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自學動畫製作3年,我朋友也想做個「魷魚遊戲」

關於劇集質量究竟如何,《魷魚遊戲》尚且存在許多爭議,但不可否認,它火了,而這場由童年遊戲回憶和殺人遊戲題材引發的狂歡正在席卷全世界,各個行業,每一個人。

  上個禮拜,網飛公布了2021年第三季度的財報,淨利潤為14.49億美元,與去年同期的7.90億美元相比增長83.4%。而從網飛聯席CEO裡德·哈斯廷斯穿著綠色運動服容光煥發,就好像最後拿了456億獎金的人是他的樣子,不難猜測這次利好背後最大的功臣是誰。

  《魷魚遊戲》從9月17日上線以來,一個多月的時間全球觀看人次已經到了1.42億,共登頂94個國家的“今日收視榜”,網飛的股票在《魷魚遊戲》上線後也一路高歌猛進,來到了發行後的最高點665美元一股。

  你可能還不理解這串數據背後,《魷魚遊戲》的影響力究竟有多大,就從我們身邊開始聊起吧。

  一般來說,視頻網站蹭熱度是最快的,這不,生活區的up主們光速整齊了活,有美食up主挑戰做出最美味最還原的椪糖,有的運動系up主教拔河、彈玻璃球技巧,還有人挑戰中國版魷魚遊戲——掰蚊香;

  因為很多家長反對孩子看魷魚遊戲,而且網飛並沒有正式進入中國市場,國內電商平台在前幾天把“魷魚遊戲”相關的關鍵詞搜索給屏蔽了,不過部分商品依然看得出來靈感取自何方,它們甚至連“XX同款”都還沒改;

  在亞馬遜、沃爾瑪等國外平台上,網飛正版授權的各種“魷魚遊戲”周邊從高端奢侈品到平價快消品一應俱全,而且都實實在在地賣瘋了。

  隔壁的微軟都急的P圖,為劇中工作人員染上了微軟綠,並把他們的面具換成了XBOX的西瓜和ABXY按鍵,高呼“為什麽就不能是我”。

  就連優酷,也在前幾天不合時宜地蹭了一波熱度。

  上周優酷官方宣傳了一檔綜藝《魷魚的勝利》,在這個節目的介紹中——這是一次智力與體力的大挑戰,也是一場大型兒時遊戲回憶殺。碰瓷對象不難聯想,就連logo視覺設計也只是簡單去掉了“□”和“×”,它和《魷魚遊戲》不能說是兒子和爹的眉眼相似,只能說是雙胞胎級別的一模一樣了。

  哪怕優酷最後找到了借口,站出來道歉:發錯了版本,並將節目改名為《遊戲的勝利》,重做了LOGO,這一話題還是成為了韓國媒體和網友們嘲諷中國的子彈,也難怪有朋友吐槽說:這就像是老子辛苦半輩子,終於攢了點錢能在人前人後挺直腰板,結果不爭氣的兒子就去隔壁村嗓門最大名聲最差的大喇叭家裡偷東西。

  但是挨罵又如何,最近一個月互聯網的態度相當忠於本心——還是能變現的流量更香

  哪怕像我這樣臭打遊戲的,也免不了被「魷魚遊戲」荼毒一番,點開bilibili的單機遊戲區,「魷魚遊戲」詞條已經霸佔了熱門1個多月之久,而以我觀察單機遊戲區已經快10年的經驗來看,之前從來沒有任何一款大作的熱度和熱度持久能到達《魷魚遊戲》的高度。

  比如有的up主現場開班,授課教學如何用U3D做出一款《魷魚遊戲》,現在開發遊戲的門檻確實在變低,哪怕U3D這樣常年被詬病易用性差的“通用引擎”,對現有的貼圖、模型、指令稍加縫合,就能做出一款像模像樣的《魷魚遊戲》了。

▲比如B站up主“休閑遊戲成為了仿製品的“重災區”。

0

  《Roblox》是一款兼容了虛擬世界、休閑遊戲和自建內容的休閑遊戲,它可以讓玩家用遊戲中最基本圓柱、方塊、指令元素,構築自己心目中的遊戲世界,而且有著非常全面的指引很容易上手,對玩家而言,不需要多麽深厚的編程能力,掌握基本邏輯就能在《Roblox》裡實現自己做遊戲的夢想。

  不過相比“教人開發編程”的遊戲,《Roblox》更像是一個虛擬社區,在完成了自己的遊戲後,你可以將它分享給平台的每一個用戶,來玩你遊戲的玩家還能享有對你遊戲投票、點讚的權利。

  《魷魚遊戲》是9月17日上線的,在9月18日,《Roblox》上就已經出現了同名同姓,名場景還原的遊戲了,直到發稿前,《魷魚遊戲》的數量已經超過了100款。

  在許多極富創意的製作者手中,螢幕中的《魷魚遊戲》被一比一搬到了玩家的手中,遊戲中所有玩法包括“關燈後大逃殺”的橋段都得到了還原,因為看不慣電視劇中男主成奇勳太過聖母優柔寡斷的玩家們,終於能上號代打了。

  不只是還原,有的版本還更加重視還原童年記憶的樂趣,在“一二三木頭人”“椪糖”“拔河”的基礎上,引入了打地鼠、劍玉、記憶翻花牌以及電視劇中孔劉和男主角玩的打畫片等等玩法。

  在某個腦洞大開的版本裡,你甚至可以扮演電視劇中被邀請上島的資本家,觀看選手比賽並給自己看好的選手下注,還可以花錢“強化”“培養”提升選手的勝率,玩起來就像是一個融合了養成、賭博的魷魚版《賽馬娘》。

  不過大多數《魷魚遊戲》改編版也存在一個比較關鍵的問題——它們隻還原了形,卻完全丟掉了神韻。因為《Roblox》的開發者以單人居多,而單人開發者都無法負擔起多人遊戲的伺服器費用,大部分《魷魚遊戲》改編版都是單機版的。

  是的,明明這是一個456個人爭奪456億的故事,大多數改編版《魷魚遊戲》不但要考慮電腦性能和優化,湊不到這麽多人,連“人”的水分也很大,比如在某一版本的跳玻璃關卡中,不需要進行抽簽決定順序,你人還沒動起來,AI角色已經前赴後繼地用生命替你試錯了。

  這樣的《魷魚遊戲》就算是贏了應該也沒什麽成就感。

0

  而聯機同樂版也是有的。

  比如國內的「玩吧」遊戲平台,也推出了魷魚遊戲的“玩吧版”,比起前面說到的單機版,在主打社交的「玩吧」中,與人鬥的樂趣就要高上很多了,你的對手都是真人玩家,在“一二三木頭人”裡,會有主動擠你的人,也有躲在你角色背後想要偷雞的玩家,因為《魷魚遊戲》本身玩法和「玩吧」的局限性,現在只有“一二三木頭人”和“椪糖”兩關,重複遊玩的體驗要比單機版好上不少。

  不過考慮到「玩吧」在推出之初就陷入過抄襲《among us》的風波,這波熱度蹭得自帶原罪,玩家風評也是褒貶不一。

  你會發現,現在的《魷魚遊戲》們幾乎都和粗製濫造劃上了等號,大部分好評都不超過50%,很多遊戲角色連好好走路都做不到,看上去就像是自學三年動畫做出的奇行種一樣,要不是大多數遊戲都不好意思收費,單純做出來圖一樂順便蹭點熱度,這些ET一般的遊戲畫面簡直能被稱為“2021版的雅達利大奔潰”。

▲這是youtuber「Kotte Animation」做得惡搞動畫,不過大部分《魷魚遊戲》的質量可能還不如它

  當然,這個結果也是必然的,作為韓國流行於上個世紀的兒童遊戲,「魷魚遊戲」直到9月17日,在各大搜索引擎上幾乎都沒有任何關鍵詞熱度,留給廠商們提前布局的時間並不算多,網飛現在的策略也並沒有覆蓋到影視改編遊戲這一步,就算真的有廠商想要入場做一款能讓人玩得下去的《魷魚遊戲》,成品恐怕最早也得一年之後了。

  好消息是,儘管《魷魚遊戲》噱頭十足,大有全面入侵電子遊戲這個小圈子的味道,玩家們卻並沒有搶周邊的黃牛那樣狂熱追捧,對於《魷魚遊戲》改編遊戲的評價,最終還是會回到更實在的地方——遊戲質量。

  這也是為什麽,遊戲圈子裡常常會出現《絕地求生》《糖豆人》《人類墜落夢境》靠玩法取勝,賣相同樣不差的網紅遊戲,《魷魚遊戲》的改編版們卻沒法成為其中一款。

  對於現在趁著熱度入局製作《魷魚遊戲》,我倒是並不看好,這種休閑遊戲+大逃殺的玩法,前面已經有了《糖豆人》這個前輩,而直到現在也沒有第二個《糖豆人》出現,作為一部現象級作品,《魷魚遊戲》的口碑也並沒有一面倒的好。

  關於《魷魚遊戲》是否配得上如今的熱度,網絡上已經吵了很久,它劇情上高開低走,前4集很好地鋪陳了兒時回憶、資本玩弄人民、大量血漿、硬色情等吸睛元素,後面5集又非常“懸崖勒馬”地開始宣揚普世價值觀,最後一集真正“魷魚遊戲”的部分我甚至是一邊刷手機一邊看完的,所以《魷魚遊戲》現在豆瓣評分是7.6,還在持續下降,距離神作還有著不小距離。

  《魷魚遊戲》和日本的《賭博默示錄》《誠如神之所說》的對比圖更是層出不窮,而且大多數時候,落敗的是《魷魚遊戲》,所以,關於《魷魚遊戲》的旋風還能刮多久這個問題,我們或許可以讓子彈再飛一會兒。

0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