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下一代」虛擬製片出現在中國?它將如何影響整個行業

2019年,虛幻引擎與合作夥伴們發布的一支demo讓「虛擬製片」這個詞在影視領域傳播開來,之後Disney+原創劇集《曼達洛人》使用虛擬製片技術拍攝,一度刷爆全球影視圈。世界各地追隨者眾多,「虛擬製片」開始被越來越多的主流製片公司和團隊使用,《新蝙蝠俠》也在前段時間曝光LED虛擬影棚的拍攝幕後。在全球影視行業風風火火投身虛擬製片的大潮中,中國影視圈相較之下似乎太過安靜了。

直到最近,一部科幻短片《誕辰》在B站上線,引起站內熱議。

大家討論的焦點,就在於這部重視效的科幻作品,竟然全片都是在LED影棚內拍攝完成。而當我們進一步了解後才發現,早在今年4月北美NAB Show(美國國際廣播電視展)上,影片已經進行首映,幾大知名好萊塢電影和視效公司都對其背後的虛擬製片技術盛讚不已,因它解決了多個虛擬製片領域全球性的行業難題。NVIDIA國際媒體娛樂業市場戰略總監Rick Champagne表示:“這是實時影視生產的最新技術突破,它將賦能下一代創意表達。”

中國的虛擬製片技術研發從未缺席,而是低調地走到了世界前沿。

三樣陳設、兩個演員,隻拍攝了4天

《誕辰》的故事背景設置在距離地球600光年的開普勒22B星球上,這裡沒有氧氣,人類雖已登陸70年,但依然沒有培育出能夠產生足夠氧氣的植物,只剩下最後一對母女。為了人類種族的延續,母女二人被迫執行了B計劃。

影片時長不到10分鐘,卻包含了末世沙塵、未來感十足的實驗室、飛船艙等多個跨越性場景,呈現了複雜深幽的人性,深入探討了人類的生存與種族延續問題,完成了最富有想象力的世界構建。網友們紛紛表示一部影片根本沒看夠,催更後續劇情,還建議可以像愛當機一樣出一個科幻短片系列。

影片上線一周後,幕後製作視頻公開,讓無數觀眾意想不到的是,整部影片隻用了一個床、一塊石頭、一片門板三樣實物道具,由兩個演員拍攝4天,“零後期特效”就完成了全部鏡頭的製作!

這一切能夠實現正是得益於博采自主研發的多項「虛擬製片」技術,《誕辰》全片正是在博采LED虛擬影棚內拍攝、用“虛擬製片”系統製作完成的作品。

五項核心技術,解決困擾多年的行業難題

或許會有人對“虛擬製片”感到陌生,簡單來講,它是通過遊戲引擎,虛擬相機,LED影棚等工具集和技術,來實現實時虛實結合的拍攝手法。

近幾年,得益於實時引擎的快速持續迭代,以及疫情的不確定對影視製作產生的影響,完全不受時間、空間等物理條件限制的虛擬製片正成為全球主流製片公司的第一選擇。

從《誕辰》的幕後製作視頻中,我們也看到一家中國影視科技公司也正在這一領域深耕研發,默默走到世界前列。這就是《誕辰》的出品製作公司,博采傳媒。
博采歷經3年研發,攻克多個行業難題,擁有包括無摩爾紋、零延時相機跟蹤、虛實跟焦等五大核心技術,其虛擬製片系統讓創作者可以真正無衰減地實現創意,這在目前國際主流虛擬製片領域都還是無法達到的技術水準,被好萊塢製片公司評價為「下一代」虛擬製片技術解決方案。

以摩爾紋為例,攝影機沿Z軸旋轉特別容易產生摩爾紋。在拍攝《曼達洛人》時,為了減少LED螢幕的摩爾紋效果,會用一些手段規避螢幕摩爾紋等問題,比如攝影機盡量放在LED場地中央;大量使用大光孔淺景深拍攝,避免把焦點放在螢幕上;演員不能距離螢幕太近等等。

但在《誕辰》移動懸崖那場戲中,博采的無摩爾紋技術卻解決了這個問題,攝影機不僅可以推近到離屏兩米的位置,還可以進行極端角度的拍攝,而不用擔心螢幕摩爾紋。

不僅如此,攝影機可以直接對焦到螢幕,並且把螢幕內虛擬場景的景深也拍出來,通過虛擬跟焦器可以在虛實場景中自由變焦。

其次,很多導演都希望,攝影機能在自由運鏡中與角色產生互動,增加戲劇張力與沉浸感。但以往的LED影棚難以滿足這方面的需求,攝影師更多只能通過伸縮炮、搖臂等比較穩定和規律的移動方式運鏡。而在《誕辰》中,借助零延時相機跟蹤系統,攝影師可以手持相機,緊緊跟隨演員動作,鏡頭呼吸感、緊迫感很好地表現,視錐完全實時更新,快速無規則運鏡下虛實場景匹配依然嚴絲合縫。


此外,通過博采自研LED主控系統,創作者可以在現場進行虛實場景色調、燈光匹配,快捷高效。LED面板天然的散射光是場內自然光的最佳光源,LED屏也可以單獨分出一塊板,實現針對特定環境的補光或遮光。這比傳統拍攝中調整現實中的打光器材,效率高出了太多。

不依賴後期講故事,把主控權交還給導演

除了在技術上的優勢,《誕辰》最重要的一個變化是促進了內容的進步。一直以來,綠幕都是特效大片實現“虛實結合、締造視覺奇觀”最主要的方法。雖然效果顯著,但綠幕缺陷明顯,溢色、反射都是現場拍攝的痛點。

在以往,視效大片完成拍攝後,最繁雜的後期工作也才剛剛開始。然而,當太多重頭工作都要依靠後期來完成,這便導致了以往影視特效製作過程中最大的問題——主創們不僅不能在拍攝現場以協作的方式進行創意交流,即便後期發現拍攝內容無法達到預期要求,也為時已晚,只能靠補拍或者以“補救”的方式做後期。

博采創始人&CEO李煉曾表示,博采傳媒始終秉持的原則是,讓每一部作品都拋棄用大量後期的方式講故事。

《誕辰》拍攝過程中,所有人都能依托虛擬製片的實時技術,更直觀清楚地了解導演的表達意圖。攝影、美術、演員各個工作部門的人員不會再陷入“導演到底想幹啥”的迷茫之中。而在拍攝完成後,演員也可以在情緒飽滿的時候,進行同步對白錄音。

這些都讓影片內容更加豐盈,正如工業光魔的首席創意官Rob Bredow所說,虛擬製片這項技術的意義並不僅僅在於降低成本,而在於在相同的製作周期內通過增強畫面真實感提升作品質量,讓所有想講故事的人可以給觀眾帶來更好看的內容。

用時三年,開發全數據貫通虛擬製片流程

《誕辰》之所以受到海內外人士的認可,離不開博采傳媒在虛擬製片上的探索。早在2017年,博采就開始琢磨如何開發一套能夠滿足實時創作需求的生產流程。也是在那一年,博采開始從零組建研發團隊,先嘗試把CG動畫和真人實拍兩個不同的創作流程打通。

動畫與實拍流程打通取得技術突破後,博采進一步開始攻克實時虛擬製作的系統開發。用了三年時間,終於打通並建立了全數據貫通的虛擬製片流程。即從最初的劇本、美術設定、數字資產、預演、LED拍攝整個流程數據全部打通,每個環節逐次迭代,不斷優化。

“在前期做的美術設定,我們轉化成了數字資產,數字資產又做了預演,而預演中的所有數據,包括光效都會繼承到實際拍攝中。”李煉表示。

依托虛擬拍攝,整個製片環節變得更加量化、可控,創作自由與嚴格的製作計劃兩者兼得,最大化降低製作成本,保證作品質量。

在以往的創作中,電影一直是一個遺憾的藝術,之所以遺憾是因為有很多結論是最後到成片才能看見,而虛擬技術其實是幫助創作團隊在整個製片過程中從第一天開始就不斷修正它,讓故事更精彩。從這一方面講,虛擬拍攝無疑是為藝術賦能的。

作為當下影視製作領域的一項技術變革,虛擬製片以強大的互動性和靈活性,不斷顛覆著行業規則。而它在創作過程中,又能最大程度地解放創意與靈感,這意味著虛擬製片不僅僅是簡單的技術變革,而是電影製作觀念的革新。未來,虛擬製片將為影視製作帶來更多無限可能,影視創作者們也應該跟上技術前進的步伐,創作出符合時代甚至超越時代的新影像。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