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成語“以儆效尤”背後的血腥:齊桓公屠城

作者:尤磊

(齊桓公)

(一)周惠王與王子頹的恩怨

公元前682年,彌留之際,周莊王叫來了大夫寪國,叮囑他一定要善待王子頹。王子頹是周莊王寵妾姚姬的兒子,寪國是王子頹的老師。

這一幕何其熟稔,感情他早已忘記他親愛的弟弟王子克了,關鍵是周莊王作為曾經的受害人,搖身一變成了遺禍者。

周莊王崩了,他的兒子姬胡齊登基為周僖王。

五年後,短命的周僖王崩了,他的兒子姬閬即位為周惠王,於是,周惠王與他叔叔王子頹的故事正式拉開帷幕。

周惠王年輕氣盛,又非常貪婪,即位後便佔取蔿國的菜園子來畜養野獸,又強取邊伯靠近王宮的房舍,奪取子禽、祝跪和詹父的土地田產,收回膳夫石速的俸祿,因此引起蔿國等五大夫以及石速的強烈不滿。

其意在打擊小宗,然而失之過急。

周惠王二年秋,蔿國等人擁奉王子頹發動叛亂,叛軍兵敗潰逃,王子頹流亡到衛國。衛惠公怨恨周王收留黔牟,於是聯合南燕國出兵攻入洛邑,驅逐周惠王,擁立王子頹為周天子。

這讓鄭厲公看到了機會。

(看看遂國在哪裡?)

(二)以災禍為歡樂的王子頹愛養牛

公元前674年,鄭厲公出面調停王室危機不成,將流亡在外的周惠王帶回鄭國,安置在他的老根據地櫟邑。尊王攘夷,不是只有他齊小白會做。

得逞大志,王子頹得意忘形,先是把他的興趣愛好發揮到極致。你可能想不到,他愛牛。他在王宮裡養牛,招來一幫善於養牛的人。這一群慕名而來的牛倌中,有一個人叫百裡奚,這可是一號人物,我們不妨先記住他。然後,招回五大夫夜夜笙歌,開舞會時用上了黃帝、唐堯、虞舜、夏禹、商湯、周武六代的盛世樂舞。按照周禮,這“六代之樂”只有在祭祀天地、山川、祖宗時才能演奏。高興了你就拿來演,儘管你是周王,那也是非禮。果然,消息一出,天下嘩然。本來,惠王無道,周人情感的天平還在王子頹這邊傾斜著,這樣一搞,貴族集團先就與他走向了對立。

第二年春,鄭厲公和虢國國君虢仲在弭地(河南新密境內)盟會。

王子頹唱歌跳舞不知疲倦,這正是以災禍為歡樂啊(歌舞不倦,樂禍也)。司寇行刑殺人,國君還要減膳撤樂,何況以災禍為歡樂呢?篡奪王位,還有比這更大的禍患嗎?面臨禍患而忘記憂慮,災禍一定會到來。我們何不讓天子回國複位呢?

幸災樂禍這個成語大家應該很熟悉,這裡鄭厲公隻講到一半,剩下那一半還要等到晉惠公時才會出現,到時我們再詳說。

虢國地近周國,也怕禍及自身,因此與鄭國一拍即合,誓師討伐叛亂。

當年夏天,鄭、虢聯軍攻入王城,殺死王子頹和五大夫,周惠王重登天子之位。

為了感激鄭、虢兩國的援助,周惠王將酒泉(陝西省東部一帶)賜給虢國,將虎牢(河南滎陽西北)以東的土地賜給鄭國。這樣,周王室的疆土再一次萎縮。

扶立周王重登王位,這是牛逼哄哄的齊小白也沒來得及乾的事,鄭厲公自覺乾得漂亮。

(三)安定王室的鄭厲公得意忘形

我只能說人性很複雜,得意忘形的不只是王子頹,還包括老成謀國,手段狠辣的鄭厲公。一激動,他也大宴群臣,演奏“六代之樂”。

與會者都很高興,誰也沒有意識到他這是步了王子頹的後塵。只有一個人除外——原莊公。

西周封建,周文王十六子姬豐封於原(河南濟源),原莊公就是他的後裔。原莊公兼任周室卿士,周惠王的王后就是他親自到陳國迎娶的。在這個節骨眼上娶妻,陳國王后與周惠王可謂是貧賤夫妻。後來,他們生了王子帶,周惠王很喜歡這小子,因此,也就厭惡了齊國王后生的太子姬鄭。

“鄭伯效仿別人的過失,必定會有災殃(鄭伯效尤,其亦將有咎)。這就好比抓住一個賊,然後自己又去行竊,彼此彼此吧。

不過一個月,鄭厲公薨了。

原莊公不是預言家,他只是站在事物的普遍發展規律上,作了一個合理的推定。事實證明,他是對的。

有人說,如果再給鄭厲公二十年壽命,春秋的歷史就將改寫,因為他是天生的軍事家,又善於學習。出師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強人又歿,從此以後,鄭國在國際上再也沒有了發言權。

他的兒子鄭踕嗣位,為鄭文公。

又過了兩個月,文薑夫人也卒了。臨死之前吩咐魯莊公,該到齊國迎娶夫人了。這門親事是早就定下的,女方是齊襄公的遺腹女,歷史上稱她為哀薑,當年定親時哀薑還不滿周歲。親上加親,看來,她一直在牽掛著她的親哥哥。

歌裡唱的好:帶著你的妹妹,拉著你的嫁妝,趕著那馬車來。安葬了母親,魯莊公到齊國娶回了他的小新娘,齊國很大方,又媵了個宗室女——叔薑。

(四)復仇的遂國引來了滅頂之災

人有人格,國有國格,哪怕是再小的國家,比如遂。

遂國乃舜帝之後,與陳國同源。與陳國的與時俱進不同,遂國較好地保留了帝舜的孝悌之道。

這麽一個文明古國,就因為阻擋了齊國的稱霸腳步,說滅就滅了,遂人滿心的不服。

它是真小,整個國家只有四個家族:遂因氏、頜氏、工婁氏、須遂氏。

齊人走了,留下一幫討厭的駐軍。這些駐軍不見得比常駐衝繩的美軍善良,搶劫、強奸也是家常便飯。

以前,宗主魯國人見了他們也是客客氣氣的,哪受得了這個。不讓咱好過,咱就要他命!四大家族很快達成了一致意見。

公元前677年的夏天,思鄉心切的齊國守兵收到了四大家族的熱情邀請:各位軍爺辛苦,我們四家共同出資從海濱拉回一批海貨,新鮮著呢,犒勞犒勞各位軍爺,美酒管夠,不醉不歸喲。

一聽說是海鮮,齊國將士哈喇子都流出來了。四年了,嘴裡都淡出鳥來了,家鄉特產,看人家這誠意,還有啥說的,可勁造吧。

上到軍將,下到走卒,一個不拉,人人都醉了,爛醉。這時,四大家族的刀片子亮出來了,一陣砍瓜切菜,這才真叫不醉不歸了。

驚聞噩耗,齊桓公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立馬組織大軍重新殺入遂國,除了在外未歸的,全國滅種。為什麽這麽說呢,因為漢朝還有個叫遂義的人,當是滄海遺珠的遂國後人。

齊桓公手段可謂狠辣,照他的意思那是殺雞給猴看,剛剛稱霸,尚有好多心懷異志的國家,以儆效尤啊。

遂國滅亡後,齊國在它的北部修了長城。後來,晉國滅肥,遷肥人於此地,這就是肥城市名稱的由來。

料理完了遂國事宜,還沒顧上喘口氣,齊桓公又得到了一個令他且驚且喜的消息,南方那個不安分的楚文王薨了。

【作者簡介】尤磊,筆名歸去來,基層幹部,市級作協會員。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