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土雞蛋的“金黃生意”:這公司一年賣2億元著色劑,很多養殖戶都用

每經記者:吳澤鵬

在一般語境中,和“洋”相對的“土”字略帶貶義。不過,“土雞蛋”是個例外。

“土雞蛋”一般被視為是農民家散養、吃五穀雜糧的雞產下的蛋。中國消費者對“土雞蛋”有著近乎偏執的喜愛。在市場上,各類品種雞蛋不少,一般雞蛋價格0.5元/枚,有的土雞蛋卻賣到3元/枚、4元/枚。

怎樣判斷一枚雞蛋“土不土”?有經驗的人一般會看蛋黃顏色,這也是較為直觀的判斷標準——土雞蛋的蛋黃顏色普遍較深。不過,《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翻閱廣州智特奇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智特奇)發布的招股書(申報稿,下同)後發現,事情可能沒這麽簡單。

日前,智特奇正在衝刺創業板IPO,公司上市進程於今年3月更新為“已問詢”,但由於IPO申請文件中記載的財務資料已過有效期,目前處於中止狀態。

智特奇主攻飼料添加劑領域,從收入構成來看,公司業績支撐是類胡蘿卜素系列產品,其中智特紅、金黃素是兩款主力產品,合計實現營收2.86億元,佔2019年營收比例超八成。而這些產品主要作用便是肉蛋著色。智特奇稱,將上述產品添加到畜禽飼料中,可以實現對蛋黃、禽類皮膚、肌肉的著色,“滿足消費者對產品顏色要求”。

近日,有電商平台相關銷售人員再三向記者確認,這些添加劑“很多大型養殖戶都在用”。

換句話說,也許你看到的一部分“土雞蛋”“紅心蛋”,是下蛋的雞被喂了“色素”。在著色劑的“粉飾”下,雞蛋蛋黃顏色深淺可能並不是辨別“土雞蛋”的好辦法。不過,這些著色劑均是目前行業內允許使用的飼用著色劑。

看似不起眼的雞蛋著色劑竟是一樁大生意,處在好賽道的智特奇近年業績增長也可謂迅速。

業績持續增長,

蛋黃“著色劑”類胡蘿卜素佔近九成營收

智特奇是一家飼料添加劑企業,其主營產品包括類胡蘿卜素、抗生素替代品、維生素三大類系列產品,其中類胡蘿卜素佔了近九成營收。

關於“類胡蘿卜素在動物養殖中的作用”,智特奇在招股書中表示,禽畜動物的皮膚、羽毛、蛋黃及魚蝦甲殼類水產品等的顏色,主要是由類胡蘿卜素產生,其色澤的深淺決定於動物利用類胡蘿卜素的量和種類。智特奇稱,人類在飼料中應用類胡蘿卜素已有幾十年的歷史,其有效性、安全性和對環境的友好性早已被世界各國廣泛認可。

溫氏蛋業公司總經理吳夙強一個生動形象的比喻或許能更直白回答這個問題:“蛋雞實際上就是生產雞蛋的‘機器’,今天這邊進原材料,明天那邊產出雞蛋,就這麽簡單。”原材料很大程度上決定了產品的質量,同理,雞飼料很大程度上也決定著雞蛋的品質,蛋黃也不例外。此外,雞群健康度、腸道消化吸收程度不同,蛋黃顏色深淺便有差別。

前文提及,蛋黃的顏色由類胡蘿卜素含量的多少決定。不過,動物本身不能合成類胡蘿卜素,只是具備從食物中獲取類胡蘿卜素的能力,並沉積到皮膚和脂肪中。蛋雞在開始產蛋後,類胡蘿卜素沉積向卵巢轉移。因此,如果類胡蘿卜素含量多,蛋黃顏色就深。

大多數消費者偏愛“土雞蛋”,認為傳統散養的養殖方式下,“土雞蛋”更為健康、營養。但為何“土雞蛋蛋黃顏色更深”?這是由於傳統散養的蛋雞,以蔬菜、野草、蟲子為主要食物,而雞自身不能合成的類胡蘿卜素恰好廣泛存在於自然界各種深色植物、菌體和藻類中。

在現代規模化的養殖場裡,蛋雞吃的食物被替換為規模生產的飼料。但為了盡可能提高生產效率,大型養殖企業配有專門的動物營養師,針對不同狀態的蛋雞、不同品質的雞蛋進行飼料配比調節。

據智特奇招股書,蛋雞對胡蘿卜素的獲取與沉積減少,養殖企業需要額外增加類胡蘿卜素添加劑。這大概以下有兩方面原因:

其一,是飼料中胡蘿卜素含量較少。智特奇招股書中提及,在當前工廠化、集約化、規模化養殖體系下,動物生長所需營養主要依靠飼料供應,而飼料原料中類胡蘿卜素的含量往往不足;

其二,是生長周期不足。智特奇提到,通過育種技術進行品種改良後,畜禽和水產動物生長速度快,生長周期縮短,動物體內積累色素的數量和時間都大大縮短,達不到原來的色度,不能滿足市場對產品色澤的要求。換句話說,養殖場追求效益也會導致其雞蛋蛋黃顏色不如“土雞蛋”。

據新華社此前報導,近年來,我國雞蛋消費保持穩定增長態勢。在市場需求刺激下,以銷售類胡蘿卜素添加劑為主的智特奇業績也不斷走高。

除了類蘿卜素,這些添加劑也能著色

在大眾眼中,“土雞蛋”往往就是“好雞蛋”,所以蛋雞養殖企業往飼料裡加入胡蘿卜素也就合情合理了。採訪中,就有蛋企負責人告訴記者,添加色素是為了“好賣”,“我們也會根據客戶要求來,在有些地區,我們的銷售合作夥伴反映,蛋黃如果顏色不夠深,市場根本不接受,那我們就相應加一點。當然,加一點我也要賣貴一點,畢竟加這個也要成本。”該負責人表示,這是行業允許的,對於蛋黃好看的雞蛋,消費者往往會認為是“土雞蛋”,“價格可以賣高一點。”

此外,玉米等飼料也能提供蛋黃著色的功能。

“真正的好雞蛋,簡單地說就是安全、營養、美味,它和我們喂的飼料有很大的關係。玉米、大豆、豆粕這些常規的日料,再加些氨基酸的小料,這樣產出的蛋顏色都好,因為作為主要飼料,玉米能夠提供足夠的黃色素(類胡蘿卜素的一種,記者注)。”吳夙強解釋道。

近兩年來,飼料中,玉米價格較小麥、大麥、高粱等成本要高出不少,特別是今年以來,玉米價格高企,用大麥、高粱等進行玉米替代,成了很多養殖企業的選擇,蛋雞飼料中,玉米少了,蛋黃相應就變淺了。色素因此成了“必需品”。

今年4月份,農業農村部畜牧獸醫局、全國動物營養指導委員會在農業農村部網站發布“豬雞飼料玉米豆粕減量替代技術方案”指出,根據玉米、豆粕替代原料的供應情況和市場價格,綜合性價比,選擇適宜的飼料原料,確定日糧類型,“飼料雞和蛋雞飼料中黃玉米用量降低或者使用非玉米原料時,可根據需求,補充批準使用的天然色素或者化學合成色素類飼料添加劑。”

在具體給出的“蛋雞飼料玉米減量替代方案示例”中,上述部門給出了“小麥和糙米替代玉米”“小麥、大麥和高粱替代玉米”兩種方案,並提示兩種替代方案的蛋雞產蛋期日糧“補充色素”。

不過,對於部分廠家而言,玉米價格升高,並不是使用色素添加劑最重要的原因,為了迎合市場“健康且營養的土雞蛋,蛋黃顏色更深”的印象,或許才是添加色素的驅動力。畢竟,在玉米價格上揚以前,智特奇的類胡蘿卜素生意就做得不錯了。

此外,中山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營養學系主任、廣東省食品安全學會副會長、廣東省營養學會秘書長朱惠蓮教授稱,像有些類胡蘿卜素添加劑,還有營養強化的作用,“但對於養殖企業而言,使用這些添加劑,是為了色素功效,還是為了營養強化?這個要看企業使用的目的。”

2006年時,便有某知名蛋企打著“土雞蛋”噱頭的產品被檢出含有“蘇丹紅”。而之所以要將非法食物添加劑加入蛋雞飼料,還是為了加深蛋黃顏色。

不過,與“蘇丹紅”不同,以類胡蘿卜素為代表的著色類飼料添加劑是被《飼料和飼料添加劑管理條例》允許的添加劑,要安全得多,根據《飼料添加劑品種目錄(2013)》,天然葉黃素、辣椒紅、斑蝥黃、阿樸酯、β-胡蘿卜素等飼用類胡蘿卜素均屬於飼料添加劑中的一種。

業內:飼用色素屬產品品質改良劑,能不加就不加

但這些“色素”,除了著色作用外,對於雞蛋的營養提升是否有幫助呢?

智特奇類胡蘿卜素系列產品主要包括智特紅和金黃素兩大類。2017年~2019年以及2020年上半年,智特紅和金黃素合計銷售收入佔類胡蘿卜素系列產品收入比重分別為95.18%、91.11%、90.98%和65.80%。

實際上,智特奇介紹的智特紅有兩個功效,深究可以發現,第一個功效似乎有點多餘——智特紅的有效成分之一是斑蝥黃,當然就具有補充飼料中斑蝥黃含量的功效。我們更需要了解的是,斑蝥黃的作用是什麽呢?百科資料顯示,這是一款利中用現代的生物技術萃取得到的天然色素,是橙色著色劑。因此,雖然介紹了兩大功效,但歸根結底,智特紅用於染色。

金黃素雖然還是“天然抗氧化劑”,但記者查詢多份宣傳資料顯示,關於金黃素更為廣泛的一個宣傳,是該產品“是我國第一個飼用黃色素產品”。

(注:世界通用的羅氏比色,將蛋黃的顏色由淺到深分為15個色度,一般7~10比較正常,超過12度就很有可能是加了色素)

近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也以養殖戶身份在電商平台上網購“智特紅”等產品,相關銷售人員再三向記者確認,這些添加劑“不會增加營養”“不會影響雞蛋口感”“很多大型養殖戶都在用”。

吳夙強則告訴記者,飼料添加劑一般分為兩大類,一類是營養性添加劑,包括維生素、氨基酸等在畜禽生長過程中發揮重要作用的微量元素;另一類非營養性添加劑,其中就包括抗生素、飼料品質改良劑、產品品質改良劑等,其中,色素屬於產品品質改良劑的一種。“在蛋雞飼料裡,抗生素屬於不能加,色素屬於能不加就不加,雖然不禁止,但實際除了好看,沒其他作用。”

記者注意到,一邊是飼料添加劑使用量的增加,另一邊,目前市場上也出現了一些“反潮流”的雞蛋產品,例如溫氏提出“原色”概念,即無任何色素添加。

給雞蛋“加”色素是門好生意嗎?一噸可多賣數千元!

甭管色素能否增加雞蛋的營養成分,對於市場而言,只要雞蛋前面冠了“土”字,售價便會倍漲。

近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實地走訪對比多種雞蛋價格。在廣州某菜市場裡,普通雞蛋銷售價格約為17元/托~18元/托(30枚),有糧油批發零售專營店老闆透露,無論是“初生蛋”,還是“紅心蛋”,進貨價均無太大差別,“零售可以用土雞蛋、紅心蛋概念,但批發是不行的,市場是透明的。”

在廣州某社區生鮮超市,記者注意到,最普通的“土雞蛋”價格約20元/托~26元/托(30枚),單價在0.67元/枚~0.87元/枚;包裝稍微精美些,規格多為10枚/盒、15枚/盒的“土雞蛋”,對應價格是15元、18元,即1.2元/枚。

廣州市海珠區一家生鮮超市內,不同品牌雞蛋價格相差較大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吳澤鵬 攝

以上列舉的“土雞蛋”價格相差已經不小。但在網購平台上,高價“土雞蛋”更為常見,記者對比發現,價高者可達4元/枚,但銷量較少;不過,也有銷量較大(超過萬份)的“土雞蛋”,單價可達到2.5元/枚。產品詳情中,“柴雞蛋”“散養土雞蛋”“山林放養”“蛋黃顏色”等是主要的宣傳賣點。

據農業農村部監測,5月28日,全國農產品批發市場雞蛋均價是9.10元/公斤。若按一般雞蛋重量60g/枚計算,一枚雞蛋價格在0.6元以內。

記者無法求證市場上銷售的“土雞蛋”究竟是不是家庭散養或大規模山林放養。但對比可見,全國農產品批發市場的雞蛋價格,要比記者在市場上收集到的“土雞蛋”售價低了0.07元/枚~3.4元/枚不等。也就是說,無論是否是“放養”,只要蛋黃顏色加深,打上“土雞蛋”招牌,以一枚雞蛋60g計算,一噸“土雞蛋”價格可以高出數千元甚至上萬元。

而色素的添加成本呢?

5月27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以養殖戶的身份嘗試在電商平台上網購“智特紅”“金黃素”等產品。據銷售人員介紹,“需要蛋黃紅一點,就加智特紅,每噸飼料添加30克~80克左右,每噸增加的成本在15元~35元左右。”記者了解到,目前,蛋雞養殖的蛋料比在2.2左右,即蛋雞進食2.2噸飼料產1噸雞蛋,因此,生產一噸“紅心土雞蛋”,增加色素的成本不過33元~77元。

據智特奇招股書披露,其智特紅單價由2017年的240.66元/kg,下降至2019年的182.47元/kg;金黃素由2017年的17.98元/kg上漲至2019年的20.78元/kg。

記者注意到,智特奇也準備通過本次IPO募資擴產,計劃募投項目包括無抗技術產業化基地建設項目、年產200噸阿樸酯、150噸十碳雙醛及650噸β紫羅蘭酮項目等。其中,阿樸酯是生產智特黃(金黃素替代品)的核心原料,十碳雙醛及β紫羅蘭酮則主要用於生產阿樸酯,多餘產能用於生產β-胡蘿卜素、斑蝥黃等其他原料。

記者手記丨“土雞蛋”還是“色素蛋”,企業是否要標識?

“土雞蛋”還是“色素蛋”,企業是否要標識?

對於同一商品,生產者和消費者之間存在著認識上的差距,這是由於雙方接觸程度深淺所不同所產生的天然差距。

就像買車買房,雖然也會關注汽車性能、房屋質量,但大多數消費者並沒有識別具體某個零組件、某種建材質量好壞的能力。

這就需要嚴格的市場監督管理,企業誠信為本的自律等多方面共同約束。

但雞蛋作為商品,也有其特殊性的一面——它並非人為製造,而是由蛋雞生產。同時,人為通過調配蛋雞的食物攝入,可以改變雞蛋的成分。這樣的操作,消費者更難察覺,也更難定義。

在蛋雞飼料中添加了色素,因此雞蛋黃顏色變深,你能直接說是雞蛋加了色素嗎?不能,因為這是蛋雞進食了含有色素添加劑的飼料後,通過自身轉化沉積下來的結果。

雞蛋不像普通食品,它沒有固定配方。蛋黃更黃,是雞直接吃了色素,還是雞吃了含有色素的玉米?沒人知道。

記者觀察也發現,市面上銷售的雞蛋,品牌方也許會告訴你,給蛋雞喂了五穀雜糧,沒喂抗生素,但它不會一五一十地把蛋雞吃了什麽都告訴你,哪怕是合法的,也不會透露養殖過程中往雞料添加了色素。

更何況,很多消費者容易先入為主認為蛋黃顏色深的雞蛋是土雞蛋,哪怕企業不進行“土雞蛋”的宣傳,消費者也更容易心甘情願高價買單。

再退一步說,同等價格下,蛋黃顏色更深的雞蛋,也會更受市場歡迎。但於消費者而言,也許並未吃上真正的土雞蛋。

因此,在合法使用添加色素的同時,如何確保消費者的知情權得到保障,這是需要思考的問題。

記者:吳澤鵬

編輯:梁梟

視覺:劉陽

排版:梁梟 牟璿

每日經濟新聞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