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小心!台諜就在你身邊!

百餘起台灣間諜案被破獲,通過錢色手段向大陸滲透。

截圖自《新聞聯播》

【環球網軍事報導】近日,國家安全機構對外披露了一批台灣軍情局間諜策反大陸學生的案件,涉及多名台灣間諜和相關人員。環環(ID:huanqiu-com)從有關部門了解到,近年來台灣間諜情報機構為服務台灣當局政策需求,使用金錢收買、感情拉攏、色情引誘等手段,加大對大陸赴台學生等人員的滲透策反力度,大肆布建間諜情報網絡,嚴重危害國家安全和利益,破壞兩岸和平發展大局。

“桃色陷阱”毀掉陸生光明前景

2011年3月,正在台灣交流學習的國內某重點大學學生宋哲被同學邀請一起參加島內朋友組織的聚餐。席間,一名叫許佳瀅的台灣女子對宋哲很感興趣,不斷詢問宋哲所在學校和專業的情況。當宋哲談到系裡目前在開展幾個國內處於領先地位的研究項目後,許佳瀅更是對宋哲表露出異常的好感。

許佳瀅,截圖自《焦點訪談》

不久,許佳瀅就開始單獨約宋哲去酒吧、KTV。兩人開始頻繁外出吃飯、娛樂,隨著距離越來越近,許佳瀅總是有意無意與宋哲進行身體接觸,在一次旅行時,更是引誘宋哲發生了關係。當宋哲交流結束準備返回大陸時,許佳瀅開始要求他回去後將自己的生活狀態,特別是“學業上的長進”拍照分享給自己,而此時的宋哲對許佳瀅十分迷戀,言聽計從。

成績優異的宋哲很快被保送到另一所知名高校攻讀博士學位,並開始參與國家重點實驗室的研究項目。許佳瀅得知後,在每天通過郵件和微信表達“愛意”的同時,開始頻繁讓宋哲提供實驗室裡的論文和研究報告。這時,宋哲突然想起在島內的時候,許佳瀅有一次向他提起,一些台商到大陸經商需要了解大陸的一些資訊,搜集這些資訊就可以換錢,但許要求自己提供的都是軍工方面的資料,這些和經商有什麽關係呢。

宋哲開始對許佳瀅的身份產生懷疑,但當他出於恐懼想和對方斷絕聯繫時,卻發現事情並非他想的那麽簡單。許佳瀅立即換了另一幅嘴臉,一邊匿名向宋哲周圍的老師、同學和親友發送騷擾郵件和簡訊,痛斥宋哲“始亂終棄,不能信任”,一邊用向學校報告宋哲提供研究資料的事來威脅他。宋哲迫於壓力,只能恢復與許佳瀅的聯繫,並繼續按照其要求,陸續提供了該實驗室內關於我國防科工領域的數百份研究資料,最終也毀掉了自己光明的前景。

截圖自《焦點訪談》

許佳瀅這種通過色誘手段對目標實施拉攏策反的間諜,讓人不禁聯想到某些境外間諜情報機構專門訓練的色情間諜。據國家安全機構工作人員介紹,許佳瀅的真實姓名叫許莉婷,是台灣軍事情報局製內間諜,1977年1月24日出生,比1993年出生的宋哲足足大了16歲。

許莉婷近照

無孔不入,危險隱藏在平日交往中

環環(ID:huanqiu-com)從國家安全機構了解到,除了色情引誘外,台灣間諜還往往會化身成“知心姐姐”或“熱情好客的同學”,或情感拉攏,或金錢利誘,手段無所不用其極。

2015年,大陸學生朱暉到台灣一所大學交流,當時他正想為撰寫論文採訪一些台灣政治人物,但苦於沒有門路。自稱是“立法委員”助理的徐子晴恰巧出現,主動幫朱暉聯絡了多名“平時想都不敢想”的採訪對象,使其順利完成了論文。之後,在徐子晴的運作下,朱暉又拿到了島內一個非常熱門的夏令營邀請函。作為回報,朱暉幫助徐子晴聯繫了在島內同期貨流學習的幾名大陸同學,填寫了徐所給的調查問卷,內容涉及每名陸生大陸學校、專業以及家庭背景等情況。不久,朱暉又按照徐子晴的要求,邀請了在國家某部委工作的朋友丁濤赴台旅遊。

在這次島內旅行中,徐子晴對剛入職場的丁濤萬般照顧,不僅周到安排、全程陪玩,還包辦了費用,並像“知心姐姐”一樣關心起丁濤的生活,教他如何處理與同事、長官的關係。在丁濤返回大陸後,徐子晴還經常噓寒問暖,主動詢問丁濤的工作、生活狀況,並寄送一些禮物,讓丁濤覺得十分暖心。但逐漸,這位“知心姐姐”異常的要求也隨著“關心”一同來了。在聯繫中,徐子晴多次體現出對兩岸形勢的關心和對祖國統一的期望,聲稱準備要到大陸開公司,並以經商需要了解大陸政策走向的名義,向丁濤索要其接觸到的內部檔案。徐子晴表示,如果丁濤提供的內部消息能讓公司掌握商機,就可以讓丁濤成為公司的股東。在徐子晴前期的感情拉攏和不斷承諾高額“分紅”的誘惑之下,丁濤先後共向其提供了機密級檔案4份,秘密級檔案1份,並最終因此鋃鐺入獄。

據國家安全機構工作掌握,這位活躍在台灣大學、台灣政治大學、中國文化大學等高校裡,經常通過台灣老師和學生介紹引薦大陸學生,一會兒是“立委”助理,一會兒是淡江大學博士,一會兒又變成導遊、義工的“知心姐姐”,真實身份是台灣軍情局製內間諜徐韻媛,1980年8月12日生,除了以不同面目接近大陸學生實施策反,徐韻媛同樣也對島內人員下手。

徐韻媛近照

2015年3月,一名蔡姓台灣籍男子擬乘船前往金門時,被國家安全機構乾警當場抓獲,並在其攜帶的茶葉盒內搜獲儲存卡5張,記憶體有多份大陸黨政機構涉密檔案。原來,蔡某表面上是一名商人和台灣某協會的秘書長,背地裡卻是徐韻媛發展的情報員。蔡某因為工作原因,常年頻繁往返兩岸參加各種交流、商務活動,與大陸政商界人士交往密切。也正因如此,徐韻媛早早地便盯上了蔡某,而當蔡某一時經濟窘迫、面臨債務時,徐韻媛及時出現,直接亮明自己的“國安”部門身份,不僅開出價碼讓蔡某到大陸搜集、竊取情報,還承諾保障其安全。天網恢恢,疏而不漏,蔡某最終因犯間諜罪被依法判處有期徒刑5年。而此時,那位“頗有能量”的徐韻媛早已安穩地在島內開始尋找下一個目標。

當在異鄉遇到幫助,是一件幸事,但有時,這種“幸運”並非想象中美好。2012年,國內某大學政治學系研究生劉楓作為交換生到台灣淡江大學學習,期間,劉楓約大陸同學在島內自由行,了解島內社會民風。這時,其不久前結識的一名叫“陳小自”的台灣青年主動提出充當導遊,當劉楓一行到台南時已是深夜,但陳小自還是特地去車站迎接。接下來的幾天,陳小自出手闊綽,帶他們品嚐台灣小吃、並為他們購買到緊俏演唱會的門票,而且分文不取、非常慷慨。“感覺他不是很在乎錢,完全圍著我們轉。”劉楓回憶道。

陳小自,截圖自《焦點訪談》

劉楓回到大陸後不久,陳小自聯繫上她,說自己換了工作,部門想找大陸熟人到航展幫忙拍點東西,除解決食宿外,還給幾千元跑腿費。劉楓對此產生疑問,既然是工作業務,為什麽不自己出差?後來在父母的阻止下劉楓並未答應。之後,陳小自又提出讓她幫著寫論文、購買國防白皮書。這時,劉楓更覺得這個看似熱情好客的陳小自愈發可疑,似乎藏著什麽不可告人的秘密,便斷絕了與他的聯繫。根據國家安全機構資料,陳小自真實姓名為陳泰宇,也是一名台灣軍情局間諜,男,1988年11月20日生,近幾年,在台灣政治大學、淡江大學、中正大學等高校物色大陸學生,實施拉攏策反。據劉楓回憶,除了自己以外,陳泰宇還通過這種主動搭訕、接待宴請、陪同旅遊等類似方式,與多名大陸同學有過接觸交往。

陳泰宇近照

無獨有偶,與劉楓遭遇類似情況的還有大陸學生陸偉。2014年,他到台灣參加一個島內某基金會組織的學術研討會,負責接待的是一個與其年齡相仿的台灣年青人林慶哲,在台北的幾天裡,林慶哲不僅為陸偉提供了周到的食宿安排,還利用空余時間陪其在市內遊景點、打籃球、吃夜宵,兩人迅速成為無話不談的好朋友。陸偉返回大陸後,林慶哲開始請他幫助搜集一些國內公開發表的學術期刊,陸偉不好推辭,想著搜集起來也不難,就答應了對方的要求,很快就拿到幾千元的報酬。正當其為這份既增進“友誼”又有豐厚報酬的兼職而沾沾自喜時,國家安全機構找到了陸偉,及時製止了他的行為。林慶哲真名叫林家輔,1984年6月18日生。與前幾位台諜不同,林家輔主要以台灣某基金會志工身份出現,在兩岸青年交流活動中物色目標,而陸偉正是由於在大陸航天航空專業學習的背景,成為其準備發展的“獵物”。

林家輔近照

大陸學生已成為台灣間諜重點目標

據國家安全機構人士向環環介紹,被台灣間諜盯上的大陸學生,大多來自於政治、經濟或涉及國防科工類專業。他們看中的正是這些大陸學生正處於上升發展階段,有著廣闊的就業前景。正像陳泰宇總給劉楓打氣,鼓勵她報考公務員,說等劉楓當了大官會來找她一樣,這些台諜對很多大陸赴台學生都講過,希望他們今後進入大陸黨政機構、國防科研院所等能夠接觸到國家秘密的部門任職,尤其是一些他們感興趣的崗位。

值得注意的是,像陸偉查找公開刊物論文一樣,台灣間諜最初布置給大陸學生搜集的很多內容本身並不具備密級,也不屬於情報範疇,但其實他們這樣做有更深的考慮:通過給一些利益,將大陸學生套牢。一位國家安全機構人士對環環(ID:huanqiu-com)表示:“一旦我們的學生進入到核心敏感崗位,再想拒絕台諜提出的更加深入、嚴重的情報活動要求,台諜就會撕下溫情的面具,以之前跟大陸學生的交往活動為把柄,來要挾他們就范。”

2014年,為保護我赴台學生人身安全和健康發展,維護兩岸和平穩定大局,國家安全機構曾公布了多起台灣間諜策反大陸學生的案件,對這種行為予以嚴厲譴責。大陸有關部門也建議台灣方面對此予以關注,淨化高校環境。但隨著民進黨蔡英文當局上台,台灣間諜情報機構為竭力表忠,加大力度對大陸赴台學生實施滲透策反,相關情況正在逐年增加。

截圖自《焦點訪談》

據上述安全官員透露,2016年以來,由台灣間諜情報機構實施、證據確鑿、被國家安全機構依法審查的網絡策反境內學生的案件也同樣呈上升趨勢,一些境外間諜已將觸手伸向內地校園。從近年的多起案例看,台灣境外機構多以20歲左右的在讀高校生為主要目標,借助網聊工具、校園論壇、招聘網站等物色“調研員”。“受聘”學生先做一些搜集、整理、匯總資訊的工作,當嘗到酬勞豐富的“甜頭”後,台灣間諜便開始逐步引誘對方為其從事情報搜集工作。

國家安全機構工作人員在接受環環(ID:huanqiu-com)採訪時表示,對“認罪悔過態度好”的年輕學生的處理以教育挽救為主,且出於保護學生的目的,有關部門往往會第一時間警示學生,要求其中止與對方聯繫,而不會刻意放線。但是,任何一個國家安全隱患都不能被忽視,國家安全機構提醒在外就學的同學們:警惕無緣無故的恩惠,拒絕免費提供的午餐。(執筆:范凌志,文中提到的宋哲、朱暉、丁濤、劉楓均為化名)

番外

評論:高度警惕台灣間諜誘騙大陸學生

國家安全機構向本報獨家披露了多起台灣間諜策反大陸學生的案件,凸顯了當前形勢下大陸面臨的間諜活動滲透帶來的安全挑戰。大陸青年學生成為台灣間諜情報機構的主攻對象,對有關部門敲響了警鍾。

間諜與反間諜的“故事”並不只出現在影視片中,它可能就發生在我們當中一些人的身邊。現實中的間諜活動雖然有時不會像影視片中那樣驚悚、離奇,但它卻悄悄地滲透進了我們平常的生活、學習和工作中,更具隱蔽性,更不容易被察覺。這種看似平凡的間諜活動,往往會有極強的連續性和誘惑力,對個人和家庭的生活,對國家安全的破壞性可能會更大。

由於島內“台獨”勢力的上台,台灣當局近年來對大陸的間諜派遣有增無減,活動更為頻繁、囂張。這使得我們在隱蔽戰線上面臨的敵情日趨嚴重,反間諜任務日益艱巨。

從本報報導的這些案例中,我們還可以看頒布灣間諜活動的一些趨向。這些台灣間諜為服務台灣當局的政策需求,既使用了傳統的間諜手段,比如金錢收買、感情拉攏、色情引誘等,也與時俱進地使用了很多新技術,充分利用了電子郵件、微信等網絡技術和社交媒體的便捷性展開活動。

台灣間諜情報機構的滲透重點還在轉向大陸的青年學生。他們利用大陸的開放、國際交流的增多和兩岸交流的擴大,盯住和粘住有可能進入經濟、科技和國防等領域工作的青年學生,放長線、釣大魚,長期、定向培養,布建網絡。這種活動不僅嚴重破壞兩岸和平發展大局,還威脅到大陸青年學生的成長和兩岸正常的經濟、文化、學術交流。

這些被盯上的青年學生,本來品學兼優,擁有大好的前程。他們正處在人生的關鍵階段,到台灣交流學習,本該是他們提升自己的機會。對這樣的年輕人下手,毀了他們的一生,這也是台灣情報部門在道德上的犯罪。

當前,台灣情報部門已經成為“台獨”勢力的馬仔。“台獨”勢力蠢蠢欲動,台灣情報部門也就更加活躍,手段更加卑劣。

目前台海局勢日趨嚴峻,美國方面屢屢試圖衝撞大陸在台灣問題上的紅線,並有可能進一步破壞台海穩定。大陸在明顯感到壓力加大時,勢必會對台灣問題有可能走向最壞做好準備。台灣當局因此會惶恐不安,未來必然會加大對大陸的間諜滲透活動,以期掌握大陸相關部門的動向。

兩岸關係的大勢不會逆轉,台灣當局的間諜活動除了製造一些無辜的受害者之外,對改善“台獨”勢力的處境不會有助益。早日認清兩岸的形勢,與之相向而行,是台灣當局最明智的選擇。

防範台灣當局的間諜滲透活動,是反擊“台獨”、維護國家主權完整、實現祖國統一的一個重要部分。針對台灣當局的反間諜工作需要堅持總體國家安全觀。作為一種系統性操作,需要各個方面的緊密配合、協同作戰。本次國家安全機構公布的一些案例提醒我們,各高校和相關青年組織和機構需要對當前的反間諜形勢有清醒認識,要高度重視反間諜法律的普及教育,“打好預防針”。

國家安全是立國之本,是國家生存和發展的根本保障。我們在反間諜領域取得了一定成果,但這並非意味著我們的安全網就從此不再會出現漏洞。一張完備而有效的國家安全網絡是靠廣大公民具有良好的安全意識而結成的,這是一項長期而艱巨的工作。(本文系《環球時報》評論文章,標題:高度警惕台灣間諜誘騙大陸學生)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