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不加九錫卻想受十命,諸葛亮想要的第十種禮器,是皇帝專用之物?

“若滅魏斬叡,帝還故居,與諸子並升,雖十命可受,況於九邪!”這是諸葛亮寫給另一位顧命大臣李嚴的親筆信中說的,這封信還被收進了《諸葛亮集》。

這段話翻譯過來大致的意思是這樣的:“如果北定中原消滅曹魏,斬殺了偽帝曹叡,到時候咱們一起加官進爵,別說是九錫之禮,就是十種禮器,我也敢要!”

九錫中的每一種禮器都是皇帝應用之物,賞給大臣表示格外尊崇。九錫之禮已經是人臣頂級待遇,表示該大臣的待遇僅比皇帝低一點點,再進一步,就跟皇帝肩膀頭齊論弟兄了。這時候我們就要感到詫異了:九錫幾乎已經包含了皇帝所有應用之物,九錫之外的第十種禮器是什麽?

在諸葛亮所知道的後漢三國梟雄之中,只有兩個人享受到了九錫之禮,一個是人所共知的曹操曹孟德,另一個就是孫權孫仲謀,但是這兩位梟雄對九錫之禮的態度,卻是截然相反的。

可能有讀者認為董卓和袁紹也曾享受過九錫之禮,但是細看《後漢書》和《三國志》乃至《晉書》,我們就會發現不但董卓袁紹沒有加九錫,就連司馬懿也沒要這個待遇。

按照《後漢書·卷六十四》的記載,九錫其實由皇帝賜給彰顯尊貴身份的九種禮器,九錫實際就是“九賜”:“一曰車馬,二曰衣服,三曰樂器,四曰朱戶(紅大門),五曰納陛(據說就是貴賓專用通道),六曰虎賁之士百人,七曰斧鉞,八曰弓矢,九曰秬鬯(祭祀用酒,原料中有鬱金香和黑黍)。”

袁紹喜歡講排場,為了滿足他的虛榮心,曹操把自己的大將軍之位讓了出去,並請大漢天子賜給袁紹三分之一的九錫:“使將作大匠孔融持節拜紹大將軍,錫弓矢節鉞,虎賁百人。”

袁紹有了面子,這才消停了一段時間。

這也難怪袁紹心滿意足,因為像董卓那麽豪橫的梟雄,待遇也不如自己:讚拜不名劍履上殿不在九錫之內,董卓只有“假節鉞虎賁”這兩種,沒有弓矢。

董卓也覺得自己只有“兩錫”不夠體面,就照貓畫虎自己瞎搞,結果是畫虎不成反類犬:“乘青蓋金華車,爪畫兩轓,時人號曰竿摩車。”

曹操為了加九錫,不惜跟自己的老朋友荀彧翻臉,說明他對九錫之禮十分看重,同時也說明他並沒有篡漢之心。如果曹操想當皇帝,那就是分分鐘的事情,當了皇帝,那可就是“十命可受,況於九邪。”

曹操想加九錫,是因為他吃過手下沒有虎賁侍衛的苦:“操以事入見殿中,帝不任其憤……操失色,俯仰求出。舊儀,三公領兵朝見,令虎賁執刃挾之。操出,顧左右,汗流浹背,自後不敢複朝請。”

被嚇得汗流浹背的曹操,心中肯定在許願:“有朝一日,我加九錫有了自己的虎賁護衛,就不用這麽擔驚受怕了!”

跟費勁巴力討要九錫的曹操不同,司馬懿根本就沒拿九錫當回事兒,皇帝主動送上門他都不要,《晉書·卷一》記載得很清楚:“嘉平元年春二月,天子(曹芳)以帝(司馬懿,晉武帝司馬炎追尊其為高祖宣皇帝)為丞相,增封潁川之繁昌、鄢陵、新汲、父城,並前八縣,邑二萬戶,奏事不名。固讓丞相。冬十二月,加九錫之禮,朝會不拜。固讓九錫。”

真正從天子那裡得到九錫的,是吳王孫權,但是他心裡卻未必真把給他九錫的曹丕當做天子。

曹丕給孫權加九錫,是很鄭重其事的,那份冊封詔書很長,咱們隻挑有用的說,如果把“錫”讀作“賜”,可能會更通順:“今封君為吳王,又加君九錫……錫君大輅、戎輅各一,玄牡二駟……錫君袞冕之服,赤舄副焉……錫君朱戶以居……錫君納陛以登……錫君虎賁之士百人……錫君鈇鉞各一……錫君彤弓一、彤矢百、玈弓十、玈矢千……錫君秬鬯一卣,圭瓚副焉。”

孫權得到了九錫,卻根本沒把曹丕當天子,他想要的是九錫之外的第十種禮器——玉璽。

曹丕想懷柔孫權,可以賞他九錫,卻不會送他玉璽,於是孫權自己刻了一個,就這麽自稱起“吳大帝”了。

這時候可能有人要表示憤怒了:你說諸葛亮想要的第十種禮器是玉璽,豈不是說為了興複漢室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諸葛亮有不臣之心?

讀者諸君切莫著急,如果看清了諸葛亮說這話時候的三國局勢,就會理解他的苦心與無奈。

諸葛亮是沒有半點取代劉禪自立的心思的,這一點我們可以從他對後事的安排上找到有力證據。

跟所有的三國梟雄都不同,諸葛亮並沒有想過要讓自己的子孫接掌季漢軍政大權,他推薦的兩個繼任者,都是劉備劉禪的心腹近臣:“蔣琬以州書佐隨先主入蜀,先主為漢中王,琬入為尚書郎;先主立太子,費禕與董允俱為舍人,遷庶子,後主踐位,為黃門侍郎。”

把權利移交給費禕蔣琬,卻沒有交給親傳弟子薑維,更沒有傳給諸葛瞻,這說明諸葛亮所做的一切,都是在為漢室江山著想,諸葛家族的利益,並不在諸葛亮考慮範圍之內。

為了興複漢室,諸葛亮甚至沒時間教導自己的子孫,以至於諸葛瞻諸葛尚忠心有余而能力稍遜,既不能製約薑維,也收拾不了黃皓。在社稷傾頹之際,諸葛瞻諸葛尚為漢室江山流盡了最後一滴血,也成就了諸葛家族的千秋忠烈。

既然諸葛亮絕無二心,又怎麽會說“十命可受”呢?他就不怕有人猜測他對皇帝玉璽感興趣嗎?

諸葛亮當然不怕,因為他不但對劉禪的權位絕無覬覦之心,甚至對能否興複漢室也近乎絕望,這一點我們可以從他給劉禪上的《出師表》中窺見端倪:諸葛亮只是盡人事聽天命,而天命不可挽回,所以他悲從中來,臨表涕零不知所言,這就是一個絕望的忠臣的心聲。

當時蜀漢形勢危急,外有曹魏孫吳虎視眈眈,內有蜀中士族蠢蠢欲動,內外交困之下,諸葛亮只能描繪一個美好的藍圖以鼓舞士氣:滅魏國斬曹叡興複漢室,到時候你們都加九錫風光無限,我把曹叡的玉璽拿回家去給孫子當玩具,我豈不是就能在九錫之外,又多了一種禮器?這豈不是“十命可受”?

十命可受有一個前提,那就是“滅魏斬叡,帝還故居”,以諸葛亮的聰明睿智,當然知道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但人總是要希望的,諸葛亮內心絕望,但卻不能不給季漢文武群臣一個人人加九錫的希望,這是畫餅充饑,也是望梅止渴,更是諸葛亮的無奈與苦心。

看到這裡,讀者諸君想必對諸葛丞相又多了一分理解:僅看他不把權力移交給自己的子孫,就足以證明他的忠誠與坦蕩。出師一表真名世,千載誰堪伯仲間,別說加九錫受十命,就是把和氏璧刻成的傳國玉璽擺在面前,也動搖不了諸葛亮輔佐劉禪興複漢室的決心……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