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戰勝慢B肝需要打三場戰役

B肝病毒是 DNA 病毒,其生命周期中有一種 cccDNA(共價閉合環狀 DNA) 盤踞於肝細胞核內,半衰期非常長,很難從體內清除,因此我們與慢B肝的戰爭異常持久而艱辛。但是,我們必須有信心,我們能戰勝慢B肝,我們能贏得以下三場戰役!

初始治療要打「強攻戰」

目前,現有的抗病毒治療手段的確不能徹底清除B肝病毒,只能長期抑製病毒複製。但是如果不長期抑製病毒複製,放任B肝病毒持續感染,就會誘發炎症反應並導致肝纖維化、肝硬化、甚至肝癌的發生。事實上,這種可怕的後果並非不可避免。將悲劇扼殺於萌芽的有效措施便是及早乾預治療, 掌握合適的治療時機。

初始治療階段可謂是整個B肝治療的黃金時間窗,如果能在治療之初就「強勢出擊」,應用強效、低耐葯的藥物儘快將病毒載量降低至不可測的狀態,將能迅速控制肝臟炎症,改善肝臟內環境,抑製纖維化進展,調節機體免疫狀態,為之後持續控制病毒複製、逆轉纖維化和肝硬化打下堅實的基礎。事實上,在臨床實踐中我們發現,初始治療的患者使用現有的一線抗病毒藥物替諾福韋和恩替卡韋,都能夠在 3-6 個月內大幅度降低HBV DNA 水準,甚至可以短期內一舉實現 DNA 轉陰。

後續治療要打「持久戰」

良好的起步固然重要,但後續治療也不能掉以輕心。B肝患者應清醒地認識到,B肝治療是一個漫長的過程。除了強有力的先發製人,更需要在今後長遠的治療過程中持之以恆。最新的慢B肝防治指南對於口服抗病毒治療療程的建議是:總療程至少 4 年;對於「小三陽」患者及肝硬化患者,抗病毒治療療程無明確療程,建議長期治療。

要知道,長期穩定有效的抗病毒治療不僅可以延緩疾病進展、降低肝硬化和肝癌的風險,更能逆轉現有的肝纖維化和肝硬化!有長期前瞻性研究數據顯示,目前指南推薦的一線口服抗病毒藥物恩替卡韋治療 5 年,可實現 40% 肝硬化逆轉,替諾福韋治療 5 年,可實現 74%肝硬化逆轉!

所以,諸位肝友應摒棄急功近利、半途而廢等不良心態。醫生在接診中最怕四處「打遊擊」的病人。經常有臨床醫生反饋,遇到不相信一個醫生給予的治療方案,便四處求醫,不斷更換醫生和治療方案,由於不同的醫生治療思路和方案有一定的差異,治療過程中沒有持續性,患者不僅僅花費了大量的時間和治療費用,治療效果反而不好,隨時面臨肝炎反覆發作、肝纖維化持續進展的風險。

治療全程要打「心理戰」

B肝因為具有傳染性,而且不進行乾預肝硬化肝癌的發病風險很高,所以在現實生活中,因感染B肝而背上沉重思想負擔的患者非常多。對疾病缺乏認知、對治療缺乏信心、遭受歧視冷眼……讓不少B肝患者鑽進了自卑自閉、自怨自艾的死胡同。擇業時遮遮掩掩,婚戀時難以啟齒。這就需要公眾與患者共同來打「心理戰」。公眾應當正確認知B肝的疾病知識,消除對B肝患者的歧視,尊重他們享受生活的權利。其次,廣大患者要學會給治療目標設定合理的心理預期。醫生常會發現一些患者盲目地給自己設定諸如短期內轉陰、一年內停葯這樣不切實際的目標。一旦當結果與目標不一致時,就會出現自暴自棄的心態,並因此影響後續治療的信心,最終陷入惡性循環。正確的做法是,在醫生的指導下充分評估自身的疾病進展程度和個體情況, 客觀設定治療的近期目標和遠期目標。如此才能真正實現壓力「減負」,樹立樂觀積極的心態。

借用毛主席《論持久戰》的基本論點:抗日戰爭是持久戰,中國必將取得這場戰爭的最後勝利。對於慢B肝來說,抗病毒治療也是場持久戰,我們需要建立信心,我們必將取得這場戰爭的最後勝利!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