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專訪亞馬遜首位員工:這家巨頭已不可阻擋 應該分拆

騰訊科技訊 據外媒報導,26年前,程序員謝爾·卡潘(Shel Kaphan)幫助世界上最大的互聯網零售商亞馬遜奠定了崛起的基礎。日前接受媒體獨家採訪時,卡潘表示,他對亞馬遜已經成為“巨大而不可阻擋的力量”感到擔憂。

卡潘說:“我認為把亞馬遜描述為無情的競爭對手是正確的。而且在客戶癡迷的旗幟下,他們可以做很多事情,這對那些不是他們客戶的人來說可能不是好事。”在採訪中,卡潘還表達了他對亞馬遜對競爭和創新影響的擔憂,並表示拆分公司的部分業務“可能更有意義”。卡潘表示,他為這家公司及其提供的服務感到“自豪”,也讓人們對亞馬遜的早期及其創始人傑夫·貝索斯(Jeff Bezos,現在是地球上最富有的人)有了新的了解。

亞馬遜的其他高管也接受了採訪,他們對卡潘的許多擔憂采取了截然不同的觀點,駁斥了因為它的規模龐大而需要某種乾預的想法,或者它以任何方式扼殺了競爭。最近幾天,該公司受到了越來越多的關注,民主黨參議員批評亞馬遜對待工人的方式,亞馬遜公開吹捧其對員工的承諾,以及它在幫助美國經濟方面所發揮的作用。

採訪摘要如下:

關於公司是否應該被拆分的問題

卡潘考慮了亞馬遜應該被拆分的可能性,“為了營造公平的競爭環境”,這是他第一次公開談論這個問題以及他的其他擔憂:卡潘說,他對亞馬遜的擔憂不僅是對零售平台的擔憂,還包括AWS上的軟體產品。他說:“我最關心的就是保持小公司的創新能力,而且不用擔心他們的業務會被剝奪。”

為何要直言不諱地站出來

卡潘說,他已經幾十年沒有和貝索斯交談過了,但在他讀了Facebook創始人馬克·祖克柏(Mark Zuckerberg)的前導師羅傑·麥克納米(Roger McNamee)寫的一本名為《Zucked》的書後,他現在希望站出來表達自己的擔憂。

卡潘是如何認識貝索斯的

卡潘說,吸引他與貝索斯共事的是一種致力於尖端網絡架構或“超文本”的願望,以及他對圖書工作的熱愛。他說,當兩人在1994年第一次見面時,有些事情“一下子就到位了”。他回憶道:“貝索斯來到聖克魯斯,我們選擇在我家見面,隨後出去在當地購買煎餅當早餐,然後開車四處轉悠。這是一次非常愉快、對未來充滿期望的會面。”

亞馬遜成立的早期

卡潘將亞馬遜最早的迭代描述為“有趣”和“兼收並蓄”。隨著公司的發展,這種情況發生了變化。卡潘說:“亞馬遜早期的零世代與開始湧入公司的人之間存在一點兒文化衝突。”他還提到了湧入該公司的商學院畢業生。

當被問及貝索斯從華爾街帶給亞馬遜的心態時,卡潘說:“基本上是冷血的。它是通過一種特殊的、相當狹窄的鏡頭來看待事物,儘管這是有效的,但它並不完整。”卡潘說,貝索斯“喜歡不惜一切代價獲勝”。而且,雖然他從未聽貝索斯明確這樣說過,但卡潘說他發現貝索斯的世界觀“本質上是信奉自由意志主義”。

亞馬遜現在該做什麽

儘管存在擔憂,但卡潘明確表示:拆分亞馬遜的部分業務不會解決系統性問題,包括監管松懈和資本主義本身的性質,他認為這些問題讓公司得以發展。卡潘稱:“如果你想改變每個人的行為方式,那麽你就必須改變制度,你不能只要求一個‘球員’改變他們的行為方式。”

卡潘還談到了對亞馬遜使用的特定技術和工具的擔憂,包括其專有的門鈴攝影系統Ring。他說:“我對這種使用方式或與警察部門共享信息的方式不太滿意。”這些擔憂符合他的普遍擔憂,即該公司對放緩增長或對其產品和服務增加額外監督不感興趣。

卡潘說,在沒有聯邦監管或乾預的情況下,亞馬遜的霸主地位將使美國的不平等問題變得更加嚴重。他說:“一定程度的不平等是不可避免的,也是令人振奮的。但如果你走得太遠,你就會達到一個臨界點,我們會看到事情可能會變得更加醜陋。我不想看到這種情況。”。 (騰訊科技審校/金鹿)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