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英國聖公會怒斥埃克森美孚:“世界正遭到深層的毀滅”

位於倫敦的英國聖公會東聖鄧斯坦教堂廢墟,攝於2019年9月。這座教堂在二戰期間大部分已被摧毀。英國聖公會是世界上最大的宗教投資機構之一,環境問題是其財務戰略的核心。圖片來源:SAM MELLISH—IN PICTURES VIA GETTY IMAGES

今年2月一個星期二的早晨,當愛德華·梅森走上講台,面對台下的石油和天然氣公司高管時,他的出現並不讓人感到意外。梅森身材瘦小、牙齒有縫,是英國聖公會委員會(也即聖公會主要投資機構)負責任投資部門的主管。

梅森和他的同事、英國聖公會養老金委員會道德與參與部門主任亞當·馬修斯經常會出席此類活動(這次是一年一度在倫敦舉辦的國際石油周),還有其他所有涉及氣候變化問題和全球各大石油和天然氣公司的活動。在這個冬日的早晨,梅森上台介紹了英國聖公會最新的投資政策,並提出了警告。

“你們都注意到了資產剝離的運動。”他指的是一些大型投資機構正在努力撤資石油公司,以及其他被視為氣候變化罪魁禍首的行業。梅森說,聖公會希望“看到變化”,但終止投資並不是實現這一目標的最佳途徑。相反,他對台下的高管表示,“我們會竭盡全力,讓你們參與到解決氣候變化問題的進程中去。”而同時,聖公會的耐心也是有限的。如果哪家公司拒不同意大幅減少排放,教會將別無選擇,只能改變政策。

乍一看,梅森的話似乎只是空頭威脅。聖公會坦言在石油和天然氣行業的持股量較少,因此在經濟上失去教會的支持並不會讓行業感到恐慌。但英國聖公會確實有一件法寶能引起能源公司首席執行官的注意:影響力。

梅森和馬修斯代表的機構投資者掌握了超過40兆美元的資金,他們負責牽頭就氣候變化問題與全球最大的能源公司接觸。因此,聖公會備受關注,並被認為促使了公眾和機構對能源行業施加巨大減排壓力。

兩人已經取得了不少進展:就在梅森出席國際石油周前不久,英國能源巨頭英國石油公司宣布要在2050年之前實現“淨零排放”目標,也即盡可能地減少排放,然後利用其他方式抵消剩餘的排放量。4月16日,總部位於荷蘭的殼牌公司也做出了相同的承諾,成為全球最大一家做出該承諾的能源公司。此外,殼牌公司還在新聞稿中引用了馬修斯的話。

這些成就被一場比氣候變化更迫在眉睫的危機所掩蓋了,那就是新冠肺炎大流行。儘管梅森和馬修斯也對疫情感到擔憂,但他們仍把注意力放在了另一個長期的挑戰上。這個挑戰遠在大洋彼岸,而且迄今為止,事實證明這家公司比它的歐洲同行更加難以改變。它就是埃克森美孚公司。

4月24日,聖公會宣布會在埃克森的股東大會上,與其他關注氣候問題的強大投資者一起,對整個董事會進行抗議性投票。此前,儘管結果可能並不如人意,但聖公會多次試圖讓這家總部位於美國的石油巨頭采取相關舉措。而此番聲明表明,聖公會的努力又上了一個台階。這是兩家機構最新的一次較量,但可以肯定的是,這絕不會是最後一次。

“毀滅上帝的世界”

英國聖公會擁有486年歷史,其中一位大主教曾任石油公司高管,最高首腦則是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聖公會似乎不太可能在氣候變化問題上扮演重要角色。畢竟,應對氣候變化幾乎已經成了格蕾塔·通貝裡這類“環保少女”的代名詞,而教會僅僅為了吸引年輕人入教都費盡了心思。

更何況,聖公會似乎不僅是另一個時代的產物,它的財力也十分有限。它旗下所有的基金掌握著約140億英鎊(大約1233億元人民幣)資產,是世界上最大的宗教投資機構之一。但與大型機構養老基金和資產管理公司相比,這個數字仍顯得微不足道。例如截至今年3月31日,聖公會經常與之合作的瑞典國家養老基金AP7,其在股票基金和固定收益基金方面管理著約546億美元(大約3867億元人民幣)資金。

英國聖公會養老金委員會道德與參與部門主任亞當·馬修斯。圖片來源:Credit: Church of England

此外,聖公會持有的石油和天然氣公司股份也相對較小。教會的養老基金在整個石油和天然氣行業持有1620萬英鎊(大約1.42億元人民幣)普通股,聖公會委員會基金則沒有披露投資該行業的確切數字。英國石油公司和殼牌公司均被列為教會持有的最有價值的20隻股票之一。

考慮到這些限制,聖公會對石油和天然氣行業的影響力更為令人驚訝。它之所以能享有話語權,一個原因是其他大型投資機構要兼顧各個利益相關方和優先事項,但聖公會可以把應對氣候變化當作工作重心。從2014年起,聖公會委員會開始在年報中將應對氣候變化列為負責任投資的重點。而在2017年,聖公會聯合創立了“過渡路徑行動”,這家設在倫敦政治經濟學院的中心將幫助資產管理公司追蹤各公司應對氣候變化的政策。今年2月,聖公會把這一戰略推廣到了自家業務,承諾將在2030年前使成千上萬座陰冷古老的教堂和大教堂實現碳中和。

聖公會代表的不僅有自己的基金,還有其他財力雄厚的投資機構,通過牽頭努力來提高自己的影響力。它代表了機構投資團體“氣候行動100+”,和其他投資機構共同牽頭,與英國石油公司、殼牌公司和埃克森美孚進行接觸。“氣候行動100+”的成員包括貝萊德公司,團體共掌握價值40兆美元的資產,並明確致力於改變各公司的氣候政策。

關注氣候變化的投資團體認為,聖公會是踐行這種合作方式的先行者,特別是在與石油公司就減排目標和遊說活動直接接觸時,聖公會起到了開拓性的作用。Boston Trust Walden是一家專門從事ESG資產管理的公司,其ESG股東參與部門主任蒂莫西·史密斯曾擔任美國不同宗教信仰者間共同責任中心執行董事。他表示,英國聖公會在2018年與AP7合作,公開指出多家歐洲公司在幕後遊說反對制定應對氣候變化政策,這為他們在美國開展類似行動帶來了啟發。史密斯說:“其他人都沒有行動,而他們卻這麽做了。”對於越來越多將氣候變化問題作為投資組合重心的投資機構而言,聖公會的做法為它們提供了一種模式。

由聯合國支持的Principles for Responsible Investing組織首席執行官菲奧娜·雷諾茲指出:“他們完成了超出自己能力的事。”該組織也是“氣候行動100+”的成員。

聖公會之所以能在應對氣候變化投資領域發揮巨大作用,除了策略以外,梅森和馬修斯認為這也歸功於一些世俗投資機構不具備的品質:道德責任感。像貝萊德這樣的公司必須仔細論證氣候政策在財務風險和回報方面的合理性,但聖公會設有一個由投資顧問和宗教領袖組成的理事會,可以在財務和神學方面提供支持。

正如史密斯所說:“用宗教術語來說,他們擔心上帝的世界會遭到深層的毀滅,這種情況將會發生,而且現在就已經發生了。”

“以前差距很大,現在反而更大了”

儘管歐洲主要能源公司似乎終於改變了氣候相關的政策,但在大西洋彼岸,美國最大的石油和天然氣上市公司埃克森美孚依舊是聖公會需要討伐的對象。

埃克森美孚通常被視為美國石油和天然氣行業的領頭羊,但它規模極其龐大,影響力遠遠超出了其位於得克薩斯州歐文的公司總部。它是僅次於殼牌和英國石油公司的全球第三大石油和天然氣上市公司,業務遍布6大洲45個國家,2019年營收額和其他收入總和近2650億美元。埃克森美孚的任何政策轉變,不僅會代表美國能源行業的重要轉折點,也可能成為一個契機,迫使其他大公司也走上同樣的道路。

英國聖公會委員會負責任投資部門主管。圖片來源:Credit: Church of England

2017年,聖公會在埃克森年度股東大會上提交了一份股東議案,要求公司披露氣候變化對業務產生的影響。該議案以62%的股東票數獲得通過。自2018年以來,埃克森每年都會公布《能源和碳摘要》報告,說明氣溫上升對業務的影響。

此後,聖公會開始與埃克森公司直接接觸。2018年,梅森與紐約州共同養老基金合作,代表“氣候行動100+”直接與該公司對話。由於私下談話鮮有進展,聖公會開始通過公開場合發聲,試圖在公司年度股東大會上就氣候政策問題提出股東議案。

但自2017年以來,聖公會的做法隻取得了有限的進展。新的股東議案要麽無法通過,要麽在美國證交會的支持下被剔除在了代理投票表決議題之外。今年,英國聖公會的一項提案要求埃克森美孚設定與《巴黎氣候協定》相一致的減排目標,但這項議案已經連續第二年遭到否決。其他投資者就氣候政策和遊說內幕披露事宜提出的議案雖然進入了投票環節,但至今未能獲得多數讚同。梅森在今年2月表示,“氣候行動100+”仍在與埃克森公司合作,“但我們對聽到的消息並不滿意”。

到了今年4月,雙方的關係似乎愈發緊張。4月24日,聖公會和紐約州共同養老基金宣布,它們將在5月的年度股東大會上投票反對埃克森美孚董事會,以此抗議該公司的氣候政策,並敦促其他股東也一起投票反對。

埃克森美孚則否認自己拒不對氣候變化采取行動。在回應聖公會指責其在氣候問題上不願讓步時,它提供了一份應對氣候變化政策的摘要。該公司並未直接回應英國聖公會或其他批評者,也沒有確認是否加入了“氣候行動100+”。公司表示自己致力於遵守《巴黎協定》並與之保持一致,在政治獻金方面也做到了公開透明。它在今年3月表示,公司在2017至2020年間的甲烷排放減少了20%。據國際能源署的數據顯示,這種強大的溫室氣體佔到全球能源相關排放的6%。

埃克森美孚還指出,它有充分理由否決聖公會和其他投資者就氣候政策提出的議案。今年,該公司就聖公會提出的排放目標議案向美國證交會發表聲明,稱該議案被擱置是因為它“虛假且有誤導性”。議案企圖對埃克森美孚進行微觀管理,而這其實沒有必要,因為公司已經“在實質上實行了”減少排放的提案。

一些ESG專家表示,聖公會在與英國石油、殼牌公司等歐洲石油巨頭打交道時成效顯著,但卻無法與埃克森美孚達成一致,這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政治因素,尤其是美國和歐洲在氣候變化問題上存有巨大分歧。

牛津大學賽德商學院副研究員、該校社會融資和影響力投資項目聯合主任蓋爾·彼得森認為,投資者在這個問題上的立場通常“反映了當地的政治傾向”。Principles for Responsible Investing的菲奧娜·雷諾茲則表示,對美國和歐洲的大企業而言,“它們的觀念完全不同”,而且歐洲各國政府在制定氣候變化政策方面遙遙領先。

川普總統決定讓美國退出《巴黎協定》後,2018年6月,一名抗議者在芝加哥手舉標語,呼籲阻止氣候變化。圖片來源:SCOTT OLSON—GETTY IMAGES

2019年底,川普政府正式宣布美國將退出《巴黎協定》。此前,川普首次於2017年承諾將退出該協定。與此同時,英國和歐盟各國政府參與應對氣候變化的意願要強得多。英國和歐盟都目標在2050年前實現淨零排放。馬修斯表示,隨著殼牌公司在今年4月做出同樣的承諾,美國和歐洲的差距越來越大:“以前差距很大,現在反而更大了。”

如今,還有一個因素使得向埃克森美孚等行動遲緩的公司施壓的努力變得更加複雜:新冠肺炎大流行。據國際能源署稱,今年全球石油需求量可能會因為封城措施減少930萬桶/天——而且前提是2020年下半年開始需求有所恢復。

雖然需求疲軟可能在短期內遏製溫室氣體排放,但這也威脅到了能源公司的財務健康,即使是最大的公司也承諾減產,並宣布了停薪休假和裁員計劃。英格蘭銀行前行長馬克·卡尼在今年3月警告稱,廣泛的經濟影響(更不用說世界各國轉而抗擊疫情所帶來的干擾),有可能會減少資金投入和減排運動的緊迫性。國際能源署執行乾事法提赫·比羅爾則表示,這場危機其實是對全球各家企業是否會兌現承諾、繼續應對氣候變化的一場考驗。

不過在今年2月,早在新冠大流行來襲或殼牌公司宣布淨零目標之前,梅森就警告說,在氣候變化和商業問題上,世界正在迅速變化。

他表示:“埃克森美孚自欺欺人,說什麽‘啊呀,一切都會和以前一樣的’,但事實並非如此。”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