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夏春:不要低估日本新首相菅義偉的改革魄力

  文/意見領袖專欄作者 夏春

  為什麽安倍經濟學毀譽參半,但菅義偉仍然要繼續維持前兩支箭,還要積極推動第三支箭?核心答案就是評價安倍經濟學不能僅從日本國內來理解,放在全球大環境下來看,安倍經濟學對日本的利遠大於弊。

  昨天,在日本執政黨自民黨的兩院議員全體會議之後,現任官房長官菅義偉在534張有效選票中取得377票,以絕對優勢取勝,成為自民黨第26任總裁,並將接替前首相安倍晉三,將於9月16日就任日本新首相。

  安倍在8月28日宣布因病辭職後,我們在9月1日發表的文章《誰來射出安倍經濟學的第三支箭?》就判斷菅義偉最有可能接任新首相。

  在當時,自民黨前乾事長和前防衛大臣石破茂、現任外交大臣、自民黨政務調查會會長岸田文雄、現任防衛大臣河野太郎、以及菅義偉等表態有意參與首相競爭。民調顯示,石破茂的支持率最高,而菅義偉的支持率最低。為什麽我們可以提前判斷菅義偉將成為新的首相,並將繼續安倍經濟學,領導一個沒有安倍的安倍政府?

  原因其實並不複雜,雖然石破茂的支持率常常高於安倍晉三,但他在自民黨內部的支持率則非常有限。而這又與“安倍經濟學”在日本的毀譽參半有關。

  從成功的一面來講,安倍經濟學採用的寬鬆貨幣政策和積極的財政政策這“兩支箭”使得日本經濟走出通縮與“失落的二十年”,推動日本經濟實現71個月的擴張,為安倍成為有史以來在任時間最長的首相打下了堅實的基礎。日本股市也逆轉了之前22年的反覆下跌,在過去近8年時間上漲超過130%,表現接近美股,明顯好於歐洲和中國股市,使得日本家庭財富增加。而日元貶值推動出口以及企業減稅,又使得企業的財富增加。日本國債佔GDP比重在過去8年沒有明顯增加,可以說是安倍經濟學最令人意外之處。不僅有利地反駁了當初否定安倍經濟學的主流觀點,而且為美國興起的“現代貨幣理論”提供了有利的證據。

  但是從不好的一面來說,安倍經濟學沒有實現最重要的目標,日本核心通脹率依然低於2%。前兩支箭對金融市場的利好遠遠大於實體經濟,對於不參與股市投資的日本家庭來說,日元貶值對他們弊大於利。而日本在2014年和2019年兩次提高消費稅,都導致了消費下滑,經濟短暫衰退。雖然消費稅改革由前政府制定,但安倍政府未能審時度勢加以調整,引發廣泛批評。此外,由於安倍經濟學的“第三支箭”(改革日本大企業主導的經濟結構,支持中小企業融資,放鬆監管鼓勵民間競爭和投資,同時鼓勵生育率和加強社會保障,改革勞工薪酬制度,縮小貧富差距,並且積極引進移民和技術,推動新興產業的發展)的進展有限,收效甚微,自然迎來中小企業與普通百姓的不滿。加上疫情帶來的日本有數據統計以來的最嚴重經濟衰退,使得安倍在辭職前的民調支持率降到了34%的最低水準。

  石破茂在反對“安倍經濟學“上的立場鮮明,在自民黨內部屬於少數派。他主要強調要縮小日本的預算赤字和債務規模,放棄消費稅,同時積極地幫助地方中小企業,這使得他在民間的支持率一直很高(石破茂在外交軍事政策方面也和安倍不咬弦)。但這一次決定首相選舉結果的方法主要由自民黨內部國會議員投票,雖然也有地方代表,但是基層的意見無法充分體現,石破茂無法將民間高支持率轉化為黨內高支持率。

  另外一位參選者岸田文雄一直受到安倍的欣賞,原因在於安倍在首相位置上的主要成就體現在外交外貿層面,2012年底就任首相後,安倍先後出訪了80多個國家,外交政策向現實主義轉變,成為全球化和多邊主義的代言人。日本主導了泛太平洋夥伴協定TPP的談判,在美國退出之後,安倍政府又主動牽頭其它國家形成全面與進步泛太平洋夥伴協定(CPTPP),此外還積極參與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談判,與歐盟、美國分別就自貿協議進行卓有成效的談判。安倍政府在外交層面修補與中國和韓國的關係,推動中日韓自貿區談判。這背後都有岸田文雄的功勞,只不過由於自民黨內部派系林立,岸田作為其中一派,難以獲得其他派系的支持。

  而菅義偉在自民黨內不屬於任何派系,唯獨忠於安倍,這使得他在當前日本無論是經濟,政治還是軍事都面臨巨大挑戰的環境下,上任後將繼承安倍的經濟與外交政策,成為自民黨各派系能夠接受的人選。在明知無望獲勝的情況下,石破茂和岸田文雄參與競爭,是為了向民眾宣揚自己的執政綱領,為日後爭奪首相大位提前布局。結果在534張有效選票中,岸田文雄以89票領先於石破茂的68票。

  正常情況下,菅義偉將接替安倍的任期到明年9月結束,然後舉行新的大選。但菅義偉極有可能在數月後宣布提前進行大選,把目前的黨內的高支持率轉化成為長期執政的基礎。安倍辭職後,他的民間支持率一下子增加到70%以上,使得菅義偉提前大選鞏固勝果的贏率極高。

  提前大選的做法在疫情衝擊下已經有了韓國和新加坡的先例,現任領袖都成功連任。而菅義偉的執政時間如果可以從現在持續到2024年9月,那麽他可以施展的空間就會更大,不僅能夠繼續安倍經濟學的前兩支箭,還有可能積極推動第三支箭。用目前流行的詞匯,第三支箭非常類似於中國正在推動的“內循環”。

  儘管選前的民調支持率不高,菅義偉的實力經常被低估,但實際上,菅義偉獨特的成長經歷和背景,使得他甚至有可能突破之前安倍施政時受到的限制。與安倍晉三和自民黨的其他政界人士不同的是,菅義偉的父輩無人投身政界,他是從一張白紙打造自己的職業生涯的,能夠在日本複雜的政治體系中最終登上首相王座,這一成就令人敬畏。

  菅義偉出身於農村,在東京打工讀完大學之後,成為橫濱一名政界人士的秘書,開始經受真正的歷練。他的老闆在上世紀80年代初期擔任通商產業大臣,積極參與了日本國有鐵道的私有化工作。菅義偉的經濟理念深受當時裡根和撒切爾主張的放鬆監管,鼓勵競爭的影響。如果說安倍是一個自民黨內的保守派,那麽菅義偉就屬於自民黨的自由市場派,他比安倍更有動力去推動“第三支箭”,改造日本經濟被大企業主宰的局面。而菅義偉的理念也會獲得辭職後,無官一身輕的安倍的支持。事實上,安倍之所以成為安倍,很大程度上恰恰在菅義偉的支持下實現的。

  菅義偉相繼在1987年和1996年成為橫濱市議員和國會議員之後,大力支持郵政私有化。他在安倍在2006-2007年的首個短暫首相任職期間得到重用,擔任總務大臣和郵政民營化擔當大臣。2007年被迫辭職後,安倍被大多數同僚拋棄,但菅義偉繼續支持他,並發誓讓安倍再次當上首相,是當之無愧的“造王者“。

  安倍在2012年實現目標再次出任首相後,任命菅義偉這位忠誠乾將出任內閣官房長官。雖然這一職位的重要性很容易被民間所低估,實際上這是一個非常有實權的職位,介於美國的白宮新聞秘書和幕僚長之間,或者說類似於中國的外交部發言人和半個組織部長。作為安倍經濟學的實際執行推動者,官房長官可以說就是日本的“副首相”。

  菅義偉既善於與媒體溝通,保持良好的關係,還可以提撥忠於自己而且有能力的下屬,排斥自己不信任的官員。這也是為什麽菅義偉可以迅速獲得自民黨不同派系支持的重要原因。媒體不斷強調安倍是任職時間最長的首相,其實菅義偉也是任職時間最長的官房長官(實際上,他在2016年7月就已經創下這一紀錄)。

  為什麽安倍經濟學毀譽參半,但菅義偉仍然要繼續維持前兩支箭,還要積極推動第三支箭?核心答案就是評價安倍經濟學不能僅從日本國內來理解,放在全球大環境下來看,安倍經濟學對日本的利遠大於弊。

  如果用一句話來形容安倍經濟學的重要性,那就是川普經濟學基本上是照搬了安倍經濟學的主張。至於進展有限的第三支箭,其實也是美國,歐盟和中國都希望突破,但都同樣遇到阻礙的領域。在全球矛盾加劇和疫情衝擊下,美國、歐盟和中國都已明確加強“內循環”發展,並且突破之前的阻力,在近期進展明顯。在這樣的大環境下,菅義偉領導日本政府推進安倍的未竟之業,應該是自民黨內的主流意見。即使石破茂也承認需要維持安倍經濟學一段時間。

  在全球環境下,雖然日本在5G上的發展較為落後,在全球僅排在第13位,落後於中國的第2位,日本的獨角獸企業也僅有3家,遠遠少於中國,但是日本的數字經濟佔GDP的比重超過40%,比中國還高。我們不能低估日本經濟的實力和潛力。也不要忘了日本在過去19年裡產生了19位諾貝獎得主,雖然日本錯過了消費互聯網的發展機遇,但是在未來的產業互聯網的發展上,日本反而可能在全球重獲優勢。大家不要小看巴菲特重金入股日本五大商社背後反映出的“安倍經濟學”的成就,大家更不要低估菅義偉這位曾經的“造王者”成為新王者之後的改革魄力!

  (本文作者介紹:諾亞控股首席經濟學家)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