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夏春:人人都應該懂一點拍賣理論

  文/新浪財經意見領袖專欄作者 夏春

2020年諾貝爾經濟學家頒發給史丹佛大學兩位微觀理論的集大成者和師徒教授Robert Wilson和Paul Milgrom,獲獎理由是“改善拍賣理論以及發明新的拍賣模式”。

獲獎後Wilson接受記者採訪時說自己從來沒有積極參與過拍賣活動,但太太最近在eBay上買了一雙滑雪靴,估計是拍賣。在微觀理論界,Wilson是泰山北斗級的人物,兩位博士生Alvin Roth和Bengt Holmstrom分別已經在2012和2016年獲得諾獎,但這並不代表他這句話一定是對的。

  拍賣在生活中無處不在

  一方面,拍賣在生活中無處不在;另一方面,靠拍賣起家的eBay,現在超過90%的交易額是通過固定報價,而非拍賣來完成(部分因為拍賣過於耗時,如今在線銷售便利,價格競爭激烈,部分因為eBay從2C轉向了2B)。

  除了人人都熟悉的拍賣形式外,例如藝術和收藏品拍賣,上海的車牌拍賣等,很多經濟活動在本質上都屬於拍賣。例如二級市場股票和債券交易看上去和拍賣無關,但這就是實實在在的拍賣。與通常的拍賣有一個固定賣方(一級市場股票和國債的賣方就是上市公司和政府)不同的是,二級市場裡同時有無數個買方和賣方在競拍出價和交割。

  公司和政府採購,通常希望保證質量下價格越低越好,這可以說是一個逆向拍賣。Wilson一定參與過資深教職招聘,合格應聘者將與學校進行薪資談判,這個過程本質上也是拍賣。

  車牌屬於顯性拍賣,學區房價格高則是因為隱性拍賣的存在。學生根據自己的學業填寫多個志願,最終被錄取的過程叫做匹配(Roth就是以對匹配機制的研究獲得諾獎),但本質上,這只是一個沒有價格機制的拍賣。

  某作家抱怨在某網站搜索某領事館找不到網頁,大家都有搜索疾病,卻跳出來一堆民營醫院;或者搜索自己的公司,先出現的是競爭對手網站的經歷。原因當然是這些關鍵詞的排序是由拍賣價格決定的。

  至於其他搜索公司類似的廣告收入更高,但卻少有用戶抱怨,可能是因為該公司聘請到了一位學術成就和Wilson,Milgrom接近的經濟學家,懂得如何設計更人性化的拍賣機制。有興趣的讀者不妨了解一下Hal Varian,他是Google的首席經濟學家,曾經任教於麻省理工、史丹佛、牛津、密歇根。

  拍賣理論極簡史

  任何參加或者了解簡單拍賣活動的人,都可以發現競拍者之間互動的複雜性。但可能也想象不到,各種拍賣(例如單個或多個商品、他們的價值獨立或者相互關聯、拍賣可以是加價或者減價式,價格可以公開或者密封、贏家支付最高價或者第二高價等等)其實可以被博弈論完美地描述,並且給出競拍者的最優出價公式。

  最早以博弈論思想研究拍賣的William Vickrey在1996年獲得諾獎,他發現在競拍者(買家)對商品的估值彼此獨立的極端情況下,許多不同形式的拍賣,本質上是等價的,或者體現在競拍者的最優策略,或者體現在拍賣者(賣家)的預期收入上。而且,拍賣結果都是對社會有效率的,也就是說贏家一定是估值最高的人,此時社會福利損失最低。

  歷史上最少見的一種拍賣(一次性密封報價,贏家支付第二高價),因為Vickrey的研究而變得非常流行。原因在於這種機制下,競拍者會完全真實地按照估值來報價,不會故意壓價。

  Wilson考慮了另一種極端情形:被拍品(例如油田,國債)對買家具有共同價值。贏家作為估值最高的人,當然就要采取其他最優策略以避免“贏家的詛咒”,好在拍賣結果仍然是有效率的。

  現實往往處在兩種極端情形之間,Milgrom與合作者解決了這種更一般的情形,發現不同的拍賣機制就會產生不同的預期收入,而且拍賣結果未必是有效率的。例如,公開加價拍賣的預期收入要高於密封式拍賣,因為公開加價的過程,會透露其他人掌握的部分信息,幫助每個競拍者進行重新估值。

  理論總是太多假設,現實更加複雜,以車牌拍賣為例,這類拍賣既要考慮車主對車牌的不同估值,也要考慮車牌之間的替代和互補價值,還要考慮車牌先後成交價對估值的影響,以及車主策略性選擇在什麽時候出價等一系列相互關聯的因素。

  Milgrom和Wilson一邊對理論進行優化,使之更接近現實,一邊進行拍賣實驗,觀察結果差異。他們完成了從“認識世界”到“改造世界”的飛躍,設計出效果最佳(政府預期收入最高,結果最有效率)的“同步多輪加價競拍(SMRA)”的方案。

  以車牌為例,SMRA要求競拍者每一輪對一個或多個車牌分別進行密封報價。每輪結束後,賣方公布每個車牌的最高競拍價。下輪拍賣的不同車牌的起始價為上輪的最高競拍價,直到被更高的報價取代。同時,提交新的報價要比目前的報價高5%~10%,但在未來的幾輪拍賣中,競拍者可以撤銷部分或全部車牌的報價,直到所有車牌不再出現更高報價時,所有拍賣同時結束。

  這樣的好處是多方面的,密封報價可以鼓勵競拍者真實地反映自己的估值,而每輪公布最高競拍價即有利於避免“贏家的詛咒”,又可以讓競拍者收集更多的信息,來提高估值的準確性。

  1994年美國政府采取SMRA拍賣無線電頻譜的收入高達200億美元,比預計的高出一倍,引起轟動,隨後英國效仿,收入340億美元。而早前澳洲采取一次性密封拍賣,支付第二高價的方法,導致幾乎白白送出寶貴的公共資源。

  Wilson,Milgrom和其他研究者還陸續開發了適合不同特徵拍賣物的其他新方法,例如對多個商品打包拍賣用到的“組合價格鍾拍賣(CCA)”方案(拋去細節,簡單來說就是先進行多輪加價拍賣,最後來一次密封式拍賣),可以改進SMRA方案的不足。

  從此,拍賣理論家成為各國政府和各大企業的座上賓,SMRA被全球多個國家採用,用於拍賣公共資源,碳排放交易體系,機場的機位與起降時段。搜索公司和科技巨頭高薪聘請經濟學博士和教授,設計廣告拍賣、產品定價和企業經營策略。

  有興趣的讀者,可以了解一下Amazon的首席經濟學家Pat Bajari,他畢業於明尼蘇達大學,是最好的計量拍賣(用實際數據對拍賣理論進行檢驗)專家之一,在加入Amazon之前,任教於哈佛、杜克、史丹佛和明尼蘇達。

  看看Google和Amazon的市值上升速度,你就知道頂尖經濟學家的研究價值。值得強調的是,這些經濟學家進入私營企業學以致用其實更好。如果一邊為政府設計拍賣機制,一邊又向競拍者提供谘詢服務,就難免卷入“利益衝突”的爭議。

  人人都應該懂一點拍賣理論

  既然拍賣無處不在,人人都應該懂一點拍賣理論。如何合理填寫志願增大錄取幾率、在就業市場上找到一份薪酬滿意的工作、什麽時候進入車牌競拍市場,如何出價、如何買到地段好,性價比高的房子,如何避開“贏家的詛咒”,都是學問。

  可惜的是,雖然個人往往能夠聰明地解決這些問題(比如最簡單的方法是多收集相關信息,但我的經驗是很多人做不到這點),但政府層面往往不擅長處理拍賣問題。

  以香港政府賣地為例,1999年采取地產商先密封出價,達到政府的底價成功“勾地”後,再進行公開加價拍賣的方法,由於金融危機和經濟衰退,地產商出價無法達到底價,導致土地供應急劇減少,樓價急劇上升。政府卻是後知後覺,直到2013年才取消“勾地製”。

  其實,拍賣理論很清晰地告訴我們,只要有一個活躍的買方市場,底價設置越低越好,只有越多人願意出價,才越可能賣出高價。拍賣理論也同樣清晰地說明,涉及公共利益時,拍賣機制一定要綜合全盤考慮對社會福利的影響。

  可惜,香港政府在不掌握社會實際需求時,隻考慮自身利益。表面上設置高價,試圖減少地產商的利潤,但實際上降低土地供應的做法,反而幫助地產商獲得更高利潤,造成對社會福利極大的破壞。

  類似的結果也發生在國內,車牌市場北京采取抽簽製,上海采取拍賣製,研究發現,以2012年數據測算,相比拍賣製,北京的抽簽製損失的社會福利高達300億元。

  由於Milgrom在微觀經濟學的各個分支領域都有著傑出貢獻,不誇張地說,人人(特別是企業家,政府官員)都應該懂一點他的研究。我在《諾獎得主帶你走進頂級經濟學研究的四個層次》一文提到Milgrom發明的三大金融交易模型之一的“序貫逆向選擇交易”,在Milgrom的引用率中排名第二,遠超過他這次獲獎的拍賣理論。

  而他的最高紀錄,則是與師兄Holmstrom對委託-代理關係的研究,政府、企業作為委託人面臨的難題包括如何激勵、監督和考核代理人,也就是官員和員工;如何確定資產的所有人,也就是產權等等。Holmstrom以此獲得諾獎,當時我們就覺得漏掉了Milgrom。

  好在Milgrom和Roberts早把他的研究寫成通俗易懂的書《經濟學、組織與管理》,成為商學院的必讀教材。企業內外部遇到的很多問題,大多可以通過拍賣來解決。

  如果我告訴你,Milgrom的高足蔡洪斌和蔡的高足劉俏,相繼成為香港大學工商管理及經濟學院和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的院長,你應該更有興趣了解他們老師的研究。

  諾獎回歸傳統

  當下,經濟學研究面臨重大的挑戰,一方面,許多重大的問題亟待經濟學家去理解和提出解決方案;另一方面,大多數研究都回避這些問題,“去理論化”趨勢明顯,流行的是“魔鬼經濟學”(Freaknomoics),“可愛/滑頭經濟學” (Cuteconomics),甚至“巫毒經濟學”(Voodoo-economics)。

  這些聽上去好玩(甚至一點都不好玩,例如進行隨機對照實驗,給一部分香港大學生金錢,激勵他們上街遊行,再看看他們接下來會不會上癮),論證過程“聰明”,但對現實重大問題完全回避的經濟研究,不斷登上頂級期刊並頻繁獲獎。

  過去很多年,Milgrom和Wilson每年都進入預測榜單,又每每落空。在去年爭議頗大的諾獎公布後,我們感歎難道Milgrom和Wilson這樣的頂尖理論家徹底被遺忘了嗎?諾獎的傳統是獎勵20-30年前做出的改變經濟學思想的“基礎研究”,難道要讓步於當前熱門嗎? 

  好在今年的頒獎結果回歸傳統,整個經濟學學術圈都興奮。我們永遠無法達到他們的層次,但是高山仰止才是這個學科最吸引人的地方。

  (本文作者介紹:諾亞控股首席經濟學家)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