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15209 “萬字文”!未來智慧校園研究中心重要專訪實錄

2020年初的這場疫情,讓全社會看到了人工智能、大數據等新技術所發揮的巨大能量,對於教育行業來說,網課、直播等在線教育方式的高速滲透,則直接推動我們加速走向未來教育的大門。這扇大門後,是教育即將面對的巨大挑戰,也是學校即將迎來的形態變革。

為了進一步探索未來智慧校園的構建模式,落地實踐未來教育的學習方式變革,在教育部學校規劃建設發展中心的指導下,中國教育智庫網與北京一零一中學聯合發起成立中國教育智庫聯盟未來智慧校園研究中心(以下簡稱“研究中心”),並與一零一中學簽訂戰略合作協議

受疫情影響,這也是中國教育智庫網首個在線上完成成立儀式的研究中心!

近日,北京一零一中學校長、研究中心主任陸雲泉接受了“白丁會客廳”獨家專訪,以下為視頻專訪實錄。

(本文為視頻專訪實錄,未經本人審閱。)

主持人:鄭德林(白丁)

中國教育智庫網總負責人

未來學校研究院執行院長

嘉賓:陸雲泉

北京一零一中學校長

未來智慧校園研究中心主任

未來學校模式是開放的、共享的、平台化

一所名校在疫情下的“彎道超車”

白丁:對陸校長大家應該都有非常深入的了解。陸校長一直在教育的第一線工作,過去幾年在海澱區教委做主任,現在又回到了教育戰線的最前沿,在一零一中學做校長。

在未來校園、智慧校園、未來學習方式變革方面,陸校有著深刻的理解,並在一零一教育集團做過非常好的實踐,我們希望通過今天陸校的分享,能使我們大家獲得一些啟發。

當然今天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背景,就在最近幾天,中國教育智庫網和一零一中教育集團,共同組建了未來智慧校園研究中心,依托101中學的實踐,由我們今天的主講嘉賓陸雲泉校長,擔任研究中心的主任。相信通過這樣的一個合作,未來智慧校園會有整體的提升,對整個學習方式的變革,能夠達到更好地支撐。以此為整個教育戰線提供我們力所能及的一些貢獻。

今天想請教陸校的第一個問題就是關於這次疫情。因為這次疫情每個人都感同身受,對學生的學習帶來比較大的挑戰,對教師的教學工作也帶來了比較大的挑戰。在直播之前我跟陸校進行了簡單的溝通,陸校表示疫情本身是一個特別不好的事情,但是對我們的教與學還是有一個比較好的促進作用的,想請陸校結合一零一中學教與學兩方面的工作,遇到的一些挑戰以及機遇、變化給我們做一下分享,謝謝陸校。

陸雲泉:好。各位網友大家好,很高興能夠通過這樣一種方式和各位網友各位教育同仁一起交流。

在這次疫情期間,作為一個教育工作者怎麽來應對這次疫情?應該說這次新冠肺炎疫情,是我們國家建國以來,最廣最嚴重持續時間最長的一次疫情。從學校來講,面臨著最嚴重的一次挑戰,學生們開啟了居家學習的模式,這個模式體現了我們“停課不停學”的這樣一種方式。但是我們怎麽去開展,對學校對老師對學生對家長都是一個新的課題。在這次挑戰當中我們需要去深入思考,我們未來的教育到底應該怎麽做。

我記得在19年的暑假,我們一零一教育集團首次的教育教學年會上,我當時說了這麽一句話:2019年是教育迭代的時刻。當時我們關注了人工智能、大數據、工業4.0對教育提出的挑戰,當時肯定沒想疫情的這個挑戰。

我們認為未來的教育可能是三分天下,也就是學校的教育、校外的教育以及線上的教育,各三分天下。我們未來的教育可能更加注重個性化,我們講最好的教育就是適合每個孩子的成長與發展,也是我們要為每一位學生的發展能夠提供適合的課程,所以我們就開始謀劃教育4.0,去實施人工智能環境下的生態智慧教育。

在我們學校的著力推動下,區委區政府給予了大力的支持,從19年的5月份,海澱區委區政府就提出了科技應用場景的建設,其中唯一的一個教育項目就落戶在我們一零一中學。當時我們謀劃的就是通過人工智能這樣一個背景手段建設教育的三項科技應用場景,一項是搭建一個豐富的課程資源平台,第二構建一個學習的平台,不僅是學生的學習,也包括我們教師的教育,第三個就是管理平台和評價平台。

我們沒想到這次的疫情實際上加速推動了我們這項工作,我們提前運行了OMO這樣一個一體化的平台,在上個月就是2月17日,全面的實施了我們前期的規劃。所以從2月17號到現在為止,通過一段時間的運行,我們感覺到效果還是比較良好的。從教師來講,原來在信息技術的應用方面是被動的,通過這次疫情,他會主動地去適應,並且我們發現老師的學習能力非常強。通過OMO這樣一個學習平台,學生和教師的交流越來越順暢,所以大家感覺到在這次疫情當中反而在某些方面的學習非常高效,並且能夠進行個性定製。

比如說我們在網上教學的一些東西,有的學生可能一下沒有很清楚,他可以通過視頻回放去複習。同時我們在OMO的平台上面,通過聊天的功能,學生在課堂裡面可以互相進行討論,也可以跟老師之間進行討論。

實際上我想這次疫情是我們轉變教育觀念、教學方式、學校管理和評價方式的一次機會。我們從新課程改革以來,一直在推動深化教育改革,其中重要的一點就是我們的理念、方式、方法以及評價,有沒有真正意義上的去推動去實施。

以往我們要去改變一種常態,特別是維持多年的常態,我們在推動過程中間顯得比較吃力。但是因為這次疫情,實際上包括我們的政府、學生、家長、老師共同地去應對這麽一次危機,所以讓大家都變成了主動者。大家主動了以後,我們積極地去應對這次挑戰,這個過程中我們是順勢而為。

實際上從某種角度來講我們的教育可能實現了彎道超車。

在這個過程中,我覺得前人的教育理念真正意義上得到了師生和家長的認同,也就是說因為居家學習,不僅僅是學文化知識、課本知識,其實更重要的是學對生命的各種尊重以及對科學的理解、理性的思維,包括我們的生存技能,比如所家務勞動,我們的學生在家裡面學會了做飯,學會了自主的學習、自主的管理,特別是學會了跟家長之間的溝通。其實對家長來講也是一個新的挑戰,怎麽去陪伴孩子學習。從某種角度來講,這時父母就是一個班主任的角色、教師的角色。通過信息化技能的提升我們也推動了學生學習方式的變革。所以說這次疫情本是一件壞事,但如果我們應對的好,有一個比較良好積極的心態,這也是一個很好地教育改革的契機。

線上教育,未來教育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白丁:感謝陸校的分享,剛才陸校講了在一零一中,應該是2019年之前,學校已經在人工智能、數據、信息化對教育學的支撐方面做了一些布局。我確信一零一中任何一個人都無法預料到疫情的突然爆發,但是我們做了積極的準備,關鍵是做了很好地實踐。

應該說剛才通過陸校的分享,能感覺到一零一中學面對這次疫情,在最近幾個月在教與學的互動當中,整體的運行還是相對輕鬆的。

剛才陸校提到我們在追求個性化的教育,我們知道一零一校園非常漂亮、面積非常大,當然還有在校學生人數非常多。大家都知道個性化和規模化是存在一定矛盾的。剛才提到了對人工智能、信息化的一些應用還有一些投入,想請陸校再做進一步的解讀,這種新技術的應用,我們個性化教育目標教育理想的實現,它中間的一個邏輯關係是什麽?它的價值何在?謝謝。

陸雲泉:現在一零一教育集團在北京市有10個校區,是一個比較大的集團,我們涵蓋了幼兒園、小學、初中、高中包括普及教育,所以整個基礎教育當中的各種門類應該在我們的教育集團裡面是完整的。10個不同的校區原來的教育教學的風格和教育模塊都是不一樣的。

我們在推動集團化辦學的過程中,有兩個目的,首先要達到均衡,十八大我們就提出來要辦人民滿意的教育,我們要辦好老百姓家門口的每一所學校,所以我們本身有一個推動教育均衡發展的責任和擔當。

第二個目的實際上是我們一個綜合目標,需要把每個學校每個校區變成優質。我想教育改革的終極目標就是優質的教育,提供優質的教育讓老百姓來進行選擇。在這個過程中間,我們的規模又大校區又多,我們怎麽讓我們優質的課程、優質的教師,我們的課程資源和教學讓每一個孩子都能夠得到?在原來的傳統教育方式下很難實現。

現在人工智能+教育,我們也叫互聯網+教育,在這樣一個過程中間,通過信息技術的手段,首先能夠讓我們優質的教育資源通過比較簡單的或者說成本比較低的方式,讓不同的校區的學生和老師能夠得到分享,我們已經打破了實踐和空間的界限。

疫情期間,線上教育是一個應急的手段,但是我認為未來線上教育會作為完整教育的一個重要的不可分割的部分。當然線上教育不可能替代線下的教育,從教育來講,學生在線下教育獲得的不僅僅是知識,更重要的是他要學會生活的方式以及各種價值觀的形成,他需要一個團隊、同伴、組織。因此我想線上教育,特別是學校的傳統教育,它提供的是一個標準化的產品,我們怎麽對學生價值觀的引導,包括怎麽能讓學生之間相互的交流,它是一個標準化的必要的一個教育產品。

但是我們每一個校區的學生,就中國來講,我們每個班的學生還是比較多的,對於線下教育、學校教育不可能完全做到個性。我講未來教育的一個非常重要的特色就是能夠讓每一個孩子得到充分的發展,所以我們特別需要提供個性化的服務,個性化的教育就需要在線教育來進行補充,做到線上線下相互呼應、補充,這就是所謂的OMO(線上結合相融線下)。

所以通過線上線下相融的一個平台讓我們的教育進入教育4.0,真正意義上的去實現我們的因材施教,能夠達到個性化的未來教育的一個形態。

從這個意義上來講,我們現在疫情期間,網上教學確實是一個臨時應對的應急方案,但是我想未來它應該是教育的一部分。網上教育的方式當然也應該改變,不能把簡單的線下教育學校教育方式又搬到網上去,老師變成主播了,主播和課堂裡的教師角色是不一樣的,教學方式也是不一樣的。學生來講,他的學習方式也是不一樣的,這個方面我們需要進一步的去研究,通過這樣的研究和探索,真正意義上讓未來教育OMO這種模式能夠為每個孩子個性化的發展提供適合的最優質的課程。

未來學校模式:開放的、分享的、平台化

白丁:剛才您再次強調了OMO這樣一個未來學習模式,也強調了要簡單、強調了成本,尤其是指向了全面發展,指向了個性化,那麽根據一零一教育集團的實踐,OMO這樣一個新的線上線下教育融合的模式,從綜合成本來講它是顯著降低了還是?怎麽評判這個事情?

陸雲泉:首先,在整個OMO的平台的架構上面,一開始成本也不低。從一零一中來講,是用全區的資源建設我們一零一中的平台,當然未來這個平台我們可以分享,分享到整個海澱區甚至於全國都可以,從未來來講這個成本會變的很低,低在於資源的廣泛化包括教師的廣泛化,我們未來的教育實際上是開放的。

從某種角度來講,今後這可能就是一種未來學校的模式。

現在大家都在研究未來學校是一個什麽樣的形態。我想2020年這次疫情可能催生了所謂的教育4.0的教育元年。十年以前我們來想今天,肯定想象不到今天的變化,我們今天來想象十年以後的教育會是什麽樣,可能我們也想象不出。

所以我說未來的教育是我們每個人每天每個學校都在創造的教育,那麽這個教育的目標指向到底是什麽,我想這點是不變的,處於變和不變之間,我們現在要抓住不變的東西,不變的東西就是全面發展,尊重每個人的發展。

從這個角度來講人的發展最重要,我想我們要不惜一切代價讓每個孩子發展得到最卓越,能夠開發他的個性,同樣,讓學習真正意義上變成他自己的事情。

我們說有兩個基本的定律,一個定律:學習一定是他自己的事。學習是不可替代的,以往我們學校的教育有的時候想著教師來替代學生,家長也想去替代,包括為什麽有的時候家長為什麽這麽累呢,在家裡輔導孩子功課弄得非常的焦慮。實際上我們沒有抓住一個根本的東西,就是我們要給他創造一個很好的環境,能夠讓他學會自己學習。另一個定律:成長也是不可替代的。家長、老師不可能替學生去成長,從這個角度來講,我們應該提供一個很廣闊的空間。讓他在這個空間裡面,讓每一個孩子的潛能得到最優質的最大的開發。

從這次疫情來講,無論老師還是家長,我們看到這個角色都在發生變化。我們的教師可能是一個陪伴者,家長也是一個陪伴者,我們給他提供一些服務提供一些需求,當學生有些困惑的時候我們給他引個路,更重要的是學生自主學習能力得到了培養,同樣讓學生能夠適應這樣的社會。在這個居家學習的時候怎麽去跟父母同伴老師交流,所以我們相信這個過程,對交流方面的要求更大了。跟線下還不太一樣,我們在虛擬的平台當中,實際上我們儘管可以看到人但我們不是在面對面的這樣一個真實的空間中。

在這裡面,我認為學校未來就是一個平台,這個平台創造學生成長的一個優良的環境,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每一個學校的最優質的資源,最優質的教師都可以分享,分享的話成本就會很低當我們未來的學校讓每個學生能夠在這個空間裡面能夠找到自己的樂趣,能夠找到或者獲得一些他自己需要發展的一些助力,那麽我想每個學生的潛能就得到了充分的開發,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講,也就是說我們的學校我們的教育達到了私人訂製,每個學生可以定製自己的課程,這樣就不會有學生厭學,我們就不會有所謂差生的這樣一個名詞。

未來教育將三分天下

校內、校外、線上,未來教育將三分天下

白丁:我們知道學校這個意象在我們大腦中是非常深刻非常頑固的,因為這次疫情帶來非常大的一個局限,大家就是覺得不去學校好像也能學習,也可能學生覺得比在學校的自主性彈性更強,能夠接觸到更多的資源,學習的效果還不錯。

陸校剛才提到非常鮮明的一個觀點,我非常認同這樣的觀點,未來教育將會呈現出三分天下這樣的一個格局,也就是校內三分之一、校外三分之一、線上三分之一。我在此特別想請教陸校一個問題,根據您三分天下的這樣一個理念,未來學校的形態會發生什麽樣的一個變化?像一零一中本校這麽大的一個校園是否還是必要的?或者說傳統的學校它在這樣的一個三分天下的格局之下、未來的發展趨勢之下,它的形態會發生什麽變化?

同時家庭、社區、社會都存在對教育的一個支持的功能,那麽新技術的一個發展會給家庭、社會提出一些什麽樣的新的要求?請陸校圍繞三分天下的這樣一個您的判斷再做一些分享。

陸雲泉:通過這次疫情,大家逐步對教育的理念發生了一些變化。一百年前美國教育家杜威講的這麽一句話,是說教育即生活,社會即學校,所以實際上我們現在的教育特別是學校教育來講,它是離不開社會的,它與生活是密切相關的,因為我們的每一個學生他不是單一的生命個體,它是一個社會人,既然是社會人,就不能長期的生活在虛擬世界當中。

儘管這次疫情通過線上的網絡教學,我們覺得也習慣了,老師教的也不錯,學生減少了從家到學校往返路上的這些時間,他覺得在家裡面學習好像更輕鬆,效率也挺高,但是它不能替代學校教育。如果長期以往的話,我們也擔心。

前段時間我們說居家學習是第一個階段,未來我們可能進入居家學習的第二個階段。第一個階段大家適應了,我們也通過學校的指導學會怎麽去學習、鍛煉、做家務,跟父母相處等等這些。但是我們第二階段會帶來什麽問題呢?就是學生可能會出現一種孤獨感,所以我們擔心會出現一些宅男宅女。等我們疫情解除了,開學了,可能一些孩子就不願意上學了,覺得我在家裡待著多好啊。處在一種虛擬世界當中,也是不利於學生成長的。

所以我覺得人既然是一個社會性動物,一定是需要去跟同學、老師、成人之間進行交流,因為在交流中儘管會出現一些矛盾,但通過矛盾的產生、如何去處理這樣的矛盾其實是學會一種生活的技能,他怎麽去學會與人共處,怎麽去學會生存這樣的問題。所以我認為學校這樣的實體教育在任何時候都不可能消亡。

所以我想所謂三分天下是,學校教育所要解決的就是非常重要的底線問題,線上教育就是解決個性化問題,校外學習可能就是提供各種興趣愛好,比如說願意踢足球,可以參加校外的一些足球班,他願意學鋼琴的,可以去找老師學鋼琴。因為從學校的教育來講我們不可能解決這樣的問題,同樣線上教育我們也不能解決學生彈鋼琴這樣的需求,它一定是面對面的手把手的這樣一個教練的方式能夠跟學生之間共同運動才能提高他的技能。所以足球也好、鋼琴也好,它一定通過這樣群體的這樣一個比賽,通過實體的真實的情景才能夠提高他的技能。

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講,我們所謂的三分天下的教育,它一定是一個完整的,不能把任何一個方面隔離開。因此我們傳統意義上的學校教學,特別是公辦教學,我們應該在這次疫情當中進一步的往前走。

我們講現在所謂的教育4.0可能也沒有一個非常明確的藍圖,但是我們聯想到這個可能跟產業是有關係的。比如說1.0的社會當時是一個農業社會,農業社會教育的形態就是私塾,私塾完全就是學生跟著先人來的,所以古代把老師稱為先生,某種角度來講它完全是一種傳道授業解惑。

到了工業時代大機器生產,他需要大批的產業工人,我們的教學就變成了課堂的班級授課製,一直到現在為止,我們很多的學校,很多的教室都是秧田式的班級授課製,我們一個老師面對很多個學生,效率很高,能提供一些標準化的產品,但是他不可能讓班級裡的每一個學生都得到他所需要的東西。在課堂裡面,老師教學的一些基本定位可能是根據中間的水準來確定,那麽在課堂裡面學得優秀的學生,學得快的學生可能這個老師提供的課程不能滿足他的需求,所以他就吃不飽。同樣能力相對來說比較差的學生,他可能會跟不上,這個時候老師提供的產品也不能滿足需求,這些是我們傳統意義上的一些缺陷。

接下來我們要推動工業4.0了,工業4.0就是講私人訂製,他需要的就是個性化的提供一些產品,更加的智能化,我們傳統的學校就需要這樣一個網絡教育。通過線上的教育,我們能提供豐富的課程和空間讓學生可以選擇。所以在線上教育當中每一個學生面對的可能不是一個老師,他可能是很多很多個人的老師,他可能是全區全市包括全國的教師,所以這樣的話他可以提供選擇。同樣線上線下融合以後,今後我們的學校教育應該是這樣一個狀況。

當然,學校教育也不能完全解決學生學習其他一些技能的要求,像音樂、體育等各方面的,這是校外教育的補充。但是今後的教育一定是線上線下融合,在OMO這個平台上,我們不僅是學生和教師之間的相互學習,還有教師和教師之間的相互學習,包括我們今後也可以拉進一些社會資源。

在這個角度來講,我想學生之間更多的能獲得一種成長的體驗,我們教師的角色已經變成了一個陪伴者、一個指導者、一個工作人員。從某種角度來講,我們是一個製片人,我們需要把我們優質的教育資源製作成一個短視頻、微課放到這個平台上,學生可以根據自己的需要隨時隨地隨處地來進行選擇,獲得更好的發展空間。

同樣,在這樣一個平台上我們的評價也需要個性化,就是說我們現在的評價拿著一把尺在評價所有的學生,我們有的學生為什麽會顯得對學業沒有興趣,因為他沒有得到更多的鼓勵和支持,我們人與人之間去比較的話其實每個人之間是不可比的,我們有句俗話叫“人比人氣死人”。我們需要的評價就是要個性化的評價方案,能夠推動學生學習的內驅力,讓他能夠成為卓越的、最好的自己。

未來教育是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

白丁:陸校今天多次提到了融合這個概念,剛才提到三分天下,三個三分之一之間肯定也存在著融合的必要,我想請陸校結合一零一的實踐,談談線上與線下的融合,校內與校外的融合,在這方面有什麽成功的經驗,或者說在未來發展當中還有哪些挑戰?

陸雲泉:這也是我們近幾年來一直在著重思考的問題,基於這樣一個理念,我們還是從教育來講,把人的發展放在第一位,因為學校教育不可能提供所有的價值的產品。所以要從融合的角度來講。

疫情期間,我們不同的年級利用了各種平台,我們實際上是通過了四個不同的平台,包括課程資源、包括一零一網校的支持,使得疫情期間整個教育沒有受到太大影響,反而從某種角度來講,我特別欣慰的就是培養了學生自主學習的能力,培養了學生各種勞動的技能。傳統裡面,我們的勞動教育是比較缺失的,而這次疫情我們的學生在家裡面秀廚藝,家長們都特別欣慰,在家裡面第一次嘗到自己孩子做的飯,覺得特別的開心,學生也得到了鼓勵。

我們在開放性的資源方面,前期就一直在做。實際上,我們也購買服務。其實未來的教育應該是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包括在課程共享當中,我們創設了英才學院,英才學院實際上是跨界的,就是混齡式的教育。學校教育,我們實際上不能做到混齡,小學、初中或者高中是按照年齡來劃分的,國家的所有的學校不管民辦、公辦,基本是按年齡層次來劃分的。但是我們憑什麽說按照年齡來劃分他的教育就是好的呢?

其實這是有問題的,所以我們經常講齊步走,齊步走是不能達到個性化的。對於我們這個平台的教育當中,鼓勵學生可以跨越式的。當然我們提供一個保底,在英才學院的教育當中第一我們做到了混齡,做到了課程的開放性,實際上在我們的平台上,很多內容不是我們學校老師提供的。我們前期跟北京林業大學、上海同濟大學、創新研究院合作,我們有科學家教授院士他們這些團隊的支持,包括引入一些大學研究生博士生的支持,開發了大量的課程,這些課程在平台上,疫情期間學生都可以選,還包括一些校外課程。

我們上周跟香山革命紀念館搞了一次網上的參觀,一個年級800多個學生在自己家裡面參觀香山革命紀念館,我們發現這個效果非常好,因為看得更加的清晰。紀念館的講解員,用特別清晰的攝影機帶著我們參觀信息世界中香山革命紀念館,網上還有一些非常熱烈的交流。香山革命紀念館的這些工作人員,他們都非常願意提供免費的這樣一個課程給我們的學校。所以我們看到教育真的意義上已經變成了全社會的事兒,這就是最大的融合。

還有我們居家學習的時候,怎樣去控制學生學習的主動性,是非常大的一個問題,那麽這裡我們就要做到線上線下的結合,他不能完全在虛擬世界當中,因為有的時候看到學生在攝影機面前聽課,他到底聽沒聽,包括每個學生自己在家裡面,他非常孤獨,我們需要有一個團隊有一個小組,來推動學習發生。所以我特別強調融合,這就是我們在疫情期間教育教學的組織方式,一些學習方式,我想可能今後需要進一步的拓展和固化。

未來智慧校園研究中心:共享、共討、共研

白丁:剛才陸校給我們分享了通過網絡參觀革命紀念館的事件。平時我們到紀念館博物館裡去,總會受到人頭和嘴巴帶來的極大的干擾,我相信一零一中的孩子們通過這次網上的參觀,包括紀念館的工作人員,彼此的感受都是充滿趣味的。

陸校在分享過程中還提到了學生在家可能會孤獨,考慮到怎麽樣通過團隊、通過各種各樣的方式解決孤獨的問題,陸校非常重要的一個理念是個性化,我們要關注學生的全面發展,我覺得剛才很多次出現孤獨這兩個字,也恰好反映出一零一中真正的在以學生為中心,也非常感謝陸校。

接下來我們再花點時間,來聊一聊中國教育智庫網和一零一中教育集團。我們之所以決定共同構建未來智慧校園研究中心,也正是因為一零一中學是海澱區的教育高地,區委區政府做了非常大的投入,學校在智慧校園的建設方面已經走得非常靠前了。所以經過跟陸校長時間的溝通,我們決定啟動智慧校園研究中心。

您作為研究中心的主任,請陸校為智慧校園研究中心接下來大體上要朝哪個方向、做幾件什麽事兒,跟大家做個分享。

陸雲泉智慧校園研究中心也是一個新生事物,我首先認為它是一個平台,因為這個平台我們是依托了中國教育智庫網,中國教育智庫網也是教育部學校規劃建設發展中心主辦,經教育部批準的國內首家國家級教育智庫平台。通過搭建這樣一個協同創新的平台想匯聚更多的學校,讓全國各大學校能夠加入其中。

未來實質上就是一個共同研究、共同分享的時代,目前還比較遠。所以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希望從學校的空間改造、教學和學習方式的變革、管理模式,特別是在十九屆四中全會的時候提出來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現代化,對學校來講,未來我們面對這樣一個新的技術,新的社會,我們學校基本的管理也涉及到內核管理方式與現代化的問題,包括還有學習生態會更加開放更加融合。那怎麽來多維度的共建和共享未來校園的各種課程各種資源,包括教研的資源,我們也會通過這樣一個平台通過相互的研討,提高各自教育教學的質量。

同樣我們通過這樣一個平台,還可以開展一些全國性的研討會,共同研討智慧教育,也包括教師培訓。因為在教學方式的變化中,我想教師面臨的挑戰比學生的更大,因為現在一些學生使用的信息技術手段已經很多了,所以實際上我們需要對教師進行培養,去研究探討智慧校園教師評定的課程體系,包括智慧教育的整體解決方案,更主要的是我們如何去共享優質的資源。

所以未來智慧校園研究中心應該是我們全體教育同仁,包括企業界對教育支持的人士,我們來共同探討、實施這樣一個未來學校共同的家園。這個就是資源的融合。

去年我參加了很多論壇,我發現一些技術公司像騰訊、網易,他們有很多關於基礎教育的論壇,而我們基礎教育內部好像還沒有外面熱鬧。回憶很多年前我們基礎教育信息化的推進,很多時候是被動的接受,因為技術的產生,包括企業的推動,讓學校改變了技術教育的手段。這些手段我們投了很多的錢,比如說我們從原來的黑板變成了螢幕,變成了投影的螢幕,然後又變成了電子白板,又升級變成了我們互動式的螢幕、一體化的機器。這個黑板可能好幾萬塊錢,但是我們實際上用的怎麽樣呢?

這些改變往往都是因為外界的推動,我們要真正意義上的想明白我們的智慧校園、智慧教育到底應該要什麽。

基於這一點,我們認為我們應該成立一個研究中心,我們教育界需要做一個選擇,哪些技術值得我們擁有,而只有我們想明白了,將技術和教育真正融合以後才能推動我們未來的智慧校園和智慧學校,研究中心就是這樣一個共享共討共研的這樣一個平台。

教育的產品是人,新技術短期不會對教育產生革命性變化

6-7人成長共同體,居家合作學習

白丁:線上教育需要孩子通過手機、電腦等通訊設施來進行學習,但是家長很難分辨孩子是真的在學習還是在發呆或者是乾別的,如何對線上教育的學習效果進行監督,請問陸校有什麽高見?

陸雲泉:線上教育永遠不可能替代線下教育,因為在學生在電腦面前手機面前,時間長了對他的視力是有影響的。另外一點,他到底在學還是沒在學、學的怎麽樣,實際上我們家長和老師是無法監控的。

那麽我們學校是怎麽做的呢?我們實際上是通過線上和線下的結合。

我們把每個班分成不同的學生群體,差不多6-7人分為一個小組,叫做成長共同體。在小組裡面,我們配一位學校的老師,這個老師實際上是參與到我們的教育教學過程中間的,我們還配一位學長,這個學長可能是高年級的也可能是已經畢業進入大學的我們以往優秀的畢業生,還有一位是家長志願者。這樣的話6、7個學生加一位老師、一位學長、一位家長,組成了成長共同體。從老師、學長和家長的角度來講,實質上是學生學習和成長過程中陪伴的這樣一個角色。

在這個小組當中,每個學生都有一個角色,一方面他是學習小組的成員,同時每個學生都是小組長,有的可能是考勤的小組長,有的可能是完成作業的小組長,每個人都有任務,每個人都是管理者。在一個小組中,通過學生之間的相互督促,比如說他能夠遵守作息時間,因為在家裡面,我們避免有的學生出現躲在被窩裡聽課,這個老師也監控不了,所以通過學生之間的相互監督、相互督促、相互幫助,我們發現這個效果還是非常好的。因為在小組裡面學長、老師、家長以及學生都是平等、互助的,能夠每天設計一些學習、娛樂、體育、家務勞動等等各方面的活動,每個人既是參與者也是管理者。

同時每天在這個過程中間評比出最優秀的小組成員,然後年級和每個班評比出不同的優秀小組。因為每個人都希望成為優秀的小組成員,每個小組也希望能成為年級的、學校的、優秀的成長共同體,通過這樣的激勵,所以他們有一個比學的勁頭。這樣學習就由網上個體化的學習變成了小組的合作學習。

我們感受到通過合作學習、合作分享,包括學生的相互監督,相互幫助,相互提醒,包括還有自我管理,發現通過成長共同體能夠比較有效地解決學生在手機面前、電腦面前發呆,解決學習效率的問題。因為我們的學習小組,每天每個人的學習效率有檢查的,也是有匯報、有交流、有分享的。所以也能提升每個學生在家裡自主學習的效果。

校內校外教育應融合、補充

白丁疫情期間很多校外機構也在推直播課,那麽有些家長反映,孩子更喜歡校外培訓機構的課程,而不喜歡本班老師的課,這會不會對日後回歸課堂造成影響?當孩子有了比較、見識了更多教育方式後,學校教育應該怎麽做?

陸雲泉:對,這個其實對學校來講這是一個好事,當然也是一個挑戰。

網上上課對於學校老師來講,應該是一個新的事物,他可能原來就沒有這麽一種機會或者在這方面的能力,所以相較一些線上教育機構,會比較差一點。所以疫情對於教師來講,也是全新的一個課題。

原來的線下教育,在學校其實老師是沒有競爭的,特別是公辦學校,學校給他排課,他就去上課,學生愛聽不愛聽。他除了本身職業方面的一些要求以外,沒有很好地競爭,說你這個老師學生不滿意就讓他下崗馬上換人。

實際上供給是多方面的,我們只是教育的一個供給,讓學生沒得選。在現在這次疫情其實學生有了更大的空間,那麽今後的學生可能會用腳投票。那就說如果他覺得這個老師在線上課程教學有問題的話,他可能會選擇別人。從這個角度來講,特別需要我們的教師去改變我們教育的方式,怎麽樣讓我們的課程更加具有吸引力,因為只有讓學生有興趣、感興趣了,學習才能發生,所以這是一個。

但是,畢竟線上的課程不可能替代線下的課程,所以當學生回歸學校以後,線上的教育和線下的教育還是有很大的不同。這個不同從我們的角度來講,培訓機構的教師他的能力不一定比我們線下的老師能力強。因為線下的老師除了教學等方面一些知識的傳授以外,更多地承擔了育人的功能。我們不是在教育當中僅僅去追求分數,它真正意義上是一個成人教育的過程,所以我想我們線下教育是有這樣一方面的優勢,我們老師也有這樣一個特性。但是我們也有需要去改變的,就是我們怎麽能夠更加滿足學生個性化的選擇,讓學習能都真實地發生,因為學生沒有興趣,學習就不能真實發生。

這次疫情催生了我們校內的教育和校外的教育融合,需要去補充也需要相互學習。其實以前我們已經購買了一些校外的課程,從這個角度來講校內外的教育,線上線下都是在融合過程中。

疫情後學校心理輔導的兩個關注點

白丁:在疫情期間大家都在家裡,生活方式發生了一些改變,很多孩子的心裡其實也都發生了一些變化,一些家長可能捕捉到了,一些跟學生交流高頻次的老師也有感受,那麽學生在複學後會不會有相應的心理輔導,又該如何去做,我想這個是家長包括玩我們的校長和很多的老師都會關心的一個問題,會不會有,該不該做,該怎麽做,請陸校指點指點。

陸雲泉:肯定會有,因為這次疫情實際上影響面還是比較廣,不光是我們成人,包括一些未成年人,他的心裡承受能力,他處理突發事件的能力還是比較弱的,所以他會有一些焦慮。

比如說,對學生來講他的焦慮可能產生在幾個方面,第一個方面,在家裡面呆得時間長了以後沒有夥伴,整天面對著家長,家長整天面對著孩子,我們很多家長他也比較年輕,他也不知道怎麽去教育孩子,所以他整天看見孩子在面前晃啊晃的也煩,所以整天更多地是責罵或者提出各種各樣的要求,孩子跟家長之間也會產生矛盾,這些矛盾解決不好孩子就會很煩躁。

第二個,孩子他自己也會擔心自己的學習,他一直關在家裡面不見大自然,也沒有跟他的夥伴們接觸,其實我們現在很多孩子已經很想學校了,所以我們看到學生在這個成長共同體做了很多很多的小視頻,把他們特別想念老師特別想念夥伴的感情記錄下來。所以在這個疫情期間,他們真的會出現心裡上的一些孤獨,另外一個年輕人嘛,他的精力是特別旺盛的,他跟我們成人不一樣,成人我們待在家裡還坐得住,但是學生呢坐不住,他需要去運動需要去活動,需要去發泄,老是把他拘著的話,這樣也會出現各種各樣的心理問題。

所以從學校來講,我們也已經意識到了這方面的問題,當然這個問題小學生、中學生面對的可能還不太一樣,特別是中學生還面對著一個學業的壓力,特別是畢業班的學生要面對的這個學期的中考和高考,所以學習壓力還是比較大的。

在這些問題當中,我們一方面通過成長共同體每周網上都有班會,通過班會,通過相互之間交流能夠減緩學生的一些焦慮,同樣的我們對家長也會有一些指導,比如我們召開網上家長會,對家長予以一些家庭教育的指導。因為從現在來講,家長已經轉變角色變成老師了,變成一位班主任了。

複學以後,我們一方面有心理科、心理熱線,我們提供各種空間,讓學生心理問題能夠得到解決,那麽更多的我們可能考慮組織各種活動,能夠把學生宅在家裡面這麽多天的一個宅男宅女,我們要把他進行釋放出來,讓他們回歸到正常的生活。所以我認為心理這個問題,是我們在下一個階段要特別關注的,因為學生的成長和發展最重要還是健康,這個健康不止身體健康還有心理的健康,所以也請各位家長放心,學校已經關注到這個問題了,我們也會有很好的應對方案,孩子們的成長和發展是我們最關注的。

給畢業生的4個居家學習建議

白丁:剛才陸校提到了一個畢業班的問題,相信這是很多的學校、家庭尤其是有畢業生的家庭都特別關心的一個問題,我知道一零一作為中學也存在畢業班的問題。這次疫情給畢業班帶來的衝擊,請陸校叮囑幾句。

陸雲泉:好的,這個確實很重要,特別是高三的學生馬上面臨著高考。前期北京做了一次網上的適應性考試,其實這也是讓每一個學生在居家學習的時候能夠有這樣一次鍛煉的機會,包括新的高考來了以後,怎麽去適應新的高考。

這次網上在居家考試的時候,家長也非常支持,每個家長變成了監考員,所以我們的家長為孩子適應性考試營造了非常良好、正式的環境,讓我們的學生通過這樣的一次適應性考試能夠緊張起來,能夠逐步去適應。

如果一段時間還不能正常開學的話,我想畢業年級的家長和學生,第一個要做好的就是調整好自己的心態,不要焦慮,因為這樣一個狀態,它不僅僅是你自己或者你自己的孩子,我們全北京市的每一個孩子都是一樣的,既然是一樣的,這個機會對大家來說就是公平的。所以我想這個就不用焦慮了啊,這是第一個,要自己調整好心態。

第二個就是一定要把握好自己學習的節奏,這個節奏就是按在學校上學的這樣一個節奏,什麽時候起床、早讀、複習用餐、鍛煉等等這些,每天應該有一個比較科學的比較緊張的作息時間表。人的生物鍾具有適應性,我們要逐步適應新高考的這樣一個安排,比如說英語高考原來是在上午,今年的英語高考可能調到下午了,上午和下午的狀態是不一樣的,包括考試的時間也會有一些調整,所以我們應該安排一個學習時間表,把自己的生物鍾形成一個定點反應,適應現在這種新的變化。

第三個我想其實居家學習有一個好處是什麽呢,就是自主的時間更多,原來可能在學校裡面我們被老師拖著走,現在我們有更多的時間來消化整理知識。那麽在居家學習的過程中,學生有更多時間來梳理自己的問題,可以把問題記在筆電上,現在還不能面對面的找老師谘詢,但是我們可以先把問題進行梳理,形成一個自己梳理知識的習慣,等開學以後,把自己梳理的各個學科的問題向老師請教。這樣實際上把自己的問題解決了的話,我們的學習能夠更加進步,並且對自己的學習狀態、學習質量更加的了解,也可以增加自信心,知道自己這個學科到底能力和水準怎麽樣,真正意義上高考的時候他就不急了。因為有時候緊張的產生不僅僅是因為外部的環境,更多是因為心裡對這個學科的自信心不足,那麽只有自己正確評估以後,他有充分的自信心,在正式高考的時候,能更好地消除這樣一個緊張的心情。

第四要養成交流討論的習慣,因為儘管現在沒有在學校學習,但是我們現在在網絡上討論交流的手段非常多,我們除了上網課以外,網課以後通過微信、電話各種方式討論交流,在解決同學的問題的時候自己的水準和能力也在提高。所以我想各位學生家長一定在這個過程中要營造出一個寬鬆的氛圍,家長不要變成一個監工,整天管頭管腳,弄得孩子們很煩躁,家長們看到孩子都是錯誤、都是缺點,這樣的話家庭氣氛就不好。

我覺得家長要學會陪伴,學會去欣賞和享受這個過程,特別是對於高三的學生來講,對他們的家長來說可能這是人生當中最後能夠欣賞和陪伴孩子成長的機會,因為孩子上了大學以後可能會沒有那麽長的時間和你在一起了,所以家長把這次當做最後一次享受的機會的話,我想對於高三對於畢業班的學生來講不會有什麽影響,調整好的話可能是非常好的一次機會。

新技術與教育融合:不是為學校管理方便,而是讓孩子更加幸福

白丁:最後問題是來自產教雲社區的提問:目前火熱的新技術,像5G、人工智能、區塊鏈技術,這些未來是否都會應用到智慧校園當中?學校的建設應該如何與這些新技術結合?尤其最近國家比較強調新基建,我們也注意到新基建有七項,其中有四項可能跟數據、工業互聯網等等相關,您在這方面的實踐經驗也比較豐富,請陸校做個研判謝謝。

陸雲泉:技術的變化肯定是遠遠超於教育的變化,所以從這個角度講,我們不要對教育太焦慮。新技術發展以後,會不會對整個教育產生一個大變化,我覺得不會。變化肯定是會有,但是它是一個漸進的變化,不會說是一個完全革命意義上的變化。特別是這次疫情,我們發現線上教育、教育4.0來了,這個來了會引起我們一些改變,但是學校的教育形態,在短時期內不會發生革命性的變化。包括像大數據,像人工智能,像這個區塊鏈等等,這些東西在產業上可能立馬會有產品,但是在教育當中,教育的產品是什麽?教育的產品是人。

所以我想第一個方面就是所有技術的應用,首先要有溫度,因為教育是有溫度的,我們不能說有大數據,能通過人臉識別把每一個學生的所謂的畫像變成了一個數據畫像,把這個人變成了一個數據,這個學生在學校裡的每一個角落,一舉一動,我們都通過這樣視頻監控,通過大數據把他記錄下來,我覺得這樣反而是比較可怕的。我個人不太主張通過這樣的技術把學生給監控起來,我們教育必須關注人的心裡,人的健康發展,所以我們做教育應該是做有溫度的教育。

所以技術的手段應用,我們從學校來講一定要想清楚了我們用來幹什麽,如果我們僅僅是為了我們管理方便,為讓我們管理更加精準,我覺得這個未必見得是好事。所以我覺得所有的技術手段,所有的方式方法一定是要支撐讓我們的孩子更加幸福,成長更加健康,他的潛能得到更大的開發。所以在這個過程中,技術怎麽去應用到教育當中,這可能也是我們未來智慧校園的研究中心、我們學校的一線要參與這個事。

可能從某種角度來講現在都是技術大咖、官員在參與,他們對技術很專業,但對教育未必見得那麽專業。而我們對技術不是很專業,但是對教育是很專業的。所以我們這樣一個強強聯合的融合,既可能真正推動教育理念的改變,讓每一個孩子成為最好的自己。這是我特別關注的一個問題。

白丁:好的,謝謝陸校今天帶來的分享。今天特別享受和陸校對話的過程。疫情期間,很多學校陸陸續續要開學,一些現實的問題,近期的、遠期的,需要陸校給我們帶來一些指導。當然今天共建的未來智慧校園研究中心在線上發布,今天只是拉開了一個序幕,我們相信在一零一中學和中國教育智庫網雙方的共同努力之下,在各界合作夥伴支持之下,研究中心將會為我們的基礎教育做出該付出的、該擔當的貢獻。希望我們下一期節目再見,再次感謝陸校長給我們帶來的非常專業的非常精彩的分享。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