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星球商評:連銀行也不安全了?

  文/新浪財經意見領袖專欄機構 星球商評 楊乃悟

  2018年10月,山東濟寧汶上縣的王女士在遠方表親劉女士的勸說下,陸陸續續把自己的100萬存入了劉女士工作的郵儲銀行汶上縣開發區支行。

  王女士告訴乃悟,這100萬是自己的工傷賠償、多年積蓄和老家出售土地所得。之所以把這麽多錢放在郵儲銀行,是因為劉女士是自己的親戚,而且她告訴自己,大額存款放在郵儲銀行可以:

  保本和高息的訴求。

  故事從這裡開始劈叉。

  在王女士的故事線裡,在自己開完卡存完錢的第二天,劉女士找她要過U盾驗證碼,說是要幫她們存到銀行的“內部高息系統”。

  王女士沒多想,給了驗證碼。

  去年7月底,她去郵儲銀行看餘額,這才發現自己的錢全部不翼而飛。

  銀行流水單顯示,王女士的錢分作60萬和40萬,分別於2018年10月和12月轉到了濟寧當地其他銀行的账戶。

  她堅稱,隻給了這一次驗證碼,劉就在兩個月裡劃走了她兩筆錢,自己還沒有收到過短信提醒。

  她告訴乃悟,還有很多人都遇到了這個情況,涉案金額很大。大家去找劉女士,她先說是因為系統升級,而後又說是因為行長離任交接,正在審計。最後,面對不依不饒的儲戶,她說:

  錢被她劃走用作投資理財了,已經要不回來了。

  100萬就這樣打了水漂,王女士先去銀行討說法,質疑自己的錢莫名其妙被轉走還沒收到短信。又去派出所報案,被拒絕受理。

  最後,她只能去找劉女士。後者向她保證,就算賣車賣房也會把錢還給他們。可到現在,銀行、派出所去了多少趟,就是沒見到消失的100萬。

  另一個女主劉女士給乃悟講了一個完全不一樣的故事。

  在劉女士的故事線裡,2018年10月,王女士找到劉女士,除了保本和高息外,提出了另一個要求:

  不能被司法機關查出來。

  此前,王女士家裡親戚倒賣過一些問題物品,被有關部門強力查處,劉女士說自己幫王女士的忙,心裡挺害怕的。

  劉女士說,她當時和王有口頭協議授權,這些錢是拿去做理財的。她幫著買了新華證券的債券,虧了。但是沒有王女士的同意和告知密碼、驗證碼、U盾碼,自己怎麽可能操作她的账戶:

  就是因為虧了,想逼著我把損失都承擔了。

  就是因為這些操作,劉女士說自己家人孩子不斷受到威脅,甚至發生肢體衝突。

  聊天過程裡,雙方的話術不斷變化。王女士一會兒說自己沒有過手機銀行,一會兒又說自己老公有,操作的時候可能被王看到了密碼;劉女士說幫王女士買的理財,自己記不清楚到底是什麽了。

  在王女士提供的流水單裡,是明顯有過自己操作手機銀行痕跡的。乃悟問她2018年11月轉出的20萬是怎回事兒,她說是給自己嫂子修房子。

  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郵儲銀行明確告訴王女士,這是她和劉的個人問題,銀行沒有責任。雙方都告訴乃悟,自己要走法律程序解決這個問題。

  把雙方的說法都先放在一邊。發生這樣的事情乃悟一點不覺得新鮮,這不就是屢禁不絕的飛單嗎?

  一些銀行的工作人員為了完成業績,或者要自己搞大項目,偶爾會用高息、穩賺、內部項目之類的忽悠客戶,也有一些客戶從一開始就知情,但是由於是灰色地帶,雙方一般都是口頭約定。

  郝大星說他7年前在安徽蚌埠見過一個案子。當地工商銀行一個支行行長,以內部職工福利理財產品的名義吸引儲戶,月息0.8%—1.5%,儲戶們很高興,他們不顧自己拿到的只是手寫合約,慷慨解囊,一共給行長湊了1.2個億。

  行長轉身把錢投給了做小額貸款的親戚,收取月息:

  3%。

  本來是想學自己部門賺個幾千萬息差,可沒想到親戚拿著錢炒股買地,虧得毛也不剩,害得行長主動自首。到今天,行長都服刑完畢了,大家的錢還是沒追回來。

  一把鐮刀用了這麽多年,依然鋒利如初。

  (本文作者介紹:4分鐘TMT、財經故事,文風通透幽默。代表作《華為令人浴霸不能》《范爺關山難越》等。)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