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軍令如山,國之所托:第三次武漢空運,出彩的不僅是運-20

【文/高卓】

正如無數人盼望的那樣,在再次刷新人們對“中國空軍戰略投送能力”記憶的武漢大空運(為與1月24日、2月2日的兩次區別,下文稱之為第三次武漢空運)中,運-20不僅首次參加了這場非戰爭軍事行動,更是以6架的規模——在人民空軍此次出動的11架運輸機中佔了多半——牢牢佔據C位。

▲看到這張圖之後,第一反應就是“軍令如山,國之所托”

來自西部戰區空軍航空兵某師的“運-20第一團”,當仁不讓地派出4架運-20:其中05號、09號機前往重慶江北機場,08號、10號機前往成都雙流機場。同屬該師的另一航空兵團則出動2架運-9中型運輸機,其中前往西寧曹家堡機場的一架缺乏圖像資料,前往張家口寧遠機場的是此次武漢空運中最後一架抵達的22號機。

▲駐扎四川的“運-20第一團”,在深夜就抵達重慶和成都兩地展開裝載

▲雖說服役以來沒少露面,南海戰訓、出國比武的成績也不少,但在兩位“大哥”的映襯下,同樣參與第三次武漢空運的運-9幾乎被報導遺忘了......

而空軍第二支運-20部隊——中部戰區空軍航空兵某師,在出動地處中原腹地的2架運-20(01、02號機)前往天津濱海機場的同時,也再次出動了麾下“伊爾第一團”的3架伊爾-76作為補充,它們分別前往烏魯木齊地窩堡機場(01號、07號機)和沈陽桃仙機場(11號機)。

▲40年前,這個團接裝了首批2架運-8基本型;40年後,這個團又將列裝部隊不到半年的2架運-20投入到抗疫一線

▲3架伊爾-76均參加過2月2日的第二次武漢空運,其中07號和11號機還曾在首次武漢空運中,分別奔赴上海和重慶,裝運海軍軍醫大學和陸軍軍醫大學醫療隊馳援

在這次大空運中,繼2016年服役報導中的“驚鴻一瞥”之後,運-20再次展示了其相比伊爾-76更加精細現代的貨艙內布局,同時為了任務還加裝了額外的座椅。另外,運-20尾部的裝卸台和跳板部分也首次公開,其設計借鑒了成熟可靠的伊爾-76,特別是跳板布局和收納方式與伊爾-76完全相同;但由於貨艙更寬,因而運-20的裝卸台也寬一些,使得末端用於安裝跳板的支撐架數量增加了一對,達到14對。

▲注意跳板表面增加了黑色的防滑條,使得人員上下機更加穩當,甚至可以站在跳板上轉運物資(下圖);綠色的艙門內側部分也與伊爾-76紅色的艙門內側部分區別明顯

▲伊爾-76此次也展示了當跳板按照機械化方案時(外側窄跳板內側寬跳板),隨裝卸台一起自動收起的效果,最終跳板端部卡進密封艙門(圖中正在向下關閉)上的限動器實現固定。估計運-20裝卸台跳板的機械化方案也是如此完成自動收起的

除了這些細節之外,正如很多朋友想到的那樣,由運-20唱主角的這場成體系、大規模的空運,從直接觀感上就堪稱帶給無數觀眾的一針“強心劑”。隨著11架運輸機在地面進行簡單檢查後陸續再次起飛,回到駐地場站,圍繞這場大空運反映了人民空軍戰略空運力量的規模如何、實力如何的討論也開始了。

▲其實無需刻意去找全景,隨便一截就能看到好幾架運-20的這種感覺,它不香麽?

對於平時關注人民空軍新機換裝的軍迷來說,空軍第二支運-20部隊接收新機已經不是什麽新聞了;而屢屢出現在網上的那些衛星圖片中,西飛停機坪上已經完成總裝的多架運-20,雖然並不是說交付就交付的,但總歸都會刷上軍徽機號成為人民空軍的一份子。空軍大型運輸機的規模增長,長遠看當然是樂觀的。

▲當運-20的第一支部隊裝備數量已達兩位數了,當第二支部隊都能拉出來打仗了,這個“武漢之春”,終歸有讓人寬慰的地方

已經有細心的朋友發現,第三次武漢空運中,機群的著陸間隔相比上一次又縮短了不少。考慮到機群中有兩架無論體型、速度還是尾流特點、著陸特性等方面,相比運-20和伊爾-76都區別明顯的運-9(它們也被安排在最後著陸),這對部隊的調度能力和塔台指揮水準都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從四個場站起飛的三型11架運輸機,飛到七個機場裝運人員物資,再統一飛往武漢,從第1架飛機著陸到第11架飛機著陸用時30分鐘。考慮到這些四發飛機的渦流均很強,使得前後間隔不能太近,這個與一線機場民航機高峰時間段不相上下的間隔,相當值得肯定

在空軍航空兵部隊,領導幹部在大項任務中身先士卒、第一個駕機起飛,是非常常見的情況,這次戰疫也不例外。縱觀這三次武漢空運的報導,包括兩個航空兵師的師長在內,大量師、團兩級首長都參與到了飛行任務當中。而在他們背後,還有著那些指揮著一次次跨晝夜起降的,保障每一架飛機絕對安全、絕對可靠的幕後英雄。

▲雖然每次空運時的航程還遠沒有達到這些運輸機的最大航程,在其他機場裝運人員物資、以及在武漢卸下人員物資時的耗時也不長,但隨機機務人員仍需進行必要檢查

儘管此次運輸畢竟是和平時期在境內機場進行的,很多細節上(如無需採用對抗防空火力的大幅度機動、大上升率/下降率起降以縮短暴露時間等措施)肯定不能完全與戰場環境對標,諸如護航殲擊機/伴隨電子戰飛機等實戰要素更是無需在這時候體現;但這次全面調動空軍兩個軍用運輸機師新銳主力的大範圍行動,在軍事鬥爭壓力不斷增加的今天,仍然是我軍戰略空運力量值得總結經驗的一次實戰。

至於這次空運體現出的種種能力,在那些對手看來究竟是“為了抗疫傾盡全力”還是“為了備戰仍有保留”,就讓他們為這個問題頭疼去吧。對於我們來說,第三次武漢空運既是人民軍隊一次提氣又踏實的增援行動,但它的出動規模、涉及範圍和緊迫性,也從一個側面說明,打贏這場抗疫持久戰,仍非一朝一夕之功。

隨著確診標準的改變,湖北疫區確診病例的數量近期又會有較大規模的上升。而與這件大事兒幾乎同步的走馬換將與調兵遣將,都可以理解為在戰疫新態勢、新要求下的必然舉措。正如前兩次武漢空運都代表著戰疫進入了一個新階段那樣,通過第三次武漢空運和高鐵等方式,馳援湖北的這一批2600多名我軍醫療工作者,又將率先投入與狡猾的新冠病毒戰鬥的第一線。

▲急需入院收治患者數量的大幅增加,導致一線需要更多的醫護人員,客觀上也使得伊爾-76在武漢空運中,首次架設了裝載額外80名醫護人員的“二樓”

還是那句話,當我們把激動的心情平複下來之後,仍然要從自己做起,繼續打好每個人每一天的戰疫。而對於大家的每日生活來說,2020年2月13日帶給我們的最大變化是:以後無論是看電視還是刷手機用電腦,在關於抗疫的種種宣傳報導中(包括層出不窮的各種抗疫歌曲MV),當畫面裡出現我軍軍機的形象時,終於將不再是清一色的伊爾-76了。

▲無論什麽情況發生,他們永遠是祖國的鋼鐵長城!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