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千里江山圖》作者王希孟之死

二零一七年九月十五日,一場轟動整個美術圈視覺盛宴,如期而至。《千里江山圖》迎來了它的第四次展出,其每一次的展開,顏料顆粒都會有輕微掉落,而且會受到空氣的氧化,稱得上真正的”開卷有悔”。於是,“故宮跑”再現江湖,即使只能看五分鐘,愛好者們也飛奔前去排隊,只為在有生之年能見到《千里江山圖》的真容。

《千里江山圖》是青綠山水畫的巔峰之作,稱之國寶也不為過,可謂是咫尺有千里,細看生盎然。其描繪出了連綿不絕的群峰山巒,和浩瀚的江河胡海,畫中近山遠水,重巒疊翠;江海煙波浩渺,天氣萬千;房宇屋舍自在其中,溪水環繞,令人神往,《千里江山圖》是王希孟流傳於世的唯一一件作品,其以青綠之色來描繪山水,自古青綠之色多用於突顯明豔驕奢之姿,可在《千里江山圖》中卻絲毫不見其媚俗反襯其輝宏壯闊,它以全景的模式為我們展現了北宋時期祖國的山河風光,絲毫不遜色於《清明上河圖》。如若說起《千里江山圖》的地位如何,那便只能說猶如眾星捧月了,假如說《清明上河圖》是對大宋安居樂業的傾心描繪,那麽《千里江山圖》無疑就是對北宋錦繡河山的傳世歌頌了!可就是這樣波瀾壯闊的驚世佳作,它的作者――十八歲的少年王希孟,卻在歷史的長宗上僅留下了寥寥幾筆,因而也成為了美術史上讓人扼腕歎息的一大憾事!其死因亦成為了困惑世人的千古謎團。

如若說起王希孟之死,那麽宋徽宗便是不可不提的人物了。宋徽宗趙佶,是太宗血脈北宋第八位皇帝,其稀裡糊塗的繼承了兄長宋哲宗趙煦的王位,古人在《徽宗紀》中對宋徽宗評價到“宋徽宗什麽事都能做,就是不能做皇帝”他是一個不可多得的藝術天才,於公元1100年登基,不僅獨創瘦金體,而且精通繪畫,在詩詞上也有建樹,其一生所不斷追求的就是超凡的藝術作品,於是最後便落了一個亡國君的下場!

為何說宋徽宗是關於王希孟不得不提的人物?且看,王希孟成也宋徽宗,敗也宋徽宗。

王希孟生於宋哲宗朝紹聖三年(公元1096年),逝世年歲不詳,有傳聞說其逝於宣和元年(公元1119年)但因無史可依所以不能貿然斷定。宋徽宗於北宋崇寧三年(公元1104年)在國子監太學中建立“畫學”北宋是唯一一個重視繪畫的時代,其寫實畫法達到了頂峰,也就只有宋朝才會有“天子門生”之說,如果說“畫院”是現在的美術學院,那麽“畫學”就是所謂的美院附中了,而宋徽宗設立“畫學”就是為了提高畫院畫家的繪畫水準和素養,且名額只有三十人。自古英雄出少年,而此時隻十三歲的的王希孟,其自幼便想成為一個畫家,果然天道酬勤,現如今終於有了機會前往京師學習。於是,王希孟十三入“畫學”!在“畫學”中,他見識了各個繪畫曠世奇才,畫院畫學人才輩出,其中最著名的莫過於王希孟和張擇端了,王希孟在畫學中結業後被召入宮中文書度,只是在宮中做些毫無意義的雜事而已,但是因為過於癡迷繪畫,便常繪畫獻於徽宗。

寶劍鋒從磨礪出,梅花香自苦寒來。雖徽宗起初對王希孟的畫不甚滿意,但仍覺得他是一個可塑之才。冥冥之中自有天意。終於,王希孟再次得到了機會,一朝成為天子門生,他成為了宋徽宗的關門弟子,帝師親授!在宋犖一首的論畫絕句後,“注”道“希孟天資高妙,的徽宗秘傳”。能讓宋徽宗如此傾心傳授的除了他的兒子趙楷之外,就僅有這位天才少年王希孟了。而王希孟也終是不負眾望,在應徽宗的旨意後,深處黃金時代的王希孟,僅以半年時間便作出了這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傳世之作——《千里江山圖》!

可是天子門生王希孟繼《千里江山圖》之後便再無其他作品可供世人觀賞,今世之關於王希孟也再無蹤跡可尋,而其生死亦作千古謎團。

關於王希孟之死流傳於世的記載不多,可關於它的傳說卻不在少數。

天妒英才,“作”死之說?

有一傳聞說王希孟是年少作畫,體力透支,過於勞累傷了身體累死的。據《千里江山圖》卷後的蔡京跋文記載:“政和三年閏四月八日皇上賜畫於我。時希孟年僅十八歲,曾在畫學學習,後來被召入禁中文書庫,幾次為皇上獻畫,皇上不是很滿意,但知道其性可教,於是對他教誨曉喻,親自教他,不逾半歲,便進得此圖。皇上嘉之,因以賜臣京,謂天下士在作之而已。”以此探知,“不逾半歲”王希孟便作好了這《千里江山圖》,也就是說半年或者不到半年《千里江山圖》就被王希孟趕製而成。況且古人常以虛數計算年歲,也許此時王希孟甚至還未及十八周歲。據中央美術學院老師對《千里江山圖》長達數年的悉心鑽研表示《千里江山圖》其實一共是由五幅圖構成的,所謂五幅即指:“先是第一遍起稿以水墨描底,又稱粉本;而後是上赭石色,以展現冷暖對比,以加強景物和諧;其次是加入石綠,是由綠松石和孔雀石製成;第四遍就是再上一遍綠色進行疊加,以增強視覺感官上的立體感;最後一遍才是上青色,取意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繪製過程等同於畫了五遍圖,且其高0.51米長11.9米,《千里江山圖》繪製過程之繁瑣之細致,不言而喻。可想而知,一個僅虛歲十八的少年到底是耗費了怎樣的精力與心血才將其繪製而成,且畫完之後還需留時間給畫匠裝裱。清代鑒古家朱牧仲在《繪畫絕句》中曾扼腕歎息希孟的死,其寫道“進的一圖身便死,空教斷腸太師京。”這其中“進的一圖身便死”同“作”死之說在時間上是有些許吻合的,都是說希孟在進圖之後便死了,但這宋牧仲身處清代同北宋也是相隔數百年的,且又無其他記載考證,僅他一家所言,真假無處可尋。

王希孟《千里江山圖》之後,奮而成畫,再繪《千里餓殍圖》,賜死?

流傳於世的還有《千里餓殍圖》的傳說,不知是真是假,《北宋名畫臻錄》中記載道“王希孟,北宋徽宗人,徽宗政和三年,呈《千里江山圖》,皇上龍顏大悅,此時希孟年十八歲。後來惡時風習,希孟多次諫言,終是無果。奮筆而畫,曰《千里餓殍圖》。皇上大怒,於是將其賜死。死時年僅不足二十歲。”據聊城大學學報《北宋滅亡原因論述》一文中提到,政和三年宋徽宗開始修建延福宮,政和七年又開始修建華陽宮,這兩項工程非常浩大,不僅將宋徽宗的奢靡之氣表現得淋漓盡致,並且無限增大了農民沉重的負擔,使其苦不堪言。如此看來,北宋當時的經濟狀況和政治狀況確實是惡時風習,很是符合《千里餓殍圖》的素材提取。但是《千里餓殍圖》我們隻聞其名而不見其畫,是否真實存在也不得而知。且《北宋名畫臻錄》中又記“皇上下了聖諭要將賜死,希孟懇請再見《千里江山圖》,皇上應允,但是當天夜裡不見希孟所蹤,皇上甚驚疑之,於是將圖鎖在牢中,不得見人,而封天下悠悠之口,此成千古迷蹤,可歎世人不得而知也。”此段傳聞頗具傳奇色彩,有神化希孟之嫌,雖然千百年來什麽奇文怪狀都時有發生,可真如這般神秘的,真是聞所未聞!

進的一圖便遭賜死?

2018年一檔關於文博探索的綜藝節目——《國家寶藏》在CCTV熱播,一直以來都低調行事的《千里江山圖》終於進入了大眾的視野。001號講解員張國立老師就提到了這個關於“王希孟進圖後被徽宗賜死的傳說”,話說這天下少年王希孟在繪畫上很有天賦,一次徽宗出了一題——踏花歸去馬蹄香,畫學畫院之中無一人能答,偏這王希孟見解獨到,提筆在那馬蹄處畫上一隻蝴蝶,隨馬蹄而飛舞,徽宗大悅,於是便要求王希孟來為大宋繪製這《千里江山圖》,因為他自知自己是畫不出來的,十八歲的雄性壯志和一塵不染,是他所沒有的。但王希孟繪製途中卻提取了大量的無理要求,雖然皇帝一一答應了他的要求,但其實徽宗內心是很不高興的,且等著王希孟作完這《千里江山圖》,便將其賜死。但這也只是傳聞,其中真假已無跡可尋,所以只能作為傳說而不可淨信。並且,北宋時期崇文不尚武,宋神宗那樣討厭蘇東坡也只是判他流放再流放,還給著響錢,按理說北宋文人只要不是造反是不會被賜死的。賜死之說雖有一定依據,但其真實性還是有待考究的。

奸臣所害?

傳言說王希孟被奸臣蔡京所害,但是這也僅是傳言沒有歷史依據。不過王希孟的才情確實是難得一見,《繪畫絕句》中曾讚王希孟,其意思是這樣說“宣和年間供奉王希孟,天子親自傳授筆法精通。且陳丹青在評論《千里江山圖》的時候就說“照西洋人的說法,是上帝讓他幹了這件事情”,神來之筆!陳丹青說如果王希孟大幾歲或小幾歲都不會有《千里江山圖》,應是如此,十八歲的黃金時代啊,大幾歲心力不足,小幾歲經驗不豐。在安崎的《墨緣匯觀錄》也有對王希孟才情的記載“希孟之畫遂超越矩度,秀出天表,人間罕有其跡”其實在宋徽宗心裡《千里江山圖》的地位是遠高於《清明上河圖》的,《千里江山圖》和《清明上河圖》都出至於北宋時期,且兩作家都在“畫學”求過學。當時,宋徽宗在得到這兩幅圖後,將《清明上河圖》賜給了向宗回,向家世代在朝為官,可謂是名門望族,其姐姐又是神宗的皇后,賞畫給他徽宗多半是為了對其家族進行補償和感念;《千里江山圖》則被賞給了他自己的寵臣和知音,還讓其在畫上題了跋文,這兩張圖哪張更為重要,從徽宗的賞賜便可見一斑。

王希孟《千里江山圖》卷中的野心是遠高於隋唐時期展子虔和李思訓的,《千里江山圖》展現了蓬勃恢弘的連亙山峰、激流山泉和雄偉的理想山河,在筆法和用色上繼承了傳統的青綠之法,並較之更為細膩和嚴謹,是青綠山水畫的頂峰之作,但其技法已經失傳了。令人更為驚奇的是《千里江山圖》的用色竟和300年後達文西繪畫的《蒙娜麗莎》用色基本一致,其顏色不是普通的材料都是用上等的寶石與千年貝殼研粉而製,所以1000年後的我們看到的不僅有畫師的誠心,還有寶石的璀璨,取意永不褪色,江山永固。可是,大宋江山並沒有像他們所期望的那樣,《千里江山圖》繪製成18年後,靖康之亂,宋徽宗被俘不僅毫無氣節可言還被金人授予了昏庸侯的稱號;而奸臣蔡京也被削官流放,餓死嶺南。這三個和《千里江山圖》相關的三個人都湮沒在了歷史的長河之中。繪畫奇才王希孟,是否是被奸臣蔡京所害又或者被其他人嫉才所殺,這些我們終是無從得知了。

少年者,常思將來,不改初心。傳奇少年王希孟死因如今已經無處可覓,可《千里江山圖》卻在時間的長河不斷沖洗下,成為了一顆最耀眼的繁星。也許生命本該如此,看那萬裡浮雲卷璧山,青天中道流孤日。如今,我們已不見畫圖的翩然少年,卻仍可以窺探者的身份細賞這《千里江山圖》中美輪美奐的千里江山,感受北宋祖國的山河壯麗,傾聽古人的帝國之夢。也許王希孟真的如傳說中那般,投身於圖中,或許是躲在某一山間角落裡,也有可能化作了那身著白衣起身撒網的漁夫,靜靜的聽著後人們的對他的評價啞然失笑……

參考文獻:《論畫絕句》《徽宗紀》《北宋名畫臻錄》《北宋滅亡原因論述》等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