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楊志出身名將之門,但可以說他就是個“二”貨

楊志在梁山上排名第十七位,在天罡星序列中間,按照能力和功勞,也算說得過去。不過,看看楊志的履歷,家族名望和機會,這又是一個很尷尬的名次。楊志祖上是大名鼎鼎的楊令公,這和關勝、呼延灼有的一拚;楊志應過武舉,靠本事當到過製使,曾經和林衝、呼延灼交過手,都是在三五十個回合內打成平手。製使低於團練使,高於統領使。秦明是統製,呼延灼是都統製,不知道這統製和製使是怎麽比較的,大概楊志的官職不會低於秦明吧;楊志曾經上過梁山,王倫當年想留下他挾製林衝。綜合以上考慮,如果當初楊志真留下來,梁山五虎將應該有他一個席位,排名還應該在秦明之上。可由於種種原因,楊志只得了個“八虎騎”第三!

楊志

造成這種局面,只因為楊志這個人很“二”,整個出場經歷“二”,他想問題乾事情也有點兒“二”。

楊志的經歷和“二”有著密切的聯繫

楊志兩次押運。第一次押運花石綱,結果是命運不濟,船到了黃河裡翻了,人家一般“十個製使官”,九個都交了差,唯獨他一個失了手。後來為梁中書押運生辰綱,也是以失敗告終。有意思的是,這個生辰綱是第二次被人成功打劫,去年那一次,甚至都沒有留下任何線索。只有這個第二次被打劫,才讓人看了一出精彩的故事。

說到押運,楊志為此是兩次謀官。第一次失手後,楊志好不容易等到了罪行得到赦免,收得了一擔兒錢物,就到京城裡活動,想的是“官複原職”。第二次押運生辰綱,楊志是知道路途艱險的,他自己報了八處強人出沒的地方,每一處都潛藏著極度的危險,但楊志還是經不住誘惑答應下來。梁中書先是說:“你若與我送得生辰綱去,我自有抬舉你處。”楊志答應下來以後,梁中書又說:“我寫書呈重重保你受道誥命回來。”有了這個誘惑,楊志是不顧一切,玩兒命的前往東京去了。

楊志收了一擔錢物準備上東京活動官複原職,經過梁山泊,正趕上林衝要把一個投名狀,兩人好一番較量。本來,心胸促狹的王倫害怕鎮不住林衝,看到楊志這般好武藝,就有心留下他,以便讓楊志製約林衝,他好坐穩這個山寨之主。可是楊志一心想著回東京,就沒有留下。後來丟了生辰綱,也曾經想過再去梁山泊落草的,可是“如今臉上又添了金印”,這時候再去投奔人家,“好沒志氣”,多沒面子!就這樣又上了二龍山。但這個二龍山又怎能和梁山泊相比?論領導的名氣、山寨規模、安全環境都不在梁山一個層次,所以,這第二個山頭還是上了梁山泊。

二龍山這個“二”也就沒的說了,問題是楊志想奪過來自己佔著,卻偏偏有人在他前面到來,他是緊趕慢趕趕上了一個第二,因此上,他也只能是二龍山的二當家。別的不用說了,就連讓他第二次犯罪的人也叫牛二!

楊志這個人還真有點兒“二”

“二”這個字現在用的比較多,也好懂。最初源於俗語,一吊錢是五百個大子兒,半吊錢就是二百五十個。由於一吊串在一起太重,不便於支付,所以也會把一吊錢分作兩串。不著調兒不夠吊就是半吊,半吊(調兒)就是二百五,簡稱“二”。辦事不經腦子,冒出一個想法來就莽撞的去幹,這種情況也被稱作是“二杆子”。看看楊志,還真有這麽點兒“二杆子”脾氣!

楊志經過梁山泊,被請到山上,王倫曾經勸他留下,楊志心裡想著那個“官複原職”,就沒有答應。在那個社會,想當官,這本無可厚非,文武科考不都是為了當官嗎?問題是楊志和人家不一樣,他是個罪犯,雖然赦免了其罪,但他永遠都是一個有“前科”的人。關鍵在於,他的那個“原部門”是誰說了算?高俅!這樣一個街頭混混能夠當上太尉,楊志還敢到他那裡去混事兒,的確算不上明事理之人。楊志在外混了多年,可能只聽說高俅憑得一腳球就飛黃騰達,其他方面的為人並不知道,但王倫清清楚楚給他說了,楊志並沒有警醒。王倫告訴楊志,“高太尉那廝安不得好人”,眼前的林衝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況且,你是一個曾經“有罪的人,雖經赦宥,難複前職”。更重要的是,“高俅那廝現掌軍職”,像你楊志這樣有本事的人,“如何肯容你”?

如果楊志對王倫的話有所懷疑的話,林衝就在眼前,總可以問一問林衝吧?楊志在梁山住了一宿,有時間弄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根本原因在於,楊志認為他那擔子錢物管用,只要能把那擔錢物還給他,他就能達到自己的目的。沒成想,在高俅這種人把持的衙門裡,武藝、道德、正義都可以貶值,唯有官位是漲價的,所以,楊志錢是花出去了,可換來的只是見了高太尉一面,得到的是一番羞辱。在這件事情上,楊志真是夠“二”的。

在殺牛二問題上,楊志也很“二”

楊志把錢都用在了買官上,事不成,只好賣祖上的寶刀,以便當做盤纏,“投往他處安身”。可趕上人倒霉,整整站立了四個小時,沒有人問,好不容易來了個人,卻是東京城裡有名的渾球牛二。經過一番唇舌撕扯,楊志“一時性起,望牛二嗓根上搠個著”,牛二倒地,楊志再補上兩刀,牛二“死在地上”。

如果把這件事和魯智深殺鄭屠做一下比較,就可以看出楊志很“二”。魯智深知道鄭屠乾得是賣肉的勾當,家裡肯定有刀,但人家是赤手空拳打鎮關西,只不過是下手重了點兒,三拳就把人打死了。鄭屠號稱鎮關西,肯定有一定的武藝,魯智深敢前去教訓他,是對自己的一種自信,否則,又怎敢到肉鋪前面去舞拳弄腳?牛二是個潑皮,拳腳功夫肯定不怎樣,對付街市上的居民百姓也許還行,因為人家不是練武之人,一般的武藝可能還有很多顧忌,但他的功夫不可能很高。假如武藝了得,無論是自己開武館,還是給有錢人家當武術教師,肯定能掙不少錢,用不著在街市上混。楊志如果不是很“二”,即便是牛二武功高強,抱著一顆“為民除害”之心,也應該借此機會好好痛打牛二一頓。即便是不能從根本上教育好這個潑皮,趁這個機會把刀買了,也是好的。你看武松,把蔣門神打倒以後,逼著他把快活林還給施恩,並讓他離開孟州,否則是見一次打一次。可能有人會說,楊志是被牛二一步步逼到這個地步了。問題正在這兒,你這麽長時間被一個潑皮玩兒得滴溜溜轉,英雄氣概何在?不是“二”又是什麽!

魯智深打死了人,馬上意識到,要吃官司,應該馬上走。而楊志卻很“二”,讓街坊眾人和他一道到“官府裡”出手!美其名曰不肯連累了眾人。魯智深殺死了鄭屠,不管怎麽說,鄭屠還是個經營業戶,難道他就不怕連累眾位鄰居?像牛二這種潑皮,“開封府也治他不得”,殺了正好為官府省了很多麻煩,難道他在官府裡的重要性還會比鄭屠要緊!楊志可能覺得,殺了這樣的人,官府可能會給他定性一個“為民除害”,說不定哪一個當官的欣賞他,立馬就會給他一個捕頭或者是都頭乾乾。還有一種可能,楊志那一擔子錢物不是正道兒來的,要不然,逃走了再去掙一擔錢物就是了。只有這錢來路不明,才說明楊志不能逃走,逃走了連飯也吃不上,不是被捉,就是餓死。如果不是這種可能,只能說楊志很“二”。

楊志押運生辰綱表現的很“二”

當梁中書要把生辰綱交給楊志押送時,楊志也曾經推三阻四,不想前去,但他推辭的結果是要一個說了算的“主管”,也就是要一個一人獨得的功勞。卻不想,他要到的只是“第一責任人”,絕對不是押運成功後的第一受益人。他也知道,這麽大一筆財富,人家是不會交給你一個“配軍”的,要是你不押運,自己貪下來怎麽辦?所以也說了“隻消一個人和小人去”,結果就出現了梁中書老婆的“奶公謝都管”。有了這個人,楊志知道這差事是“去不得了”,原因也很清楚,他是梁中書夫人娘家“太師府門下奶公”,路上一旦和楊志別扭起來,楊志是沒法和他“分說”的,但只是梁中書一句話,說讓他們路上都聽他的,就把事情接了下來。接下來就接下來吧,你能給這個老都管多一點尊重,讓他站在自己一邊,這事情可能還好說一些,可這個楊志卻和所有人都站在了對立面,以至於人家找老都管告狀,老都管出面和他“分說”。結果就是,他被老都管罵作“芥菜子”大小一個官兒,不過是一個“遭死的軍人”,跑出來“恁地逞能”幹啥?

實際上,楊志這種不顧自己身份逞能的事情還真的乾過。呼延灼攻打桃花山那會兒,李忠、周通抵擋不住,只好到二龍山來求救。二龍山“為首是花和尚魯智深”楊志不過是第二把交椅,可是他並沒有和魯智深商量,馬上就說,“本不去救應的是”,然後說了兩條理由,就替魯智深做主了。作為第二把交椅的楊志,貿然就做出山寨行動方面的重大決定,的確是夠“二”的。

楊志這個人有何意義

楊志是宋朝名將之後,按照正常的途徑,即便是上梁山,也應該像呼延灼、關勝一樣,作為軍官,征剿梁山泊,然後被捉,被感動投降。但這種簡單的重複,不足以說明大宋軍隊整個將門之後的生存狀況,他們還有楊志這一種類型。對於梁山好漢來說,雖然都是上山,但方式還是有所區別的。阮氏兄弟是早就嚮往,“哪怕學得他們一日也好”,後來上了梁山,自然是心滿意足。前來征剿梁山的軍官們是打了敗仗,“回去也是個死”,只有投降。還有各種各樣吃官司的人、同為山頭兼並過來的人,為了某種需要被人挾持上山的人,都是殊途同歸。楊志也是一種類型,他不是因為官司,也不是作為俘虜,更沒有受到脅迫,相反,他是受到尊重和禮遇,受邀上梁山的。但是,楊志不願意上梁山,他是真心想著為國家出力,而不是先反後招安再去出力,儘管他那個出力的方式是賄賂獲得官位。當官場上真正容不下他的時候,他仍然想著不去梁山,因為人家“敬你”的時候沒去,等到臉上添了金印再去,是害怕人家笑話的。但二龍山這種山頭和梁山是沒法比的,所以,不願意上梁山的楊志還是得上梁山。

楊志是天暗星,不知道是天不睜眼還是陽光刻意照不到他,總是這麽命運多舛。他押運花石綱,人家都交了差,他卻翻了船;多少無能之輩,花了錢就能買個官,他本有官身,卻花了錢也買不到官;他想給梁中書辦私事,通過押運生辰綱謀取高位,卻不知道為什麽這生辰綱就丟了;等他明白過來,這個社會可能是真沒有他的官位了,他不想受招安,可他還是被招安了。這就是楊志,他不嚮往梁山,可最終還得上梁山。

楊志這個典型告訴人們,你可能不想認識這個社會,但這個社會會逼著你讓你認識它!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