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奧運延期後,日本東京確診數字為何激增?

【版權聲明】本作品著作權歸鳳凰星獨家所有,授權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獨家享有信息網絡傳播權,任何第三方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作者|關珺冉 編輯|段文

“這本該是很多人一生中最難忘的日子。”原定於今天(3月26日)從日本福島開始的2020東京奧運會火炬傳遞,因為會期推遲而被迫中止。

在福島縣大沼郡三島町生活的徐銓軼告訴《鳳凰周刊》:“奧運聖火原本明天來到我們小鎮,現在延期了。大家雖然可以理解,但很多老人悲觀地說,恐怕自己不一定等得到奧運聖火的到來了。”三島町老齡化十分嚴重,這個人口只有不到1600人的小鎮,每個月平均有10名老人因年歲過高而去世。

鑒於新冠疫情在全球大流行,國際奧委會與東京奧組委經協商一致,於3月24日正式宣布,將原定於今年夏天舉行的東京奧運會推遲一年(最晚不遲於2021年夏天舉辦)。這是現代奧林匹克運動124年歷史上首次延期,此前因為“一戰”和“二戰”影響,曾經有過三次停辦。按原計劃,東京奧運會本應於2020年7月24日至8月9日舉行。

日本首相安倍說,延期後東京奧運會要以完整形式舉辦,“TOKYO 2020”的奧運會名稱要保留,以此作為人類戰勝新冠病毒的證明。

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稱:“(延期)相比於停辦總是好的。”不過,她表示,目前首要工作是盡全力應對新冠疫情。在奧運會正式宣布延期後,東京乃至整個日本的確診感染人數大幅激增,小池在公開講話中幾次提到,東京有可能“封城”。

奧運宣布延期後的第一天

東京奧運會正式宣布延期後的第一天早上,穿行在日本東京站的人們發現,東京站廣場上的奧運倒計時牌不再顯示天數了,而是“尷尬”地顯示著“325”——當天日期是3月25日,而原本這一天距離東京奧運會開幕還有121天。這個高4米、寬3.2米、重3.5噸的倒計時牌從2019年7月24日開始矗立在此。由於延期後的奧運會哪天召開還沒有答案,所以倒計時牌也不再顯示“距離東京奧運會多少天”。

在東京工作的藤原告訴《鳳凰周刊》:“感覺有些無可奈何。明年真的成了‘複興’奧運了——一場紀念人類戰勝新冠病毒的奧運會。”此前日本將奧運聖火傳遞定於從福島開始,是希望借奧運會“複興”因為“3·11”大地震和核電事故之後一蹶不振的日本東北。

針對東京奧運會名稱保留,有日本網友評論說:“東京奧運會不用‘TOKYO2021’,但可以是‘TOKYO2020+1’,‘+1’才算完整的奧運會,不是更好嗎?”

不過,多數日本民眾對奧運延期保持著樂觀的心態:“不是停辦,延期總是好的!”據美國《時代周刊》披露,多位國際奧委會委員提案表示,延期到2021年4月舉辦“櫻”奧運——在“絕對高人氣的櫻花季”召開奧運會。但英國《衛報》則稱,由於美國NBA籃球賽以及歐洲杯足球賽的延期,將明星球員全部聚集在春季有難度。

據了解,奧運最長不超過一年的延期是考慮到參賽選手的狀態。如果延期至2年後,很多參賽選手可能會被替換,這會有很大影響。如果隻延期1年,可以大致維持目前確定的參賽選手的狀態。東京奧組委主席森喜朗說:“這是運動員的奧運會。對於努力至今的選手來說,今年沒能舉辦非常抱歉。”

此前的3月23日,加拿大率先公開宣布:“如果東京奧運會不推遲舉辦,加拿大將拒絕派運動員參加。”緊隨其後的澳大利亞也表示,鑒於安全形勢,無法組團參加東京奧運會。而更早前,挪威奧委會曾向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遞交請願書,建議:“在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在全球範圍得到嚴格控制前,不應舉行東京奧運會。”

《日刊體育》評論說,各國體育團體、選手等發出希望延期的呼聲,如不延期,日本會被批評為“沒有責任感”。如今日本“先下手”提出延期方案,也算贏得信譽的方式。

日本政客們則在宣布奧運延期後的第一天,在日本國會審議會上揭露“奧運延期最晚不遲於一年”是安倍的“小心機”。因為安倍的自民黨總裁任期到2021年9月截止,所以安倍說“最晚在2021年夏天前舉行”,意味著奧運會可能是他最後的高光時刻。來自立憲民主黨的國會議員田島麻英子在3月25日的會議上直接質疑道:“(這一時間點)是否在配合至明年9月的自民黨總裁任期呢?”

不過,美國總統川普在日美首腦電話會談時,力挺安倍:“日本要在安倍當首相時期舉辦(奧運會)”。《日刊體育》認為,美國在電視轉播權限上對國際奧委會有很強的影響力。日本和美國保持一致,可以回避停辦的風險。

奧運延期後東京確診人數激增 或面臨“封城”

奧運宣布延期後第一天是3月25日, 東京都新冠肺炎確診病例當天新增41人,日本全境新增93人,成為近期以來單日新增病例最多的一天。此前東京最高紀錄是3月24日公布的確診人數17人,3月16日甚至“0”增加。

奧運會剛宣布延期,確診病例數就激增。日本確診感染人數之前是否存在漏檢的問題不得不再次引起關注。(參見《確診數字兩月僅千余,小診所衝在第一線,日本的疫情穩住了嗎?》)

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於3月25日晚8點緊急召開記者會。她舉著“感染暴發 重大局面”的綠色牌子呼籲,市民“(周一至周五)盡量在家工作,夜晚盡可能不要外出。非緊急和不必要的情況下,周末也盡量減少外出”。

北海道居民石原向《鳳凰周刊》直言:“日本此前一直抱著‘東京奧運會’這顆‘炸彈’,新冠檢測也沒有像其他國家那樣徹底,確診數字一直偏低。死亡人數少只是因為日本人本身有洗手、戴口罩和避開人群的習慣。”

“如果這樣下去,將面臨醫療崩潰的局面。為了避免東京都全面封鎖,懇請東京都民眾配合。”小池在記者會上說。這已經不是她第一次提到“封城”——四天前她就直言東京有“封城”的可能性。此後的3月23日,她再次對媒體表示,今後隨著事態的推進,東京可能不得不采取“封城”等強有力的措施。

小池顯然是為了加強日本民眾危機意識:“(新冠病毒)可能出現在難以發現的年輕人群中,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病毒可能被傳播開來。”尤其如今日本已到櫻花盛開的季節,有不少日本市民聚集賞櫻。

小池表示,鄰近東京都的各地方的知事正一起開視頻會議討論(應對策略)。神奈川縣知事黑岩祐治3月24日稱,東京和神奈川相互之間往來很密切,如果東京都要全面封鎖,不能只是東京都做決定。

東京都“封城”到底是什麽概念?根據東京官方數據,每天流入東京的人數約為290.6萬人;日本鐵路官網統計,東京品川站每日上下車的人數是27.5萬人;東京羽田機場官網數據顯示,每日平均旅客量為23.3萬人。此外,“封城”還將涉及到是否關閉百貨商店、餐廳、遊樂園、體育館等等。

《AERA》雜誌評論稱,北海道此前也曾宣布進入緊急狀態敦促居民待在家中,經濟活動受到很大影響。如今想要一下子管控超過一千萬人的東京都民眾,可以想象會有相當大的影響。餐飲店等營業將更加艱難。雖然為了應對新冠病毒迅速傳播而不得不約束民眾在家,但是對經營者的支援對策也將提上日程。

小池的記者會結束後不久,3月25日深夜11點,出現了部分東京民眾連夜出門購買食品及日用品的現象。一部分小商店出現商品不足。

東京醫科大學教授濱田篤郎認為,東京都可能已經到了確診患者暴發期了。“40人這個數字已經很多了,不排除有海外回國人員令感染擴大的可能。現在的時間點確診的患者應該是1-2周之前感染的,這些天恐怕會傳染更多的人。”濱田篤郎強調應采取必要的應對措施,“東京都應該做好傳染擴大、確診患者增加的準備。在對醫療體系進行擴充的同時,也要抑製傳染的擴大。”

延期的門票和酒店怎麽辦?

“在得知奧運會延期後,我一早就翻看了東京奧運會的售票網站,仍然沒有查到任何關於延期後門票如何處理的通知。”在東京上班的劉馨告訴《鳳凰周刊》,她在2019年5月奧運會門票第一輪抽選中就抽中了跳水和舉重決賽的門票。跳水決賽門票是兩張8000日元(大約人民幣514元),舉重決賽是兩張7000日元(大約人民幣450元),2019年6月已經付款成功。本以為今年夏天就可以坐在兩個項目決賽的現場,沒想到奧運延期,門票是否可以沿用暫時是個未知數。而購買到棒球比賽門票的小松七海對媒體表示:“如果不能使用怎麽辦?考慮到工作安排要做調整,2021年還不知道能不能去了。”

除了門票之外,還有高價預約好的奧運期間的酒店。此前奧運期間的酒店價格是平時的2-10倍。在“樂天”“一休”等幾家預約酒店的網站上,奧運期間的酒店是需要提前支付並不可取消的。平時不可取消的房間一般是低價房間,但奧運期間的高價房也設定了一樣的標準。奧運期間,一家普通的商務酒店可達到一晚3萬日元(大約人民幣1929元)以上。而市中心的酒店一晚在10萬日元(大約人民幣6430元)以上,有的天價房間達到近100萬日元(大約人民幣6.4萬元)。

記者致電東京都的幾家酒店問詢,酒店目前均表示可以取消。東京都的帝國酒店公關部負責人說:“雖然客人預約的是奧運會期間的房間,但只要在入住兩天前均可以免費取消。奧運宣布延期後,今天已經有客人打來電話取消了。目前酒店的確也受到新冠疫情的影響。比如去年2月的入住率佔到80%,今年只有50%。”

另一家在東京都的京王PLAZA酒店負責人也告訴記者,對預約奧運特殊時段房間的客人不會收取任何額外費用,都可以免費取消,“奧運已經延期了,對酒店肯定有一定影響的,目前只希望新冠疫情能盡快過去。”

東京奧運會主場館國立競技場附近的日本青年館酒店,今年7月到9月已經全部預訂滿額,預約的大多數是奧運會的工作人員。酒店經理三田村成向媒體抱怨道,延期導致一個月的損失約1億日元(大約人民幣643萬元),兩個月至少有2億日元了。用什麽方法才能彌補這個損失?而且延期的話又該如何應對?

根據關西大學教授宮本勝浩的推算,奧運延期的經濟損失約為6408億日元(大約人民幣412億元)。而日本第一生命經濟研究所首席經濟學家永浜利廣則認為,如果包含各種奧運相關的拉動效應,延期的經濟損失將達到3.2兆日元(大約人民幣2057億元)。無論哪一種結果,對日本來說都是巨額經濟損失。

同樣感到失望的還有東京奧運會約80家讚助商企業,其中豐田汽車、松下等日本國內外大型企業是聯名讚助的。原本想借助世界體育盛會的契機,將本公司產品及定位向世界推銷。一些企業也對奧運延期表示了擔憂:“延期到什麽程度?廣告相關費用等支出的增加額會發生多大變化?”

另一方面,經濟界人士表示,此前還擔心奧運會在開幕前突然中止,或是在沒有觀眾的情況下強行舉辦。“相比於停辦或者沒有觀眾,延期雖然對經濟不利,但比起沒有觀眾參與,延期一年的方案相對較好。”

(藤原、劉馨、石原為化名)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