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不愧是奧斯卡最佳影片,《寄生蟲》真的很好看

本文作者:島上的心髒科醫生

奧斯卡獎公布,《寄生蟲》獲得了最佳影片等四大獎項,成為了大贏家。

對於奧斯卡獎的結局,大家見仁見智,然而《寄生蟲》卻真真正正是一部好片子,安利給大家。

奉導演的電影兼顧導演片和商業片的特點,集中表現在故事性和勇敢的社會思考。故事充滿轉折。不可思議,不可預測,卻合情合理。

物資的不豐富並不意味著不開心,最讓我們難受的是失去希望,自我評價低下。

爸爸一家人在地下室裡卑微、開心而充滿希望的生活,吃一點零食,喝上幾罐啤酒就開心的不得了。讓我想起很多往事,上研究生的時候沒有錢,3、400元/月租住在一個非常偏僻的小區,那個時候我們發現3元管飽的自助餐,我們可以一直吃到老闆從,“兄弟,照顧生意啊。”到“大哥,別浪費哈。” 和民工一起吃1.5一份的超大份白菜炒餅,在裡面發現了一根刷鍋的掃把苗,就把它默默的挑出來,然後再接著吃。還有帶著女朋友,現在的老婆一起去吃2元一個的驢肉火燒改善生活,還能喝上一瓶只要1.5元的苦瓜啤酒···我不想去吃牛排嗎?“是貧窮限制了我的想象力”嗎?很窮的日子,然而充滿希望和快樂。

一家人一直是在努力的,可是他們有希望嗎?朋友讓哥哥做家教,他卻制定了一個計劃···

一步步的,全家人成為了富人的家庭教師、司機、幫傭。借主人野營的機會,他們跑到大宅子裡盡情歡樂,“曾那麽接近幸福”。然而突然之間,前任女仆回訪,原來,她的丈夫由於高利貸,一直寄生在不見天日的地下室裡!為了給他送飯,“請你接受這鼻屎一樣的饋贈吧。” 可緊接著,老女仆誤打誤撞的拆穿了他們的騙局。矛盾又上升到了一個新的階段,兩撥可憐人為了爭奪地盤開始了血腥的戰爭,主人的返回讓他們卻像蟑螂一樣四散奔逃。影片的最後,經典的上層社會的餐會,大家大提琴的伴奏下歡唱,陽光燦爛日子在屠刀面前戛然而止。百轉千回,高潮迭起,讓人欲罷不能。

然而,究竟誰才是“寄生蟲”?困居於地下室的男人高呼“感謝尊敬的樸社長。”我卻喘不上氣來。一家人機關算盡,想盡辦法排擠同為可憐人的前任,其實只是想過得好一些,用媽媽的話來說,“富有的話,我也會變得很善良!”而富人呢?他們的工作也許很重要,但也許,並不能真的創造什麽。就像《詩經·伐檀》所說“不稼不穡,胡取禾三百廛兮?不狩不獵,胡瞻爾庭有縣貆兮?彼君子兮,不素餐兮!”你們富人啊,真不是吃素的!

曾有人說這部影片標簽化明顯,例如富人,則必然趾高氣昂,窮人卻想盡辦法鑽營,把戲拆穿後窮凶極惡的揮起了屠刀。然而,其實,不論我們是否承認,標簽化已經是現在快節奏社會的特點之一。一部電影,是否好看,前五分鐘可能是觀眾的極限,一條新聞怎麽上熱搜?想盡辦法蹭熱點,蹭最吸引大家眼球的那幾個標簽。

為什麽爸爸一家不能安貧樂道,采菊東籬下呢?因為,隨著社會的發展,窮人被拋得越來越遠了!

影片最觸動我的是撕裂感,讓我喘不過氣來。

社會發展的速度越來越快,自1900年至今,科技發展速度遠超過此前整個人類的總和,我們擁有了資源最豐富的商品社會,同樣也擁有了2次世界大戰,和能夠毀滅世界很多次的核武器。全球化、人類遷移的增多也給疾病的傳播創造了條件。與此形成鮮明對照的是,作為整體的人類,在科技和社會發展的同時,由於不能夠平等的利用資源,越來越快的發生了撕裂,人們在物理距離越來越近的現在,一些不可言狀的距離卻在越來越大,越來越多的人被發展的列車甩了下來。

曾有人形容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對於其他地區的差距,近期上映的《半部喜劇》正是描述了北京戶口對於外地人的重要性,印度影片《起跑線》在中國引起共鳴,正是因為我們也有關於學區房、重點學校和高考移民的切膚之痛。

《今日簡史》指出,距離不斷增大,人類可能裂分成了多個階層,科幻小說《北京折疊》裡,精英階層過著奢靡的生活,而普通階層卻只能生活在地層的另一面。絕對的商品社會,強者有可能去佔有更多的資源,而變得更為強大,他們的後代也由於擁有更好的教育、更多的機會,有更多的機會去“實現一個小目標”,而弱者卻不斷沉淪。

陳勝吳廣起義說,王侯將相寧有種乎?

哪吒說,我命由我不由天!

其實,今天的鴻溝正在變得越來越深,越來越寬。現在有人讚同無政府主義,然而儘管存在很多問題,但很多的制度例如扶貧等等,卻是保護弱者,保持基本的公平和避免過度的撕裂,保持社會的穩定的必要遠見和措施。

這是一部令人印象深刻的好片子,然而緊縮,錐心的疼痛,讓我短時間沒有勇氣再看,為了忘卻,記錄於此。

(圖片來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