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調整服役年限,讓你的“退出”更靈活

01

“你覺得,5年前的你,和現在的自己有什麽變化嗎?”

我問老劉。

他是去年12月剛剛套改的四級軍士長。“說實話,有點後悔了,除了軍銜調整了,其它一點沒變化。如果可以在退役方式上更靈活,那就好了。”

我問,什麽叫“退役方式更靈活”?他說,就是不按最高服役年限退役。

歎口氣,他回答我的問題,“只是把5年前的日子,再重複過了一遍。”

對於服役中的軍人來說,軍營的日子就是這樣,有固定的生活節奏,按部就班的工作頻率,隨時接收任何的隨機指令。

久而久之,誰也會疲吧?

常在後台看到有戰友感歎,好迷茫,當兵這些年,好像學了一些,又好像還是什麽都不會。有的時候很懶,但更多的時候,是看不清未來。

這種迷茫,也可以理解為,他們在為退役而焦慮,擔憂。很多人心底深處最害怕的,是將來的“不確定”。不確定工作收入夠不夠養家,不確定生活水準會不會下降,不確定自己的發展會不會如意,更不確定有一些政策性的東西會不會做出讓人猝不及防的改變。

很多成家的戰友常覺壓力山大,婚姻裡的雞零狗碎,老人的身體,孩子的學習,房貸要還,收入卻令人擔憂,退役以後的再次適應問題,生活一旦涉及現實,生存就擺在了首位。

誰不怕?!

而大多數人其實並不滿意自己的服役狀態,他們拒絕“雞湯文”也抵觸很多看起來沒必要的形式,他們歷經生活的蹉跎與歲月的洗禮,他們想要自己“百毒不侵”,然而現實卻經常讓他們覺得自己已經“千瘡百孔”。

你看,矛盾無處不在。

有的人選了轉業,會覺得自主更好;有的人選了自主,會後悔早知道就該選安置;有的人懵懂套改了,過段時間又問能不能反悔;有的人已經到了新部門報到,又感覺不快樂,打聽著能不能辭職再重新選擇一次……

我們對生活的不滿,很多時候其實是衝著自己來的。

02

老劉說,對於士兵的退役方式,目前是按服役年限執行。

比如,他是四級軍士長,要到服役第16年才能選擇退役或繼續套改。那麽,4年就是四級軍士長的最高服役年限。

而在這4年期間,相當於買了一個安全保險,如果沒有特殊情況,基本上就是到點退役或套改。但面對大部分人感覺不長不短的4年,未知的因數真的太多了。做出反覆的決定也是正常的。

按照現行的服役制度,提前退役,嚴格落實程序。沒有特殊情況,是不能批準退役的。有計程車官面對剩下的4年,特別是長期兩地分居的已婚士官,因為家屬鬧離婚,逼迫自己退役,部門在官兵婚姻輔導上關愛缺失,面對家庭夫妻之間的離婚矛盾,很容易干擾士官在服役期間的工作與訓練。

在“走又走不了,離又不想離”的狀態下,部分已婚士官厭倦了軍營生活,甚至想逃離部隊的念頭,又有什麽難理解。

但苦於部隊的退役年限比較單一,考量的服役年限有準繩,所以問題來了:

面對有退役想法的老士官,又不到退役年限,該怎麽辦?

調整服役年限,或許是解決這個問題的一種方式。

目前我軍計程車兵晉選制度,缺乏科學的績效考核,對於士兵在服役期間表現的考評,還不足以體現出“能者上,庸者下”的境況。

比如某下士A,去年9月份套改中士,在套改過程中,有一項考核的成績未能達到優秀率,不影響整體的考核成績情況下,最終勉強通過了晉升。

而同樣的事情,如果發生在下士B身上,卻未能幸免,最後遺憾離隊只因為有 一項考核沒有達到部門考核指標的優秀率。

同一個部門的同年兵,A平時表現不佳,但為人圓滑,跟領導關係處得較好;B雖然平時表現不錯,但是性格內向,跟領導關係處得一般。那麽在士官套改晉選中,配套的科學制度措施不夠匹配,人為的“土政策”也是有的。

為什麽要談晉選績效製,從另一個方面來看,退役方式也需要科學合理的配套制度,這就涉及到調整服役年限的問題。

03

如何調整服役年限?

此前有說法是延長服役年限,這是基於對退役的保障方式。但我們更關心的問題其實是,服役期間的退役路徑如何讓它更加科學合理?

地方的企事業部門,對員工的走留都是有一套完善的制度措施,對於員工在公司期間,自主的走留也比較靈活,有的可以主動辭職。當然,地方企事業不能同軍隊相比,但是對於服役中的軍人,應該可以考量對人才的輸送輸出,要有一定的前置構建制度。

這種情況下,建立靈活的退役年限機制,或許是有必要的。對於一位四級軍士長來說,4年是最高服役年限,1年是最低服役年限,而假如他想在第2年時選擇退役,按照現行的政策,是不行的。

如果按照不低於1年最低服役年限,也不高於4年最高服役年限,在第2年選擇退役,這樣實際上,對於部分想走計程車官而言,既滿足個人願景,也有利於部門建設。

理由在於,對想走又苦於政策不能走計程車官,留下來只會讓自己增添痛苦;其次,給想走計程車官每月定額發放工資,但如果工作積極性不高,不能起到較好的示範帶動作用,於部隊建設也意義不大;把編制留給真正想要留下的人,不對已生退意的人強做挽留,會不會更加“你情我願”。

04

有了靈活的退役年限機制,在最低與最高服役年限上設定標準,可以這樣做:

還是以四級軍士長老劉為例:他在2019年套改為四級軍士長,按照正常的服役年限,還有4年服役時間。那麽,如果他在2020年年底的考核中未通過,可以選擇退役或者在2020年年底主動申請退役,不參加考核。當然,不影響其他四級軍士長,考核若通過,就繼續服役,直到服役滿4年再退役或套改。

這種“有進有退”的退役年限方式,建立在個人意願與政策權限範圍內的統一,滿足了“走有靈活,留有考核”的制度考量。

未來的軍人職業化,應與軍人的個人服役表現掛鉤的,體現出的是考量標準更加貼近戰鬥力,貼近軍事人才建設的需求,做到“物盡其才,人盡其用”,目的就是為軍人在服役期間的職業,提供更加有力的後盾保障。

軍人是一個特殊職業。

即使實現了職業化,也理應與社會上的其它普通職業有所區分。其它職業不存在“二次就業”“國家再計劃分配”等說法,職業化之後的部隊由於其履行使命任務的特殊性,在社會化福利保障和領取退役金等方面,相對有所優待。

當前,退役士兵的主要安置方式是自謀職業和政府安排等,當士官面臨退役時,根據其符合的安置條件,可以在國家提供的多種安置方式當中,選擇最適合自己的安排。

那麽,根據個人意願需求,適當調整士官的退役年限,討論創建相對靈活的退役機制,又是否可行呢?

如果你對這個問題感興趣,或有其它觀點和建議,請留言評論

來源 | 三劍客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