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女子50頁材料舉報男醫生猥褻,醫生:原是男女朋友後來分手

【版權聲明】本文著作權歸開屏新聞獨家所有,授權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獨家享有信息網絡傳播權,任何第三方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2月20日,一則“50頁PDF舉報北京某醫院醫生猥褻患者”的消息在互聯網平台引發熱議。

“我以為我在醫生眼中只是人體器官,而醫生卻對身處手術台的我完成了男性的凝視。”舉報人小甜在其個人社交平台上發布舉報消息,稱自己遭到了一名男醫生的猥褻。23日,該醫生告訴開屏新聞記者,兩人之前曾是男女朋友關係,分手後女方出於報復在網上發文汙蔑,給他的名譽和生活帶來了嚴重影響,他今年1月以名譽侵權將該女子訴至法院,目前法院已立案。

患者:就醫時醫生涉嫌猥褻

2月21日,小甜告訴開屏新聞記者,她在標題為《關於舉報北京某醫院醫生陳某利用職務之便猥褻、性騷擾患者事件》的情況說明中,詳細記錄了自己被醫生陳某猥褻的經過。

小甜說,2019年12月7日,她因左大腿上方長了一個腫包,前往醫院就診,陳某是她的主治醫生。“在此之前我與他素不相識。”

小甜的左上腿腫脹被診斷為蜂窩組織炎,她於當晚進行手術。由於腫脹處在大腿,手術時她需脫掉病號服的褲子,把上衣掀至腰部以上的大致肋⻣處,然後蓋上手術專用的布。在小甜提供的與陳某的微信聊天記錄中,陳某事後承認自己在手術時曾看到小甜的裸露部位,並稱“比例確實很好,很勻稱,賞心悅目”。“處在病痛中的我不知道我的主治醫生在此時已經對我產生了極其齷齪和猥瑣的想法。”小甜說。

手術後,小甜於2019年12月9日出院,陳某囑咐她每日到醫院換藥。11日下午,小甜依醫囑到醫院換藥,換藥過程中,陳某在未經允許、未提前告知的情況下,用手摸了小甜的胸部。小甜稱自己當時“沒想過會被醫生猥褻”,不停詢問他“在做什麽檢查,我的乳腺有什麽問題嗎?”陳某並未回答,隻說“換完藥了”。12日下午,小甜再次來到醫院換藥,換藥途中,陳某再次突然伸手摸向小甜的胸部,甚至摸向小甜的下體隱私部位。

事後,小甜詢問陳某為何在醫院做出這樣的行為,陳某回復“因為好玩”,後又辯解稱“在做乳腺檢查”,他還在一次當面聊天中承認“想佔你便宜”。

2020年7月,小甜就此事向該醫院醫患辦舉報,醫患辦以“涉事醫生已離職”為理由未處理。

小甜稱,經過報警、舉報後,陳某對其態度產生變化,由原來的“好言相向”轉變為威脅、警告。陳某曾向她的部門、親屬、好友發送言辭過激的話語,嚴重影響其工作和生活。“我本來是公司裡小組leader的角色,經過這個事情,我已經無法再擔任組織協調同事的職位了。”小甜告訴開屏新聞記者。

她還說,這件事對她造成較大的陰影,直至今日她仍不敢開燈洗澡,“我腿上術後的那塊疤是他留下的,我覺得這是我的冤罪殺機。”小甜坦言。

據她了解,類似案例中猥褻行為較難驗證,較為嚴重的懲罰多是依據《中華人⺠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對猥褻者處以行政拘留十日。“我覺得這個懲罰太輕了,而且不會留下案底,”小甜稱,陳某只要是還做醫生的職業,每一天對她來說都是一種痛苦和折磨。

2021年2月18日,她向北京市朝陽區衛生健康委員會提交相應材料,希望其對陳某做出處罰。2021年2月23日,北京市朝陽區衛生健康委員會出具的告知書載明,該部門於2021年2月18日收到的關於舉報原航空總醫院醫生陳某利用職務之便猥褻、性騷擾患者事件的情況說明,該委已受理,自受理之日起60日內給予答覆。

“我希望這件事得到妥善解決,否則可能還會有更多的女性遭受這樣的不公,這是我不想看到的。”小甜說。

醫生:兩人之前是男女朋友關係

2月23日,開屏新聞記者聯繫到了小甜所提到的當事醫生陳某。“她通過各種途徑,一直窺探我的生活……”說起小甜,陳醫生很憤怒和無奈。他說,他們在去年3月份之前確實是男女朋友關係,但之後就已經確定分手。1個月前,他以名譽侵權將小甜訴至北京市昌平區人民法院,法院已經立案,不久將開庭審理。

陳醫生說,兩人的男女朋友關係的確立是2020年1 月,3月他提出分手。

2019年12月7日,因為左下肢近腹股溝區膿腫,小甜到北京某醫院就診,接診醫生是他,12月9日小甜出院。出院時他們互相添加了微信,方便後續換藥預約時間。添加微信後,大約在12月11日晚22點多,患者小甜通過微信發送外院乳腺體檢結果谘詢乳腺問題。陳醫生說次日再給她看。次日換完藥後,給她完成了乳腺檢查,並告知他相應病情及處理建議。之後,小甜並無異議,並繼續找他換藥直至病情痊愈。期間小甜多次給他送水果表示感謝。

兩人因為時常保持聯繫,關係日漸親密。到2020年12月下旬,“關係較為曖昧”。2020年1月兩人正式交往,直至3月底,“因為兩人為人處事方式、性格不合等原因我提出分手”。

陳醫生說,分手後,小甜糾纏不休,對他的生活造成極大困擾。“我勸她調整心態,盡快走出失戀狀態。根本不聽,反而變本加厲。”

“她為了報復我,7月份向醫院惡意投訴,干擾我正常工作。我說要報警後,她打電話給醫院醫患辦工作人員,撤銷投訴。”陳醫生說。之後小甜仍不斷騷擾陳醫生的正常生活,對其工作、學習做成很不好的影響。

這讓陳醫生很惱火,他於去年9月11日,以小甜名譽侵權訴至昌平區人民法院,“她10月12日提出和我和解,她消除對我造成的惡劣影響”。陳醫生說,小甜做出澄清及消除影響的努力後,他從法院撤訴。12月15日,兩人約定斷絕聯繫,各自過好各自的生活。

“她之後不再干擾我的生活,但轉頭開始多次向北京市市長熱線投訴醫院不作為,拒不承認自己當初已經撤銷投訴的事實;並開始通過發郵件的方式對我的家人進行攻擊。”陳醫生說,去年5月和10月,小甜曾在抖音上找到他的账號,通過他的账號找到他親戚、朋友們的抖音账號,然後挨個給他們發送他和她的聊天記錄以及其他信息。

對於小甜在微博裡所說的一些細節,陳醫生說,之前他們是男女朋友關係:“這些都不值得辯駁,醫生怎麽可能和患者說那種話,一看就是非常親密的人說的話,關係肯定不一般了,她的推理過程也不值得反駁。”

陳醫生說,因為小甜後續不斷攻擊他的家人,於是2021年1月,他重新提交訴狀至昌平區人民法院申請立案,法院已立案。2月,小甜開始在微博等網絡平台發送信息說他性騷擾等問題。“上個月,我告訴她,等著法院聯繫她好了。”

(應受訪者要求,小甜、陳某均為化名)

開屏新聞記者 鄧建華  實習記者 農詩祺(圖為供圖)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