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梁曉聲:文學應具備引人向善的力量

上、中、下三卷本,共115萬字,一聽這個字數,恐怕就已經讓一些讀者對長篇小說《人世間》望而卻步了,而這115萬字是作家梁曉聲一筆一畫手寫出來的。從構思到完稿,梁曉聲用了8年時間,寫完這部長篇小說,他已經70歲了。

作為知青文學作家的代表,梁曉聲的作品極具辨識度。從上個世紀80年代開始創作的《今夜有暴風雪》《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雪城》《知青》到新近推出的《人世間》,其創作貫穿了改革開放40年,也留下了一代人的家國記憶。

生活閱歷重新被激活

當代許多作家都出身農村,寫農村生活信手拈來,好作品數不勝數,比如《平凡的世界》,而全面描寫城市底層青年生活的長篇小說相對較少。“我從小生活在城市,更了解城市底層百姓生活。因此,我一直有一個心願,寫一部全面深入反映城市平民子弟生活的長篇小說。”談及《人世間》的創作,梁曉聲說:“我一直感到準備不足,到了六十七八歲,我覺得可以動筆,也必須動筆了。我想將從前的事講給年輕人聽,讓他們知道從前的中國是什麽樣子,對他們將來的人生有所幫助。”

小說以北方某省城的共樂區為場景,書寫了幾個普通家庭的幾代人在50年間的生活歷程。《人世間》的創作與以往不同,此次梁曉聲回到生活的原點,從自己熟悉的平民生活寫起,然後一步步地散發到其他社會階層,寫不同階層的生存狀態。這部小說的創作是梁曉聲幾十年的生活積累,是他社會閱歷和人生經驗的一次全方位調動。

在近日中國青年出版社和《文藝報》共同主辦的梁曉聲長篇小說《人世間》研討會上,中國青年出版社副總編輯、《人世間》責編之一李師東在介紹該書過程時說:“他沒有用電腦,他的面前擺了400字的稿紙,他在稿紙上一筆一畫、一個字一個字地寫了3600多頁。

《人世間》的另一位責編李釗平則發現,第一卷的字寫得認認真真、一絲不苟,放在格子裡穩穩當當;到了第二卷的時候,字就慢慢漲開了;第三卷的時候,字裡行間拳打腳踢了。從字跡的變化,可以看出作家寫作的艱辛。

實際上,在寫作中,曾有朋友向梁曉聲建議,不要寫這麽長,最好二三十萬字,好定價、好銷售,諸如此類,總之,一個核心觀點就是,寫那麽長,誰買呢?給誰看呢?就像不用電腦,堅持手寫小說一樣“固執”,梁曉聲回應說,這不是自己所考慮的,他只想完成自己想做的事。

寫一個有情有義的人世間

“我到55歲以後,才忽然有一天明白了一件事,我們的文學作品,還要寫人在生活中應該是怎樣的。”梁曉聲認為,人性的美好如善良、正直、誠信等,永遠值得作家發乎真情地大書特書。

文學應該具備引人向善的力量,能影響一個人成為好人。這一直是梁曉聲所堅信的。座談會上,梁曉聲回憶,他從團裡被下放到一個連隊的時候,一起的還有一個女生,她只有19歲,梁曉聲就找了一輛車陪著她走了40多公里,把她送到她姐的連隊,自己再回到自己該去的連隊。“其實這種行為是我們讀書的時候看到書中有人就是這麽做的,這些印到你的心上,然後就想到了,就學著做了。因此,文學的意義就在於不斷地塑造這樣一些人物,讓我們在成長中有所磨礪。”

小說不以人物情節大開大闔、跌宕起伏取勝,它像一條小溪,緩慢地沁入我們的心田,讓讀者看到近半個世紀間中國社會究竟發生了什麽,讓我們感受到普通人生活和命運的巨變。我們也從中看到,因為善良,周家三兄妹以及周圍的人,不管這40多年的時代如何變動,只要活在人世間,就互相給予溫暖。

“在寫作的過程中不斷地自己跟自己對話,自己是否依然相信書中你所樹立的那些人的言行,70歲的我依然相信,這讓我覺得很愉快。寫完之後雖然很累,但是覺得自己這一生也是這樣走過來的,沒有走偏。”梁曉聲說。

理想與現實結合越來越實際

《人世間》系中國作家協會2017年度重點作品扶持選題,也是“十三五”國家重點出版物出版規劃項目圖書,獲得2018年度國家出版基金資助。

就在研討會召開的前一天,《人世間》與李洱的《應物兄》、徐則臣的《北上》等榮獲《當代》2018年度五佳作品。授獎詞這樣寫道:作品在不同時期都有更為突出的主人公,但所有主人公都是小人物,由此,作品由小日子的串結、小人物的群像,折射了一個急劇變化的時代對於普通人生活的深刻影響,時代命運與個人命運的內在勾連。同時,作品也著力反映了在時代的大變革與社會的大轉折中,個體人的自我奮鬥和底層人的相互關照,不僅十分必要,而且更為重要,並由此告訴人們,無論是什麽時代,自己的路都要自己去走,自己的命運都要自己把握。

正如授獎詞所描述的,在《人世間》研討會上,同樣有很多人被作品中的理想主義信念與人文主義精神打動。評論家賀紹俊說:“梁曉聲很珍惜自己知識青年的身份,就在於他珍惜理想主義。如果過去的理想主義有些虛空,梁曉聲在他後來的經歷中,不斷使自己的理想與現實結合而越來越實際。在《人世間》中,這種理想主義,體現為他對文學堅定的信念。”

在《文藝報》總編輯梁鴻鷹看來,小說把時代進步、社會發展,把人性的堅守和精神追求做了非常藝術化的詮釋,是一部弘揚現實主義精神的力作。“這是一個大時代,這是一個平凡的世界,這是一個每個人都有責任的世界,弘揚這種精神,特別是在中華民族實現偉大複興的征程中,這種作品是非常需要的。”

梁曉聲:當代作家、學者。著有《今夜有暴風雪》《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雪城》《返城年代》《年輪》《知青》等作品數十部,多部作品被譯介到海外。2018年推出最新長篇小說《人世間》。

來源: 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