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三星堆是外星人遺跡嗎?最新考古成果裡藏著答案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3月21日電(記者 宋宇晟)被網友形容為“連拆6個盲盒”的三星堆遺址考古20日向公眾公開最新成果。

在此之前,三星堆留給人們的印象大概能用“神秘”“新奇”這樣的詞匯概括,不少人會好奇曾在此遺跡生活的古人是什麽樣,甚至還有人猜測三星堆是外星人的遺跡。不過,最新的考古成果已經在一定程度上回答了一些問題。

三星堆是域外文明?

之所以會出現對三星堆這樣那樣的想象,和1986年該遺址1、2號“祭祀坑”出土的諸多文物關係密切。

高大的青銅神像、青銅神樹,精致的金面罩、金杖,以及大玉璋、象牙……這些上世紀出土的珍貴文物,無一不向人們展現著三星堆與人們印象裡中國中原文物的巨大差別。

在20日上午的發布會上,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教授孫華就坦言,當年的發現引起國內外學者公眾的極大關注,就是因為“大家就感到很吃驚,覺得中國以前好像不鑄造這些東西”。

簡而言之,就是具備域外文明特徵。也因此,各種猜測隨之產生。以至於不僅出現了外來之說,更出現了“三星堆是外星人的遺跡”這樣的大膽猜測。

那麽,三星堆真的是脫離中華文明之外的遺存嗎?答案還得從考古實證中去找。

最新考古成果“有話要說”

事實上,上世紀震驚世界的三星堆出土文物只是來自1、2號“祭祀坑”。2019年11月至2020年5月,考古人員新發現6座三星堆文化“祭祀坑”。

據國家文物局消息,目前,3、4、5、6號坑內已發掘至器物層,7號和8號坑正在發掘坑內填土,現已出土金面具殘片、鳥型金飾片、金箔、眼部有彩繪銅頭像、巨青銅面具、青銅神樹、象牙、精美牙雕殘件、玉琮、玉石器等重要文物500余件。

除此之外,國家文物局副局長宋新潮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談到,其中發現的青銅方尊、大型青銅面具以及雕刻有菱形紋飾的象牙小飾品等,都是非常重要的新發現。

這裡有一點似乎和人們的固有印象有所出入:域外文明特徵明顯的三星堆遺址也有古時四川以外流行的方尊?

文化交流的印跡

晚商南方的大口尊,歷史上在湖南、湖北等地均有發現。20日的發布會上,武漢大學歷史學院教授張昌平就指出,這就表明,三星堆存在和當時長江中下遊地區交流的可能性。

張昌平還表示,三星堆本地的青銅器有很明確地借鑒中原文化元素的地方。“比如把雲雷紋放大,作為三星堆的一種符號。”而雲雷紋正是中原商文化代表性紋飾。

三星堆遺址考古發掘現場負責人冉宏林在當日下午的通氣會上也表示,殷墟遺址出土的銅尊、銅罍、玉戈等一系列器物都能在三星堆遺址找到形製相似的器物,這可以體現其和商文化的關聯。

顯然,三星堆文化並不孤立。

冉宏林還指出,從出土文物來看,同處四川的三星堆遺址和金沙遺址關聯更加密切。“無論是兩地出土的銅器、玉器、金器,還是兩個遺存的位置選擇,房屋、墓葬的方向,都可以看出二者之間的延續性,金沙遺址和三星堆遺址同屬於古蜀文明,是同一支人群所創造的兩個不同時期的中心遺址。”

未解之謎與新的問題

持續幾十年的三星堆遺址發掘,至今未發現文字或文字記載。三星堆究竟有沒有文字?

冉宏林透露,考古人員在很多陶器上發現有刻畫符號。“我們傾向於認為這至少是有文字的跡象。”但這些符號有何含義?這又是一個新的問題。

國家文物局的文章顯示,此次發掘中,考古工作者充分運用現代科技手段。這也讓考古人員看到了解決一些疑問的可能性。

孫華將這次發掘稱為“精細發掘”。較之以往,一個重要的改進是“好多有機質的東西,我們過去沒有能夠把它提取出來,現在我們有可能把它提取出來”。

他舉例說,“我們發現那麽多青銅頭像,它的身軀是什麽?大家以前就推測是木頭的,現在我看,好像已經有木質的、像身軀的東西在出土了。有可能是柱子,有可能就是身軀。我想肯定會有新發現,只是現在這些發現剛剛露頭。”

此外,發掘中,中國絲綢博物館團隊通過顯微觀察在4號坑灰燼中發現紡織品痕跡,可能附著於青銅器表面;採用酶聯免疫技術監測到4號坑灰燼層中有蠶絲蛋白,說明4號坑中曾經存在過絲綢。

中國絲綢博物館技術部主任周暘傾向認為,當時這些絲綢或許用於祭祀,是作為溝通天地、人神之間的載體。

值得一提的是,冉宏林透露,根據目前已掌握的信息看,正在發掘坑內填土的8號坑可能還會出土比較豐富的文物。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