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疫情過後,我們會變得務實專一嗎?

瑞幸已衰,樂視要哭,Uber想sober。

瑞幸已衰,樂視要哭,Uber想sober。

被黑天鵝爆錘了一頓的獨角獸們日子不太好過。

本月,美國網約車巨頭優步(Uber)不到兩周內,二度公布裁員計劃。兩輪裁員總數將達到6700名,相當於公司員工人數的四分之一

優步首席執行官霍斯勞沙希在一封全員郵件中公布了最新一輪裁員消息,並宣布關閉全球45個辦公室,同時考慮出售非核心業務,重新評估從貨運到自動駕駛技術等多個領域的重大投資。

這是叫車服務巨頭渡過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危機的最新舉措。

美國員工將是優步裁員的重災區。優步還將關閉其一處位於舊金山市區的辦事處,該辦事處擁有500多名員工。此外,優步也考慮將其亞洲總部從新加坡轉移到其他國家。

優步表示有可能在未來繼續裁員。

5月23日,孫宏斌正式退出樂視影業(北京)有限公司,樂視多名高管離職。

深交所5月14日發布公告,宣布樂視網股票終止上市。6月5日起,樂視網將進入退市整理期,在退市整理期屆滿的下一個交易日,深交所將對樂視網予以摘牌。

5月19日晚,瑞幸咖啡公告稱,於5月15日收到了納斯達克上市資格審查部門的書面通知,決定對瑞幸施行摘牌。

自4月2日自曝造假22億元收入以來,瑞幸終於喝完杯中的苦咖啡。

席卷全球的新冠疫情戳破了資本圈養下長出的鮮亮羽毛。

2019年5月10日,優步在紐交所上市。作為全球矚目的超級獨角獸,優步以81億美元的募資額、逾800億美元的估值,成為自2014年阿里巴巴上市以來美股規模最大的IPO。

霍斯勞沙希曾在2019年11月的一次電話會議上對投資者表示,要在廣泛的經濟領域引發顛覆性變革,實現“大規模”收入增長。

優步自2009年成立以來,已連虧十年。

5月初,優步發布2020年第一季度財報。財報顯示,公司一季度營收35.4億美元,虧損達到29億美元。

新冠病毒疫情徹底敲醒了優步自以為是的雄心壯志。

除了裁員,優步將砍掉燒錢項目,縮減非核心業務。

優步已經在自動駕駛,人工智能實驗室,產品孵化器,Uber Works等跨界領域投資了眾多花費數以億計美元的項目。

雖然優步的用車服務在疫情期間遭到沉重打擊,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其外賣平台優步Eats的業務量卻在疫情之下實現了逆勢增長,營收為8.19億美元,同比增長高達53%。

疫情期間,Uber宣布推出分別名為Uber Connect和Uber Direct的服務,都將專注於遞送物品。Uber Eats也向消費者供應超市代購服務。

交通代步服務才是優步的核心業務。

5月12日晚間,彭博報導稱優步計劃收購美國外賣平台GrubHub,消息傳出後兩家公司股價直線拉升,優步一度漲超7%,最終收漲約2%。而Grubhub則收漲29%。

在超市的線上訂單不斷增長過程當中,優步及時的業務調整解決了配送員人力短缺的問題,直接為優步贏得了營收。

聚焦主業,營造健康的現金流業務,而不是沉溺於資本遊戲,熱錢的潮水退去時,冷靜下來的優步不會是那個裸泳者。

而另一面,金融掮客不關心財務利潤,經濟利潤才是資本追逐的對象。

從影視版權跨界要玩造車的樂視系,起源於神州系的瑞幸咖啡,一層層紙面故事,更是劇情跌宕起伏,戲裡戲外無比投入。

賈躍亭造車神話背後的詭異邏輯也許就此煙消雲散,最終到了結尾。

樂視網曾是創業板龍頭企業,市值一度高達千億,截至2020年3月31日,樂視網股東數量為28.07萬戶。

一季報顯示,樂視網目前整體債務近百億元。

舞台上的人已離場,28萬股民卻尚未脫身。

3月29日,孫宏斌曾出席香港業績發布會談樂視:“再過一年,大家都忘了。”

“退市不過是瑞幸咖啡在資本端的影響,對運營端暫時沒有太大影響。如果管理團隊有能力保證資金鏈不出問題,品牌依舊有存在的價值。”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退市對於瑞幸咖啡的運營情況不會影響太大。

在中國香港和開曼,針對瑞幸和陸正耀的一系列投資者訴訟已經展開,投資者們首要的訴求是凍結和保全瑞幸資產,防止陸正耀等高管賴账跑路,再尋求進一步賠償。

另一邊,為了預防被金融機構全面凍結資產,陸正耀發起了對自己質押股權承銷商瑞信的訴訟,申請禁製令避免瑞信在中國香港之外發起訴訟。

瑞幸第二季的劇本該怎麽演?

擁有創新精神,為社會創造財富,提供服務的企業家,和由此凝聚的企業家精神才是推動社會文明前進的根本。

沒有實業支撐的金融投機,只會耗盡經濟的營養,敗壞社會實乾的文化。

換個角度,新冠疫情也許不是打碎了人們的美夢,而是一級避免從雲端跌落的台階。

專一,務實,於世才能治業,於己方可齊家。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