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國際5G標準出爐 應用或成為5G下一階段發展瓶頸

  國際5G標準出爐 商用化大幕卻難拉起

  來源:科技日報

  本報記者 劉 豔

  在推進5G發展的過程中,技術上可行只是基礎,應用才是5G發展的關鍵。否則,再高端的5G,也只是“炫技”而已。

  北京時間6月14日,國際移動通信標準化組織3GPP批準了第五代移動通信技術標準(5G)新空口(NR)獨立組網(SA)功能凍結,加上去年12月完成的非獨立組網(NSA)5G NR標準,5G已完成第一階段全功能標準化工作。

  “這是5G願景實現路線上的重要裡程碑。5G NR SA系統不僅顯著增加了網絡速率和容量,更為其他新行業打開了利用5G變革行業生態系統的大門。”3GPP的一位主席表示。

  為何將這一事件稱為5G標準的裡程碑?標準的凍結對電信行業意味著什麽?

  獨立組網標準頒布

  為技術試驗和商用化鋪平路線

  5G NR,即5G新空口,相當於4G所對應的LTE,指的是新的手機和基地台的連接方式,可謂5G網絡的“最後一公里”環節。

  作為5G NR的第一個完整規範,5G R15標準制定工作從2017年3月開始,分為兩個子階段。

  2017年12月,被看作是5G R15早期版本的5G NR非獨立組網標準功能凍結。該版本標準的特點是,系統級的業務控制需依賴4G網絡,適用於運營商早期引入5G基地台提升網速,但無法充分發揮5G系統低時延的技術特點,也無法通過網絡切片、移動邊緣計算等特性實現對多樣化業務需求的靈活支持。

  “此次發布並凍結的5G R15獨立組網標準,是從5G核心網到5G基地台的完整的、端到端的全新5G網絡構架。”中國移動研究院專家、3GPP RAN2工作組(無線接入網)副主席胡南介紹,該標準可根據場景提供定製化服務,不僅能夠滿足各類用戶的業務需求,也為運營商業務向垂直領域擴展、開拓新的商業模式鋪平了路線。

  “這正是此次獨立組網標準完成的意義所在。”中國IMT-2020(5G)推進組組長、中國信通院副院長王志勤說,雖然標準還有很多細節需要完善,但這一裡程碑事件將為5G網絡試驗和商用化鋪平路線,5G與垂直行業的融合也將在多個領域同時開展。

  大唐電信集團副總裁、國家工程實驗室主任陳山枝對科技日報記者說:“獨立組網方式是全面支持5G移動互聯網和物聯網豐富應用的前提,是5G網絡成功實現商業化應用、發揮社會價值的加速器和倍增器,為5G產業的全面啟動奠定了基礎。”

  運營商積極響應

  “火熱”背後風險與機遇並存

  看上去,5G標準似乎已經就緒,實則故事還未講完。下一步,3GPP將轉入制定更加完整、完善的5G標準——R16階段,計劃2019年12月完成滿足國際電信聯盟(ITU)全部要求的完整的5G標準。

  與標準一同奔跑的,還有5G商用戰場的“排頭兵”——世界各地的電信運營商。

  在獨立組網標準發布後,美國移動運營商AT&T公司接入架構和標準副總裁Hank Kafka表示:“這將允許我們使用符合標準的設備來進行進一步的測試,為我們2018年在一些城市的5G商用鋪平路線。”

  中國電信執行副總裁劉桂清亦表示,隨著獨立組網標準的凍結,中國電信計劃通過擴大現有的多城市外場測試,引領5G的性能驗證和網絡功能優化工作。

  為了做好5G規模商用的技術準備,5G技術試驗正在全球各地展開。來自全球移動供應商協會(GSA)的最新數據顯示,2018年第一季度,全球運營商的5G技術試驗進入迅速擴張階段,聲明或已經開始5G技術試驗的運營商數量從113家猛增到134家。

  這是一場機遇與風險並存的“技術卡位戰”。根據中信建投研報統計,中國運營商5G主體投資規模將達1.23兆元,較4G投資規模增長68%。發展5G業務對運營商的資本開支和技術研發挑戰很大。有業內人士表示,三大運營商在4G時代投入的成本還沒有完全收回來,但是面對5G這樣的創新革命,“勒緊褲腰帶”投入,也是必然要求。

  技術上可行只是基礎

  應用或成下一階段發展瓶頸

  在推進5G發展的過程中,技術上可行只是基礎,應用才是5G發展的關鍵。否則,再高端的5G,也只是“炫技”而已。

  有業內人士分析:“運營商未來能不能賺到錢是個大問題,如果只有雲、影片、物聯網這些需求的話,那肯定虧,5G還需要探索更多的應用業務落地。”

  中金公司認為,目前5G是供給側推動下的技術革新,應用需求相對匱乏,未來5G將會是供給側主導下的長期網絡演進。

  相對於4G支持單一場景,國際電信聯盟將5G定義為,支持eMBB(增強移動寬頻)、mMTC(海量機器通信)和URLLC(低時延高可靠通信)三大場景,這使得物聯網、車聯網、工業互聯網一度成為業內外對5G最初的展望。

  但目前,除移動寬頻這個非常明確的市場之外,mMTC、URLLC兩大技術方向尚看不到或無法確定清晰可行的應用模式。

  或許正因如此,業界關於“謹慎看待5G”的言論一直存在。6月13日,中國電信科技委主任韋樂平說:“5G如果找不到‘殺手鐧’業務,行業發展將不可持續。”

  即使放下這些5G場景不談,由於5G核心網是基於微服務構架,因此5G必須通過網絡切片、移動邊緣計算等特性,實現對多樣化業務需求的靈活支持。在IT業務融合、集成,乃至運營商新業務探索及文化轉型上,未來企業都將面臨巨大挑戰。

  在5G終端設備方面,儘管高通、英特爾、華為等公布的時間表均顯示首批5G終端將在2019年下半年問世,但正如陳山枝對科技日報記者所說:“僅把2G、3G、4G、5G的模式全都塞到一個小小的主機板裡,對終端的結構設計、硬體性來說已經是非常大的挑戰了。”

責任編輯:李鋒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