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一富察氏擔任美國將軍後,終於尋根成功!

前幾天,看一個滿族同胞就寫接待從美國來的富察氏同胞。在美國,和大多數的西方民主國家一樣,沒有戶籍制度,沒人給你登記民族。日常有的入職等登記,也都沒有民族一項。你是什麽民族,完全靠自己認同。

國家支持多元文化,可以開展自己民族學校等傳承本民族文化,成立民族團體,傳承民族文化等,都是法律支持的。

在人口普查的時候,有大的選項,比如跟我們最近的大項就是亞裔。你選到這,也可以。但如果進入小項,也可以填寫自己的民族。今年的美國人口普查,在國外的社交媒體上,一些滿洲人就號召在美國的滿洲族人,填寫滿洲。因為一個民族人口多了,就會有自己選舉的議員。即使沒有本民族議員,有人競選的時候,為爭取這些人選票,也會跟這些民族選民溝通,了解這個民族選民的意願,以便獲得這些選民的支持。

所以,我多次寫文章,也是給那些無法變更民族成份的族胞看的,關鍵是自己認同,不要依賴其他部門認證。只要自己認同,為本民族利益辦事,怎麽可能說不是這個民族的人呢?

美國有電話本,完全是根據自願原則把自己的部門或個人電話對外公開。在美國公開的電話本,我們就可以看到到愛新覺羅、伊爾根覺羅等滿洲老姓,也就是在美國,您姓氏和名字都是根據自己意願決定,當然可以使用自己祖先用的滿洲老姓,那些滿洲著名的大姓,都可以在美國找到,當然可以找到滿洲富察氏。

前幾年富察玄海還活著的時候,曾張羅舉辦滿洲富察家族聯誼會,有一次怹就非常高興地跟我說,還聯繫很多在美國的富察氏,而且有的還在聯合國擔任高官。當時一直期待富察玄海主持的滿洲富察聯誼會能舉辦成功,但後富察玄海離開了我們,他的很多關係,我們也就失聯了。

現在我們知道在美國最有名望的滿洲富察家族就是傅涇波一家,他跟隨司徒雷登44年,一直擔任司徒雷登私人顧問,跟司徒雷登基本就是準親屬關係。

傅涇波,這是漢名,滿洲名是富察永清,他跟老舍屬於一個旗,滿洲正紅旗人。他出生在庚子之亂那年,他父親傅瑞卿就是積極的西化學者,虔誠的基督徒。

傅涇波與司徒雷登的機緣是一次演講,1917年,傅涇波在北京大學上學,司徒雷登來北京大學演講,傅涇波聽了演講,感覺心靈受到觸動,自此跟司徒雷登成為好朋友,1920年傅涇波轉學到司徒雷登擔任校長的燕京大學。期間傅涇波不幸患肺炎,傅涇波的父母來照顧,司徒雷登也常來關照,由此富察家和司徒雷登走的非常近。1922年,傅涇波接受司徒雷登主持的洗禮,成為基督徒。

傅涇波主要的生活都是跟隨司徒雷登,司徒雷登大傅涇波二十多歲,算是忘年之交。傅涇波還是學生,司徒雷登就是燕京大學校長,自然有崇拜心理,而司徒雷登也非常欣賞傅涇波的才乾,才能把很多事情委託給傅涇波辦理,並且非常信任傅涇波。

司徒雷登的父母是來大清國的傳教士,在大清國生下了司徒雷登。司徒雷登的學識很高,又對中國文化非常了解,他自1919年起任燕京大學校長、校務長。1946年任美國駐華大使。

司徒雷登可以說一生貢獻給燕京大學,在中國辦教育,而傅涇波又算一生為司徒雷登服務,幫助司徒雷登處理有關燕京大學和美國駐華使館的工作,一直是司徒雷登最信任的工作助手。

傅涇波一家都非常有才,如果他不跟隨司徒雷登,也會乾出自己的一番事業,我們具有看看他的一家。

傅涇波的妹妹叫傅君哲,早期受紅色宣傳,跑到延安上學,後被安排到重慶擔任黨的地下工作者。軍統把傅君哲抓獲,因為富察還是比較有權勢,而且跟司徒雷登的關係非同一般,最後國民黨只能放人。在運作中,傅君哲與國民黨的軍統少將胥光輔相識並相愛,最終結婚,1949年12月參加起義,但1951年“三反”中被新中國以特務罪槍決。文革後,撥亂反正,給予平反。

新中國打下南京,傅涇波跟隨司徒雷登去了美國。傅涇波生有一子三女,一子就是傅履仁,美國名John Fugh,他參加美國陸軍,他主要從事軍隊法律工作,在33年的軍旅生涯中,傅履仁屢獲傑出服務獎、國防部高級服務獎和軍團優異獎等。傅履仁官職少將,美軍建軍200多年,這是首位從中國去的人擔任美國將軍。

因為司徒雷登非常想死後葬回中國,美中建交後,中國同意把司徒雷登骨灰安葬杭州他父母墓地。2008年傅涇波之子傅履仁恭奉司徒雷登的骨灰,在美國國務院派員的護送下,安葬於浙江省杭州市安賢陵園。(司徒雷登的夫人以前是安葬在燕園)

傅履仁因為其官職美國將軍,在美國有一定影響,所以中國也希望他為美中友好交流做貢獻,在他退休後,2006年被推選為美國華裔精英組織百人會會長。

傅涇波的三個女兒是傅暖泠、傅鐸若、傅海瀾,圖為司徒雷登在南京美國大使館官邸主持傅鐸若訂婚典禮。傅鐸若的丈夫李文翰的父親是李漢鐸博士,是49年以前著名的金陵神學院院長。

傅鐸若是著名的書畫家,她的名字已被收入【美國藝術名人錄】,【世界婦女名人錄】。她多次在美國、中國等世界各地舉辦她的藝術展。

這是1955年秋傅鐸若和溥心佘在東京合影,當時傅鐸若在日本東京拜滿洲著名書畫大師溥心佘為老師,在東京跟隨溥心佘學了一年多的書畫。

這是傅履仁將軍在美國的一個滿洲文化展板前合影,他這一代,對自己民族滿洲了解不多,但有一顆尋根的願望。富察家後人曾找到在北京居住的八大鐵帽子王之一順承郡王后裔瀛生幫助尋根。

後一查,傅履仁將軍的父親傅涇波就是的瀛生親表哥,兩家都是滿洲正紅旗人。瀛生的爺爺擔任山海關都統,傅涇波的爺爺倭和擔任山海關總兵,也就是瀛生的爺爺的老部下。倭和把女兒嫁給了瀛生爺爺的長子(即我的親大爺)愛新覺羅銓福。在此看來,這位富察家和順承郡王是兒女親家。

傅履仁成為美國將軍後,中國方面當時就報導,說是華裔首位美國將軍,當時傅履仁還沒有查清自己祖先,經過瀛生幫助他查清了自己祖先是正紅旗頭甲喇三牛錄,他家是世襲牛錄章京。祖先就有很多軍功,這也說明,滿洲人比較適合當軍人。自此以後,傅履仁將軍再介紹的時候,總要驕傲地說明自己是滿洲族人。

作者富察春兵

滿族文化網原創文章。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