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揭秘谷歌首席法律官 谷歌最有權勢的“隱形人”

騰訊科技訊 11月8日消息,據外媒報導,谷歌可能已經感受到了來自美國政府機構審查的壓力,但其卻並沒有表現出來。不久前,這家搜索巨頭宣布斥資21億美元收購苦苦掙扎的健身設備製造商Fitbit。這筆交易是谷歌在過去幾個月裡進行的第二筆價值數十億美元的收購,儘管政府官員反覆批評大型科技公司通過收購初創企業來扼殺競爭。

領導國會對科技領域反壟斷問題進行調查的民主黨眾議員戴維·西西林(David Cicilline)在一份聲明中說:“通過在這個時刻嘗試完成這筆交易,Alphabet子公司谷歌發出了信號,表明儘管受到了巨大的審查壓力,但它仍將繼續調整和擴大自己的權力。”

熟悉谷歌的人士表示,推進收購Fitbit的決定代表著谷歌主要領導者的意志,包括谷歌首席法律官肯特·沃爾克(Kent Walker)。通常情況下,公司律師不會像年輕的科技創始人那樣激起公眾的興趣。但在過去四年裡,沃爾克已悄然成為谷歌內部最具影響力的人物之一。不過,這也使他成為矽谷最重要的參與者之一,因為該行業進入了一個前所未有的政治危險時刻。

“律師的律師”

與社交網絡巨頭Facebook不同的是,谷歌在過去一年中繼續保持低調,並照常開展業務,而Facebook卻在大部分時間裡都在試圖向持懷疑態度的公眾解釋其政策。今年9月,當來自美國48個州的總檢察長宣布對谷歌展開反壟斷調查時,沃爾克領導的法律部門沒有向員工發送電子郵件解釋情況。

遊說公司富蘭克林廣場集團的馬特·塔尼利安(Matt Tanielian)說:“你需要認真對待調查,但不要反應過度,像沃爾克這樣的人能夠很好地應對。”沃爾克的支持者將他的領導風格視為企業成熟的一個受歡迎標誌,而其他人則認為這是公司沒有調整其方法以適應不斷變化的環境的象徵。喬治敦技術法律與政策學院研究員吉吉·索恩(Gigi Sohn)表示,谷歌歷史上第一次不乏政敵,但它似乎不願與他們接觸。

她說:“他們已經習慣了勝利,所以他們不一定會盡最大努力向前推進。人們沒有意識到他們已經不在另一個時代了。現在不是10年前,不是五年前,甚至與兩年前的情況也已截然不同。”

認識沃爾克多年的索恩稱他為“律師的律師”,這是對與他共事過的人的普遍稱讚。但谷歌的創始人已經從公眾視野中消失,其首席執行官桑達爾·皮查伊(Sundar Pichai)也只是在通常意義上保留了矽谷首席執行官的頭銜,顯然谷歌缺乏一個魅力超凡的領導者。不過該公司有最好的律師。

與谷歌共同成長

沃爾克現年58歲,在進入哈佛大學和史丹佛法學院之前,在一系列軍事基地度過了他的童年。他的早期職業生涯是聯邦檢察官,2006年加入谷歌之前曾在eBay公司、網景通信公司和美國在線(AOL)任職。起初,谷歌的法律部門很小,始終受到版權和隱私方面的法律挑戰所困擾。

但在沃爾克任職幾年後,該公司開始面臨反壟斷調查的首批挑戰。沃爾克沒有專門學習過反壟斷法,他也沒有監督谷歌2013年與美國監管機構就競爭問題達成的和解。但他有足夠的機會學習這方面的知識和經驗。曾於2005年至2018年擔任谷歌董事會成員的雪莉·蒂爾曼(Shirley Tilghman)指出:“坦率地說,沃爾克真的是在與公司共同成長。”

在矽谷與世隔絕的頂級律師圈子裡,沃爾克已經成為了一個顯赫的人物。他的門生已經開始領導Twitter、Pinterest、Dropbox以及其他矽谷公司的法律團隊,許多人進入了奧巴馬政府。他在許多方面也是典型的谷歌高管。幾位朋友和前同事稱他是個熱切的博學者,一個執著的、喜歡親身參與的管理者,也是個鐵杆兒科幻迷。

沃爾克的朋友們說,他有以數據為武器來支持其論點的名聲,他認為“深思熟慮”這個詞是最高的讚美。在谷歌政策部門工作了12年的亞當·科瓦切維奇(Adam Kovacevich)說:“他總是告誡每個人,要認真對待谷歌的批評者。”

2015年,當谷歌重組成立母公司Alphabet時,沃爾克的權限擴大了。重組後,谷歌聯合創始人和長期的法律主管大衛·德拉蒙德(David Drummond)退出了谷歌的日常運營。谷歌的政策主管雷切爾·惠特斯通(Rachel Whetstone)同年加入了Uber,沃爾克接手了她的政策團隊。

負責處理有爭議問題

去年夏天,沃爾克成為谷歌的首席法律官和全球事務負責人,負責監督公司政策、網絡安全和慈善事業。現在,谷歌幾乎每個有爭議的問題最終都會落在沃爾克身上,比如歐洲的反壟斷爭議,關於數字數據隱私和人工智能倫理的辯論,與谷歌員工在性騷擾和合約工問題上的對峙等。沃爾克還在維護與政府的關係方面發揮著關鍵作用,而這項任務通常是首席執行官的職責。並不是每家公司都會把這麽大的權力賦予其首席律師。

英特爾公司前總法律顧問道格·梅拉米德(Doug Melamed)說:“對谷歌來說,這是個非常非常龐大的投資組合。事實上,他的成功證明了他對董事會和其他高管的尊重。然而,也有緊張的跡象。法律和政策團隊成員的流失已經夠嚴重的了,以至於一位前谷歌高管將沃爾克稱為‘唯一剩下的人’。”

為了管理全球事務,沃爾克聘請了前奧巴馬駐華盛頓官員卡羅琳·阿特金森(Caroline Atkinson),但她工作了不到兩年後離職。沃爾克又花了一年時間尋找接班人,然後在去年6月聘用了前布什政府官員卡蘭·巴蒂亞(Karan Bhatia)。今年春天,沃爾克向他的朋友、前科技律師梅拉米德透露,他覺得自己“有點兒勢單力孤”。

沃爾克近年來也成為了現任和前任員工的目標,他們認為谷歌犧牲了自己的理想主義文化,轉而支持傳統的商業主義。前員工描述了公司的法律和政策部門曾經是如何圍繞敏感話題展開激烈辯論的,但他們表示,隨著沃爾克鞏固權力,這種來來回回的辯論逐漸消退。

前谷歌研究員梅雷迪思·惠特克(Meredith Whittaker)現已成為該公司的著名批評者,她認為,這一點特別重要,因為谷歌的政策對公司外部產生了巨大影響。她說:“沃爾克在那裡是為了保護公司免於承擔責任,這也意味著保護谷歌不對其員工和公眾負責。通過這種方式,他正在對我們所有人造成極大的傷害,包括那些使用谷歌服務和在那裡工作的人。”

自從谷歌被曝參與開發美國國防部Project Maven項目以來,該公司管理層與員工之間的信任已經惡化。Project Maven是國防部的絕密項目,使用計算機視覺軟體來分析無人機圖像。谷歌去年表示,將停止參與該項目,這在華盛頓引發了一輪相互指責。

不願與議員溝通

根據他的批評者所說,沃爾克已經表現出了阻止那種導致谷歌退出Project Maven項目的激進主義的傾向。沃爾克在今年早些時候發出的一份全體員工備忘錄中提醒員工,獲取某些“需要知道”的文件是一種極具煽動性的犯罪行為,不過有些員工將這解釋為一種壓製激進主義的企圖。

谷歌的一位代表當時表示,這並不代表一項新政策。8月份,該公司向員工發出了新的“社區指南”,警告他們不要花時間討論“非工作主題”。幾名現任員工抱怨稱,他們認為沃爾克想壓製政治表達的想法,是想要安撫指責谷歌存在偏見的保守派批評者。

沃爾克的默默無聞可能會削弱他在公司之外的影響力。谷歌前首席執行官兼執行主席埃裡克·施密特(Eric Schmidt)在任職期間主要擔任谷歌的公眾形象代表。施密特於2017年離職,他的繼任者桑達爾·皮查伊(Sundar Pichai)則低調行事。沃爾克現在參加了施密特曾經參加的許多高級別會議,但他這樣做時並沒有獲得作為首席執行官的威望。

去年夏天,當沃爾克計劃在國會關於俄羅斯乾預選舉的聽證會上作證時,參議院要求谷歌派遣皮查伊出席。但谷歌根本沒有代表出席,委員會工作人員在皮查伊應該就坐的地方放了一把空椅子。國會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民主黨工作人員在討論私人事務時說,沃爾克比其他科技巨頭的同行更不願意與議員溝通。索恩表示:“說出你對Facebook的看法,至少他們會道歉。但在谷歌,他們沒有承認任何錯誤。而這本身就可能是個錯誤。”(騰訊科技審校/金鹿)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