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疫情爆發之初,一對武漢母女的生死20天

2月5日,一條報導了武漢女孩素素的故事,

當天微信閱讀超過120萬。

她通過自己在家隔離,熬過了這次的新型肺炎,

同時,還有更多的人在經歷著生離死別。

緯緯和媽媽

故事發布後,

文章中的另一個女孩緯緯當天在後台聯繫我們,

願意主動分享媽媽的治療歷程。

從1月13日住進武昌醫院,到2月1日出院,

緯緯一家輾轉3個科室,

經歷了將近20天的艱難治療,最終順利出院。

緯緯在媽媽出院那天發的朋友圈

她說,我想把我們母女的故事分享出來,

給更多的人看到戰勝病魔的正能量,

告訴大家一定要堅持,

只要堅持下去,就能看到希望!

鄭阿姨和武昌醫院醫護人員的合影

我媽媽剛開始有點不舒服,是在一月初,她覺得有點感冒發燒,是她自己先去的醫院,看病打針。那時候我還開玩笑跟她說,現在新聞都在說什麽新型肺炎,你現在要是感冒發燒很敏感了,小心被隔離了。

我是90後,我媽媽是63年的,她退休了以後,經常在八一藝術團參加一些中老年人的演出,身體也還可以,沒有慢性病什麽的。

現在回憶起來,我媽媽可能就是第一次去醫院的時候沒有防護,被感染的。

1月12日,突然發燒,心慌胸悶,隔天住進武昌醫院

從醫院回來後我媽本來已經感冒康復,過了兩三天,1月12日左右她又發燒了,這次發燒她感覺特別心慌胸悶,心髒特別不舒服,喘不過來氣。因為武昌醫院離我們家比較近,發燒第二天她就住進了武昌醫院的心血管科。

當時,心血管科的診斷是疑似發燒引起的心肌炎,還做了心電圖,但是病因一直沒有找到。媽媽住院的這幾天還沒春節放假,我每天下班,就去住院部看她,跟她一起吃飯。

1月16日,從心血管科轉呼吸內科治療,醫生讓我祈禱

有一天我們最忙的時候,我接到了心血管科的醫生的電話,她說我媽情況不太好,要我趕快來,我很緊張,向部門請了假就去了。

醫生把我叫到她辦公室,說我媽媽住院了3、4天,打完了頭孢三代、左氧沙星,還有一些消炎類的藥物,但是發燒的症狀還是沒有緩解,得轉到呼吸內科去。

最可怕的是我媽媽的肺部,兩次CT變化很大。剛住院的時候,媽媽肺部的CT沒有什麽問題,可能有輕微的炎症。醫生那天叫我去的時候,我很清楚地看到我媽的肺有鱗片狀,很多片狀的白色陰影,在她的肺小葉的末端均勻分布。竟然在用了這麽多消炎抗病毒藥治療的情況下,三天之內急劇加重成這個樣子。

鄭阿姨的演出照(右三)

我記得呼吸內科的醫生跟我說的第一句話是:你媽媽的情況不是很好,你現在做的只有祈禱,祈禱你的媽媽不是(新型冠狀病毒)。我一聽這個話,真的就是眼前一黑。

但我很快就振作起來,就算用盡各種辦法,我也要救我媽媽。當時呼吸科那層樓已經住不下了,全都是人,過道上也都是人,最後我們是住進了消化內科的那一層的過道加床。

因為不在同一樓層,我每天就在呼吸科和消化科幾處奔走,排隊買藥。

在我媽轉到呼吸內科去不久,我爸也開始發熱了,他跟我媽媽的狀況比較相似,但是一進醫院之後狀況更糟糕。剛開始的前兩天,我爸是坐在呼吸內科過道的板凳上面打針,我是樓上樓下跑送飯。過了兩天左右他的白細胞已經快降到零了,生命體征特別不好,就直接轉到ICU裡了。

剛住院那幾天,鄭阿姨在心內科病房

呼吸科的病人太多了,所有的走道都是滿的,沒有床位的病人就坐在走廊裡打針,我其實特別怕,但是我沒有辦法,也是那時我才開始戴口罩,有防護意識。每一天在醫院照顧我媽大概16個小時,早上8點就去了,陪床到12點半才回家。每天回家以後把衣服全部脫下來,從裡到外消毒、洗,然後洗頭、洗澡。可能洗完又到凌晨一兩點,然後第2天早上8點再去醫院。

那幾天,媽媽的情況一天比一天差,吃不下任何東西。這個病有一個顯著的特徵,就是沒有胃口。她就隻喝一點點稀飯,每天都在反覆發燒。下午燒一次,半夜又燒一次,就這樣連續燒了快10天。

那段時間其實我也很怕,我求助了所有的朋友、閨蜜,讓他們幫我想辦法。已經治了這麽久,人還是燒得糊裡糊塗。如果治不好的話,要不要轉到三甲醫院去?

鄭阿姨的第二次CT報告

醫生也知道我的情況,她說你爸爸在ICU,媽媽在病床上,你要堅強。每天一看見醫生,我的眼淚就不停地掉,護士長跟醫生都安慰我說,你不能哭,你哭了,如果讓媽媽看見更不得了。所以我每一次都是把眼淚一擦,轉頭再用笑臉去面對媽媽,鼓勵她。

呼吸內科的一個護士長,她看到我父母這樣,覺得我很可憐,就偷偷地往我口袋裡面塞口罩,還拿了護士的那種帽子。她說你要戴帽子,這裡太危險了,那些飛沫沾在頭髮上也很危險。還叮囑我每天回去一定要洗手,跟媽媽接觸,陪她上廁所或者是幫她拿了水,一定要洗手,還把護士站專門的消毒液給我用。我就瘋狂地洗手,手都要洗爛了。

有一天我發現一個很危險的情況,她白天因為發燒整個人不停地顫抖,手腳痙攣,她就說非常冷,畏寒。雖然一直在吸氧,但感覺有一點呼吸困難了。我就把醫生叫來,醫生給我媽媽上了一種退燒栓,還打了一種肌肉注射的強行退燒的針,但仍舊沒有好轉跡象。

1月19日,突然便血,我覺得快要失去媽媽了

1月19號晚上,媽媽突然便血了。她自己還比較樂觀,說可能是發了痔瘡。護士長給了我一個取樣器,說讓媽媽下次取一點樣送去化驗。當我看見取樣杯的時候,崩潰了,便很少,全部都是血。

在媽媽住院的時候,我自己上網查了非常多案例及別人的帖子,幾乎所有人都提到在病情惡化後會出現便血的情況。

那天半夜12點多,我拿著小量杯,送去另外一個樓化驗。我覺得那天晚上的風特別冷,那段路是我從小到大走得最漫長的一段路。我全身都在發抖,我就覺得我是不是快要失去我媽媽了,我父親那邊還不知道怎麽樣,自己也有可能被感染……那種看不到希望,覺得一切都要完了的絕望。

呼吸內科滿員,鄭阿姨在消化內科走廊加床

1月20日,轉入武昌醫院ICU病房,注射免疫球蛋白

媽媽便血後的第2天,醫院的領導很關心我們家的情況,告訴我不要灰心,還是要鼓起勇氣,“過道加床環境也不是很好,也不能好好休息,我們想辦法讓她到環境稍微好一點的地方治療。”醫院建議讓媽媽轉入ICU病房。

武昌醫院不是三甲醫院,我也考慮過轉院的問題,一是因為當時整個武漢市所有的三甲醫院全部爆滿,很難找到床位;二是我查了資料,新型肺炎目前沒有特效藥,不如安心在一個醫院好好治。所以就同意讓母親轉去ICU繼續治療。

事實證明我的選擇沒有錯,我們遇到的武昌醫院每一個科室的醫生護士都特別好。

一月十幾號的時候,武漢情況就已經很嚴重了,但是核酸檢測方法還沒有大面積運用,確診的辦法就是查已知病毒是否是陰性。我爸爸是所有的已知病毒全部陰性,就很快被確診為新型肺炎,所以直接從武昌醫院的ICU,轉到了武漢市集中收治的金銀潭醫院,而我媽媽一直到轉入ICU病房才確診。

每天給媽媽送的保命藥,要放在冰箱冷藏

我媽媽一直在ICU,每天打非常多的針,保護器官的藥、各種營養針、各種抗病毒抗感染的針,包括免疫球蛋白。每天從早上8點開始打,一直到凌晨到5點才能打完。

醫生對我說,這個病現在沒有特效藥,只能用球蛋白或是激素療法,輔助和增強你的抵抗力,最後戰勝病毒還是靠你自己。從1月16號開始,醫生就要我去買人體免疫球蛋白,這個藥很貴,我爸跟我媽基本上一天6瓶,一個人光打球蛋白一天就是3、4千塊。

媽媽進ICU的頭兩天還是在發燒。她每天早上給我發消息,說昨晚有一點燒。我就跟她說:沒關係,繼續保持!繼續堅持下去一定會好的!

那段時間我睡眠特別淺,不管她6點還是幾點給我發第一條消息,我都會聽見,然後馬上回復她,我就說很好!繼續保持加油!

緯緯給媽媽加油打氣

我沒有辦法去探望她,只能每天給她打雞血、鼓勵她。我說你自己要有信心,不能放棄,能挺著熬過來就熬過來了,這個病對中老年人病程都是比較長,都是20多天,它有一個過程,你現在賽程才過半,後面還有一半的路要走,一定要堅持下去。

我就這樣每天不停地給她洗腦,不停地輸出,不讓她有一絲松懈。

但是我自己忍受著強烈的恐懼,當時真的靠一股意志力把我支撐著。因為我很怕我自己也被感染,如果我被感染了,誰給我送球蛋白、送保命的藥,就沒有人照顧我爸媽了,我們這個家就完了,所以我怎麽樣我也不能被感染。

1月25日,體溫穩定,開始有胃口

免疫球蛋白連續打了大概5天以後,媽媽的體溫就慢慢穩定下來了。

鄭阿姨出院前與醫護人員合影

因為住院太久了,那個時候媽媽沒有看外面的新聞,她不知道這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這種盲目的樂觀其實幫助了她。

等到她的體溫慢慢穩定了。她開始跟我說,她在ICU覺得有點餓了,我聽到很高興,有胃口就代表她已經開始恢復了,變好了。

我記得1月26號那天我還專門在網上下單,想辦法找人給ICU送了一大堆吃的,各種水果、零食。我跟媽媽說一定要吃飽,不保證營養、不吃飽怎麽能恢復呢?當時我還寫了一條很長的備注,特別害怕外賣小哥看到醫院的單子不敢接。我那個時候想,如果沒有人接,我就是出門騎共享單車,也得送到醫院。

緯緯給騎手的備注

後來媽媽越來越穩定之後,就開始做核酸測試。必須兩次核酸測試結果連續陰性,中間間隔24小時,才能達到出院的標準。我媽測試的結果就是一次陰,一次陽,可能不是很穩定,她在ICU裡就又過了一段時間。

2月1日,兩次測試陰性,ICU宣布出院,但沒有車願意接

一直到2月1號那天,兩次核酸測試都是陰性,ICU才宣布她可以出院。

媽媽出院的那天,武漢已經封城9天了。我被社區定為密切接觸者,出門受到了很大的限制,問了120、社區用車、志願者車隊也都沒有回應。當時我的一個好朋友知道了,她剛好在媒體,主動提出去醫院接我媽媽,還幫我記錄下了媽媽出院的這一刻。

出院時接受媒體採訪

從媽媽進ICU到現在出院這麽多天,我一直沒有見到她,雖然住的兩個小區只有幾百米,但是我們都在堅持互相隔離。

在我媽出院之前,我就聯繫了社區、物業,聯繫了洪山疾控中心,對家裡進行了專業的消毒,媽媽回來了之後,我就請代跑腿小哥,給家裡送了很多蔬菜水果。

我媽出院回來以後,她的肺部其實還是有一些損傷,比較容易胸悶氣短,畢竟人躺了那麽長時間,各方面都有點虛弱。過了一兩天,我爸爸也從金銀潭出院了。

出院之後,我特意囑咐他們兩個人要分房睡,分餐吃,不要出門,還是繼續互相隔離,再觀察一段時間。醫生還開了一些藥給他們,現在他們兩個在家裡正常做飯,自己照顧自己。

媽媽的手被用作宣傳照

現在想想,我覺得就是依靠自己強大的意志力。這麽長時間自己其實也沒有特別的防護,就是吃奧司他韋,一天一顆,密切接觸者吃10天,還有一些其他中成藥。然後就是跟我的閨蜜們在網上一起打氣,我還把我防護的一些小技巧寫了一個簡短的攻略,怎麽吃藥,用什麽洗手,用什麽消毒,然後要吃什麽東西,怎麽樣增強抵抗力,跟她們分享。

我媽住院這十幾天,我完全沒有顧得上給自己囤物資、做飯,都是周圍的朋友,隔空給我家門口投送一些熟食、水果、藥物。大年三十,我記得是這個送我一點水果,那個送我一點蔬菜,另外一個人送我一點肉,煮了點速凍餃子。整個過年都是我一個人在家,根本顧不上吃喝,一有空就在查關於這個病的資料。

中間陪護那幾天我已經有一點症狀,有一點鼻塞,喉嚨也有點疼,我就趕快吃藥,心裡想說我千萬不能被病毒入侵了,我一定要堅持住。現在我差不多在家自我隔離了14天了,身體狀況一切良好,也是一種萬幸。

我覺得我媽媽能康復的最大原因,除了本來身體素質比較好,還因為她是特別樂觀的人,面對任何事情都有一個好的心態,這是我們的幸運。而且有很多醫生、護士幫助了我們,我特別感謝他們!

媽媽出院之後,我產生了一些應激反應

經歷了這20天的生死離別,我再回想起來很後怕,最嚴重的時候,我整晚整晚地做噩夢,有時候會夢見我自己也生病了,可是早上起來之後,我還是堅持跟自己說,沒事的,肯定沒事的。

後來我找心理醫生聊了一下,她說現在的應激反應需要時間和自我調節,才能慢慢恢復。因為媽媽出院了,好像一下子把我從某種狀態裡面拉回到現實生活,精神還是特別緊張。所以我一直沒有聯絡很多人,直到這兩天狀態好一些,我才想把自己的經歷分享給更多的人知道。

我覺得這個病就像貓跟老鼠,你抵抗力很強,它就入侵不了。我們武漢人有一句話,叫“不信邪”,我覺得這就是我們武漢人的精神。一定要堅定信念,用最強的信念去打敗它、戰勝它。

緯緯總結的防疫小攻略

(*個人服藥經歷僅供參考,具體請遵醫囑)

一、必備儀器:

溫度計、血氧儀(血氧指數很關鍵)

二、外用消毒類:

消毒型洗手產品(泡沫/洗手液/噴霧)

居家清潔用品(75度以上酒精/84消毒液/乙酸消毒液)

三、內服藥品類:

1.奧司他韋(預防每天一顆即可。有症狀不舒服,早晚各一顆。)

2.小柴胡顆粒蓮花清瘟顆粒(醫生推薦,我買了金葉敗毒。2者類似,都是一天2-3次,每天喝。)

3.板藍根(雖然有的人說沒用,我還是在早晚喝。和抗病毒口服交叉預防。)

四、其他:

買維生素C,保證每日多攝取,泡騰片、維生素片都可以。多吃維C高的水果。

疫情依然嚴峻,針對以下人群,

我們正在尋找採訪對象!

#我在疫情一線#

不論是您是在湖北還是全國其他地區,只要您是奮戰在一線的醫護人員、後勤補給人員、記者、患者或患者家屬,我們希望聽到您的見聞和最迫切的需求。

#我的武漢現場#

如果您正身在武漢,如果您願意講述在“封城”後的實地體驗見聞,我們希望把它傳遞給更多人。

請通過以下方式聯繫一條編輯,我們期盼您的消息!

或直接在文章下留言。

請您留下所在地、職業,大致講述您的見聞與故事,如合適我們將盡快與您取得聯繫,進行採訪!

如有圖片也歡迎一並發來。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