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孫天琦:對縣域基層金融服務的幾點思考

  從縣域金融說起

  我們有一個團隊對西部地區縣域金融服務持續關注了大概十多年的時間。

  縣域金融服務提供者主要分為兩類,一類是在縣域的法人銀行,現在主要是信用社,農商行或者農合行,村鎮銀行。第二類機構是其他大銀行在縣上的支行。

  目前縣域這些農合機構,屬於縣域法人機構,存貸比大部分都在60%、70%、80%,有的能超過100%,而對這些大行的縣支行,主要是國有商業銀行的縣支行,存貸比有的很高,有的超過100%,有的60%、80%,也有相當一部分30%、40%,也有不少存貸比10%,5%,甚至0%。0%是什麽概念?就是沒有貸款,隻吸收存款,除過郵儲,郵儲還撇開不說。

  在這種情況下,很多地方政府領導對這些大行在縣上的支行信貸比低於20%,10%,5%,很有意見,說你光在這我這吸收存放不發貸款,就找金融監管部門要求想辦法。

  討論的時候,有兩種思路,一種認為我們應該尊重市場的選擇,市場決定資金的流向,要尊重市場運行結果,市場自由選擇我們聽市場的。反對的人把第一種看法總結為市場的原教旨主義,提出不能聽任市場,地方政府是有道理的,如果只在我這吸收存款,不發放貸款,貸款發放的力度太小也是有問題的,所以支持采取比較強的政府乾預,甚至有人提出來你吸收100的存款,存貸比必須達到40%50%,想搞一種政府強製的比例。

  當時我們團隊關注這個問題的時候,認為走這兩種極端都是不可取的,人為命令不可取,原教旨市場主義也是不可取。怎麽辦?

  縣域金融服務的評估體系:

  主要針對縣域非法人機構

  我們團隊2010年設計了縣域金融機構支持地方經濟社會發展的評估體系。評估三個方面:一是信貸投放(如存貸款市場份額、存貸比、不良率等),二是提供的金融服務(如自然人和企業客戶覆蓋率、銀行網點數量、可統計的結算交易金融增長率、稅收貢獻、同業評價、監管部門評價、政府評價、客戶滿意度等等),三是當地的金融生態(如經濟增長率、財政收入增長率、企業虧損面、工業用電增長率、金融債務案件結案率和執行率、居民收入、教育支出佔財政支出比重和每千人口醫院衛生院床位數,地方政府行政效率和管理水準、政府支持金融發展情況和政府支持金融機構自主經營情況以及政府、金融機構對該縣經濟發展的預期等等),設計了45個指標。

  這些指標裡面有定量的指標,也有定性的指標。定量的指標比方說貸款增速,存款增速,餘額存貸比,不良率等等。定性的指標采取調查問卷的形式,機構之間相互打分,給同行進行打分,給當地的金融生態打分。

  評估的結果分四檔,一檔優秀,二檔達標,三檔需要提高,四檔不合格。

  這個評級體系到現在已經做了10年。評估總共追蹤縣域金融機構大概400家。分到D檔,就是不合格類,每年一般不到10家。D檔共性的一點是存貸比一般為5%,1%,0%。

  存貸比低的原因:

  (1)有的所在縣屬於國定貧困縣,無工業企業,貸款需求小。企業規模小,企業評級低,也達不到總行的信貸準入要求;

  (2)有的上級行沒有給縣支行公司類貸款授權;

  (3)有的上級行嚴禁對縣上的酒吧、茶樓和娛樂場所放貸;

  (4)力量不夠,有個縣支行員工12人,其中3人屬於合約派遣製;

  (5)有個縣支行公司貸款全部為不良,農戶貸款不良高,上級行停了縣支行貸款業務,隻收不貸;

  (6)縣上沒有擔保體系等等。

  當然,存貸比低,比如為5%並不必然是不合格。有些縣,縣域金融生態太差,這類機構的評估也會分到前三檔。地方的同志要高度關注這點,當地的金融生態太差的話,錢是留不住,不光貸款不來,存款也可能走掉。這個不光是十年前發生,現在也在發生,縣一級在發生,市一級也在發生,個別階段在個別省也在發生。

  尺度的把握:

  一是評級的時候有彈性。把多少能夠放到D檔即不合格類不是沒有彈性。如果強調市場自由、強調發揮市場作用,就可以把越來越少的放在D檔去。如果強調政府乾預,就可以把更多放到D檔,更多放到C檔。彈性取決於大環境。

  二是也要避免極端。我們觀察一個縣,一個國有商業銀行縣支行存貸比50%,存款6個億,貸款3個億,存貸比50%。後來發生了很大的自然災害,全國開始支援,救援資金,中央和省上資金大量朝這個縣流動,這個縣上幾個月之記憶體款大量增加,雖然國有商業銀行縣支行貸款投放的力度比往年大,但是存貸比卻還是從50%降到12%,因為援助資金流入形成大量存款。對這些指標要客觀看待,不能太絕對。

  第三,對這些資金從縣域流出,流向地市、省會、外省,應該放在我們國家城市化工業化的大背景下來看待、來分析。在工業化和城市化的過程中間,所有要素,不光是資金,可能包括勞動力,包括人口都要朝一些區域集中。需要研究的一點是,有些時候是不是由於資金從基層從縣域跑出的太快,自然而然生長的城市化還並不需要那麽大面積的那麽快的集中,但是資金朝大城市房地產,朝大城市大項目快速集中,催快了城市化,資金太快從基層縣域流出會不會人為拉動拔苗助長式的城市化,而且這種城市化不符合城市客觀成長規律、由於催熟而問題多多?這個我沒有答案,只是一個觀察。

  第四,對地方政府而言,考核一個金融機構對地方的支持,不能只看給你投放了多少貸款。要看他投放貸款的力度,也要看他提供的金融服務,更要改善縣域自己的生態環境。只有你這個生態環境好了,在你這個區域大家都講誠信了,口碑好了,錢可能才能“流”進來,錢可能才能“留”下來。

  上面這兩點主要講的主要是國有商業銀行縣支行對基層政府和基層管理部門面臨的一個問題。縣支行是非法人機構,下邊就過渡到地方的法人機構。

  縣域法人金融機構

  縣域法人金融機構主要是農合機構,信用社、農商行、村鎮銀行等。

  這兩年我們很多地方政府非常積極推動農村信用社改革,方案設計中有的想把全省的信用社拉直,省上搞一個省級全牌照農商行,縣上這些農商行信用社保持法人地位,但是省級農商行進行對其參股或者控股。有的省的方案,成立一個省級農商行,全省就這一個法人,各縣上的聯社、各縣農商行變成省級農商行的縣支行,即超級省級農商行模式。

  搞成省級農商行之後,對縣域支農支小,支持縣域經濟發展力度肯定要減小。我們有案例,有幾個地方全市行政轄區搞了統一法人的農商行,各縣信用社變成其支行。根據這麽多年的數據看,這些個農商行縣支行的存貸比甚至低於當地國有銀行縣支行的存貸比。當然,統一法人之後,響應地方黨委的能力大大增強,主要投向大城市大項目,實實在在影響到了縣域支農支小的力度。

  我國現在不缺大銀行,所以這次信用社改革過程中,一定要保持農村信用社,縣級農商行法人地位的穩定。

  西部地區中小銀行風險化解的問題

  根據央行上半年的評級,西部地區高風險中小銀行的家數佔西部地區中小銀行家數比重要高於全國高風險中小銀行佔全國中小銀行的比重,西部地區高風險中小銀行的總資產佔西部地區中小銀行總資產的比重高於全國的比重,這兩個都高於全國的比重4個百分點。

  西部地區也要重視中小銀行的風險化解。強調五點:

  一是集中有限的資源攻堅重點風險點。不能撒胡椒面。不能避重就輕,越捂蓋子未來的危險越增大。

  二是化解風險過程中,老股東必須承擔責任,股權清零,老股東出局。

  三是地方政府一定要拿出真金白銀,不能一味向中央要。

  四是一定要完善公司治理。出險的商業銀行風險處置過程中,發現一個最大的問題是壞股東,壞股東掏空銀行。這在西方發達市場經濟國外兩百年之前發生,當時商業銀行成為股東商業帝國的提款機。我們兩百年之後是不是也要把這個錯誤重新犯了之後,摔疼之後才糾正這個錯誤,還是我們吸取別人的教訓,更好地避免這些錯誤。完善公司治理一定要把好準入關,把股東選好。

  五是處置風險過程中地方政府要負起屬地責任。有的地方政府認為他們對銀行的資本充足率、流動性比例、關聯交易不知道、沒法查,異地貸款什麽情況也不掌握,什麽數據都不掌握,地方政府有一些怨言,不是沒有道理。處置金融風險,地方要負屬地責任,各監管部門的監管的有效性也要不斷地提高。

  (本文作者介紹:中國人民銀行金融穩定局局長)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