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被志願軍重兵包圍的美軍是如何守住砥平裡的?

作者:霄羽

1951年2月15日,砥平裡戰鬥已經打到了第三天。在「聯合國軍」近乎瘋狂的空軍、炮兵、坦克火力的打擊下,志願軍投入戰鬥的8個團傷亡驚人,但戰局卻難有進展。

志願軍40軍軍長溫玉成接到來自志願軍副司令員鄧華的電話,命他統一指揮在砥平裡的所有部隊,在16日「務必拿下砥平裡」。溫玉成認為,砥平裡戰鬥是沒有協同的一場亂仗,是以我之短擊敵之長的一場打不勝的戰鬥,明確建議終止戰鬥。在征得彭德懷同意後,鄧華於當晚下令全線撤退。

國內外史學界普遍認為,砥平裡戰鬥是朝鮮戰爭中繼仁川登陸之後的又一個轉折點,因為此戰之後美軍找到了有效對抗志願軍的戰術戰法,消除了對中國軍隊的恐懼,從而堅定了繼續戰鬥的決心。

鄧華上將

對於志願軍來說,砥平裡戰鬥無疑是一場慘痛的敗仗,不僅抗美援朝第四次戰役「西頂東反」的戰役目的沒有達到,而且徹底暴露了志願軍在火力、機動、後勤方面的致命弱點,為今後作戰帶來相當不利的影響。

那麽,從美軍的角度講,他們又是如何在命懸一線的局面下守住砥平裡的呢?

除了死守,別無選擇

在麥克阿瑟的授權下,美國新任第8集團軍司令李奇微取得了聯合國軍實際指揮權。不過,他接手的是一支被中國軍隊嚇破了膽,對取得戰爭勝利毫無信心的軍隊。

李奇微

和傲慢魯莽的麥克阿瑟相比,李奇微則要沉穩睿智得多,他一上任就關起門來研究紛繁複雜的戰場形勢,並分析出清晰的條理。

李奇微對志願軍不吝溢美之詞,稱讚他的對手戰鬥精神和士氣「無與倫比」,戰術「勇猛靈活」,指揮是「世界上第一流的」。當然,他也敏銳地發現,沒有空中掩護和機械化裝備的志願軍火力羸弱、機動力差、補給艱難。

李奇微強令士氣不振的美軍發動了一些小規模的戰術反擊,撤換了一批作戰不力的中高級指揮員,初步製止了全面潰退的局面,穩定了軍心。在此基礎上,李奇微於1951年1月25日下令發起「霹靂作戰」,集中5個軍以及幾乎全部的空軍,再次全線北進,直指漢江。

志願軍向美軍陣地發起衝擊

當志願軍發起橫城反擊戰後,西側的美軍第21團1個營以及東側的第9團1個營接連撤退,讓駐守砥平裡的美軍第2師23團孤零零地懸在整個東線的突出部,看上去隨時都能被中國人一口吞下。

團長小保羅•拉馬爾•弗裡曼反覆提出要立即撤走,他可不想在這個鬼地方獨自面對多達3個軍的中國軍隊。他的請求得到了第2師和第10軍各級長官的同意。

美軍士兵在戰鬥間隙

對整個戰局有獨特判斷的李奇微對此堅決反對。

李奇微認為,放棄砥平裡這個位於「中央走廊」的戰略要點,那麽第9軍的右翼就會暴露,一旦中國軍隊從這個結合部插進來,整個戰線就會撕裂。而如果美軍守住砥平裡這個突破口的底部,就會對東線志願軍側翼形成巨大威脅,從而將對手3個軍的攻勢消解於無形。他命令23團固守砥平裡,並下令38團即刻增援。

23團計程車兵們清楚地意識到,自己的命運只有自己才能決定,眼下只有靠自己了。

他們修築的工事堪稱教科書

如果不是朝鮮戰爭,弗裡曼有可能早就退役了。這位西點軍校曾經的「學渣」從軍數十年來一直表現平平,雖說參加過二戰,但實戰記錄基本沒有。不過,弗裡曼曾在中國呆過不短的時間,能說一口流利的漢語。

弗裡曼命中注定這輩子和中國有緣。受到李奇微賞識的他當上了23團團長,不久後奔赴朝鮮,總算是有了一展身手的機會。

砥平裡四面環山,如果在山上建立防禦陣地,環形防線將有18公里長,區區一個團的兵力守不住如此長的防線。因此,弗裡曼決定將步兵連安排在山腳下的低地,形成直徑1.6公里的環形防禦。實戰證明,這一舉措相當英明。

弗裡曼

志願軍對砥平裡的攻擊一直推遲至2月13日才發起,這樣就給美軍留下了10天的準備時間。美軍儲存了充足的彈藥,準備了10天的食品,他們修築的工事堪稱教科書級別:

陣地前沿環繞著壕溝,防步兵地雷和照明汽油彈密布其中,鐵絲網間設有梅花形拉雷群網,內外安裝有照明彈裝置,並在便於接近的地段潑水結冰,製造了難以攀爬的冰區。

各陣地之間的接合部全部以M16高射機槍和坦克作為遊動火力嚴密封鎖。環形陣地內配備了6門155mm榴彈炮、18門105mm榴彈炮、一個連的高射武器、20輛坦克和51門迫擊炮。各陣地之間有可通吉普車的公路,並修建了可降落小型飛機的軍用機場。

美軍炮兵

駐守砥平裡的部隊包括美軍1個步兵團、1個炮兵營、1個坦克中隊以及法軍1個營。為了增加一線兵力,弗裡曼把預備隊減少到最少程度,各團隻留1個連,各連隻留1個排。

儘管存在著預備隊少和完全沒有縱深等不足,但砥平裡的環形防禦陣地已經相當完備。對於嚴重缺乏重火力的志願軍來說,要想依靠單純的步兵,用近戰夜戰的傳統戰法突破如此完備的現代化防禦陣地,難度之大可想而知。

空前絕後的惡戰

戰鬥從2月13日晚10時開始打響。志願軍炮兵第42團在之前的行軍過程中遭到空襲,無法投入作戰,導致志願軍從戰鬥一開始就失去了炮火支援。

由於收縮了防禦區域,美軍兵力密度之大前所未有,火力之凶狠令人駭然。在望美山防區內,美軍1輛M19雙管高炮在1個半小時內發射了580發炮彈,2挺4管M16高射機槍發射了2200發子彈。在美軍火網面前,志願軍步兵如同飛蛾撲火。357團一個晚上三次進攻全部失敗,其中3營7連基本拚光,連長指導員全部陣亡。

描繪砥平裡戰鬥的作品

在所有的進攻部隊中,只有376團取得了一定戰果,他們在7門山炮和23門輕重迫擊炮的支援下突破了法國營的部分陣地。不過,天亮之後他們不得不停止攻擊。

戰鬥於當晚12時再次打響。美軍每5分鐘就密集發射一批帶降落傘的照明彈,可以長時間懸掛在空中,照亮整個戰場。

經過慘烈的白刃戰,志願軍連續攻下了3個小山頭。美軍殘存兵力在團預備隊和幾輛坦克的增援下發起反衝擊。激戰至午夜時分,美軍傷亡越來越大,弗裡曼也受了傷,其環形防線終出現了很大的缺口。

海盜攻擊機

面臨絕境的美軍表現得相當頑強,他們用坦克作機動火力點拚死抵抗。4架「海盜」式攻擊機也趕來助戰,先投下500磅集束炸彈,又發射了被美國大兵稱為「大腦袋」的火箭彈。志願軍在美軍猛烈的空中打擊下出現嚴重傷亡,進攻再次失敗。

鑒於北上增援的38團遭到頑強阻擊無法前進,李奇微只得把增援砥平裡的希望寄托在騎兵第1師第5團,他命令團長馬塞爾•柯姆貝茨上校無論如何也要突進砥平裡,哪怕隻進去1坦克。

由23輛坦克組成的坦克分隊搭載著160名步兵不顧一切地向砥平裡衝去。在損失了4輛坦克後,他們總算是衝開了志願軍的阻擊線。15日下午17時,十幾輛坦克和二、三十名步兵終於衝進了砥平裡。儘管增加的力量有限,但極大地振奮了美軍計程車氣。

美軍坦克發動突襲

當天晚上,圍攻砥平裡的志願軍39軍、40軍、42軍全線撤退,這場朝鮮戰爭中空前絕後的惡戰落下了帷幕。

美軍取勝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李奇微認為,「給中國人帶來無法承受的人員傷亡,是美軍奪取勝利的關鍵。」美軍能夠靠1個團擊退志願軍8個團的圍攻,最主要的原因是充分發揮了武器裝備的優勢。

戰鬥中,美軍步兵、炮兵、坦克、空軍密切協同,配合熟練,最大限度地發揮了火力優勢,照明彈的大量運用解決了其不擅夜戰的問題。野戰機場頻繁起降的運輸機源源不斷送去彈藥食品,及時接走傷員,使得被困部隊在幾天持續不斷的戰鬥中從未中斷火力,始終保持旺盛的鬥志,後勤補給能力之強令人驚歎。

財大氣粗的美國是永遠不缺武器彈藥的,而志願軍攜帶的重武器是極其有限的,因此在美國立體化的地空火力打擊下只能被動挨打。美軍的航空兵和炮兵火力給志願軍造成了重大人員傷亡,這也是志願軍最終放棄繼續攻擊的主要原因。

和國內一貫宣傳的美國大兵形象完全不同,在本次戰鬥中美軍體現出了十分頑強的戰鬥意志。例如騎兵第1師第5團在發動坦克衝擊時,不僅反映出美軍運用機械化裝備的超強能力,也反映出美軍官兵在關鍵時刻照樣能豁得出去。

不過,美軍能夠守住砥平裡,很大程度上源於志願軍領導層在情報和指揮上出現了嚴重的失誤,不僅對美軍的力量估計錯得離譜,而且在作戰兵力上抽調了互不隸屬的8個團,結果打成了一場沒有統一指揮的亂仗。

志願軍副司令員韓先楚

志願軍副司令員韓先楚認為,先打橫城再打砥平裡,是造成砥平裡戰鬥失利的原因。歷史不能假設,儘管打砥平裡失利了,但並不能說明先打砥平裡就一定能夠成功。

假設志願軍選擇首戰砥平裡,那麽美第9軍、10軍必定全力增援,到時極有可能陷入兩面夾擊之中,戰局如何發展難以預料。況且,橫城之戰確實取得了重大戰果,如果處置得當,志願軍奪取砥平裡並不是不可能的。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