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臨床試驗全球化,中國藥企最愛澳大利亞

1月中旬,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授予一款在研的布魯頓氏酪氨酸激酶(BTK)抑製劑zanubrutinib突破性療法認定。設立於2012年7月的突破性療法認定通道,旨在加快用於治療嚴重疾病,並在早期臨床研發階段展現良好療效的藥品的開發和注冊流程,是繼快速通道、加速批準、優先審評之後,FDA又一重要的新藥評審通道。

這次的授予,對中國創新藥來說,有著特殊的意義。這是中國內地藥企首次獲得該認定,正在開發上述藥物的,是總部位於北京的藥企百濟神州。這是中國創新藥近年來闖蕩海外市場的其中一筆。

去海外開展新藥臨床試驗,正在中國創新藥企中成為潮流。除了百濟神州外,還有康寧傑瑞、基石藥業、複宏漢霖、貝達藥業等諸多藥企躍躍欲試,相繼在海外啟動了臨床試驗。

不過,熱鬧“出海”的背後,不可回避的是,一方面多數創新藥研發項目尚停留在早期研發階段;另一方面遠赴海外開展臨床實驗,對創新藥企的產品創新能力、資金成本壓力等都是考驗。僅研發費用一項,目前國內臨床試驗研發成本水漲船高,海外的成本更高,有可能是國內的兩到三倍。

創新藥企加速走出去

2000~2010年這十年間,中國沒有一個自主創新藥出現於國內或者全球的市場中。得益於之後中國藥品審評審批制度改革的提速,以及政策、資本、人才對新藥研發的推動,中國創新藥企正在崛起中,近幾年來有自主研發的藥物在國內上市。另一方面,國內帶量採購等政策的實施,也給創新藥企後續的回報帶來種種不確定性,基於此創新藥企更需要拓展海外市場。

有部分創新藥企,視野放得更長遠,不僅僅局限在國內市場上市新藥。百濟神州中國區總經理兼總裁吳曉濱表示,藥是最容易國際化的。藥物一旦研發出來,世界上哪個國家的患者都是需要的。不像其他的消費品,有那麽強的替代性。但是對於藥物,只要療效好、能起到其他藥物起不到的作用,就會受到各國患者推崇。所以說,製藥業還是一個比較國際化的產業。

中國創新醫藥研發熱潮興起,改變的不僅僅是跨國藥企生態,它們想進來;中國創新藥們也想走出去。

一家跨國藥企中國區總裁透露,跨國藥企將中國納入國際多中心臨床試驗中,這在兩三年前幾乎是不敢想象的,因為擔心中國會拖後腿。但今非昔比了,很多公司現在主動將中國納入全球研發中。

中國創新藥走出去,意味著更大的市場。以孤兒藥為例,患病率低被視為孤兒病的一大特點。如果隻盯住中國市場的話,也許看不到足夠的市場價值,但站在國際的角度上看,孤兒藥反而是一個巨大的市場,因此孤兒藥研發一定要國際化。

中國創新藥想走出去,去海外臨床做試驗是關鍵的一步。如果是全創新的藥品種,免不了做國際臨床試驗這一步。由於人種差異,在中國做的臨床試驗結果,未必會被其他國家直接認可。比如在日本,會要求企業做一個基於日本人人種的一期安全實驗。江蘇康寧傑瑞生物製藥有限公司創始人、董事長徐霆表示,隨著中國研發新藥國際多中心臨床的啟動,中國創新藥這種國際化布局是需要提前考慮的,希望中國的生物創新藥能更多地參與國際競爭。

康寧傑瑞走出去的布局,包括公司PD-L1靶點單抗KN035,2016年10月在美國申報IND(申請臨床研究批件),之後的I期拓展研究又選擇在中、美、日同步開展,可以充分利用不同國家在審評、病人數量等方面的優勢。

同樣,早在2013年,百濟神州就開始布局海外市場。前述的zanubrutinib項目,是百濟神州在海外啟動的第一個臨床試驗項目。截至目前,百濟神州現有700多人的研究團隊,一半在海外。

澳大利亞跳板

近兩三年時間裡,中國創新藥海外開展臨床試驗的動作源源不斷。如恆瑞醫藥(600276.SH),2018年12月,公司發布公告稱,旗下抗 PD-1抗體 SHR-1210聯合甲磺酸阿帕替尼一線治療肝細胞癌的國際多中心 Ⅲ期臨床試驗與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進行了溝通,該試驗即將在美國、歐洲和中國同步開展。

但中國創新藥真正要走出去,產品質量、創新能力依舊是擺在第一位要突破的。

百濟神州高級副總裁汪來透露,中國之前長期作為仿製藥大國,做新藥研發的歷史並不長,也就是在這十年間起步的,這個過程中更多出現的是和國外創新藥物差別不大的藥物,有些甚至可能比跑在最前面的藥還要差一點,在這種情況下,中國的創新藥很少能有機會去證明藥物的療效和現有治療相比有非常明顯的優勢。這也是為何很少有中國藥企可以拿到FDA的突破性療法認定。

橫亙在創新藥企面前的,是海外臨床研發不可小覷的成本投入。

中國現在做臨床試驗價格越來越貴,是有多方面原因的,但去海外做臨床試驗成本更高,考驗公司的整體實力,需要投入的研發費用有可能是國內的兩到三倍。海外項目一旦開展的話,內部需要有很好的協調能力,實際上整體溝通的成本並不低。與此同時,國外開展臨床試驗的時間不一定會比國內快。

現在開發出一個新藥,基本上需要耗費15億美元資金。不僅僅是錢的問題,還需要有足夠的團隊能夠去支撐在國外做臨床試驗、需要跟FDA做溝通、要和歐洲藥品管理局(EMA, European Medicines Agency)打交道、要跟海外的醫生們溝通,讓他們認同試驗方案,這些都是創新藥企必須突破的關卡。

不少中國創新藥企闖蕩海外臨床試驗過程中,將首秀選擇在了澳大利亞。這得益於當地政府對生物醫藥產業的支持推動。

澳大利亞藥物管理局(TGA)對於臨床前的要求采取的是備案製,即藥企去申報,同時在動物上試驗得還不錯,雖然有些數據還未達到完整性,如還達不到美國FDA要求,但可以先啟動項目。澳大利亞I期臨床試驗經驗相對比較豐富,企業把在澳大利亞試驗的人體數據,再呈現給日本、美國等國家的監管機構時,亦可以縮短申請時間、減輕申請難度等。此外,澳大利亞還有40%多的研發費用退還,可以減輕藥企的研發負擔。例如一些腫瘤免疫試驗,動物試驗的數據很難有很好的預測和借鑒意義。這種情況下,如能越早進入到人體試驗,重要性就越大。

目前為止中國藥企去國外申報IND比例並不少,但是真正意義上在國外開展比較晚期的臨床試驗的藥企少之又少,基本上沒有幾家在國外做二三期的大型臨床試驗,這一點是業內的共識。

總的來說,中國創新藥企加速走出去,仍是一場拚時間、拚糧草的長跑。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