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橫掃40 家關鍵公司,36氪預判了 44 個未來

素材 | 張雨忻 張信宇 王瑩 高歌 石海威 董潔 喬芊 彭倩 曹倩 袁斯來 李振梁 歐陽偉康 王毓嬋 楊林 邱曉芬 牛耕 李勤 蘇建勳

綜合編輯 | 楊軒

黑天鵝從天而降,2020年疫情導致的困難,超出了所有人的預想。

全球股指大跌,但這並不是一場金融危機。救市措施不是根本,2020年的第一根本是保住人命,第二根本是保住實體經濟。

與往年一樣,36氪在2020年初,集合近二十位新經濟領域的長期跟蹤作者,對11大領域、約40家明星公司的這一年做出預判,希望從這些明星公司的具體狀況出發,描摹出一副更細致的2020經濟圖景:這場危機中,危險有多深重,而機會又在哪裡?

祝願企業們在2020年能堅持活下去。

一、短視頻與遊戲

疫情中大家足不出戶,這讓視頻平台吃盡紅利。不少行業人士曾預測,中國短視頻用戶市場的天花板在7億左右,即便將抖音和快手的用戶去重,留給這個市場的增量也已經不多了。爭奪僅剩下的那些下沉用戶將會是兩大平台貫穿2020的主題。

2020年將是抖音快手之間的白刃戰之年,也是終局年。這一年短視頻賽道的流量將被兩家全部填滿,最終兩家所呈現出的身位差在一年後大概率將很難翻盤。但好消息是,用戶花在短視頻上的時長卻與日俱增。

在娛樂消費市場上,抖音和快手平台正在成為真正的“王者”,它們收割了巨量的用戶和他們的時間,並且通過不斷添加新的內容形態和產品功能——中長視頻、直播、電商、遊戲、知識付費等,將用戶花費在其它產品上的時間源源不斷的吸過來。

它們不僅吃掉了短視頻賽道上的流量,也早已開始將流量外溢到娛樂消費的各個角落。可以說,一個短視頻平台能做的事情幾乎被兩家嘗試殆盡。

當然,戰爭之外,抖音和快手對整個泛娛樂市場的流量收割才剛剛開始。

1、字節跳動:增速達到轉捩點,海外成為勝負手

DAU來到4億的抖音、剛被並入抖音的火山、以及長期橫盤的今日頭條和西瓜視頻,都已經觸達了自己的增長壓力線。但它從未放棄激進的增長策略,2020年它發紅包、拿版權,在主產品上持續做投放,此外,增長機會來自兩個方面——下沉市場和海外市場。

可以說,字跳要徹底拉開與快手的距離,奠定勝負手位置,TikTok至關重要:TikTok在印度市場在一年內實現了4倍增長,北美市場全年增速也高達3倍。從TikTok在海外持續的大手筆投放,可看出這種增長勢頭在2020年將繼續。在海外市場,抖音已經將快手遠遠甩下,後者僅在巴西和小部分東南亞市場表現較好。

2、字節跳動:直播、電商、遊戲花式變現

在營收上,基於龐大的流量,字跳其實在做的就是一道算術題:廣告、直播、電商、知識付費等不同的業務形態之間,各自的大盤空間和毛利水準究竟如何?該如何達到帕累托最優?

在電商業務上,去年抖音與淘寶簽訂大額框架合作,其中小部分為帶貨分傭,大部分為廣告,2020年字跳電商業務也將大概率繼續延續這個思路。

在遊戲上,遊戲廠商在抖音2019的廣告收入中幾乎貢獻了半壁江山,但字跳不再滿足僅賺一份廣告收入,它不僅在國內流量豐富,在海外,騰訊網易都沒有字跳系Tiktok這樣的王牌。字節跳動籌備遊戲團隊已經兩年了。在字節跳動做遊戲自研以前,它已經通過今日頭條、抖音這樣的超級流量產品積累了豐富的遊戲發行渠道經驗,並且通過休閑小遊戲成功不斷試水,對於用戶的理解已足夠深入。

它2020年逐漸深入遊戲發行、聯運、代理、自研等更加上遊的環節,看點關鍵在是否能把遊戲內容生產能力補足。騰訊遊戲目前的四大工作室群體系,是歷經十幾年才發育成型的,可見遊戲這樣需要大規模工業生產配合的內容品類,並非一朝一夕可以速成。

3、快手:感恩極速版,向抖音學習

2020年對快手來說是至關重要的一年:抖音、快手和兩個極速版已經可以填滿賽道內所有可能的流量空間,在這場零和博弈裡,暫時落後的快手必須保證更強勁的增長,與抖音以一定的身位差跟隨,否則將被徹底甩下。

一直在北方市場佔優勢的快手曾發起南方戰役,試圖在抖音滲透率很高的南方城市中為自己獲取新用戶,但最終內部判定以失敗告終。南方戰役不順後,增長的重任落到了極速版上,這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快手本身的增長焦慮。相比抖音,快手對極速版的投入和期待要強烈的多。

快手也一改往日的“流量公平”原則,終於開始依靠運營拉動增長和留存,開放MCN和公會合作、給出百億流量補貼、對垂類內容做重度運營等等,這也使其在內核上變得越來越像抖音。

4、快手:直播之外,收入的新故事看電商

在收入上,快手來自直播的營收將繼續快速增長。各個平台的直播業務都是基於用戶規模開展的,因此,當陌陌、虎牙、映客等公司直播月活用戶增速大部分已經跌至個位數時,快手來自直播的收入在2020依然能錄得一個不錯的漲幅。

電商收入是快手的新故事。與抖音全力做導流不同,快手並沒有放棄自建電商體系,甚至談下了不少產業帶的合作。在最新一輪融資完成後,快手的股東背景中既有騰訊也有阿里,不少人將其解讀為保持電商中立的必要一步。

目前,快手頭部紅人的帶貨已經日漸擺脫向個人微信號導流的狀態,逐步變為向電商平台導流或在快手體系內閉環,但大量中腰部紅人的電商交易依然是導向微信成交,不可監測。自建電商是一件極重的事情,所以2020年快手的電商業務依然會處在初期階段。

據接近快手人士,其電商業務(可監測部分)2020年的目標是千億GMV,這對快手來說是一個巨大的增量市場,但按照5%的傭金比例來看,對收入的貢獻尚不足為道。

5、騰訊遊戲(IEG):全球化卷錢

遊戲是騰訊十多年來最重要的現金流業務,然而在2019年騰訊員工大會中,多年來負責騰訊遊戲業務的COO任宇昕卻只花了五分鐘時間給IEG,這位世界最大遊戲公司的遊戲業務掌舵人說,2020年的騰訊遊戲,要等IEG把全球化做起來再說。

最新的一季財報顯示,騰訊已經將2016年並購的芬蘭遊戲公司Supercell進行財務並表,而騰訊遊戲今年的重點就是海外市場。過去兩三年,憑借《Arena of Valor》(《王者榮耀》海外版)、《PUBG Mobile》(《絕地求生》手遊版)以及去年的《CODM》(《決勝時刻》手遊版)等產品,騰訊在中國以外全球移動遊戲市場的份額穩固提升。

而由於其現在對成熟IP的成功手遊化,更是被媒體稱為做來料加工的“遊戲代工廠”。2020年,騰訊遊戲依然有知名IP《英雄聯盟》手遊等重磅產品準備發布,此外,其在海外對遊戲工作室的投資與合作也越來越多。

在App Annie的統計中,騰訊在中國公司出海收入榜單中已經從幾年前的十名開外攀升到第三。

6、網易遊戲:國內收到掣肘,海外空間更大

最近一年來,整個網易正在經歷一段調整期。賣掉考拉,上市有道,網易在中國互聯網公司的排名中看起來正在逐漸掉隊。

不過,由於戰略更為聚焦,作為網易基本盤的遊戲業務目前還是比較穩定,並且營收保持在百億人民幣以上,佔網易總營收比例超過七成。《夢幻西遊》、《魔獸世界》等傳統MMORPG產品和IP的用戶影響力仍然很大,在疫情發展之下,這種純線上業務也迎來利好。但在國內,遊戲宣發的資源大多掌握在騰訊手裡,這無疑對網易形成了嚴重掣肘。

網易遊戲在海外的施展空間更大。《荒野行動》、《陰陽師》兩款頭部產品在海外的日本市場表現依然非常出色,由於日本玩家的高ARPU值,2019年網易雖然出海下載排名不如騰訊,卻在收入排名上完成反超。現在的問題是,假如騰訊在日韓市場發力,網易的這種優勢能否繼續保持下去。

2020展望 | 短視頻:抖音快手收割一切,戰爭進入終局年

二、長視頻與影視公司

7、B站:加速破圈在先,盈利在後

“特立獨行”的B站正在和優愛騰搶奪用戶,這種競爭在2020年還會愈演愈烈。過去B站用戶的增長大多以自然增長為主,沒有做太多的品牌推廣和市場投放,但B站正把拉新當成重點。

去年,這已經從在B站高價拿下《英雄聯盟》S級賽事獨家轉播權、簽下前鬥魚大主播馮提莫中體現出來,2020年此類打法還將繼續。

但這不只是為了拉用戶,直播業務也能為B站帶去更多現金流。據36氪了解,目前B站已經簽約100多家MCN機構。但有B站員工對36氪表示,“直播還得做出B站特色,否則難以與抖音快手PK。”

在高額版權和簽約費下,B站的虧損有擴大趨勢。B站相較“優愛騰”股價漲勢更猛、更受資本市場青睞,本質在於被認為盈利前景更佳。因此,B站何時能夠盈利也是一項關鍵問題,但在2020年,這個問題的優先級恐怕還排在在用戶拉新之後。

8、愛奇藝、騰訊視頻兩極格局凸顯,優酷陷入深水區

片單最能說明長視頻平台實力。相比之下,騰訊視頻和愛奇藝的內容彈藥充足,大劇、熱劇、IP劇都比較齊全,而優酷在購劇上疲態初顯。在幾年的競爭中,騰訊視頻和愛奇藝已形成了一套相對成熟的打法。

騰訊視頻更加注重腰部內容的排兵布陣,其腰部產品線已經形成,內容填充均勻分布在各個不同的檔期。愛奇藝更加注重創新,並非按產品思路做內容,更能押中爆款。而優酷則將進入深水區。押注頭部、還是注重密集的腰部內容輸出?優酷的內容打法尚不清晰。

9、視頻網站廣告收入壓力山大,會員提價勢在必行

三大視頻網站都還在虧損的泥潭中掙扎。雪上加霜的是,由於視頻網站的廣告收入以品牌廣告為主,而在疫情下廣告主會率先砍掉品牌廣告,三大視頻網站2020年的廣告收入會遭遇巨大壓力。

《慶餘年》的超前點播說明了一件事:視頻平台都在想辦法提升會員收入。雖然這讓視頻網站陷入不小的爭議,但是在盈利難的困境下,更多的超前點播還會在2020年接踵而至。

10、影視公司:“稅收風波”餘震繼續,2020開始劇荒

2019年影視行業稅收風波和限薪政策的影響,疊加上疫情期間影視行業無法開機,視頻行業將在2020年經歷劇荒。拍影視劇是一個長效的事情,一個片子得1-2年的時間,這意味著,即使2020年還有一些電視劇上線,但也會以“存貨”居多,疫情這個特殊時期,對於積壓劇相對來說是一個利好。

而依賴線下影院收入的電影,不少會像《花木蘭》一樣在疫情期間撤檔。而今年不能開機帶來的劇荒,影響還可能遞延到明後年。

2020展望|視頻行業:騰訊視頻愛奇藝兩極格局凸顯,B站攪局

三、社交與社區

看起來巨頭仍在社交領域摩拳擦掌——飛聊、多閃之外,騰訊推出“貓呼”,百度推出“聽筒”、阿里也發布了“real如我”、“唱鴨”、“古桃”等9款社交產品——但市面上已有的產品基本滿足了用戶需求,多數新產品只有形態變化,並無更大差異化創新,這也是為什麽繼陌陌、知乎、雪球後,幾年內再難產生頭部產品的重要原因。2020年,除了相親婚戀領域有新水花外,看頭在於頭部產品的出海表現,以及微信內的新變化。

11、微信:視頻號帶來內容生態大震蕩

由於補位短視頻內容,2020年微信內容生態是變動最劇烈、又最需要穩定的一個生態。

關於“視頻號”的兩大疑問在於:它究竟能幫騰訊扳回幾城?內容生產者能從中獲益幾何?儘管從微信內容生態來看,視頻號更多是短內容缺失的能力補全,但如果短內容生態能起來,不排除能幫騰訊在被字節跳動系搶奪的用戶時長中扳回一城。

此外,視頻號也可能對原有生態造成一定衝擊,有公眾號創業者認為,短期內,視頻號難以吸引太多抖音快手的短視頻用戶進來,而為了提振視頻號流量,不排除會在微信圖文的用戶圈裡搶奪流量,導致公眾號打開率進一步下降。

12、微信:變現承壓、廣告擴容、搜索開放

在商業化上,微信朋友圈廣告2020年將繼續承擔拉升騰訊廣告收入的重任,比如,開放第四條朋友圈廣告,對應的,是要填補騰訊其他體系2020年廣告收入必然遭遇的下降。去年,微信曾表示不會開放超過第三條朋友圈廣告,但2020年的營收壓力正導致重估,包括曾表示沒有商業化任務的“搜一搜”,今年也可能走入變現之路。

13、微信:小程序電商成為一架引擎

小程序電商將成為帶動騰訊收入的一架引擎。小程序2019年全年交易額8000億人民幣,同比增長160%——這不僅意味著交易額,也意味著更精準的用戶畫像、企業為了在微信裡賣貨成交更大的廣告投放力度、乃至成為騰訊切入企業服務領域的一把匕首。去年底,企業微信能發起員工和客戶組成的百人群,每天可推送一條信息到客戶的朋友圈,這曾引起行業轟動。

當交易規模快速增長而基礎設施缺位時,微信今年必須下場搭建電商體系底層能力。一系列圍繞電商體系的基礎設施正在逐步建立,包括品牌認證、升級物流工具、建立評價體系、即將推出小程序訂單管理,更重要的是微信搜一搜已在2019年改版後支持商品搜索。另一個對於小程序電商的重大利好消息是,直播組件能力即將開放。

14、陌陌:遭遇抖音,需要突圍

穩坐陌生人社交頭把交椅的陌陌依然很掙錢,增長瓶頸在2019年已初現端倪。根據Questmobile數據顯示,近一半的陌陌用戶同時也是抖音用戶,這也將削減他們在陌陌上的使用時長。

陌陌的辦法之一是做泛娛樂。2019年,陌陌先後發布ZAO、是他、赫茲、cue 、哈你、瞧瞧等數十款泛社交泛娛樂App。其中ZAO更由唐岩親率隊。2020年,這種擴展泛娛樂版圖的嘗試或許還會繼續。

另一個辦法是去海外。去年底,在沉寂了五年多後,陌陌海外業務又重新開張。此外,自2018年並入陌陌後,探探已進入南亞和印度市場,有不錯的數據增長。

15、微博:是公共輿論平台,但將回到生活娛樂中去

據微博官方統計,自疫情發生以來,平均每天超過2億網友通過微博關注最新疫情情況。微博活躍用戶規模也在大幅增長,日均發博人數和發博數量同步提升,平台流量連續兩月增長50%及以上。

疫情帶來的用戶活躍度提升,將為2020年Q1業績帶來一波利好。再次印證了微博作為社交媒體在重大事件中的獨特價值。

但眾所周知,作為公共輿論平台,在中國並非一門穩定的生意。微博曾經的觸底反彈靠明星內容和帶貨網紅,而從近期微博為”綠洲“的實力導流就不難看出微博對垂直和生活化內容平台的渴望。微博CEO王高飛表示,已將更多流量給予垂直账號進行扶持。

16、小紅書:能帶貨,不等於能成交

小紅書正面臨雙重挑戰。一重是來自B站、抖音在內容和用戶上的分食,美妝是抖音的一項優勢內容,而更年輕的用戶更青睞B站。另一重是來自商業化的挑戰。在商業化上,小紅書曾有線上線下一體化的想法,在上海開放了首家線下體驗店REDhome,不過近期傳出撤店關閉的消息。小紅書也開始做互動直播。

但想要做成電商直播,供應鏈是關鍵一環。供應鏈管理是髒活累活,而淘寶、蘑菇街都是通過上聯合百家MCN和直播供應鏈基地(提供貨源),這對小紅書的組織管理是種檢驗。

2020展望丨社區社交:寡頭格局已定,後來者機會寥寥

2020展望 | 微信:內容生態變陣,商業化進入快車道

四、音樂與音頻

在激蕩的互聯網浪潮中,社交、遊戲、短視頻輪流坐莊,音樂產業始終不曾進入舞台中心。即便如此,它也從未缺席,而是默默發展:數字音樂付費漸成趨勢,流媒體音樂平台話語權不斷升高。尤其是以抖音、快手為代表的短視頻平台崛起之後,身為重要元素的音樂,價值也隨之凸顯。

一個值得正視的變化是,流媒體音樂平台的競爭早已不僅僅在版權庫中了,它只是守城的一個兵刃而已,拓展邊界正在成為平台新的關鍵詞。

以抖音、快手為代表的“殺時間”產品正四處進擊、不斷地擴充內容品類,音樂——成為他們率先出擊的重要領域之一,這很難不讓音樂流媒體提高警惕,采取相應措施。隨著作為BGM的音樂在快手、抖音的鼓點敲得越來越響,2019年,騰訊音樂和抖音、快手在音樂版權上達成了相關合作,雙方的關係變得愈發緊密和微妙。

17、騰訊音樂:一邊開放,一邊做重

“麻煩”總是來自行業之外。TME(騰訊音樂娛樂集團)雖然已經是中國規模最大、且盈利的音樂玩家,但音樂行業一個重要變化是,“外來者”抖音、快手不僅成為了新的分發平台,它們還是爆款神曲的製造機,越來越多魔音繞耳的旋律得到了病毒式傳播,音樂人和平台都在加大對它們的重視程度。

通過音樂建立完整的產業鏈、串聯更多場景,是騰訊音樂接下來要著重關注的。2020年,場景體現在網綜、劇集中,也體現在“音樂+遊戲”、“音樂+影視”的跨界之中。在以前,這些角色的承擔者是唱片公司,但造星、藝人經紀和行銷的把控權正在向TME這些平台轉移。唱片公司與流媒體音樂平台的關係已經從簡單的合作過渡到戰略協同。

18、網易雲音樂:走長尾策略,是否能上市能掙錢?

由於不掌握那1 %極頭部的核心版權外,網易雲音樂一直在積極地擴充差異化的版權庫。更具特色的小眾音樂人是雲音樂發力的重點,這也體現在網易雲音樂的版本升級裡,引入更多場景化、個性化元素。

此外,新版首頁、官方歌單對音樂風格的細化推薦,也著重在提升分發效率。雲音樂相關負責人告訴36氪,新版本將為大量長尾音樂內容、中腰部音樂人提供更多曝光機會。

但長尾模式,在音樂領域是否能掙錢?這對已經放話要上市的網易雲音樂更是至關重要。騰訊音樂的主要收入來自K歌分成和會員收入,這都與核心版權息息相關。目前雲音樂的三大營收來源是會員付費、廣告、直播,其中視頻直播和語音直播將成為雲音樂重要的增收發力點,相比其他兩項,直播變現、付費打賞的起量更快。

19、喜馬拉雅:從做業內第一流量,到做收入盈利和上市

喜馬拉雅多次傳出過上市消息,但最終都以“消息不實”收尾。雖然喜馬拉雅過去幾年已經跑到音頻行業毫無爭議的規模第一,估值也已經很高,但是它此刻最需要證明自己的盈利能力。“相對視頻和圖文,音頻是一個相對低效的流量入口,且音頻知識付費更像是偽命題。”有投資人對36氪表示。

在喜馬拉雅幾大收入來源中,類似得到做有聲書收費,但是得到本身已經證明了這個市場天花板不高;它還在學習荔枝做語音直播這門生意,靠打賞付費分成。是否能作大營收和實現盈利,是喜馬拉雅上市要邁過的關鍵門檻。

2020展望|音樂與音頻:內部競爭接近收尾,需要應付的是門口的野蠻人

五、電商平台

20、阿里巴巴:打擊拚多多背後,巨頭的增長不容易

2020年,不出意外,聚劃算仍然會作為阿里“打拚”施壓對手的頭號選手,其它業務則要為聚劃算“讓路”。因為相比起另一強力對手美團,拚多多才稱得上是現在阿里的頭號目標。

另一方面,如果看收入,那麽阿里的核心電商還沒把手牌出盡。2018年秋天手淘信息流全面改版至今,淘寶一直沒有把商品信息流的廣告庫存提價變現,而是選擇繼續“放任”用戶活躍和時長自然增長。

淘寶2019財年5.73兆人民幣的GMV,2020財年預計則會突破1兆美元,到低線市場的紅利也結束之後,中長期的整體增長放緩是必然的,總有一個時間點它不再能跑贏行業。到那個時候,阿里就必須回答自己一個問題:在核心電商之外,阿里還有什麽板塊既能佔住一個大賽道的市場份額,又能為集團貢獻利潤。

21、拚多多:百億補貼的上行之路能否走通,要跟時間與人性賽跑

在這個階段應該關注的,並不是拚多多能把營收做得多高,而是支出和營收的比例。一旦拚多多財報像2019年第三季度一樣在支出高企的情況下,並沒能收獲很亮眼的GMV,那麽黃崢的故事和戰略就會遭到廣泛質疑。

而消費者儘管享受過拚多多的補貼實惠,享受與拚多多競爭的淘寶、京東的補貼實惠,卻仍然只會忠於具體的品牌,不太可能忠於像拚多多這樣的渠道。如果在沉澱出長期價值之前,拚多多的現金流或者某一鏈條環節出現問題,那麽這種簡單、粗暴、直接的補貼模式就難言成功。

22、京東:下沉拚團、線下開店、跟第三方掙錢一樣不落

徐雷提出的是“線下再造一個京東零售”,而更實際的看點是,京東的“線下再造一個京東家電”成效如何,將是影響京東2020年業績的關鍵一環。除了在一二線大城市建立超級體驗店,京東家電還計劃在三線城市推進“一城一店”,即每一個中型城市開一家店。

此外,四到六線鄉鎮市場開家電專賣店。這意味著京東將直接殺入過去蘇寧、國美等家電零售門市的線下戰場,而這個戰場已經被證明有肉吃。

不僅開放物流給第三方,2020年,京東的另一個重點則是全渠道的整合行銷能力。在2019年完成對京東手機App的信息流改版後,京東在精準行銷層面已經開始“補功課”。類似於“京娛計劃”、360全渠道行銷方案的推出,未來將很大程度上提升京東零售業務的毛利率,依靠精準行銷帶來的廣告服務收入或許將大大增加。

拚團下沉業務“京喜”也依然是今年的一個關鍵看點。總體來說,京東一方面在聚焦自己的優勢,比如3C等核心品類被明顯強化,而一些創新業務“關停並轉”。

2020展望 | 電商平台:阿里、京東與拚多多的絞肉機大戰

六、本地生活

2019年落幕時,美團點評還是中國互聯網公司中股價躥升最快的黑馬,市值一年大漲了140%。但2020年1月下旬以來,美團股價下跌幅度遠超其他幾家巨頭公司的跌幅,反映了疫情之下,資本市場對本地生活服務遭受負面影響的預期。不過根據SARS時期的經驗,疫情過後,餐飲業的反彈也最快。

23、美團點評:廣告是盈利新動力,新業務或將放鬆

可以把美團點評的收入劃分3類:為向商家收取的傭金(團購、外賣皆有)、向用戶收取的配送費,以及向商家收取的廣告費。持續提傭金會遭遇商家尤其是小商家的反彈,而漲配送費對於想要繼續做大c端用戶規模的美團也是不太可取的方案,提升廣告費成了2020年最可行的路徑。

這個意味著,美團點評的流量會整體上向付得起廣告費用的大餐飲商家傾斜,這個策略正如淘寶草創期過後,推出天貓商城聚攏品牌商家、大收廣告費的阿里巴巴一樣。

隨著美團點評主體業務盈利、經營性現金流轉正,美團在新業務上的戰略也會從2019年的減虧、收縮,變為更加積極的投入。

首先是生鮮業務美團買菜,疫情帶來的需求暴漲,很可能會改變其節奏,讓這一業務的緊急性提升;其次是共享單車,大戰落幕也使得有機會提升單價,作為一個正常的生意來運轉,而目前美團單車的投放量不到100萬輛,美團可能投錢更換一些老的單車;再次是餐飲生態鏈條上的toB業務,比如餐飲SaaS(美團點評高級副總裁張川現兼任“餐飲SaaS事業部負責人”一職,說明了該業務的戰略地位)、餐飲供應鏈業務“快驢”等。變量則是疫情對其一季度或者更長時間內現金流和利潤的拖累,多大程度上會影響這種投入的力度。

24、阿里本地生活:攜螞蟻金服來二度來襲

2020年,阿里在本地生活上將二度來襲。去年餓了麽跟美團之戰中,結果是美團小勝,保住了其優勢市場份額;而在2020年的本地生活之戰2.0中,螞蟻金服攜阿里本地生活共同作戰。

螞蟻入局帶來的懸念在於:支付寶作為國民App,已經改版將流量傾斜給本地生活,那這種流量傾斜的成效如何、能持續多久?阿里本地生活已經進行了組織架構調整,老阿里鐵軍人重回阿里帶領線下團隊,這一回是否能在地麵團隊上與美團硬杠?2020年,在阿里要對戰拚多多的情況下,阿里本地生活的資金彈藥能分到多少?

阿里看來沒打算放棄這個戰場,這意味著對陣還將將持續。

2020展望|本地生活:上遊巨震,美團阿里還有漫長對峙

七、新零售與咖啡茶飲

25、盒馬:門市模型逐漸清晰,要去摸摸農業上遊

門市模式探索進行一段時間後,盒馬逐漸形成以盒馬鮮生大店+盒馬mini小店為主、其他創新業態為輔的門市體系。盒馬相關負責人向36氪表示,未來盒馬mini的銷售額將佔據盒馬總銷售額的一半。然而,囿於門市面積和選址,盒馬mini整體單量和銷量都無法與大店比肩,若要達到50%的銷售佔比,它將在擴店速度和數量上全面超越大店。

商業模式仍存在較大缺陷的前置倉業態盒馬小站或被擱置,36氪從接近盒馬的人士處了解到,接下來盒馬或許會通過收購的方式來補足引前置倉缺口。侯毅也曾言明:“前置倉最終的宿命是賣給渴望流量的公司”。

能否留住疫情中大量湧入的新用戶,打造特別的產品和服務仍是關鍵。這意味著盒馬仍將重複永輝曾走過的那些路:加大直采比例,與農業基地的直接合作,觸碰更多產業上遊的生意。阿里集團已經整合了與農業相關的業務線,包括農村淘寶、智慧農業,而盒馬總裁侯毅也被任命為阿里集團數字農業事業部總裁。

26、便利蜂:開店,還是開店

如果說盒馬、瑞幸的顛覆式創新仍有能不能跑通模式的懸念存在,那麽便利蜂殺入的便利店行業則是一個幾乎不存在模式風險的領域。唯一問題在於能做多大。由於三年內開店1000家的初始目標提前完成,不出意外,疫情過去後加速快店(三年1萬家)依然會是便利蜂2020年的頭等戰略。

它2月在天津競買下一塊3萬平米的土地,用來建設供應基地,這也從側面說明,便利店在京津地區的門市目標至少是5000家。

另一個長期看點在於,莊辰超團隊堅信,在中國大規模部署便利店的前提,是用系統和算法取代人做決策(服務環節依然需要人)。這有待證明——系統決策是否真的能比一個成熟店長創造更高銷售,同時消耗更少費用。

27、瑞幸:夠錢維系開店節奏嗎?

星巴克CFO Patrick Grismer曾質疑,瑞幸咖啡要如何能夠保持這種瘋狂增長:“因為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將被迫放棄他們的極端行銷和激進折扣”。而2020年,疫情對線下餐飲影響巨大,對於已經是大部分訂單依靠自提、門市眾多的瑞幸來說,資金壓力絕不會小。

其定下的2021年開設10000家門市的擴張計劃,今年節奏很可能被打亂。而瑞幸的另一看點在在品類擴張事否能提升用戶消費,擴張茶飲、冰淇淋、文創產品都算可以理解,但近期它擴張到數位產品品類,這種打法已顯慌亂。

28、喜茶:線下店業績告急,但頭部品牌可以融到錢

茶飲品牌2020年一季度業績告急,而一線的品牌首當其衝。奈雪的茶創始人彭心稱,在疫情期間,品牌在全國開出的420家線下門市十天共計虧損過億元。2020年頭部品牌的盈利能力無疑會受損,但並不致命:有增長的品牌資本依然盯著,會出手救,只是價格問題,而沒有增長的品牌才是真正面臨大考。

36氪獲悉,喜茶獲得新一輪融資,估值高達160億元。這也意味著馬太效應,經過兩年鏖戰,新式茶飲行業已形成喜茶、奈雪的茶和樂樂茶小巨頭三足鼎立的局面。

2020展望丨新零售:繼續圈地開店,挺到能賺錢的那天

八、旅行與酒店

黑天鵝降臨,酒旅行業首當其衝。

春節到來的前一周,中國文旅部還樂觀地預測,2020年中國春節出遊人次有望突破4.5億,其中出境遊人次將超過700萬。一周之後,風向大轉,新型冠狀病毒開始蔓延至全國,酒旅成為損失最慘重的領域之一。

原本,攜程、OYO和愛彼迎卻早已各自畫好新一年的圖紙。按照原規劃,攜程繼續包攬國內大部分OTA市場份額的同時,把重心放在了持續下沉和國際化上;愛彼迎身上的標簽開始豐富,“民宿短租預訂平台”不再能概括所有,吃喝玩樂一應俱全成為其“新的旅程”;OYO則重點解決飛速擴張後帶來的遺留問題,找準自己的定位。但新型冠狀病毒這個不速之客的到來,一切都得畫上問號。

28、攜程:國際化抱恙,下沉與美團有一戰

2020年,攜程本將竭盡向外尋找增長點。三年內成為亞洲最大、五年內成為全球最大旅遊企業,是攜程20歲生日後的新目標,攜程CEO孫潔將“國際化”稱為攜程的“第三次創業”。但年初爆發的疫情,讓酒旅行業集體進入了速凍模式。

攜程抗風險能力比17年前SAS流行時強了很多,但更大的體量,也意味著攜程難以向上一次一樣快速反彈。

疫情結束後,下沉市場將成為攜程的機遇。在低線城市的門市,也有單次花費不輸北上廣的“土豪”遊客,他們其實同樣苛求更標準化的OTA來承接服務。此前攜程主打一線城市酒店資源及中高端客群,如今也開始向低線城市、年輕人群要增量,在三、四線城市開實體門市。

在線酒店預訂的下沉之戰沒那麽好打,美團是繞不過的有力競爭對手。攜程主打高星酒店和出海,美團認準本地生活的低星酒店,一旦涉及酒店下沉,攜程就難免觸及美團的警戒線。可以預見,疫情過後攜程與美團之間將有諸多拉扯。

29、Airbnb:不只是民宿,是一應俱全的異地生活服務平台

民宿已然不能概括愛彼迎的全部,從更長遠的眼光來看,你可以把它看做是“異地生活服務版”的美團+攜程。民宿在住宿體驗外,文化性、溫度以及人文體驗都考量因素,2020年這一趨勢會更加明顯。

愛彼迎正在籌備酒店預訂、地面運輸、機票預訂等新業務,這些新業務都緊緊圍繞酒旅相關產業延伸開來。一位愛彼迎中國區員工向36氪表示,未來Airbnb的業務可能會覆蓋到旅遊鏈路中的每一個環節,“接入像美團、大眾點評這樣的生活服務平台也不一定”。

但在2020年,全旅遊行業進入休克狀態,恢復速度也會慢於餐飲這樣的行業。

30 OYO:翻牌模式很美好,一時它還死不了

模式並不是OYO的問題,輕改造、翻牌店的生意的確很美好,但運營管理經驗缺乏確實是大問題:只是一味把願意合作的酒店全部拉攏進來,採用最低端的底價行銷;業務經理提成高,為拉攏酒店無所不用其極,至於合作後經營情況如何卻稍顯懈怠。

收房代價很高,OYO的系統完善程度還不支持在短時間內服務這麽多酒店,若沒有能力消化這些房源,就會卡在某一個環節動彈不得,最終導致酒店業主、住客、投資人、內部員工都不滿意的被動局面。多重因素影響下,低端酒店幾乎成為OYO的代名詞。但軟銀最近又對OYO追加投資,雖然存在種種問題,但這家公司還死不了。

2020展望丨疫情籠罩下的攜程、愛彼迎、OYO:進入速凍模式

九、手機與硬體

31、華為:只能爭搶國內手機市場,價格戰會更激烈

疫情讓廠商們沒有了退路,華為2020年在國內市場會更加激進。

根據canalys 2019年第三季度的數據,華為缺少GMS的後遺症已經開始顯現,增長速度已經停滯。和硬體生產不同,涉及作業系統和開發者的HMS生態圈非一朝一夕可以形成,華為在海外的萎靡不振或許將成為常態。

華為海外收縮,放在2020年或許不是一件壞事。正因為重心早已掉回國內,在新冠疫情讓海外市場停擺之時,華為能夠靠著國內市場恢復。

但其他對手也開始調轉方向。疫情將會改變廠商們的短期策略,倒逼它們不得不將精力更多放在國內。疫情後的價格戰會比2019年更加激烈,IDC已經下調了2020年中國手機的銷量預期。市場縮小,廠商們的產品卻變多了,華為必須嚴陣以待,避免丟掉自己在2019年打下的江山。

華為已經在國內市場佔據了絕對的優勢地位,然而這也意味著包袱更重。嚴寒已至,這頭大象卻需要更多的糧草。擺在華為面前的問題,有如何消化庫存,如何和對手爭搶中國市場最後一滴水,以及如何應對風雲變幻的國際環境。

32、OPPO:老線下經銷商韌性仍在,輕公司之路難以長久

OPPO開年不利,寄以厚望的Find X2 Pro並沒有掀起多少水花,線下停擺,進軍海外之路遭遇了疫情的阻斷。

轉型是更長久的議題。成立十年後,OPPO走到了轉型的關鍵節點。OPPO起家時留下了“重行銷輕技術”的烙印,而去年的動作無一不顯示出OPPO想要提升品牌質感,從Find X2這款商務高端旗艦機也可以看出,這個策略在2020年將會繼續延續。此外,OPPO也把“造芯”提上日程。

更大的轉變將來自OPPO對線下的改造。由於過去夫妻店的模式逐漸失靈,OPPO正在進軍shopping mall。2020年它對IoT的投入明顯加大,也是因為需要用更多產品填補新線下店的空間。但整體來看,OPPO幾十年積累下的經銷商資源會讓它們擁有容錯空間,而在商業模式變化更緩慢的下沉市場,其他廠商還是很難動搖OPPO的地位。

33、小米:輕裝衝向5G,但怎麽打破“水桶機”認知是靈魂拷問

2020 年的第一個工作日,雷軍在小米集團新年信中表示,未來 5 年將對“5G+AIoT”投入 500 億元,這一額度是一年前提出 All in AIoT 時的 5 倍。

5G 換機前夜,小米選擇了穩健經營與戰略收縮,直接代價是前三季度國內出貨量同比下跌 22%(Canalys 數據),手機業務營收在第三季度遭遇自 IPO 以來首次同比下滑,同時也換來了“健康的庫存水位(雷軍語)”和在 2020 年輕裝衝向 5G 戰場的機會。

但小米在中高端市場有個“靈魂拷問”:在很多消費者已經形成“高性價比水桶旗艦”認知後,小米該怎樣打動口味更刁鑽、選擇更豐富的消費者,又將如何平衡紅米與小米手機之間的競合關係,這會成為決定小米手機業務在中國市場走勢的關鍵因素。

34、蘋果:帶動5G手機潮流,研發開支增大

全行業都在等蘋果發5G iPhone。目前5G能夠提升消費者體驗的殺手級場景幾乎沒有,大家都在等蘋果來提振消費者需求。

此外,2020 年蘋果的研發開支會繼續大幅增長,而這背後的邏輯是“庫克主義”。在隨後的幾年裡,我們看到這種思路在蘋果的各項業務上顯現得越來越清晰。5G 芯片要自己做,無線藍牙芯片要自己做,自動駕駛要自己搞,AR 軟硬體也都要自己搞。蘋果買下了英特爾的芯片部門,它會在接下來的幾年裡研製自己的調製解調器,並爭取給 iPhone 搭上自己的芯片。

35、大疆:進入B端市場,但短期不能起量

儘管大疆收入的大半仍來自於消費級無人機,但它正在加碼B端市場。相對於消費級無人機,商用無人機由於行業場景有差異、功能需求要定製、以及對可靠性和成本效益都有更高要求,較難實現標準化,這對於快速起量都是製約因素。

大疆的優勢在於,在故障率和避障表現上都行業對手更勝一籌,但是否能打開B端市場,要看它在行業開拓、人員服務上是否能跟上。

2020展望 | 手機與智能硬體(上):華為艱難,OPPO 轉型,vivo激進

2020展望 | 手機與智能硬體(下):小米出擊,蘋果蓄勢,大疆突圍

十、出行與新造車

出行和二手車行業原本已經挑戰重重,而新冠肺炎又給新一年的行情蒙上了種種不確定性:用戶用車需求大幅下降,二手車線下交易無法產生,在這個領域的試水玩家、新業務極可能畫上休止符。

2019年的新能源車行業發生了多起黑天鵝事件,例如財政補貼大幅退坡超過70%,國五到國六的排放標準切換引發燃油車甩貨……都對行業帶來重挫。當大家認為2020年的政策和行業形式將趨於穩定時,突發的新型肺炎疫情又成為行業的不確定因素。

但無論如何,行業趨勢和走向都未發生太大變化,新造車領域的差距已經在2019年明顯拉開,而2020年的多重負面因素疊加,顯然會加速行業洗牌。

36、滴滴:單量銳減但會反彈,上市遭遇難題

據滴滴內部人士對36氪透露,受疫情影響,在一些主要的二線城市,滴滴快車2月的單量不足疫情之前的五分之一,一些城市的司機退租率高達近四成。去年年初這家公司曾被爆出令人怎舌的2018年虧損109億新聞,而2020年虧損的數字可能更不樂觀。當然,滴滴並不缺錢,一定能活著熬過疫情。而且疫情緩解後,網約車行業會迎來反彈。

對於滴滴這這種頭部型公司而言,可能接下來要考慮的是,一些原本準備上馬的新業務是否還能做,以及怎麽做。那些重要性靠後、短期內無法帶來利潤的業務,接下來可能會被按下暫停鍵。

至於上市進程也會受到拖累。2019年底,多位接近滴滴人士向36氪透露,滴滴內部的上市啟動計劃表是2020年下半年,雖然官方一再回應稱,“並沒有類似的計劃表”。提升單量,做盈利,乃至發展新業務來講故事,都本是上市必不可少的環節,而疫情無疑大大提升了滴滴今年上市的難度。

37、共享單車:漲價是必然,回歸為常規生意

從去年開始,“兩輪車”市場逐漸回歸理性,“限制投放”政策趨嚴,資本更謹慎了,行業形勢也更加明朗——沒有巨頭扶持的兩輪車企業,要麽被淘汰,要麽處於資金鏈斷裂的邊緣。市場已經證明,這是一個巨頭才參與得起的項目。

如何變現將成為命門。原本大家寄希望於業務變形和拓展,摩拜曾經就嘗試過計程車和分時租賃業務,而哈囉單車也在試圖做四輪車業務以尋找新的盈利增長點,但在如今的出行市場,這些“兩輪”變“四輪”的轉型,終究難以和滴滴這樣的行業大平台,以及資金雄厚的主機廠們相抗衡。

從去年年初到年尾,單車企業們已經不斷在調整起步價。可以預料的是,疫情之後,急需補充現金流的壓力下,“變得更貴”已經在所難免,除了進一步漲價之外,違停收費、運營範圍“縮水”也會成為行業的“常規操作”。

38、瓜子要保現金流,二手車行業在等反彈

疫情使得二手車行業局面更加嚴峻。避免人際接觸,直接阻礙了賣家和買家逛店、交易的意願,尤其是對開設了大量線下店的車好多集團來說,無論是瓜子二手車的嚴選店,還是毛豆新車的交付店,疫情都勢必造成嚴重影響。

去年底車好多集團已經在優化線下店效率,包括少量的關店和大店轉小店,但疫情之下,線下店資產將成為沉重負擔,打破其2019年第四季度宣布車好多集團整體盈利的局面。

線上直播賣車,尚可拉動新車交易,但很難對二手車窘境有大幅疏解。但值得參考的是2003年非典疫情暴發的二手車市場:當年上半年的二手車交易大幅受挫。但疫情7月結束後,二手車交易卻迎來井噴,消費者購車周期縮短,成交率普遍提升。當年中國汽車銷售同比增長34%。大家等待的是下半年的反彈。

39、特斯拉:除了疫情,沒什麽能阻擋特斯拉

特斯拉Model 3已經被驗證,16年積蓄的品牌勢能,通過一款平價車型快速放量,其軟體研發和直營服務投入被快速攤薄,公司在去年第三、第四連續兩季度獲得盈利。而它推出的耗時兩年多自主研發的FSD芯片,為特斯拉的自動駕駛提供了源動力——如果沒有FSD計算機的推出,特斯拉Autopilot的瓶頸已經十分明顯,Autopilot引發的歷次事故,其原因正是特斯拉的芯片算力不足導致。

簡言之,特斯拉技術驅動品牌的模式,顯然接近成型。2020年,特斯拉要做的就是繼續推動產品面向全球交付。在北美市場,特斯拉Model 3銷量已經超過BBA三大豪華品牌同級別車型銷量之和,在歐洲、中國,特斯拉也正在複製這樣的成績。

馬斯克為特斯拉制定的2020年交付目標是50萬台,中國工廠要貢獻15萬台,但如果考慮到新型肺炎疫情的影響,這個交付目標要遭遇挑戰。

特斯拉留給國產新造車公司的喘息機會在於,它要通過零組件國產化來降低成本,但要跟寧德時代合作,而寧德時代的供貨成本並不比松下更有優勢,雙方勢必要在價格上有所博弈。此外,以動力電池需要向工信部申報的流程來看,特斯拉國產車型真正使用寧德時代的動力電池要到2021年。

40、蔚來:資金危局下,蔚來的“好服務”可能力有不逮

突然爆發的新型肺炎疫情顯然加劇了蔚來的資金危局。一方面是大額資金支出——應付账款、可轉債利息、人員成本,另一邊是疫情對業績預期的影響,蔚來資金問題愈發迫切。

幸運的是,蔚來的新一輪融資早已在推進,也有廣汽集團的背書,新一輪融資應該影響不大,只是資本市場下調業績預期以後,蔚來或許要做出更多讓步。

疫情帶來的融資壓力,或將迫使蔚來更快做出業務調整舉措,例如進一步收縮海外團隊、合並城市公司等,也包括收縮服務團隊。但服務體系支撐的用戶企業是蔚來的獨特優勢,而服務的基礎是大量人力投入,減員對蔚來“服務”這個核心競爭壁壘,會是一個新的考驗。

如何尋求銷量增長甚至維持現有成績,也會是蔚來2020年的關鍵任務。去年NIO Day,蔚來發布轎跑SUV車型EC6,用以對抗特斯拉Model Y。但這是一款主打細分小眾市場的Coupe車型,難以承擔走量重任。36氪從蔚來內部了解,進軍海外、拓展外部市場已經被蔚來管理層提上議程。

41 、小鵬汽車:豪賭智能駕駛

蔚來和小鵬是國內效仿特斯拉做直營渠道、自主研發的兩家代表性新創車企。蔚來在自動駕駛路線上選擇跳過Level 3,直接搭載L4,因此在去年與Mobileye合作之後,就果斷砍掉了北美的算法團隊。

而小鵬汽車則與2016年的特斯拉一樣,選擇繞開Mobileye,搭建了自己的感知算法團隊,打算將自研自動駕駛進行到底。目前小鵬汽車已經建設了一支370多人的自動駕駛軟體團隊,包括矽谷的超過百人的底層算法團隊。此外,還有一支硬體配合團隊。

總之,小鵬的自研投入很大,根據何小鵬的說法,為了軟體自研,從大屏、電子電氣架構、嵌入式、從總線到板卡全涉及,硬體也會參與設計。

緊隨特斯拉的打法的好處是,特斯拉的模式已經初步成型,但劣勢在於,要與特斯拉有差異化。因此,2020年,小鵬汽車的一項核心任務顯然是Level 3級自動駕駛落地,以此抓住應對國內路況更有優勢的窗口期。否則,在先行者特斯拉的攻勢之下,它面臨的會是更加嚴酷的一仗。

2020展望 | 網約車單量猛跌,共享單車漲價,瓜子線下承壓,所有人等待反彈

2020展望 | 新造車行業:差距快速拉開,淘汰真正開始

十一、企業服務

毫無疑問,今年企業服務市場最大的機遇,在移動辦公。

持續兩個月的疫情,讓遠程辦公需求激增,也讓釘釘、企業微信、飛書、華為Welink等To B產品活躍度創下新高。釘釘曾先後公布,春節至今有超 2 億辦公人群+1.2億學生上線平台;Sensor Tower數據也顯示,疫情期間,飛書在蘋果商店中國區曾達到過 2.2 萬的日最高下載量。

搶單截客薅流量,這種在 C 端(消費)市場常見的打法,開始出現在曾經沉悶的B 端(企業)市場。更顯著的是,“C2B”——這個由騰訊於 2018 年衍生的方法論,也逐步成為一眾 B 端產品的主流。

42、阿里釘釘:B 端老師傅要“出圈”,但瓷器活還藏在背後

釘釘原本已經邁向硬核 to B 企業服務之路:邁向餐飲、零售、快消、物流等垂直領域,聯合西貝蓧面村、大潤發等頭部公司推出企業辦公管理解決方案。本質就是企業需要什麽,釘釘提供什麽,

但這種策略正在發生變化。“出圈”成為釘釘 2020 年的關鍵詞。在釘釘新推出的“圈子”功能中,釘釘打破了用戶入駐需要提交組織架構的常規流程,轉而將運營重點從企業內部移至外部。這是釘釘首次全面開放私域流量池。

企業微信在去年頻頻以私域流量打動企業客戶,也讓釘釘不得不做出防禦。而疫情期間,有 1.2 億學生在釘釘上網課,釘釘的“圈子”可以讓學生們組成私密的社群,這也是疫情帶來的新機會。

另一個看點是,釘釘今年與雲業務會更全面的協同。除了快速聚攏流量,但釘釘相比其他互聯網團隊的長板,在於如何服務企業,比如與ISV(第三方開發者)的利益協同,與地面服務團隊的相互借力,這都是To B 產品不可缺少的環節。

43、騰訊企業微信:幫客戶管理私域流量,但怎麽堅守“不打擾用戶”?

企業微信與微信互通,這被業內認為是微信私域流量最後的淘金機會。“這功能一出,行業裡都炸了。”一位企業微信的服務商對 36 氪說。

儘管仍在內測階段,但從已有的客戶案例來看,企業微信在微信的加持下,有了更清晰的定位。以屈臣氏為例,從線下場景的二維碼導流,到添加顧客好友發券,再到日常朋友圈的互動,最終通過小程序電商實現銷售,企業微信跑通了一套以 C 端觸達促進B 端銷售的路子。

但在幫客戶帶來生意的同時,企業微信也熬管理好龐大的導購、微商等小 B 群體。如何平衡微信與企業微信的互通關係,是後者 2020 年的關鍵命題。

44、字節跳動飛書:To C 成功學的 To B 試驗

飛書崛起的速度出乎所有人意料。2019 年,它為了不與阿里系直面競爭,張一鳴甚至不允許字節跳動的公眾號為飛書打廣告。但由於國際貿易摩擦的加劇,原本計劃出海的“Lark”不得已轉戰國內,恰逢疫情,“飛書”隨之大舉進行市場推廣,並在短短一個月內,在產品、組織層面迎來諸多變化。

而飛書的策略,是“To C”。飛書會議/文檔的推出,是產品的 To C化:借鑒 Google G-Suite 的打法,搭建一套包含視頻會議、共享文檔等產品在內的個人“全家桶套件”。前西瓜視頻總裁張楠的加入,是團隊的 To C 化,張楠有把西瓜視頻從 0 增長至現在的 5000 萬 DAU的經驗,這種流量運營可能被移植到飛書上;再是打法的 To C 化,可管中窺豹的是,飛書發布了一套名為“中小企業成長引擎計劃”,提及已幫助全國9545家企業開通了抖音企業號,實現線上商品售賣和行銷。

2020展望 | 企業服務:疫情催熟“釘企飛”,巨頭To B之爭也是流量之爭

延展閱讀:

採訪了62個關鍵人士,36氪預測了40個未來 | 2019新商業展望合集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