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三位著名詩人,三首經典詠蟬詩,三種不同的況味

01虞世南《蟬》——清華人語

垂緌飲清露,流響出疏桐。

居高聲自遠,非是藉秋風。

虞世南是初唐著名的文學家、書法家、詩人、政治家,歷仕陳、隋、唐。唐大宗嘗稱其德行、忠直、博學、文辭、書翰,五絕,譽為“當代名臣,人倫準的”。凌煙閣二十四功臣之一。可謂是文人中的宦達者。

虞世南雖然也寫詩,但寫詩只是其末事,他的詩多為應製、奉和、侍宴之作,文辭典麗,內容則比較空泛。這首《蟬》,是他少有的興寄之作。詩看似字字寫蟬,卻是以蟬自喻。蟬棲息在疏桐之上,飲清露而活,而鳴聲嘹亮,傳得很遠。是因為它處在高,不是靠著秋風的緣故。

虞世南這首詩中蟬是一種孤潔、不趨從流俗者的形象,品格高尚,也正是詩人所自我堅持的。通過詠蟬,來表達自己的懷抱。

02駱賓王《在獄詠蟬》——患難人語

西陸蟬聲唱,南冠客思深。

那堪玄鬢影,來對白頭吟。

露重飛難進,風多響易沉。

無人信高潔,誰為表予心?

駱賓王則與虞世南不同,駱賓王非常愛詩,寫詩被當作一種主業。駱賓王以詩聞名,是初唐四傑之一。他的詩歌對蕩滌六朝文學頹波,革新初唐浮靡詩風,開辟有唐一代文學的繁榮局面作出了貢獻,因而成為中國文學史上有影響的人物,長期來受到人們的讚譽。

駱賓王這首《在獄詠蟬》詩作於患難之中,是駱賓王在獄中聞蟬聲,有感而作。詩人讚頌了蟬的高潔品行,以蟬比興,以蟬寓己,寓情於物,寄托遙深,蟬人渾然一體。駱賓王在詩序中讚美蟬道:“聲以動容,德以象賢。故潔其身也,稟君子達人之高行;蛻其皮也,有仙都羽化之靈姿。候時而來,順陰陽之數; 應節為變,審藏用之機。有目斯開,不以道昏而昧其視;有翼自薄,不以俗厚而易其真。吟喬樹之微風,韻姿天縱; 飲高秋之墜露,清畏人知。”

駱賓王寫這首詩是寄給友人,自言:“非謂文墨,取代幽憂雲爾。”以蟬自喻,表證自己的情報,借以抒發自己同蟬一樣品行高潔卻“遭時徽纆”的哀怨悲傷之情,表達了辨明無辜、昭雪沉冤的願望。

03李商隱《蟬》——牢騷人語

本以高難飽,徒勞恨費聲。

五更疏欲斷,一樹碧無情。

薄宦梗猶泛,故園蕪已平。

煩君最相警,我亦舉家清。

李商隱是晚唐著名詩人,因卷入“牛李黨爭”的政治漩渦,備受排擠,一生困頓不得志。於是,他借詩抒發自己的感懷。其詩構思新奇,風格穠麗,尤其是一些愛情詩和無題詩寫得纏綿悱惻,優美動人,廣為傳誦。

李商隱這首《蟬》,是借物詠懷詩,詩人借蟬棲高飲露的個性來表現自己高潔的品格,表達了他雖仕途不順,卻堅守清高之志。此詩先是描寫蟬的境遇,後面直接跳到自身的遭遇上來,直抒胸臆,感情強烈,最後卻又自然而然地回到蟬身上,首尾圓融,意脈連貫,對蟬的刻畫與詩人的情意婉轉表達到了渾然交融與統一。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