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孫儷被“親媽”敲詐100萬,聊天記錄讓人氣炸了

文 | 小綠也

《安家》終於大結局了!

劇情播出以來,孫儷的風頭簡直被親媽“潘貴雨”壓了下去,讓人恨到牙癢。

而一直專心搞事業的“房似錦”,也活脫脫成了又一個“樊勝美”。

作為一個房產中介,房似錦憑借硬核的業務能力、強大的心理和身體素質,連連開單,成了讓人敬畏的“職場狼人”。

這樣的女人,本該過著有錢有底氣的生活,活得瀟灑過癮。

可她偏偏有個堪比“樊勝美”的原生家庭。

房似錦她媽,不僅重男輕女,還恨不得搶走閨女每一分錢。

為了給兒子買房,張口就要100萬。

不給?就到她公司撒潑,一口一個不孝女、白眼狼;還堵到她家門口打地鋪,鬧得整棟樓都不得安寧。

圖源網絡

每晚10點,全國要錢

都說虎毒不食子,房似錦她媽,比猛獸可怕。可讓人氣憤的是,好人也怕潑婦。

遇上不要臉、只會撒潑耍橫的親媽,“職場狼人”也只有被按到地上摩擦的身份。

看完《安家》,我知道一定會有很多人說:現實生活中,根本不可能有這樣的父母吧?

然而生活的狗血之處就在於:

房似錦這個人物,是有原型的。現實生活中的“房似錦”,同樣無法擺脫扭曲的親子關係,沒有得到該有的善待。

很多人的印象裡,樊勝美的媽媽已經是極品的巔峰。

一句“小美啊,你救救你哥哥呀”,成了多少人的心理陰影。

可比起她,房似錦媽媽潘貴雨,有過之而無不及。

她可恨到什麽程度呢?

房似錦,本名“房四井”,她上面有三個姐姐,底下有個弟弟。

當年潘貴雨生下她後養不起,想把這第四個女兒扔井裡淹死。還是爺爺攔著,房似錦才留了一條命。▼

在重男輕女的家庭裡,房似錦一路的艱難可想而知。

從小到大,常常吃不飽就不用說了,受教育也是一種奢望。

能讀到初中,全靠爺爺偷偷接濟。剛初中畢業,潘貴雨就趕著她出去打工,給弟弟掙學費。

姐姐們也以“姐妹四個要公平”為由,阻止她繼續上學。

好不容易靠自己讀完大學,逃離家鄉,潘貴雨也沒打算放過她。

聽說閨女在大城市當房產中介,賣出一套房子能掙不少錢,她張口就要100萬,想給兒子買房。

口口聲聲喊著“月底我要是沒收到100萬,看我不弄死你”,真的讓人氣炸!

房似錦哪有那麽多錢,潘女士就直接跑到她工作的門市來鬧事。

“100萬沒有?50萬總該有吧”

“不給,那我就天天來,你信不信”

“只有20萬?20就20,其他先欠著,給我打個借條,年底給齊”“下回可沒這麽便宜的事兒了,現在就給我轉账”

這些年,房似錦掙的所有錢都被壓榨幹了,表面看起來光鮮亮麗,其實背地裡,連雙新鞋都不捨得買。

可即使如此,她媽還總覺得她賺錢多,說沒錢的話都是托詞。▼

付了20萬首付還不夠,潘貴雨要求,“首付都給了,要不你把你弟剩下的房貸一把結清吧。”

咄咄逼人的要求,簡直讓人窒息。

可潘貴雨從沒覺得自己哪裡做得不對。畢竟,一切都是為了兒子。

不信?一起品品她說的話:

“你弟那麽小,就背了三十年的債,你忍心嗎?”(那你就忍心讓閨女背債??)

“月月付貸款,月月得看你臭臉,你以為我願意?”

“我可以舍著臉來求你,我不能讓我兒子遭這罪。”(誰逼著你來看臭臉的,搶錢還有理了!)

“等你以後結了婚,嫁了人,我還得看你那老公的臉色。”

(結了婚都不放過,這是打算吸血吸到底啊!!)

看到這裡,相信你也跟我一樣,替她委屈、憤怒,感覺胸口一股悶氣撒不出來。

猶記得樊勝美媽,專吸女兒血,蘇明玉媽,重男輕女斷絕關係。

如今看來,房似錦媽簡直是兩者的集合。

又蠢又壞。

然而潘貴雨對閨女乾的缺德事不止如此。

這個當媽的根本沒有心。

房似錦她爸撞死了人,車主要求賠錢,全家人就把房似錦推出去。

潘女士還主動跟要債的人說,“你把似錦爺爺軟禁起來,給錢的就回來了。”

等房似錦火急火燎趕回家,潘貴雨一上來就盯準了她的包。

“帶了這麽大的包,這回帶回多少錢?”

見錢眼開的模樣讓人相信,如果不是房似錦能賺錢養家,她怕是早就把閨女打包賣個好價了。

都這樣了,她還有臉勸房似錦別結婚,讓她一輩子給房家當長工和提款機。

在她看來,閨女總有一天要嫁人,是別人家的人,賺那麽多錢根本沒必要,還不如給接濟家裡人。

連看到跟房似錦合租的男主,她第一反應都是,你得先把彩禮給我。

得知他倆不是男女朋友,一計不成又來一計,跟人家索要名譽損失費。▼

說真的,這一樁樁一件件,哪一件是人辦的事兒,哪一件不讓人恨到牙癢!

可與此同時,觀眾對潘貴雨有多恨,對房似錦就有多氣。

每次看到她不堪威脅、乖乖給錢的樣子,很多人都會怒其不爭——房似錦,你為什麽不反抗!

是啊,站在監視者的角度來看,潘雨貴越來越囂張,何嘗不是因為房似錦的一次次縱容。

別人的家,都是替自己遮風擋雨的地方,可房似錦的家,卻是她最大的風雨來源。

不成器的弟弟,貪婪的媽,懦弱的爸,哪一個是好對付的?

可一句血緣關係難斷,她就逆來順受地背負起了全家的責任。

這麽多年來,她源源不斷地給家裡送錢。面對填不滿的深坑,她硬著頭皮往下跳。

她口中那個對她很好,每次有困難都會找爺爺救她,看她被打會哭得不行的弟弟,如今就只會和她哭窮要錢。

雖然這個弟弟沒像潘雨貴一樣撒潑犯渾,但他想要的一分不少。

是媽不對她不該找你要錢的我爭取自己還房貸▼

但是呢,我談了個女朋友現在東西太貴了我真談不起▼

“房貸,姐會替你還的”“謝謝姐”▼

弟弟跟她媽就這樣聯起手來、一軟一硬地壓榨她,讓她心甘情願成為“扶弟魔”。

房似錦不知道嗎?

怎麽會。

可說到底,她狠不下心,跟家裡斷絕一切來往。

她弟弟沒本事,她這個親姐姐不幫他,他以後怎麽辦?而且,弟弟不是壞,只是有點傻,他們是真正的親人啊。

結果是,一邊是“以親情之名,行綁架之實”的父母;另一邊,是礙於一句“到底是自己親媽親弟”不忍反抗的女兒。

好好的血緣關係,就這樣變成了一環接一環的吸血鏈,最終理所當然地把她吃乾抹淨。

在傳統孝道中,親情好像成了“免死金牌”。

即便面對惡毒的父母,一旦選擇老死不相往來,過錯方依然是子女。

可是,要知道,父母也分為真心疼愛孩子的,以及虎毒食子的。

面對重男輕女、道德綁架的親人,到底該怎麽辦?

記得之前《都挺好》熱播期間,有人發出了「窮」是原罪的感慨。

很多人給這些女孩們打上了一個統一的標簽——“有錢蘇明玉,沒錢樊勝美”。

仿佛只有像蘇明玉一樣,用錢在這場不公平的戰役中殺出一條血路,才是真正的出路。

這算得上反抗成功嗎?

蘇明玉她活得漂亮,可又有多少人注意到,歸根到底,她的處境跟樊勝美、房似錦並沒有什麽不同。

同樣是對親情心存渴望,同樣是給親人各種填補漏洞。唯一的區別是,蘇明玉的經濟承受能力高,沒有被壓榨乾罷了。

因為父親的老年癡呆,蘇明玉就完全忘記了以前的種種。她哭著開始追憶親情的時候,我們才看到,被傷害過的人從未被治愈的脆弱和柔軟。

她,她們,就活該被吸一輩子血?

可能會有人說,隨著教育普及程度的提高,我們身邊“重男輕女”的現象早就有所緩解。

但“我們身邊”,畢竟不能代表“整個社會”。▼

而且,除了“重男輕女”,“親情綁架”也並不罕見。

從一句“你結婚了,我才能真正放心”,到“只有生了孩子,你的人生才是完整的”……想要更和諧、健康的親子關係,恐怕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不知道你們有沒有發現,每一段“親情綁架”的關係中,都有一個喪失自我的父母。

他們是不會允許孩子有獨立、完整人格的。

這不禁讓人感慨,父母這兩個字,究竟意味著什麽?

我們常常聽到很多父母說, “想要給孩子最好的東西。”

但真正的給予,從來不是指向物質,而是我力所能及地為你創造一個健康的環境,保障孩子成長、受教育的權利。

更重要的是,要給孩子一個健全的心靈,讓孩子擁有獨立、完整的人格。人格健全的孩子,即使普普通通,也無需靠他人給予安全感,可以在不圓滿的生活中快樂地生活下去。

當你擁有了足夠完整的自我,才能真正擺脫重男輕女、道德綁架的上一代,並給予下一代真正的自由。

愛,從來都應該基於平等和尊重,否則只會漸行漸遠。

學會愛自己,才有能力去愛其他人。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