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瘋狂的炒鞋生意:1499元李寧轉手賣8萬,淨賺60倍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翟元元 王慧瑩 陳橋輝 王琳 李曉蕾 楊曉鶴

  來源:Tech星球(ID:tech618)

  頭|視覺中國

  一雙參考售價1499元李寧球鞋被炒到5萬元,甚至更高,有網友評論說,“鞋穿不炒”的呼籲這回終於要用到國貨領域了。

  以往是耐吉、阿迪達斯的限量款被炒上高價,李寧、安踏等國產品牌部分款型有溢價空間,但價格都很難過萬。近些年隨著國潮崛起,美妝、服飾、運動鞋等領域,出現“國貨當自強”的景象。

  尤其今年3月,H&M和耐吉等品牌事件發酵,很多年輕人都開始主動穿起“中國李寧”等,支持國貨品牌。炒鞋圈也聞風而動,投機者興風作浪,圈內都在打聽誰屯了李寧等國貨潮牌。

  其中,李寧的“韋德之道4”全明星銀白型號價格更是衝上了49999元,創造了國貨炒鞋圈的價格新高。雖然不少人認為,有價無市是實情,但也有炒鞋的人告訴Tech星球,自己賣到了5萬多的價格,暴漲33倍,遠遠超出官方售價本身,更有甚者,以1499元價格入手,轉手賣到8萬元,淨賺60多倍。

  對於李寧球鞋被爆炒一事,4月6日,得物App官方發文回應稱,此類商品價格受到買賣雙方意向的影響,平台不參與定價。目前,“得物“已下架20余款涉嫌惡意影響商品價格波動的球鞋。

  囤200萬元李寧鞋,賣3雙限量版淨賺13萬

  倒鞋販子,王老闆

  “韋德之道4全明星銀白”,網上瘋傳炒到49999元的那款李寧限量版鞋,我有幸拿到了8雙,而且售價賣到5萬多元一雙。

  5000多元入手,5萬多元賣出,倒手騰挪之中,淨賺10倍。

  但我也並非站在炒鞋鏈的頂端。據我所知,有玩家以1499元價格入手,轉手賣到8萬元,淨賺60多倍。

  很多人好奇,一雙超出商品本身價值的國產鞋,為什麽可以炒到數萬元,究竟是否存在真實的買家?高價李寧鞋或許只是有價無市,難道只是炒鞋圈的一次集體行為藝術表演?

  坦白講,這種限量高價鞋只有鞋控收藏愛好者才會買。他們購買的目的不為倒賣不為穿戴,僅僅只是因為鞋子的收藏價值,而選擇高價購買。有錢人的樂趣,或許我們可以嗤之以鼻,但這世界就是存在一種精神信仰:不賣也不穿,只是放鞋牆上擺著。

  我們並非哄抬物價,只是商品本身屬於限量款,具有收藏價值。我們精準錨定的對象,是鞋控發燒友。

  事實上,在H&M事件之前,即2個月之前,我就囤了一批價值200多萬元的李寧系列產品,其中就包含8雙被炒到離譜的“韋德之道4全明星銀白”。截至目前,我以單價5萬多元的價格總計賣出3雙。折算下來,小賺13萬多。

  如果200萬囤貨可以全部清空,最後盈利在三四十萬左右。但炒鞋者最容易經歷過山車似的心情反轉。

  4月6日,因為瘋狂炒鞋被媒體曝光,部分李寧鞋在得物上已被下架,估計接下來鞋圈要被嚴格管控。

  所以,我現在的想法是,現在“韋德之道4全明星銀白”如果有人願意出價,哪怕4萬我都賣。

  突如其來,讓人憂傷,一天之間沒了一萬。少賺即是虧,少賺一萬意味著虧了一萬。我手裡還有5雙,意味著損失5萬,這在我的炒鞋之路上也是常事。

  我的炒鞋之路是從大學開始的,初入炒鞋圈,我的“創業”啟動資金是數萬元。步入社會真正開始創業,少則數萬,多則數百萬元的投入囤鞋,之後再以批發價賣給經銷商們。商業模式可以理解為,掙商品差價。我賣過最貴的一雙鞋,是一款科比簽名款AJ,我以3萬多入手,最後賣到八九萬元。

  炒鞋圈子裡,我充當的是上遊供應商角色,直接從李寧工廠拿貨。如果以商品流轉次數論資排輩,我屬於第一手,從我這裡進貨的商家都屬於第二手、三手經銷商。

  除非爆款鞋,一般正常李寧鞋,我的利潤空間就是鞋子市場標價的三分之一,譬如一款售價478元的鞋,我能掙三分之一。

  除了少數限量版鞋,我會加價直接出售給消費者,一般情況下,我不會直接在網上賣鞋,因為會破壞市場規則,不能破壞品牌的經銷商體系。兩三年前初入鞋圈,市場上比較火的大熱門鞋是AJ,我既囤AJ,也囤李寧。銷量佔比分別是2/3、1/3。

  囤鞋有風險,我們賴以生存的商業模式可以帶來高溢價,但有時候也需要承擔相應的高風險,譬如耐吉鞋賣到最後,我虧損了四十萬左右。

  最近,炒鞋圈耐吉阿迪不受歡迎,致使相關產品積壓,李寧鞋迎來爆發式增長。最直觀的表現就是鞋價上漲,主動來找我進貨的人員增多。

  H&M事件前,我平均每月李寧鞋銷量在1000雙左右。H&M事件後,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鞋子銷量已經實現翻番,售出2000多雙。鞋價自然水漲船高,一般鞋子漲幅在5%-10%,而銷量最好的李寧爆款女鞋,年前售價300元,現在已經賣到980元。進貨的價格也被抬高,之前260元成本價格,現在進貨價都漲到了600元。

  風口會持續多久?無人知曉。不過短期來看,李寧鞋價格還會漲。

  從球迷到鞋迷,賺錢就像“撞大運”

  球鞋投資者,王強

  “別問,問就是熱愛,熱愛就是衝,衝就完事了”,這是我們鞋圈比較流行的話。

  我從小看《灌籃高手》,是個籃球迷,從初中開始接觸球鞋的。和現在的線上購買不一樣,那時候的AJ都是在線下集合店買的,一般都是原價售賣,不存在加價的情況。

  “買多了,就成行家了”,我也從球鞋愛好者變成了球鞋投資者。

  前幾年,球鞋生意還是個小眾愛好,主要的群體都是籃球迷,像我們學生,一般會在貼吧、QQ群裡,進行一對一交易。那時,球鞋會被比較大的炒鞋團體“壟斷”,他們基本可以撐控市場。簡單來說,就是低價把市場上的鞋從“小戶”手裡收走,然後一個月之後行情漲起來,大家可以一起賺錢。

  後來,有了專業的球鞋交易平台,鞋子就像股票、房子一樣,被當做一個潮流時尚去“炒”,加入炒鞋隊伍的人也越來越多。

  恰逢上了大學,時間更充裕了,就叫上了班裡的幾個朋友,一起炒鞋。

  我們主要就是根據自己的判斷,在店裡或者網上買鞋,然後等漲起來再在平台上賣出去。和專業的“莊家”相比,我還只是初級選手,只是根據自己僅有的認知判斷,說白了是有“撞大運”的成分,所以難免會遇到虧本生意。

  比如,去年OW和AJ4的聯名款,當時據鞋圈爆料這雙鞋全球隻發售五萬雙,我留意到有線下發售,按標價1599元入手的,當時覺得肯定賺大了。等到4800元的時候賣出去了,那時候已經很滿足了,賺了三千多塊錢。

  但讓人想不到的是,賣完沒幾天,周杰倫和昆凌就穿了情侶款,鞋子一下子就漲到了七千多 。現在最貴的鞋號男碼47.5,已經標價近兩萬了。

  後來我總結,市場的風向變得很快,我一己之力根本琢磨不透。現有的一個規律是,這種限量聯名款,外加明星上腳,熱度會越來越大,價格也會越來越高。如果預判到會遇到這種情況,就要壓一段時間,等價格衝到最高點的時候再賣。

  最近李寧鞋越來越火。在我看來,很大一部分原因在於李寧衝擊高端球鞋市場,發售了一些明星限量款,同時品牌簽約了流量明星肖戰,把品牌帶火了,因為粉絲的購買力是超出大部分人預期的。

  既使是這樣,我也沒跟風入手李寧。

  一是,三四月份屬於鞋圈淡季,五六月份生意才會回暖;二是,畢竟市場的熱度在不斷變化,即使現在我手裡的其他品牌都積壓了,但是球迷和市場擺在哪裡,國潮能走多遠,還需要時間驗證。

  面對有價無市的國產鞋,還是選擇囤阿迪、耐吉

  囤鞋參與者,張立

  “別拿你的愛好去挑戰別人的職業。”

  我在鞋圈裡也玩了有3年多,認識了不少人,對於這次李寧鞋子漲價並不奇怪,雖然現在很多人都說要抵製耐吉、阿迪,價格也跌了100-200元,但現在又穩步上升,銷量也都在上漲,反而是作為國貨代表的李寧和安踏銷量並不見漲,價格還是虛高。

  舉個例子,打開“得物”App,可以看到同等價位的李寧和阿迪的YEEZY,阿迪的銷量都高於李寧,同時期出的YEEZY灰珍珠的銷量高達26014雙,而李寧的櫻花限定只有2126人購買。在這樣一個環境下,理應李寧的更受歡迎,然而並沒有出現李寧銷量順勢上漲的局面,估計現在李寧的價格,並不被更多消費者所接受。

  二級市場裡購買和炒鞋的人無非有兩種,一種是買了就直接穿的人,另外一種是覺得有利可圖,想賺差價,也就是鞋販子。這次李寧鞋的漲價,就是那群手裡有李寧鞋的人互相拉高價位,基本都是炒作的人買的,如果有小白真買了,那他們就賺了,畢竟銷量不高,證明沒什麽市場。

  我身邊的人也沒有去接盤這些李寧的鞋子,都認為這是割韭菜的節奏。因為,國貨無論是在行銷還是品牌上,在短期內還是沒能達到阿迪、耐吉的水準,之前我們囤過李寧的錦鯉系列的鞋子,但是價格破發了,虧了3萬多,所以國貨也就沒碰了。反而是趁阿迪、耐吉降價的那段時間我們又進行了抄底,囤積了大量的阿迪、耐吉等暢銷鞋。

  我最近囤的阿迪鞋子仍然很容易出手,說明市場還是傾向於這些品牌的鞋子。

  我身邊有朋友也去留意了一下三裡屯的阿迪和耐吉店,進去的人還是很多,現在炒鞋的人也都在等風聲過後,再去提高價格,現在阿迪、耐吉的鞋子價格波動不會太大。

  說實話,因為李寧發行的貨量並不多,會出現有價無市的高價球鞋,會讓購買的人望而卻步。

  另外,在圈內說李寧爆漲的很大可能是行業內的大佬在炒熱度,大漲價的鞋子和衣服少之又少,小漲的倒是有不少。我手裡的貨基本上漲了四五十元,而且那些漲的特別厲害的貨普通“搬磚人”根本搶不到,什麽探火,skr等監控鞋源的App都用了也沒有效果。

  之前也有一些利潤高的球鞋,但是普通人基本都搶不到,大佬們也不會把這個好事發出來,群裡發的一些搶鞋信息根本不能上車,因為流轉率太低了,基本要屯一兩個月,再加上破損,小賺個一兩千就不錯了。

  李寧鞋漲得這麽高,估計是大佬要薅羊毛,讓我們一起炒熱度。我說一個坑,每次有活動的時候,那些鞋子在“得物”上頭幾天有了銷量,一天能賣個十個八個,你感覺銷量不錯,等你拿到手裡,根本賣不動,只能砸價賣了,又是白忙活,我猜想有人搞了回購,讓大家故意上車。

  總之,對於現在火熱的局面,我認為要保持理性,流轉率高的可以上,千萬別囤貨,李寧的鞋熱度能保持多久誰也不知道,可是耐吉、阿迪的熱度依舊沒減是真的。

  我希望趁著這次機會,李寧、安踏等國貨能夠重視品牌宣傳和限量球鞋的質量,這樣從長線來看,無論是炒鞋的還是購鞋的群體,都有部分會從阿迪、耐吉陣營轉過來。

  一雙鞋溢價20%左右,有人靠“炒鞋”月入10萬

  某球鞋交易平台人員,趙成

  球鞋買賣,並沒有想象中暴利。

  球鞋本身是流通商品,價格越高,流動性越差,做生意其實需要快速回籠資金的。很多限量款,平均溢價也就在20%左右。而品牌每年發售的限量鞋款式,在所有新款中的佔比其實不會超過5%,大量普款其實才是品牌的利潤來源。

  參與球鞋轉賣的人90%以上都是男生,90後、甚至95後居多,很多來自江浙滬地區。很多愛打球的男生都是從高中開始迷上球鞋,因為在學校要穿校服,只有球鞋能彰顯個性,稱得上是“社交貨幣”。

  很多人買鞋純粹是因為愛好。當然,現在也有越來越多的年輕人熱衷各種副業,通過“搬磚”賺點零花錢。比如,有人去當地的奧特萊斯採購,在球鞋轉賣平台賣出去,賺個差價。

  還有一部分人會把潮流、球鞋當作一門正經生意在做,當成職業。他們需要對流行趨勢有足夠的判斷,對市場品味有精準的洞察,當然要有生意頭腦。

  不過,也有判斷失誤的時候,比如最近陳冠希聯名的“死亡之吻”,鞋面是透明PVC材質,穿襪子比較醜,很難駕馭,發售前高價進貨的人,現在都虧了,風險還是很大的。

  當然,也有很多人可能壓根不怎麽追求潮流,但也會有興趣參與各種限量鞋的抽簽,抽中就轉手賣掉。他們也會去京東等各種電商平台登記搶茅台。

  球鞋的流行趨勢也是一個個輪回。比如,這兩年很火的Dunk其實是一雙滑板鞋,零幾年就火過了。後來極限運動熱潮褪去,這款滑板鞋也銷聲匿跡了十多年,幾乎無人問津。但品牌就抓住了最近幾年的複古風潮,通過各種複刻、合作款、限量款,在國內更是通過王一博等明星效應,讓這款消失了十幾年的滑板鞋再次火了起來。

  和傳統的電商平台不一樣的是,球鞋轉賣平台會把每一筆交易記錄都開放給用戶,提供一個決策參考。這兩天成為話題的李寧韋德之道第四代,號稱被炒到四五萬元一雙,其實是有價無市,沒有交易記錄。平台都有風控系統,去識別、打擊虛假交易。如果一雙球鞋的價格在短時間內波動劇烈,平台也會提示用戶理性消費、謹慎下單。

  目前,球鞋轉賣平台上的銷量依然以國際品牌為主,不過,近幾年本土品牌確在崛起,比如這兩年VANS、New Blanace都頻頻與國內品牌、潮流店鋪聯名合作。國貨的原創設計、品質越來越在線,確實讓越來越多年輕人引以為傲。

  15年間收藏四五百雙李寧鞋,當作標本,很少售賣

  球鞋收藏愛好者,Andy

  2000年,我中考,家裡特地買了一雙李寧的跑鞋,那時候李寧算是名牌,不算便宜。從那時起,我就一直在關注李寧,也收藏一些宣傳頁、周邊小玩意。

  真正成體系收藏在2006年,李寧第一次做限量鞋款的發售,上大學的我花了600多塊,買了一雙“李寧001”。當時這款鞋每一雙都有限量編號,我恰巧買到了888,還被圍著採訪了一次。按照自己腳的尺碼43碼買完鞋,才發現當時李寧的尺碼相對小一碼,穿不下,我也就收藏了起來。

  15年過去,我前前後後收藏了四五百雙李寧的球鞋,還有最早可以追溯到上個世紀90年代北京亞運會的服裝,包括其他周邊玩具、配件、模型等。前段時間,我還收了幾雙九十年代的李寧運動襪,那時候,李寧產品的外包裝上還會有李寧本人的印刷版簽名。

  我應該是最早一批開始收藏和關注李寧品牌的粉絲。2006年,我做了一個新浪部落格,沒事就寫寫李寧,那陣子就聚集了一批全國各地喜歡李寧的朋友。當時我有一個正在讀高中的粉絲,喜歡用鉛筆畫李寧的鞋,然後發給我,我會把他的手繪設計發在部落格上,現在他已經是李寧公司的設計師。

  2007年,李寧公司還成立了一個官方互動社區bbs,我是第一任總版主,現在的李寧粉絲興許和我們當年播下的種子也有關係,在其他品牌還停留在消費層級時,李寧已經慢慢有品牌文化效應。社區開了兩年,就有了5萬多用戶,為了慶祝,李寧還專門為我們設計了一款屬於社區的李寧001鞋。

  2007年,李寧設計了一雙李寧001的雷鋒款,這雙鞋設計很有意思,但因為雷鋒的肖像問題,只在內部做了樣品。這雙鞋後來曝光後,被大眾關注到,我就一直在追蹤,後來他們開始做雷鋒系列。我用了十多年,成為可能是唯一一個把全部5個版本收集齊的人。

  我把我的收藏都當作標本,覺得自己留著就行了,很少對外售賣。

  最近看到李寧的鞋在“得物”App上暴漲,這件事情並不稀奇,也不是近兩年才出現的,各個品牌都有這個情況。本質上是買賣雙方的供求結果,新聞裡提到的那雙“韋德4”是全明星款,數量不多,有溢價很正常。得物、Nice給了年輕人既可以追潮流還能賺錢的機會,球鞋的金融屬性越來越強。

  李寧的漲價也只是個例,而且那只是賣家認為的心理價位,隨便掛的。如果是真愛,想擁有一款限量單品,不要說5萬,10萬也可以,這就是市場,但這畢竟是極少數的現象。

  比方說,我有一雙90年最初原版的李寧001,這是李寧公司的第一雙運動鞋,因為質量問題被集中銷毀了。但我非常意外得到了一雙,這雙鞋此前只有一張並不全面的宣傳照片,我這次發現算是第一次讓大家看到它的全貌。這種鞋,對我來說,定價就是無價。

  對我這樣有小二十年購買收藏習慣的老粉來說,李寧火了,我既開心又不開心。原來我買李寧,限量97雙的都能在貨架上擺一個多禮拜,說10點發售,我10點到店裡就肯定能買上,對於一個收藏的人來說,這是很幸福的事。但現在不一樣,特別款式經常一鞋難求。不過,雖然影響了我購買,但某種程度上,我喜歡、認可的國貨品牌,得到更多人的認可。

  我現在就喜歡買上年頭的鞋,比較稀少的,或者比較少見的款式。很多價格上萬的,或者限量買不到的,我就不買了。買不著就買不著唄,說破大天,也就是一雙鞋,買不到能怎麽呢?

  (備注:文中應受訪者均為化名。)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