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拯救半歲新冠肺炎寶寶:家人感染隔離 護士為照料給自家孩子斷奶

此文由封面新聞獨家授權騰訊平台,第三方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封面新聞記者 田雪皎 謝凱 陳彥霏 廖秀

樂樂6個月大,不幸感染新冠肺炎,等待他的,是獨自被隔離。

他的媽媽是一名護士,感染新冠肺炎後隔離;接著,樂樂的外公外婆也確診隔離;身處國外的爸爸,又因武漢“封城”無法回家。

樂樂獨自住進武漢市兒童醫院,已經12天,這是一處特殊的收治點,隻收治患新冠肺炎的兒童。他們大多年齡較小,有些也像樂樂一樣家人被感染。尚不明白新冠肺炎的嚴重性的孩子們,像往常一樣哭鬧、睡覺。在他們身邊的父母和醫護人員,則顯得更加擔心。

樂樂是少數沒有家人陪伴的孩子,唯一幸運的是,有另外一名護士媽媽陪著樂樂,每天喂奶、陪玩、哄睡覺。“我就像守著他的大白(注:動畫《大英雄天團》中機器人)。”臨時護士媽媽叫胡纖,她自己的孩子比樂樂僅大一天,報名承擔照顧樂樂的任務後,她給自己的孩子斷了奶。

獨自隔離

護士媽媽和家人感染 6個月寶寶一個人住院

1月30日,武漢市兒童醫院確立為新冠肺炎患兒定點醫院後,便開始改造隔離病房,並且當天開始收治疑似病人。“剛開始幾天,一層樓的19個單間都住滿了。”該院副主任醫師陳鵬說,醫院根據需求陸續對其他病區進行改造,共開辟了10個傳染病病區。

正是此時,1月31日上午,樂樂被送進了醫院的內科綜合病區,而且已經被確診為新冠肺炎。6個月大的樂樂被送進來時,還沒有斷奶。

樂樂的媽媽是一名護士,1月20日左右,因救治他人不幸被感染被隔離。作為密切接觸者,樂樂和外公外婆三人也相繼被確診感染。兒童醫院內科綜合病區並不是無陪病房,需要有一名相對固定、健康、無基礎疾病的家人陪護。

然而,樂樂的外公外婆把樂樂送到醫院後,相繼病情加重住院。樂樂突然變成無人照看,獨自留在醫院。

在這個病區裡,絕大多數患兒都像樂樂,家裡人相繼出現感染。一個兩歲的小朋友,媽媽感染屬於輕症,和自己的孩子一起在這裡的病房隔離,家裡沒有其他人能來照顧,他媽媽有時還要自己出去拿藥。病區裡一個11歲的小男孩,家裡人只能偶爾送一些衣物、食品來滿足他的生活需要。

在病房內照顧的家人,也被限制在房間內,不得隨意進出。“吃飯也必須網上點餐,我們送進病房。”陳鵬說,雖然是雙人間,但是每個病房都隻住一個確診患兒,所以樂樂必須要另外有人照顧。

臨時媽媽

給自己孩子斷奶 讓患兒重新感受母愛

2月10日,封面新聞記者在隔離病區看到,胖乎乎的樂樂正被護士逗得咯咯笑,偶爾還“哇哇”地想說話。

照顧樂樂的護士穿著防護服,只在背上寫著“纖纖加油”,防護服裡呼出的氣體無法透出,撐得衣袖和肩膀鼓鼓的,整個人像《大英雄天團》裡的“大白”。這名護士叫胡纖,是樂樂在病房的“臨時媽媽”,她今年30歲,自己的孩子比樂樂大一天,也未斷奶。

“也算是一種特殊的緣分。”胡纖說,樂樂情況特殊,病區征集專人照顧,她便報了名。到了病房,她才知道這是一名護士的寶寶,而且比自己的寶寶小一天,“我要讓他重新感受到母愛。”

胡纖給自己的寶寶斷了奶,開始吃住在醫院。胡纖和另外兩名護士分成三班,24小時輪流照顧樂樂。

“抱著他,就像是抱自己的孩子。”胡纖嘴上這麽說著,一提到自己的孩子,眼角還是泛出淚花。“我的寶寶是純母乳餵養的,對她是有虧欠的,也很想她。”胡纖說出了自己的思念,她每天下班後,只能通過微信視頻,看一會兒自己的寶寶和家人,“沒有辦法,這種時候只有舍小家,為大家。”

愛心小屋

床頭貼養娃“說明書” 微信群每天與家人互動

“3小時喂一次奶、換一次紙尿褲。”

“寶寶醒著時不喜歡躺在嬰兒車內,要抱著走路,陪他玩耍。”

“寶寶睡覺時會吵鬧、揉眼睛,需要抱著慢慢走路才能入睡。”

……

在樂樂的床頭,貼著一份養娃“說明書”。這是臨時“媽媽”們與他慢慢“磨合”後總結出來的照顧經驗,每個接班的“媽媽”都會參照這份“說明書”來照顧他。

胡纖說,樂樂住進來的第一晚,突然離開家人,住進陌生的環境中,很沒有安全感,一直哭鬧不停。一直手忙腳亂之後,大家才發現,原來小家夥不願意被橫著抱,要被豎著抱才開心。

護士長宋慶說,除了胡纖,另外的幾個臨時“媽媽”都是小姑娘,還沒結婚。經過幾天接觸,大家幫樂樂喂奶,給他換尿不濕,都像一個溫柔的“媽媽”了。“小家夥太胖,穿著防護服不透氣,一圈渾身都是汗,還腰酸背痛。”

“真感謝你們,這個特殊時期,還增加你們的工作量。”這是樂樂媽媽發來的感謝話語,出現在“愛心小屋”微信群。這個微信群是護士長宋慶建立的,成員是樂樂的媽媽,還有幾位護士“臨時媽媽”。

“母親總是會難掩思念之情的。”宋慶說,他們通過這個微信群,每天關心樂樂媽媽的病情,還把樂樂的照片、視頻和生活情況發在群裡,“他媽媽看到心情會好一些,康復快一些。”

已經轉陰

出院時可能有家人來接 兒童用藥仍有局限

目前,樂樂沒有發燒、咳嗽等症狀,第一次核酸檢測結果顯示為陰性,如果第二次仍為陰性,他就可以出院。

病區醫生陳鵬介紹,目前得知樂樂的家人恢復情況也不錯,“按照隔離時間周期算,樂樂出院時,他的家人可能也出院了,可以接他一起。”

“如果情況壞一點也沒關係。”陳鵬說,病區之前一名7歲的男孩出院,他一家都被感染了,爸爸也在重症監護室搶救,家人沒人來接他出院,最後有社區來接他出院的。“現在社區這塊跟上了,他回去後康復得也還可以。”

武漢市兒童醫院兩個確診病區,患兒以輕症居多,“也有一些重症,都是有其他基礎疾病。”陳鵬說,一例重症基礎病是白血病,已經11歲,會用到一些干擾素藥物。

“從現有情況來看,還沒有要超範圍的藥物,我們在超範圍的藥物上缺乏一些經驗。”陳鵬說,基於目前的情況來說,重症的可能會涉及超範圍的藥物使用,但輕症根據目前的治療方案,效果還不錯,“兒童用藥仍會有一定局限。”

2月10日中午,一名7歲小男孩帶著行李箱住進了隔離病區。陳鵬說,當天共收治7例兒童確診病例,“我們這一層19個病房已經住滿了。”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