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西安一停車收費員怒揭潛規則致90位同行被立案調查,涉案2554萬

從3月30日起,多起職務犯罪案件在西安多個基層法院陸續開庭。被告人身份各不同,但他們都曾供職於同一家部門——西安市機動車停放服務中心(以下稱西安停車服務中心)。

上遊新聞(報料微信號:shangyounews)記者注意到,西安停車服務中心隸屬於西安城投集團,是一家注冊資本2.4億元的國有獨資公司,負責整個西安市停車場建設、運營及管理。其中,員工上千人,管理人員148人。

今年初,西安市紀委監委對外披露數據顯示,2020年,西安市紀委監委對西安停車服務中心90人立案調查,涉案金額2554萬元。

此次調查,如同一場風暴,席卷了西安停車收費行業,也讓從業者感到震懾。而一切的源頭,要從一名普通的停車收費員實名舉報說起。

結識有“能量”人物讓他吃上“公家飯”

2020年2月,為了維權,西安一名停車收費員小強(化名)猶豫再三,決定實名舉報。但令他也沒想到的是,這次實名舉報,揭開了這個行業的諸多內幕,也讓很多人面臨法律製裁。

小強今年30多歲,是一名來西安的外來務工人員。因生意受挫,家中又急需用錢,他開始四處托人尋找工作。

在親戚的介紹下,小強認識了衛某。衛某和小強是同齡人,但小強得知,衛某在西安停車收費行業是一名有“能量”的人物。他不但能幫小強找到停車收費員的工作,還能幫收費員解決掉麻煩事。

所謂麻煩事,即收費員因違規操作,遭上級處罰,衛某都能幫忙化解。

衛某告訴小強,想入行,必須先給他支付600元的中介費。然而,作為一名外地人,小強並不了解西安停車收費行業的現狀。

上遊新聞記者獲悉,為規範西安城區和開發區的停車收費服務管理,2011年8月起,西安停車服務中心暨西安城市公共停車設施建設管理有限公司成立。該中心隸屬西安城投集團,屬於“一套人馬、兩塊牌子”的管理模式,是一家注冊資本2.4億元的國有獨資公司。

該中心下設“九部一室八個大隊”。公開資料顯示,截止2017年10月,該中心共有員工1952人,其中管理人員148人,收費員1804人,主要負責西安市城區及開發區的非機動車道、人行道、廣場以及高架橋下的公共停車場的收費服務管理。

對外披露數據顯示,該中心管理的停車站點有1300個,泊車位45000多個。

公司實行收支兩條線的模式,即收取的停車費全額上繳西安市財政,而投資、建設及人員工資,再由西安市財政統一下撥。

對於西安停車收費員的招募,西安停車服務中心也有嚴格規定,必須由人力公司統一招募、培訓,再由服務中心安排人員上崗。

但小強並不知道這一切,對他來說,停車收費員是份不錯的工作,每月只要能完成停車收費任務,便能獲得3050元工資。收入穩定,還能上社保。衛某的幫助,讓他吃上了“公家飯”。

當衛某提出中介費的要求後,不知情的小強按照約定支付了費用。

很快,小強順利上崗,被安排在西安龍首村公園壹號小區北門站點上班。

潛規則:1元錢裡榨出的“抽成費”

交了中介費不久,衛某告訴小強,在西安停車收費行業內部,存在著一個“潛規則”:每月要向衛某上繳一定的“抽成費”。據說,衛某要用這些“抽成費”打點“上面的關係”。

衛某告訴小強,每月月底,他管轄的每名收費員都要收取1500元至5000元不等的“抽成費”,收費站點不同,“抽成費”不同。

衛某還告訴小強,要想乾得好這一行,必須守行規。

那麽,收費員上繳的“抽成費”從何而來?日後,隨著該案逐漸開庭,從多份起訴書可見其中端倪。

西安的停車收費,按照地段、時間實行分類收費。最貴地段每30分鐘收費4元,最低地段30分鐘收費1元。

根據西安停車服務中心制定的《收費人員服務規範標準》規定,收費員停車收費時必須使用POS機。

西安停車服務中心會對每個停車收費站點,制定一定數額的停車收費任務。收費員完成額定收費任務,便可以獲得基本工資;超額部分,收費員可拿相應提成。

衛某告訴小強,完成停放中心的額定任務以後,收費員收費時就不要用POS機,而改收現金。超額完成任務部分,收費員便可私下截留。

而截留的這筆停車費,將被衛某拿走,便是“抽成費”。

另有同案起訴書顯示,如果西安停車服務中心在制定停車收費任務時,刻意降低額定收費任務,收費員能截留更多資金,“抽成費”也會相應增高。

按照這套“潛規則”運行下來,小強發現,自己的正常收入不會被影響,於是便答應了。至於衛某拿走“抽成費”後的具體流向,小強也不知。

但衛某還告訴小強,只要交了“抽成費”,工作上遇到麻煩,他能幫忙。

普通收費員的衝冠一怒

2019年7月1日,小強正式上班。當月,他就給了衛某3000元的“抽成費”。次月,“抽成費”又是3000元。之後兩個月,他又分別給了衛某兩次1800元“抽成費”。

但交了4次“抽成費”後,小強開始與衛某有了矛盾。

起因是:小強在工作中因違反規定,收到西安停車服務中心稽查人員的多份罰單。

小強將此事告訴給衛某,希望他幫忙,但問題一直沒得到解決。

從2019年11月和12月起,小強開始拒絕向衛某繳納“抽成費”。衛某認為,小強在壞“行規”,開始“勸”小強辭職。

在此期間,二人互不相讓,矛盾也開始逐漸爆發。

小強說,此後,衛某給了他另一套解決方案:小強繼續擔任停車收費員,每月的“抽成費”也不用交了,但西安停車服務中心給小強發的工資卡必須給衛某,小強的收入主要來自停車收費超額完成的任務。

但小強覺得,每月3050元的費用太高,二人再次沒談妥。

2020年初,沒有了收入來源的小強,開始向衛某討要之前支付的“抽成費”,遭到衛某拒絕。衛某告訴他,“抽成費”已經打點上面的人了。

小強並不知道“上面的人”是誰。他隻認為,衛某在抵賴,不肯退錢。在猶豫再三之後,小強開始實名舉報。

此後數月間,小強連續向所在轄區的西安停車服務中心蓮湖大隊、西安停車服務中心等部門實名舉報,但始終沒有任何音訊。

被逼無奈之下,小強將此事反映給了當地媒體。

此後,西安停車服務中心蓮湖大隊隊長寧某在接受當地媒體採訪時表示,小強與衛某只是經濟上有矛盾,他會協調處理此事。

但不久,寧某也消失在公共視野中。該中心人士告訴上遊新聞記者,寧某可能“出事”了。

日後證實,在衛某每月收取的“抽成費”中,寧某也獲得其中一份。

2020年6月23日,西安紀檢監察發布消息,關於媒體報導西安停車收費員交“抽成費”問題,西安市紀委監委和市警察局已開展調查。同時,西安停車服務中心就報導內容回復稱,他們高度重視,迅速召集會議,積極研判,成立專項工作組,立即對舉報涉及問題開展調查,並舉一反三,全面排查收費管理中的問題。

此後,西安停車服務中心各大隊對於此事人心惶惶,對於來訪者均拒絕談論此事。日後,不斷有傳言,“誰誰也被帶走調查了。”甚至一些普通收費員也開始談論此事。

上遊新聞記者獲悉,寧某被查,僅僅是該案的冰山一角。此後,該中心多個部門、大隊主要負責人陸續被立案調查。

今年初,西安市紀委監委對外披露的數據顯示,針對群眾反映強烈的停車收費問題,對西安停車服務中心原主任楊海平等90人立案調查,涉案金額2554萬元。

窩案內幕:龐大的利益共同體

從今年3月30日起,西安停車服務中心涉及職務犯罪人員,陸續在西安多個基層法院開庭審理。

從已開庭審理的案件依稀可以窺得,圍繞在西安停車服務中心的這起窩案內幕。

西安停車服務中心內設“九部一室八個大隊”,其中,8個轄區大隊與收費員聯繫密切。多份起訴書顯示,各大隊隊長並非獨自作案。起訴中,多與一些社會人員、管理員“夥同”。

上遊新聞記者注意到,其中,社會人員連某、陳某等人的姓名多次出現在多份起訴書中。涉及多個大隊負責人的案件中,他們的身份多為“公共停車位的實際控制人”。

上遊新聞記者獲悉,在西安,“公共停車位”早已不得承包給個人。

這些社會人員究竟如何與西安停車服務中心相關負責人相識,目前不得而知。但旁聽過庭審的人士告訴上遊新聞記者,連某等人在案件中扮演著“中間人”角色,他們負責在社會上招募收費員或套取收費員的身份信息。這些停放中心各大隊、部門的負責人則利用手中權利,為辦理空掛人員入職手續、降低收費員的額定收費任務、協調收費員處罰等提供一定幫助,最終通過“吃空餉”、“抽成費”等形式彼此分成。最終,社會人員與公職人員達成利益共同體。

以時任停放中心蓮湖大隊隊長寧某為例。

起訴書顯示,2019年9月至2020年6月,9個月間,寧某夥同連某等人涉嫌套取收費員工資共計202400元。

2019年9月至2020年5月,8個月間,寧某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夥同公共停車位實際控制人連某以非法佔有為目的,采取辦理不在崗人員4名收費員信息,以虛增空掛人員、冒領工資的方式,共同套取67700元,其中寧某從中分得59700元。

2019年9月至2020年6月,9個月間,寧某在擔任蓮湖大隊隊長期間,利用職務上的便利,以非法佔有為目的,采取辦理不在崗人員6名收費員信息,以虛增空掛人員、冒領工資的方式,共同套取134700元,其中寧某分得81100元。

“他就像每月領工資一樣,把這些錢佔為己有。”旁聽過庭審的人士告訴上遊新聞記者。

今年3月30日,西安市未央區法院開庭審理寧某貪汙和受賄一案。

法院認為,寧某和另一名管理人員利用職務便利,為該大隊收費員在入職、工作崗位及任務調整等方面提供幫助,收受好處費40餘萬元。寧某又收受收費員、停車場實際控制人等十餘人26萬餘元。

未央區法院經審理後以貪汙罪、受賄罪,判處被告人寧某有期徒刑六年,並處罰金40萬元。

除了大隊長與“中間人”分成,西安停車服務中心一些主要領導,也在默許這套“潛規則”的存在。

4月6日,西安市蓮湖區法院公開開庭審理西安停車服務中心原副主任、西安城市公共停車設施建設管理有限公司原副總經理王某職務犯罪一案。

王某被控罪名為受賄和涉嫌玩忽職守。

起訴書顯示,王某受賄7.1萬元均來自停放中心一名大隊長,而這名大隊長送錢,只是希望王某能在日常工作中照顧一下他。

起訴書顯示,當王某得知送來的好處費是從該大隊管轄的橋下停車場包月停車費中私自截留的,不但未製止和處理這名大隊長,反而繼續收受好處費。

而王某被控玩忽職守,源於王某未對自己發現的直屬大隊私自截留車主包月停車費的違法犯罪行為進行處理,而采取放任態度;未對各管理大隊收費站點信息認真審核把關,導致部分管理大隊出現“吃空餉”等現象。

目前,西安停車服務中心其他涉案人員及“中間人”均以另案起訴,涉案人員的案件近期也在陸續開庭。

上遊新聞記者獲悉,作為一起民生領域的腐敗案件,西安停車服務中心腐敗窩案,已成為西安反腐教育的重點案例之一,在當地各行各業供人警示。

相關部門已采取相應措施,對西安停車服務中心窩案引發的管理問題進行整改。

上遊新聞記者 沈度

【版權聲明】本作品的著作權等知識產權歸【上遊新聞】所有,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享有本文的信息網絡傳播權,任何第三方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