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1元“簽收費”都想賺,順豐怎麽了?

不久前,順豐被浙江消保委問責,涉嫌巧立名目,收取1塊錢的“簽收費”。這個一塊錢由寄件人出,順豐的快遞員在派件的時候,會確保是本人簽收。

乍一看,這個簽收費收得非常不合理,快遞本來就是要本人簽收的。但是隨著快件越來越多,很多快遞公司包括順豐,很難做到把東西送到收件人手中,有時候會放在驛站或者豐巢這樣的網點。

不好好履行服務,還設置項目來增收,這引來了眾怒:“順豐現在連1塊錢都要這麽賺嗎?”

雖然後來順豐也出來解釋,這個名目主要是提供給寄方的增值服務,用於解決本人簽收、授權簽收的問題,避免不必要的糾紛。以前,主要用在珠寶等貴重物品的運輸中。

但是這個解釋,網友們並不買账。最終,順豐在官網發布公告,以“取消確認簽收費”收場。

這不是順豐第一次涉嫌亂收費。

2019年,順豐的豐巢快遞櫃就涉嫌“誘導消費”。有網友在取快遞的時候發現,輸入取件碼之後,界面上會彈出打賞二維碼,打賞鍵很醒目,跳過鍵卻是灰色的,讓不少網友以為必須打賞才能取件。

現在提起順豐,不再是以前那個一提就人人豎起大拇指的順豐了,很多消費者是一肚子不滿意。

不僅僅是消費者這麽認為,明星投資人也紛紛撤離順豐。當前順豐的股價,已從高位跌去了差不多一半。

這家最能賺錢的民營快遞企業,為何被市場冷落?

01、順豐出了什麽問題?

順豐在消費端所遭遇的輿論風波,其實已經更早地在業績中有所體現。這大概能說明順豐在過去的時間裡,出了一些問題。

根據中報顯示,今年上半年,順豐營收883.44億元,同比增長24%;但是,歸母淨利潤7.6億元,同比大幅下滑79.8%。

這7.6億淨利潤中,還包含了接近11億的非經常性損益(處置物流地產)。如果不算處置物流地產的收入,上半年順豐淨虧損3.4億元。

這是順豐上市以來主業第一次出現虧損。在盈利上栽跟頭,對於這個曾經最能賺錢的民營快遞企業,可以說是難以想象。

半年報出後,市場反應強烈,順豐控股斷斷續續跌到九月初。

順豐這次栽的跟頭,有三個主要因素。

第一個,是2019年開始快遞行業掀起的價格戰。

中國的快遞行業,一直和電商行業的發展indivisible,2018年之後,隨著拚多多、抖音、快手、微店等電商新勢力在淘寶、京東的包圍下迅速崛起,電商市場激烈的競爭倒逼快遞降價,這直接影響了快遞企業的利潤。

惡性競爭在2020年開始加劇。2020年3月,來自東南亞的極兔快遞入局。極兔為了快速佔領市場,一度在義烏8毛錢就能發全國。其他快遞公司為了不丟掉快遞市場,必須硬著頭皮跟進。

快遞行業的持續內卷,使得2019年以後快遞行業裡的企業都不太好過,陷入了增收但不增利的困境。

第二因素,是順豐下沉去做經濟快遞。

在快遞行業裡,快遞有“時效件”和“經濟件”之分。“時效件”價格比較貴,主要是速度導向的,順豐在“時效件”領域絕對稱霸;“經濟件”價格低,只要送到了就行,這是“通達系”快遞的主戰場。

憑借著在2020年疫情中的先發優勢,順豐從“通達系”手中搶佔了不少經濟件的份額,帶來了業務量的猛增。

按照產品優化升級後新口徑統計,並同步追溯去年同期數據,2021 年上半年,順豐經濟快遞業務實現不含稅營業收入148.90 億元,同比增長了69.16%。

但不得不提的是,“經濟件”相比“時效件”利潤更薄,順豐的經濟快遞拖累順豐毛利率從去年同期的18.6%,跌到今年的10.1%。

第三個因素,是順豐從去年開始的過度投入。

今年上半年,順豐的運營成本同比增長37.26%,達到794億元,達到順豐歷史最高水準。

根據中報解釋,主要是因為業務增長引起成本增加,以及加大產能建設和新業務拓展等投入綜合影響所致。

從去年四季度以來,順豐在基礎物流體系建設層面加大了投入,包括豐網、同城急送以及斥巨資建設的鄂州機場。加之過年期間高昂的人力成本支出,導致順豐入不敷出。

糟糕的業績,讓順豐的股價持續下滑,從年初最高達到116.5元,到現在的69元左右,已經接近腰斬。

同時,順豐遭到了基金經理的拋棄。

Wind數據顯示,去年年末,有196個基金產品持有順豐,持倉市值301.78億元,按照持倉市值來計算,在A股基金重倉股排名中排在15位;然而到了今年6月30日,持有的基金數量減少到了80家,持倉市值減少到111.97億元,排名也下降到了64位。

資金管理規模巨大的基金,基本都是價值投資者。其減持上市公司股份,除開贖回壓力之下的被動操作之外,主要是基於兩點考慮:一個是估值遠遠偏離歷史均值,市場價格過高;另一個就是,基本面發生了變化,公司內在價值下降。

從這一點來看,順豐顯然被不少基金劃入了“減持”名單。

02、不得不做的嘗試

不管是進軍電商快遞,還是加強布局其他方面,都是順豐不得不做的嘗試。

其實這波快遞內卷的主要戰場,是電商件市場,和順豐原本並沒有太大的關係。在過去十年,由“通達系”掀起的價格戰風生水起,順豐曾兩度入局低價電商件,但都因為不堪壓力而退出。

當時,順豐對於電商件的判斷是:快遞是勞動力密集型行業,在目前國內人工成本5%以上速度增長的背景下,一味靠著降低收單價格來帶動發展,並不是一個長遠的決策。

但也因此,順豐錯過了整個電商爆發期,其在電商件方面的佔比,要遠遠低於通達系快遞。

此次順豐不得不下場開卷的主要原因可能就在於,順豐的主力產品“時效件”的優勢,正在逐漸喪失,再不出手,順豐的營收可能就保不住了。

其實早在2019年,順豐國內時效產品的營收增速,已經開始出現了明顯下滑,只有5.93%。

2020年是順豐的業績爆發年,時效產品增長近17.41%,但這包含疫情的特殊因素。疫情爆發後,其他快遞公司因為禁運、人員返崗等問題導致站點倒閉,但順豐一直在運營。

所以,回歸正常之後,順豐的問題也回來了。2021年上半年,順豐營收中,時效快遞增速又回到了6.5%。

順豐時效件增長乏力,其實很好理解。在以前,只有順豐快遞和其他快遞之分,順豐是最快和最安全的。

但就目前來說,一方面,同樣定位高端的京東快遞快速崛起;另外一方面,隨著快遞行業的馬太效應形成,頭部快遞公司送件的速度越來越快,與順豐的差距在變小。

打個比方,一樣物品從上海寄到北京,在以前,寄快件的人可能沒那麽多,順豐的時效件思路就是,不管卡車能不能裝滿,都必須發車,以保證時效。但是,“通達系”的快遞並非如此,它們可能需要等個幾天,等卡車裝滿再發車,以保證成本優勢。

但是現在情況發生了變化,由於業務量大增,加上大數據帶來的效率優化,“通達系”的卡車可能一天就能裝滿很多輛,時效問題也就解決了。

所以,順豐的時效優勢在逐漸淡去。

另外,今年上半年,電子發票的推行,也給時效快遞補上了一刀。

在順豐的營收構成中,時效件佔比重極大,而時效件中發票類、合約類、檔案類快遞佔比不少。隨著發票電子化、檔案電子化的逐漸普及,傳統需要郵寄的紙質時效件數量銳減,這也使得時效快遞的一塊重要蛋糕大幅縮水。

可能在更早的時候,順豐就意識到了這個問題遲早會來到。

從2011年開始,順豐就開始尋找新的成長模式,進行商業模式的突破和創新。

順豐嘗試過做電商。2012年5月,“順豐優選”正式上線,依托線上電商平台與線下社區門市,為用戶提供日常所需的全球美食。

經歷了3年的探索,2015年5月,順豐嘿客商城正式推出。後來,二者的線上業務進行了合並,嘿店的所有商品都將在順豐優選上銷售,順豐優選也憑借嘿客的資源向生鮮之外的眾多品類進行拓展,例如3C、百貨。

但對於跨界經營,順豐在很多方面都缺乏專業度和經驗。嘿店產品品類比較少,多為價格比較高昂的進口產品,不接地氣,選址地點也有問題。

2016年,順豐線下店嘿客業績慘淡,以巨虧16億的結局退出市場。

折戟電商之後,順豐才算是真正走上了現在正道,更多地在自己熟悉領域的上下遊開疆辟壤。先是在自己的原有時效產品、冷運業務上繼續發力;而後,在2015年正式推出重貨運輸產品;2017年,開拓經濟快遞以及同城配等業務。

除自有業務之外,順豐還把目光瞄準供應鏈。從2018年開始,先與美國夏暉聯合成立新夏暉,後來又與德國郵政敦豪達成戰略協議,收購敦豪供應鏈。

到目前為止,順豐已經不再單純是一家快遞公司,而是一家可以提供各種多元化服務的企業。今年上半年,其非快遞業務的收入佔比,已經提升到近31%。

但不得不說,這種多元化,需要大量資金的持續投入,更不是一兩年就可以看到結果的。無奈之下,在新業務發力之前,順豐不得不下場“開卷”,犧牲一定的利潤,來換取市場和營收。

03、順豐還有多少時間?

和順豐2018年因為戰略調整導致淨利潤下滑一樣,此次順豐的虧損,同樣可以理解為戰略調整和遠景布局帶來的結果。

在老業務方面,鄂州機場投產後,將有助於擴大時效產品覆蓋範圍,進一步提升目前因航線不足被迫走陸運的存量快件的時效。

在新業務方面,大家則更關心,新投入能不能給順豐帶來新的增長?

目前的順豐,除了時效件之外,收入佔比最大的板塊是經濟件、快運(重貨運輸)業務,分別佔比17%和13%。但這兩塊業務目前都還是虧損狀態,它們在未來盈利與否,將決定著順豐接下來的日子好不好過。

今年上半年,順豐的經濟快遞業務實現不含稅營業收入148.90億元,同比增長69%,訂單量增長107%。

根據中報顯示,順豐在經濟快遞領域實行雙品牌策略,提供差異化的服務。

其中,電商標快/特惠專配產品,使用自己的品牌,採用直營模式。此外,順豐在2020年成立的豐網,為獨立品牌,采取的是加盟模式,面對下沉市場。

從戰略上來說,順豐的思路沒毛病,通過對產品進行分層,來滿足不同用戶的不同要求。要想活得更好,不僅僅要鞏固自身原有產品,還要從“通達系”快遞手中搶訂單。

目前,豐網仍然虧損。順豐控股在回答機構調研問題時表示,豐網下半年經營策略的第一優先級是嚴控虧損幅度,加大加盟商自派比例,降低派件成本。

8月末,“通達系”快遞宣布,自9月1日起上調派費0.1元/票,這標誌著快遞行業的回暖,順豐的日子可能會好過一些。

除快遞業務之外,目前順豐最大的業務板塊是快運。順豐的快運上半年收入同比增長50%,達到115億元;同時,虧損總額為5.08億元。

但是,中國零擔物流市場市場規模很大。零擔快運主要是指貨主需要運送的貨不足一車時,產生的零星貨物交運。

據艾瑞谘詢統計,2016-2020年中國公路運輸的整體市場規模從3.81兆增長到4.75兆,其中零擔物流市場規模從2016年的1.14兆增長到2020年的1.6兆,預計到2025年會達到兩兆。

順豐目前在零擔快運板塊已經做到了行業第一——連續兩年零擔收入排名第一,2020下半年和2021年上半年零擔貨量在網絡型快運企業中排名第一,零擔貨量增速在日均貨量萬噸以上的頭部玩家中排名第一。

順豐在快運板塊還處於投資期。目前,順豐的快運已經有13個自動化轉運站場地,在信息技術和自動化操作設備方面也進行了大量的投入。

順豐在回答投資機構問題時還表示,公司仍然在不斷夯實在這方面的能力,包括保證大件時效絕對領先,延伸送裝方面的服務,拓展業務新場景等。

對於虧損,王衛曾經表示,公司在數據化管理上還是不夠,在整個規劃上還有提升空間。

從更長遠的視角來看,順豐的戰略問題不大,新業務探索也是必要的。但是,新業務釋放盈利,仍然需要一段時間。與此同時,競爭對手們虎視眈眈,正在試圖搶奪順豐嘴裡的肥肉。

留給順豐的時間,還有多少?

(作者 | 黃瑩,編輯 | 胡劉繼)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