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最有意義的生日:凌晨,我第一次進方艙醫院

“我見過凌晨1點和早上8點的武漢,很安靜……大家都在為打贏這場戰鬥去努力、去付出,大家都很團結,所以勝利一定會到來。”——四川省眉山市洪雅縣中醫醫院羅斌

2月9日,來自四川洪雅中醫院的醫生王波、羅斌、黃傑,護士李小傑、鄒偉、許霞、於香麗、鄭歆8名醫務工作者從洪雅出發和大部隊——四川支援湖北第六批醫療隊,一起去武漢戰“疫”。

2月14日,許多戰鬥在抗“疫”一線的工作人員並不能和愛人團聚,洪雅馳援武漢的8位醫務工作者也一樣,羅斌在日記裡寫下這些溫暖的文字:

今天是農歷正月二十一,是我38歲的生日,一大早父母就給我打了電話,噓寒問暖,再三囑咐要保護好自己,平安歸來。妻子昨天早已對我說過生日快樂,不是妻子提醒,我自己都忘記了。

今年的生日對我來說異常難忘,儘管沒有家人陪伴,沒有蠟燭蛋糕,只是吃飯的時候加了一個蛋,我卻很滿足,說這是最有意義的一個生日。

今天凌晨1點,我坐在去方艙醫院的公車上,看到武漢燈火通明,這樣安靜的夜讓人的心也跟著安靜下來,於是我用手機拍下了凌晨1點的武漢。

凌晨1點的武漢

羅斌在武漢

我第一次進艙,就是凌晨2點至早上8點的大夜班。來之前,隊長就給我們傳授了經驗和注意事項,他讓我先把自己帶來的隔離衣穿上,這樣保護效果會更好一點。

在醫院穿好防護服,開始往裡走,帶隊醫生一直強調安全。我開始有些擔心,防護服會不會破損?口罩會不會脫?

戴護目鏡前,我先用碘伏塗了一遍,讓它自然乾燥,但是工作時間長了,護目鏡還是起霧了,也不能取下來擦,只能將就繼續工作。

雖然是深夜班,但我並沒有覺得有多冷,因為我們都在來回走動。

我們一共11位醫生,負責500位患者,平均一位醫生得負責40多位患者,工作任務挺艱巨的。

艙裡大部分是年紀稍微大一點的患者,五六十歲,晚上也不怎麽睡覺。

有的患者很焦慮,他們會反覆過來問問題:“我什麽時候能好呢?”“吃了這些藥有效果嗎?”“我以前在外面開的藥還能不能吃呢?”

看到有人在谘詢,慢慢就有更多的患者過來谘詢,我的緊張感也消失了,感覺就和平時上班一樣。

其實我覺得患者更多的是想交流,渴望得到安慰,來緩解心裡的焦慮。

我的工作除了安慰患者,就是對我負責患者進行會診,用藥,並隨時觀察有沒有特殊情況。

今天我負責的單元沒有特殊情況,但是其他單元有,一共有5位患者病情加重,轉到定點醫院去了。

處理特殊情況的時候,我們都會過去學習,學習處理流程和辦法。我們的帶隊老師是成都一名醫生,很值得我學習。

別人是在戰爭中學習戰爭,我是在診療中學習診療。

方艙裡有一位安保人員,是湖北本地人,當年汶川地震的時候,他來四川做了志願者,我說,“你看,這次我們四川又來支援湖北了。”

大家都在為打贏這場戰鬥去努力、去付出,大家都很團結,所以勝利一定會到來。

下班前,我們每位醫生要向隊長交接自己負責的患者情況怎麽樣,有沒有異常,有異常的給了什麽處理,處理結果怎麽樣,隊長再把信息匯總以後,和下一隊班隊長交接。

上班的時候不感覺累,下班了,思想一下子松懈了,才覺得腰酸背痛。

回酒店的路上,我看到了清晨的武漢,也是一樣安靜。

回到酒店,同事已經把早飯打來放在我門口,我們這個集體非常團結,讓人很暖心。

羅斌和同事們在武漢

王敏子 紅星新聞記者 蔣麟

編輯 包程立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