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今年最治愈的韓劇,實在被低估了

大家好,我是馬香玉。

這些天,疫情帶來的精神健康問題頻上熱搜。

在日本,病毒擴散導致的停課及外出約束,使得兒童虐待事件增加了1至2成。

在中國,高校對2.6萬返校學生進行心理健康測試,已有0.4%的人出現高分預警。

當下的疫情,不僅威脅著人們的身體健康,也致使了不容小覷的心理痛苦。

聯合國秘書長督促各國采取緊急措施。

關注疫情大流行期間不斷蔓延的恐慌、焦慮情緒。

與病毒一樣,精神疾病同樣具有傳染性。

同樣需要被重視、被診治,否則很有可能致命。

但出於各種各樣的原因,精神疾病往往被人隱藏在心底。

最近有一部冷門的治愈系韓劇,關注的就是時常被大家忽略的精神疾病。

《靈魂維修工》

영혼수선공

不知是巧合還是刻意,最近的韓劇都顯得十分應景。

當新天地教助長病毒蔓延,《無人知曉》痛斥邪教猖獗;

當韓國確診人數不斷攀升,《機智醫生生活》剖析醫患關係。

而這部《靈魂維修工》,適逢其時地撫慰了無數因疫情和現實煩惱痛苦的心。

男主角申河均,曾被韓國網友票選為最有希望的演員

拿過青龍電影節最佳男配角,還被釜山電影評論家協會評選為最佳男主角。

在《歡迎來到東莫村》《我的一級兄弟》《極限職業》等高分電影中都展現過出色的演技。

轉戰小螢幕主演劇集,更是信手拈來、佳作頻出。

女主角鄭素敏,也是個出了名會挑劇本的好演員

從9.2分的漫改喜劇《心裡的聲音》;

到17年在社交平台引發熱議的話題之作《今生是第一次》。

她近些年主演的作品一部比一部令人驚喜。

有兩位演技好、會挑戲的好演員加持。

雖然看過這部《靈魂維修工》的觀眾還不多。

但豆瓣評分已逐步攀升至8.0

申河均飾演的精神科醫生李施俊,就像一位韓國版「良醫」

位居教授、得獎無數,又是這家綜合醫院精神專科的活招牌。

預約就診的患者,甚至都排滿了一整年。

但他的診療方式,可不太循規蹈矩

他不主張用藥強行抑製患者的病情。

給治療工作增加了不少難度,也招來了同事們的指責和埋怨。

面對來自各方的質疑,整天嬉皮笑臉、不以為然。

就連他經手的患者都說,這個醫生比自己更像個瘋子

吐槽歸吐槽。

但幾乎所有的患者,都相當信任這位怪咖醫生。

只有在他面前,能輕易卸下心中的防備,很快治愈嚴重的心病。

因為李施俊醫生堅信:

想要治好患者的靈魂,必須先與他們真誠交心。

成為相熟相知的朋友之後,一切的治療就會更加順利。

有一位足球運動員,患上了軀體症狀障礙

因為老輸比賽,巨大的精神壓力只能往肉體上轉移。

明明沒有病症,但自覺腿痛難忍,必須靠拐杖行走。

他吵鬧著非讓醫生把自己的腿截掉。

李醫生不但沒有阻止,反而搬出了電鋸佯裝立刻就要開始手術。

真的要失去雙腿的恐懼襲上心頭,運動員扔下雙拐在醫院裡狂奔逃離。

這一刻,他才真正願意去主動克服一直回避的輸球恐懼。

有一個鬱鬱不得志的年輕人,患上了嚴重的臆想症

失去至親、求職無門,自卑感和無力感讓他逃遁到幻想的人格裡。

因為從小憧憬警察,便購置了一套制服道具扮演起了警察。

自顧自的「警察」工作捅出了不少簍子。

李醫生沒有把他關在病房裡,而是假裝成同事陪他四處巡邏執勤。

從醫生手中接過象徵著功績的肩章時,青年終於能夠鼓起勇氣面對現實。

事實上,他最需要獲得的肯定不是來自他人,正是來自自己。

豐富的經驗、驚人的耐心和溫暖的人性,讓李醫生的治療工作得心應手。

雖然過程中常常狀況百出,但最終的效果十分顯著。

他沒想到,有一天會偶然遇上職業生涯中最大的難題——

音樂劇演員韓宇珠(鄭素敏飾)。

在外人看來,宇珠是位獨立又優秀的青年演員。

憑著實力和韌勁,跑了十年的龍套,終於獲得了主演的機會。

眼看就要拿下最佳女主、一夜爆紅,徹底改寫自己的命運。

但是這樣的她有一個致命的弱點。

就是患有間歇性爆發障礙,且疑似邊緣性人格障礙

難以控制的情緒影響了她的日常生活,也阻礙了她的職業發展。

看到在街上痛哭的小孩,她會追上前去痛罵不負責任的母親。

撞見躲在車裡劈腿的男友,她會舉起棒球棍把豪車砸個稀巴爛。

遇到在劇團打壓新人的前輩,她會惡狠狠地當面挑釁據理力爭。

她也想擺脫時而狂躁不安、時而悲痛不已的情緒。

可是在進行心理谘詢十多次後,依舊沒有任何好轉。

這都是因為她本能地抗拒談起黑暗的童年時光,抵觸將這一切稱作是「病」

不配合,使得這場診療遭遇難以跨越的瓶頸。

如今能幫得上她的,似乎只有李醫生一人。

他不得不摸索出一個方法,讓宇珠主動敞開心扉。

只有這樣,這場糾纏她二十多年的心病才有機會得以治愈。

除了前面提到的幻覺疼痛、妄想症,以及女主角患有的邊緣性人格障礙。

在已經播出的幾集劇情中,還談到了其他幾種常見的精神疾病:

由陌生環境催生的幻覺和幻聽;

由情感重創導致的精神性過敏;

由自卑焦慮引起的暴食或厭食……

在這些荒誕又可怕的症狀背後,隱藏著一顆顆飽受傷害的心。

當人不知該如何處理生活中真正的問題,大多都會選擇逃避或是轉移。

在出於自我保護的壓抑之下。

痛苦也好、憤怒也罷,往往會演變成各種各樣的「幻想」「癮」

李醫生「藥」到病除的診治,雖然在劇中看上去隨性又詼諧。

其實萬變不離其宗:

以疏導代替壓抑。

對待那些精神上的定時炸彈,不能將其埋在土裡粉飾太平;

想要徹底治愈,只能冒著巨大的風險。

去拆除那些很有可能毀滅生命、引爆一切的核心。

然而,比起時常被探討的「如何克服心理疾病」。

香玉在這部新劇裡,卻看到了一個更加無奈的現實問題:

「病恥感」才是當下精神疾病患者們的最大困境。

無論是患者還是監視者,大多數人甚至還無法客觀地看待心理疾病。

也許這部劇的主人公是另類又熱情的靈魂維修工李醫生。

但在一場場療愈之中,真正的主角只會是病患自己。

再好的維修工,面對眼前門窗緊閉的心,也只會束手無策。

「承認自己生病的同時,治療就開始了。」

但如今,「承認」才是精神疾病患者們無法跨越的難題。

世界衛生組織於2001年就指出:

心理和行為障礙患者康復的最大阻礙,就是社會對他們的汙名和與之相連的歧視。

從劇中的刻畫和現實的案例,我們都能看到不少令人心寒的場景。

精神疾病患者們往往會受到來自四面八方的歧視。

所帶來的的傷害其實遠超疾病本身。

求職時,正在接受心理治療會成為他們一再被拒的借口;

社交時,只要聽聞他們的病情,人們不是憐憫就是避之不及。

甚至是在戀愛時,精神疾病也會成為自私伴侶們手中的把柄。

就像被男友劈腿的宇珠,反而被指責應當從自己身上找問題。

她的痛苦不但不被理解,還成了被持續壓迫的誘因。

總有人試圖將精神疾病與道德缺失掛鉤。

這群人片面的認識大多來自於新聞媒體和影視劇中的極端個例。

所以常常簡單化、甚至妖魔化精神疾病,認為當事人應當負有主觀責任。

在他們眼中,無法處理自己心理問題的人,就一定是不夠理智、自私自利、軟弱無能的失敗者。

就像劇集中那個得知兒子患上異食障礙的父親,凶狠地指責著兒子是個「沒用的東西」。

他自然不曾了解:

嚴苛的道德規範只會加重患者的心理負擔,從而使病症加劇。

亂貼標簽、自我診斷,同樣也造成了當下的困局。

在社交平台上,一些盲目追求獨特性和認同感的年輕人,喜歡主動「認領」精神疾病

想要獨樹一幟,就自稱「社恐」「抑鬱」;

半點情緒波動,就大喊「自殺」「自閉」。

這使得精神疾病被不斷浪漫化、標簽化,逐漸淪為淺薄的玩笑和談資。

也讓大眾對精神疾病及其應對方式產生嚴重的理解偏差。

而那些真正受困於其中的患者,往往因此錯失了正確應對疾病的良機。

關於如何看待精神疾病,我們還存在著太多太多的誤區。

疾病就是疾病。

不是能夠自我調節的情緒,也不是注定伴隨終身的「死刑」。

不是用來裝點自己的標簽,也不是應該招致歧視的原因。

更不應該成為一部分人逃脫法律製裁的法寶。

希望有一天,所有的人都能意識到:

無論什麽疾病,都不能定義一個人存在於這個世上的意義。

離真正精神健康的社會,我們還有太長的路要走。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