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亂港分子:“阿Sir,您看我還有機會嗎?”

今天,涉港國安法在全國人大常委會全票通過,7月1日零時起生效。這個大快人心的新聞,也讓一些亂港分子慌了手腳。

這不,今天上午,黃之鋒趕緊宣布辭去“香港眾志”秘書長職務、退出“香港眾志”;“港獨”組織“香港民族陣線”宣布解散香港本部,遣散所有香港地區成員,相關活動“由海外分部接手”。

事實上,從全國兩會起,這些曾經氣焰囂張的禍港頭目,就已經開始或高調或悄然地“變臉”了。

變臉

最先打出“變臉牌”的,是“反中亂港”頭目之一、香港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

這位著名的“民主阿婆”日前表示,自己年滿80歲,且女兒猝然離世,需要時間和空間哀悼及恢復,因而要“退出公民與政治工作,過較平靜生活”。

據港媒報導,陳方安生1962年加入香港政府,1993年至1997年出任港英當局布政司司長,香港回歸後成為首任政務司司長,此後又以泛民代表自居,不斷攻擊特區政府。

陳方安生的“特長”是走國際路線,一邊周遊各國唱衰香港與國家,一邊邀請西方乾預香港事務。論“年紀”,就在去年,她還與美國副總統彭斯碰面,為美國《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立下“汗馬功勞”;說“親情”,數年前其丈夫離世,絲毫未影響她在政治上“不甘寂寞”。

如今涉港國安法將至,“國際遊說”成為“勾結境外勢力”的鐵證,陳方安生此時選擇高調引退,被明眼人譏為“囹圄入場券面前”、“反對派陣營倒下的第一塊多米諾骨牌”。

陳“引退”後兩日,自封“香港城邦派國師”的陳雲,也在社交網站上發文宣布“退出香港政壇”。此前一直高調支持“港獨”的他突然改變調門,稱“部分人將香港命運交給‘港獨’是將香港推入國際政治鬥爭的黑洞”,“進入漩渦是沒問題的,但進入黑洞則吉凶難料”。

此外,其他亂港頭目也於數日之內一並“華麗轉身”:李柱銘“改口”支持香港就基本法第23條自行立法,抱怨暴力與“港獨”令香港失去國際支持;黎智英三次申請保釋期間離港,連遭法官拒絕;戴耀廷直言今後會“收聲”;許智峰在立法會高呼自己“愛中國”……

一夜之間,反對派政客變身“和平愛好者”,當初的“核爆都不切割”化作“風輕雲淡”。島叔不禁想到一句老話——

“平生不做虧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門。”

出逃

這邊“變臉”花樣百出,那邊“出逃”劇情加碼。

被港媒曝光棄保潛逃的“港獨”組織頭目陳家駒日前通過臉書發文,宣稱因擔憂涉港國安法,自己確實已逃離香港。

現年30歲的陳家駒在2018年成立“學生獨立聯盟”,去年因涉嫌參與非法集結被捕,保釋期間每周須到警署報到一次。今年6月4日,陳家駒未按時到警署報到,之後被指已於當日坐飛機潛逃,目前可能在歐洲某國首都匿藏

據港媒報導,陳家駒在涉港國安法推進過程中“非常不安”,多次向友人表示希望“走佬(逃跑)”,更主動向已潛逃到台灣的同伴求援。

在最新發布的聲明中,陳仍對“港獨”同道“好言相勸”,聲稱離開並不代表自己放棄“港獨”,並要求支持者“留有用之身,待英美公布逃走方案時離開”。

島叔粗略統計,截至目前,“本土民主前線”黃台仰已潛逃至德國,“本土民主前線”李倩怡身在台灣,前《學苑》前任總編輯梁繼平匿身美國,“香港民權抗爭”鄭偉成、楊逸朗“歸隱”台灣。

亂港分子黃之鋒則忙著在接受外媒採訪時“對號入座”,稱自己將是涉港國安法的“首要目標”,宣布退出“香港眾志”。與此同時,他試圖拉攏的外國政客,卻於近日態度大轉——

去年香港深陷修例風波之際,德國外交部長海科·馬斯曾與處於保釋狀態的黃之鋒在德見面、合影;而今,當被問及德國政府是否會如黃之鋒所想而對華進行製裁時,馬斯稱,黃的政治立場包含“分離主義傾向”,與其合影更不代表讚成對方觀點。

叫人衝鋒自己溜、雞飛狗跳鬧內訌,這麽一番折騰下來,別人對您那套“假把式”,能不門兒清嗎?

立法

中央宣布進行涉港國安立法後,一些亂港分子先是拿出修例風波中抹黑及妖魔化的那一套,但並未得到香港市民支持。

對此,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香港總會常務理事、全國港澳研究會會員朱家健表示,“黑暴分子外來‘黑金鏈’斷裂、害怕自身被涉港國安法制裁、亂港組織開始‘切割’”等因素使黑暴陰雲難以為繼。

而一旦作妖無果,“金盆洗手”便成為更具“自知之明”的選擇:“陳方安生等人曾多次出國乞求外國政府乾預香港事務,他們害怕這些行為被定義為‘勾結’,因此趕緊停手,想在法庭上有求情及脫罪的理由。

涉港國安法如同一面“照妖鏡”,亂港分子急於“變臉”,證明香港社會已開始見證國安法止暴製亂之效;“港獨”頭目自己“走佬”、煽動他人作“炮灰”,露出的也正是其禍港不成、狗急跳牆的“真身”。

而與罪魁禍首的醜態相對,香港各界對加速涉港國安立法的期盼愈發熱切

南開大學法學院副教授、台港澳法研究中心執行主任李曉兵告訴島叔:“經歷了修例風波,香港市民看清了在香港施行維護國家安全法的必要性及正當性,若沒有相關立法,香港社會就缺少一根‘定海神針’。”

在他看來,涉港國安法落地後,內地與香港之間的聯繫不會再被別有用心之人切割,香港社會有了標注底線思維的弦,能更好地鞏固金融中心等地位,發展高端服務及創客產業,避免成為一座“不設防”的城市。

對於涉港國安法,香港市民普遍有兩點強烈願望:一是盡快頒布並在香港頒布實施,以維護香港的繁榮穩定;二是法律不能成“松牙老虎”,必須從嚴從重以體現應有的威懾力。

正如警察說要抓賊,遵紀守法的市民會感到害怕嗎?害怕的只有賊。

文/點蒼居士、雲中歌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