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時隔23年,校長給我帶來的傷痛,依然無法抹去……

文:一百個夢

圖:來自網絡

那一年,我十歲,上小學四年級,小學和中學是一個校址。學校離家有五六裡路,那五六裡路是崎嶇偏僻的鄉間小路,對於上中學的大孩子來說走那段路是一種享受,因為路上可以嚼根甜玉米秸,或者拔個蘿卜,那種和看田人之間的周旋是一種富有強烈刺激的娛樂。

對於年幼的我來說,因為走得慢而落在最後,每天孤獨地穿梭於幽幽的樹叢與莊稼地之間,是一種不小的心理考驗。特別是下雨的時候,踏著泥濘在田野間匆匆趕路,更是感覺到無端的恐懼 。

秋季多雨,又是一個揚揚灑灑的日子。惟恐上學遲到的我幾乎是跌爬滾跑地趕路,粘粘的泥巴魔鬼似的咬住鞋底,使我不得不時時彎下腰來去用手把它摳掉。

偶一回頭,遠遠地瞥見雨簾中不知何時冒出一個黝黝的身影 。起初並沒有在意,但頻頻回頭中,卻見那身影隨著我時停時走,我心中不由得發了毛,幾乎是一路小跑地踅進了學校。

驚魂未定的我,還沒來得及坐在教室裡清理滿腿的泥巴,校長卻急匆匆喊我去他的辦公室,他的辦公桌上擺著兩個啃了半邊的蘿卜。

“就是他偷沒了俺家的蘿卜!”——沒想到“黑影”竟然也到了校長辦公室,一見面,就滿臉怒氣地指著我叫嚷。——我終於明白了“黑影”跟蹤我的原因,也想到了確實在上學的路邊有著一塊蘿卜園。

“可是……我……根本沒有拔蘿卜呀……”不容我分辯,“黑影”又叫嚷開來:“還說沒偷,我親眼看見你在俺家園邊彎著腰……你看你滿手的泥……瞧瞧你的腳,還粘著蘿卜纓呢……”我低頭一看,天哪!我的腳上居然真的粘著一個鮮嫩的蘿卜纓!(這一定是上中學的學生拔完蘿卜後扔下的)

這時,上課鈴聲響了,我深知求學的不易,從來不願意晚一分一秒的課,可如今……叫我有口難辯!眼淚,委屈的眼淚,撲簌撲簌地往下滾!我的腦中一片空白。不知道校長給那人談了些什麽,只聽見那人向我嚷了一句“小偷,耍賴,還有臉哭!”便摔門而去了。

接著,便是校長的談話,讓我刻骨銘心:

“上課鈴響了,你想進教室嗎?”

“想!”——是的,當時的我一提起上學,什麽都會忘記的。

“我知道,你是一個誠實的孩子。犯了錯誤,只要你勇於承認,你還是一個好孩子。”

“可……我真的沒偷人家的蘿卜。”

“事情是明擺著的,人家是親眼看見的。要誠實呀!再說,你難道不想上課嗎?”

“想,可……”

“只要你承認,我誰也不給說,也不罰你,馬上叫你去上課。”

……………………

為了校長所謂的“誠實”,更為了能夠及早的上課,我不知道怎樣點的頭,也不知道怎樣回的教室,只知道那一節課,我什麽也沒有聽進去。

我哭了,整整一節課……所有的人都以異樣的眼光看著我——都會作怎樣的猜測呢?可是誰又能知道,我不是小偷,真的不是小偷!

誰又能為我作證!?

事到如今,已隔23 年了,在當年的老師和同學心中,這件事一定早已杳無蹤影,可在我的心中卻依然影影綽綽背著一個“小偷”的黑鍋,無法忘記,抹除不了。校長以能否上課作為“要挾”得到一個所謂的“誠實”答案,為了校長的

“誠實”答案我無奈地失去了真正的誠實。

而今,已為人師的我總是時時刻刻地告誡自己,處理任何事情都要調查清楚,不要因為自己的猜測而妄加判斷,更不可為了證實自己的結論而設下任何“砝碼”。哪怕別人的證據再多,也要給孩子們一個申訴的機會,讓孩子把要說的話說完。

真的,相信孩子有時候比相信自己的眼睛更重要。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