著它們不準走。只是說它們在哪裡聚集,那裡的人們就會警戒周圍五十公里。他分享自己總結的經驗,野象要找水源地,它們要喝水。如果想要見到野象,只需要提前一點點知道象群的走向,然後找好水庫。“象群的走向不可能突然改,肯定順著河谷。這個打開地圖就看得出來。”雲南這邊的地形是可以看出來山的走向。

【3】“夕陽”無限好

根據媒體梳理,此次野象群進入昆明晉寧區內的行進路線為,6月2日22時許抵達雙河鄉核桃園村火草壩,當夜向北偏西遷移至料草壩村螺螄塘箐附近;3日晚在老江河村村後的象鼻山棲息,4日下山在法古甸村內溜達,接著向西南再轉西北遷移,於5日凌晨進入夕陽鄉綠溪村;6日持續向西北遷移,中午在夕陽鄉高粱地村附近森林休息,截至6日17時,象群又向西南遷徙至夕陽鄉賴家新村附近。

連日地行走,“斷鼻家族”累了。象群曾在夕陽鄉停留多日。

無人機拍下了它們窩在林間依偎酣睡的時刻。七八隻象躺在草地上,每隻象的四足兩兩疊在一起,象鼻向身體的方向蜷縮著,一隻小象被三隻野象簇擁著。

9日,記者來到晉寧區夕陽鄉高粱地村賴家新村小組。此前,野象們曾在村前停留。

賴家新村的村民主要是哈尼族。將近中午12點,村裡大喇叭用哈尼語播報著,“乾活的快回來吃飯了,吃過飯就不要出去,上二樓等著。”他們不知道那頭獨象的去處,擔心獨象會到村裡來。

因為還有獨象活動,無人機監測員和特警還駐扎村裡。至於無人機監測是否會使象群煩躁,一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他們覺得不會,野象看起來很溫和。

賴家新村分為上壩村和下壩村。從上壩村往下走,大約10分鐘就來到靠近公路的下壩村。下壩村只有8戶人家,其中一位50歲的段女士說,除了他們家,其他家都外出打工了。

6號,她和丈夫聽到廣播說野象可能要來。下壩村只剩他們一家,他們害怕,於是跑到上壩村,借住在丈夫兄弟家,吃住都在上壩村。一位婦女告訴武漢晨報記者,這幾日,村民都在工房集中吃飯。做飯的婦女告訴記者,上下壩村一百多號人,每餐要煮8公斤飯。

在上壩村,段女士從無人機裡看到,象群原本出現在上壩村對面的山頭上,後來下山吃東西,然後從村子前的小路上經過,最後繞到了後山。

記者在村子裡看到,山下有許多玉米在村道和山林中,每隔兩三米,堆放著一些玉米、菠蘿、秸稈和水,試圖引導象群往西、往南側人煙稀少的山林方向行進。

野象來過又走過,給村子帶來一些影響。段女士姐姐家的房子也在下壩村,位於他家房屋之後。段女士稱,7日下午她從山上下來,發現姐姐家的大紅鐵門是敞開的,有撞擊痕跡。門被推開了,家裡的東西怎麽辦?段女士馬上給姐姐的女兒打電話,叫她回家看看。後來,外甥女回來,把幾個空心磚碼在家門口,做了個臨時“圍牆”。

姐姐家裡,玉米面打翻一地,菜籽也被打翻了。家門口,還有深深的野象腳印,大概30厘米。她猜想,野象原本打算到家裡找東西吃,但沒找到想吃的。姐姐家門口還有棵樹,樹葉也被野象啃光了,只剩孤零零的枝乾,地上還有葉子散落的痕跡。

她自己家裡的一畝水田,也被象群消滅一空。“有什麽辦法呢,野象來吃,就讓它吃好了。”

據雲南省北遷亞洲象群安全防範工作省級指揮部9日晚消息:北遷象群於6月8日23時15分進入玉溪市易門縣十街鄉,省級專家組轉場易門現場指揮部。截至6月9日11時,象群在玉溪市易門縣十街鄉休息。離群獨象目前位於昆明市安寧市林地內,距離象群直線距離12公里。目前,人象平安。

(文中人物劉明為化名)

武漢晨報記者 覃鈺鈺 實習記者 李佳英 雲南昆明報導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