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蛋價跌跌不休,低谷期難判斷,這個蛋周期有點紊亂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 馮冬寧

2020年6月,夏收夏種的忙碌充斥著遼闊的魯中平原。

淄博華豐源禽業有限公司會議室內,廠長趙永升與動保銷售員范振華、技術員華延偉以及雞苗商王飛再一次因“跌跌不休”的蛋價而聚到一起。老闆李丙河也是眉頭緊鎖,這個與雞打了21年交道的山東漢子早已嗅到危險的氣息。

“我還不改行。”他咬著牙說,一定要撐到柳暗花明的那一天。

只是在早已紊亂的養殖規律前,“李丙河們”也不確定“那一天”究竟何時到來?

華豐源雞舍

30畝的養雞舍,一天虧一萬元

在趙永升看來,如今的蛋價正讓老闆李丙河陷入一場現實焦灼之中。“目前,雞蛋批發價已跌到年內低點,每公斤4.8元-5.0元。”他說。

5月31日,山東省畜牧獸醫局最新統計數據顯示,山東雞蛋價格近期創年內新低。來自山東畜牧部門監測數據,5月18日至24日山東省雞蛋銷售平均價格為5.98元/公斤,同比回落33.03%。

彼時,山東省畜牧總站高級畜牧師胡智勝分析表示,短期內雞蛋價格以震蕩為主,可能繼續下降。

專家們所說的“可能”很快在這個6月應驗,“蛋價年內新低在不斷刷新……”李丙河證實。

這不僅僅是山東,來自卓創資訊的監測數據顯示:6月第二周,全國雞蛋平均出廠價報5.01元/公斤,環比上周下降2.15%。

對此,卓創資訊雞業分析師牛磊說,按目前價格及成本推算,未來蛋雞養殖虧損為每隻27.66元,“短期內蛋雞養殖或難以扭虧為盈。”

這讓李丙河叫苦不迭。佔地30畝的雞舍內,拋開5萬隻育成雞不提,單論日產蛋量為13500公斤的25萬隻蛋雞,“目前,我們養殖成本是每公斤雞蛋5.6元,但市場價才4.8元-5元/公斤,這也就是說,如今賣一公斤雞蛋要賠個七八毛,1.35萬公斤雞蛋,一天就虧8000元-10000元不等。”

雞蛋現貨價格不斷下跌,反映市場預期的雞蛋期貨價格也不樂觀。6月1日至6月11日,雞蛋期貨7月合約跌幅達11.6%,最低至2868元/500千克。6月11日當天,其跌幅達2.10%,報收2892元/500千克,創下2017年7月18日以來新低。

一名工人正整理華豐源的雞舍

隻半年多就攔腰斬,蛋價多次上演過山車

李丙河的記憶中,此輪蛋價開啟下滑通道之前,是長達兩年半(2017年下半年-2019年全年)的價格飄紅時段。“最高峰時,每公斤雞蛋突破10元大關,並在2019年‘國慶節’前後達到歷史高點每公斤11元。”他說。

然而,目前,與去年波峰時相比,雞蛋價格已經腰斬。

堪稱“過山車”的價格波動在李丙河長達21年的養雞歷史中,多次出現。

1999年,李丙河從兩萬元貸款、1000多隻雞起步,開始了養雞、喂雞、撿蛋、賣蛋的日子。此後4年,他的養雞廠不斷擴大,從最初1000多隻到數千再到上萬隻……2003年,規模化養殖思路的持續下,華豐源前身——丙河養殖廠成立,蛋雞數量不斷增加。

步子大了難免摔跤,2003年,非典來了。

李丙河回憶,市場最為慘烈時,蛋價一度低到“10元錢3公斤都不一定賣出去……”

“非典”過去,半年後,蛋價、雞價如同坐上火箭般上躥,李丙河賺了個盆滿缽溢。

養殖盈利高企造就的行業跟風很快讓李丙河他們嘗到了苦果。2005年前後,行業的低谷就此來到。此後的10多年間,暴漲暴跌的片段在養雞行業從未遠去,比如2006年—2009年、2013年-2014年等。

蛋價的長期“飄紅”,蛋雞產能急劇擴張

蛋價“過山車”讓李丙河收獲了波峰時的喜悅,也嘗遍了波谷時的苦澀。

近年來,最為苦澀的是蛋價在2017年清明節前後一度跌至3.8元/公斤。他說,即便是那時,他也不曾迷茫。因為,21年養雞經歷早已讓他深諳“蛋價下降—蛋雞存欄減少—蛋價飛漲—蛋雞存欄擴張—蛋價下降”的養殖邏輯。所以,當時的歷史低價,他也堅信,黎明很快就會到來。

果不其然,一切從2017年下半年拉開序幕。此後的兩年半裡,“蛋價+雞價”踩著“市場存欄量少以及豬肉市場突發事件”的肩膀一路飛漲。

從山東禽業上市公司年報中可以窺出一斑。

民和股份2019年年報稱,是年,公司營收32.76億元,扣非淨利潤16.08億元,同比增339.16%;益生股份也於同年創下歷史最好盈利年度:實現營收35.84億元,同比增143.26%;歸母淨利潤21.76億元,同比增499.73%。

但隨著新冠肺炎疫情的到來,國內蛋價應聲而落,直至跌至目前的“5元/公斤”。

在李丙河看來,此前長達兩年半的蛋價“飄紅”是造成市場蛋雞產能急劇擴張的根本因素。

卓創資訊統計,5月全國在產蛋雞存欄量為13.566億隻,同比漲幅12.07%。日前,《華夏時報》引述芝華數據研究員魏鑫的話語稱,總存欄量在5月達到高點;正在產蛋的蛋雞,由於雞齡結構的年輕化,預計產蛋量會在6至7月達到高點。

隨著氣溫持續升高、南方梅雨季到來,李丙河等人至少目前還未看到蛋價止跌的跡象。

華豐源廠區的雞苗

疫情仍未完全消弭,禽業規律愈加紊亂

“如果僅僅只有蛋雞存欄過剩就好了……”李丙河說,參照前述養殖邏輯,長期來看,持續殺跌的蛋價一定製約未來蛋雞產能。但問題是,在公共衛生事件仍未完全消弭的當前,這一“長期”究竟有多長?

對此,跟隨李丙河在山東禽業市場搏擊多年的趙永升有著深刻的認知。他說,2017年上半年H7N9疫情導致全行業深度虧損現實與此後豬肉市場的突發疫情疊加,加上非市場化因素的價格乾預,原本一年的蛋、雞價“飄紅期”被拉長到兩年半。如果再算上近年來“看不見的手”對市場的調控,目前蛋價“低谷期”究竟持續多久,誰也不無法判斷。

事實上,相對於無法確定長短的低谷,趙、李更為擔心的是,與豬肉市場一樣,那個“3年小周期,5年大周期”的禽業規律日趨紊亂。

愈發紊亂的規律下,趙東升他們經歷行業的大起大落:每次劇烈波動後,“落橋者”滿地。

“我們更願意看到的是市場相對平穩,這樣,大家不至於行業大好,一擁而上;行業低谷後,慘劇頻發。”李丙河說。

李的觀點得到天津瑞普生物技術股份有限公司淄濰地區銷售負責人范振華、淄博養殖技術員華延偉以及河北雞苗商王飛認同。

他們說,目前禽業市場的劇烈波動早已傳遞至動保、技術以及雞苗市場。相對於前兩大市場入行者減少外,雞苗市場更慘,“行情不好時,養雞戶捂死雞苗的事件時有發生。”王飛說。

飼料價格波動,帶來不利信號

蛋雞養殖規律紊亂的同時,疫病和飼料價格的巨幅波動也是禽業上空的兩座大山。

首當其衝的就是疫病。李丙河說,長達21年養雞歷史中,他經歷了H1N1、H5N1、H9N2、SARS、H7N9等風浪。每一次風浪的襲來,都是一場考驗。

但不是所有的養雞同行都如李丙河一樣幸運。在淄博欣鑫養雞場老闆王鑫的記憶中,2013年那場H7N9,他們雞場的蛋雞成麻袋地死,成麻袋地扔……

這樣的片段似乎並未阻擋每次“市場重創”後的價格暴漲,然後誘使養殖戶們瘋狂補欄。

當然,飼料價格的巨幅波動也從未間斷。李丙河說,對於養雞來說,70%的成敗取決於飼料價格。以2014年年底前後為例,當時玉米價飆至1.4元/斤背景下,豆粕、麩皮價格一路飆漲,“那時,即便是蛋價走高點,也是喂一天賠一天,更何況,蛋價很多時候,並不能讓人滿意。”

如今,這樣的片段似乎又正在重演。趙東升說,上周,他們玉米到廠價(注:本地通貨,水分14%以下)破兩元大關,報2.18元/公斤。

對於“李丙河們”來說,這是不利的信號。

當上述信號與紊亂的規律疊加,為規避風險,李丙河除敦促趙東升與產業上下遊加強產業鏈溝通與協同外,也趁著玉米低價位,囤了將近1000噸玉米,“這些都是拌好的,25萬隻雞能堅持兩三月吧。”

但3個月後呢?李丙河暫時未知。

淄博華豐源禽業的雞舍內,養殖人員在忙碌。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