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數據+技能,領英大棋的下一步

記者 | 雷婧姝

編輯 |

1

2008年10月,領英的注冊用戶數剛超過3000萬。那時候Mark Lobosco 作為銷售經理加入這家公司還不到1個月,他也不完全清楚那些宏大計劃是不是都能成,“那時候還有點創業公司的味道呢。”他對界面新聞說。

如今這個職場社交平台在全球擁有6.45億會員。9月底,4000多名人力資源從業者從美國以及世界各地飛到達拉斯,參加領英舉辦的第十屆TalentConnect大會,他們所代表的企業擁有近1400萬員工。

4000多名主要來自美國的HR專業人士參加了領英的第十屆TalentConnect大會。圖片來源:TalentConnect

領英對企業的業務主要分為征才、行銷、銷售、學習四塊,Mark Lobosco是領英征才解決方案(Talent Solutions)的全球副總裁,這部分業務的收入約佔領英總收入的2/3。

在Lobosco看來領英的發展有幾個重要節點。“這是Mark版本,不是官方版本啊。”

首先是2009年到2010年間,由職場相關需求聚集到這個職場社交平台上的注冊用戶逐漸接近億級。這讓企業和人力中介在傳統的招聘方式以外有了一個直接觸達所需人才的創新渠道。之後是以2013年收購內容分發服務Pulse為標誌的內容積累,在這個方向上的努力提高了用戶在領英停留的時間。

而更近的重要節點就是在數據和人才技能兩方面的戰略逐步鋪開。

數據

領英從很早開始就清楚自己平台的數據非常有價值。Lobosco在11年前加入領英時是在市場研究部門,這個業務很新,作為第一個銷售人員,他要賣的東西還沒完全成型。大概一年多,這個部門就被砍了,因為數據的商業化應用能推動領英多個業務的發展,而不局限於某一個方面。

2012年領英CEO Jeff Weiner就提出過與Facebook的“社交圖譜”相仿的“經濟圖譜”,並希望用十年的時間來完善這一圖譜,使其能高效服務於個人及經濟發展。“領英經濟圖譜”(Linkedin Economic Graph)就是指這個網站上公司、職場人士及高校等人力市場相關方的所有數據的集合。

Sarah O'Brien在2015年加入領英負責數據分析,四年間她的團隊從80多人擴大到超過150人。在2018年以前,他們的主要工作就是為企業用戶定製不同維度的人力報告,以及發布針對某區域或主題的人力資源趨勢研究報告。在為每年數千份報告做數據分析的過程中,那些重複性較大的工作被不斷集成,小塊小塊的自動化完成之後,一次大的集成也逐漸成型。

2018年,Sarah團隊過去的很大一部分工作由機器代勞了。她還在領英上發了一篇部落格,標題就叫“我們把自己給自動化了……但因此更強大了”。

過去商業用戶需要了解自己公司或者區域的人才構成,他們可以以一個不低的價格向領英購買人才報告。這一部分的工作被集成自動化之後,領英在2018年推出了人力洞察數字化產品Linkedin Talent Insights (LTI),企業用戶可以自助使用,直接了解不同維度的人才狀況。2019年,這個產品的部分功能嵌入領英企業用戶使用的招聘產品中。

在推出LTI後,領英發現這個產品對於有成熟招聘職能的大公司來說用處很廣,但對於一般大小的公司來說信息量卻可能太大了。Sarah說:“所以我們才把它嵌入招聘產品中,這樣它們不會覺得數據量大到讓人應接不暇。我們隻放了對招聘規劃決策最重要的幾個模塊。”

對於HR來說這帶來的變化很大,主要是在人員招聘和人力戰略規劃兩個方面。

在招人的時候,HR面臨的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那些搶手的人才就是很難招到。他們可能大概知道這個人需要有什麽樣的技能、有幾年履歷、能從哪些行業挖,但是也並沒有確鑿數據的引導。

領英人力洞察產品頁面截圖。 圖片來源:Linkedin

當HR能立即獲得某個職位、技能、行業的直觀洞察時,他們就能更好地根據詳細數據來溝通招聘需求,並及時調整招聘計劃。例如當看見所在行業具有相關技能的候選人較少時,他們可以到不同行業或者是區域去尋找自己需要的人。如果用人經理要求太高,而數據顯示符合要求的候選人數量少,招聘難度大,那麽就需要調整招聘周期、待遇,或者降低招聘要求。

美國一家叫Workday的公司總部在灣區,像很多網絡科技公司一樣,他們需要機器學習方面的工程師。HR首先也是在當地找人,但是灣區的人才多,競爭更是大,平均他們需要花近四個月的時間來找到一位合適的工程師。

LTI上的數據給了他們新的招聘思路。在研究了灣區對於機器學習方面人才的需求、人才數量、自身雇主品牌競爭力之後,他們開始考慮更多有潛在候選人的地區,並最後在西海岸北部找到了合適人選,並將招聘時間縮短到了四周。

同時,洞察功能讓HR更清楚候選人群體的情況,更有針對性地對他們進行內容推廣及職位溝通。過去一年多有1500多家企業率先使用了LTI,根據領英提供的數據,那些深度使用洞察功能的招聘方,他們向候選人發送Inmail的回復率平均提高了近1/5。

領英目前在全球有6.45億會員,LTI在雇主最關注的人才維度上解析了這些龐大的數據,最常用的就是地域、時間、雇主和職位、技能的交叉分析。

今日頭條計劃在海外設立研發中心的時候就使用了領英的人力資源洞察。在按照技能查看人才的區域分布、流向之後,他們發現波蘭聚集著相當數量的所需人才,同時這裡的招聘競爭也相對小,於是就把華沙列入考慮,並在綜合考察後最終選擇了在這裡建研發中心。

技能

領英是一個以職場關係為基礎而創立和發展的社交平台,其早期的廣告語就是“你的關係網比你想象的更強大”。

成長環境、大專院校的學習經歷、工作給人帶來更多的人脈和機會。圖片來源:TalentConnect

就在2019年的TalentConnect大會上,領英CEO Jeff Weiner 還強調了人脈關係的重要性,他說來自不同背景的擁有相同技能的人之所以獲得的機會不同,很大程度上就是因為“人脈關係空缺”(network gap)。

但是個人與公司的聯繫更大程度上是技能的供需關係,技能也是領英進一步挖掘這個社交平台的價值的方向。

領英從2012年開始就鼓勵用戶相互認可職場技能,2015年以15億美元收購在線教育平台Lynda——這筆收購不僅是領英歷史上最大的一次收購,其涉及的金額遠遠大於其之前13次收購的總和。2019年9月,Linkedin上線了技能測試,第一批推出75個技能的英語測試,主要以計算機及辦公相關技能為主。

Mark Lobosco說:“我們認識到我們的戰略中存在一個以技能為核心的缺口。我們有一個很好的方式在領英上標注一個成員的技能,但我們沒有讓成員獲得技能的方法。”後來,他作為學習解決方案業務的VP參與了Lynda的收購、整合和業務發展策略的制定。

在接下來的一年裡,領英在Lynda的基礎上推出了在線學習產品Linkedin Learning。目前這個產品上有超過15000門課程,在2018-2019年間,使用Linkedin Learning的用戶達到2300萬,年增長率與領英用戶數量、產品使用次數、營利的相當。

過去LinkedIn的技能數據主要由學歷、職位名稱以及用戶標注的技能構成,技能學習和測試為Linkedin產生了新的維度的數據。對此Sarah O'Brien非常興奮,她對界面新聞說:“首先它有助於使LinkedIn技能數據更強大可靠,其次它有助於我們了解哪些人專注於學習、發展和展示技能,並對此進行更廣泛的研究。”

實際上,Sarah的數據研究團隊一直在與開發學習產品和技能測試的項目組合作。就像她在自己部落格中所說的一樣,當那些重複的工作被自動化之後,他們有更多的時間來研究更深入的問題。例如公司的技能組合之間的關係是什麽樣的?這對於公司需要發展的技能意味著什麽?當你需要通過招聘來引入新的技能時,如何進行權衡……這些都是跨技能學習和評估的分析示例。“我們一直都在關注那些具有競爭力的技能。”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Sarah自己就是Talent Insight數一數二的超級用戶。”有時,我是在找案例數據好和客戶開會,但是老實說,有時我也是因為我團隊的日常管理在用。”

比如招聘經理告訴Sarah在都柏林很難招人也很難留人,她在Talent Insight裡看到的數據能驗證這個信息,並讓她意識到需要更加謹慎地制定招聘策略。另外她很關注員工的留任時長,並且考慮如何幫助他們發展和提升他們的敬業度。“然後,我要看的第三件事是團隊的技能構成相對於該人才庫的技能構成,以確保我們以相應的方式提高技能。”

在過去三年中,Sarah持續關注自己團隊的技能構成分析。“我團隊進入前三的技能大致保持不變:SQL、Tableau、粗集理論,但是也能看到Presto和Python在過去三年中急劇增長。”這些在LTI裡看到的變化她在日常工作中也能感受到,但是看到數據分析的時候她還是會驚訝於自己團隊技能組合能發展得如此之快。“此外,數據也有助於我計劃來年的團隊應該在哪些區域和方向增加什麽樣的技能“,她說。

新興業務

在被微軟收購之後,領英的會員和收入增長都超過預期,2018年,領英的會員數量、營收同比增長超過27%。領英要保持這樣的增長速度,征才解決方案需要繼續給力。

領英有眾多企業端功能和應用需要更好地聚合。圖片來源:TalentConnect大會

在與客戶的溝通中,Mark Lobosco發現企業做人力資源的方式真正在發生變化。負責HR的人不光是在招人管薪酬,他們對商業和策略變得越來越敏銳,並且在決策層中有了一席之地。HR們關心的問題也升級了:如何做雇主品牌行銷,如何通過聊天機器人來部分實現招聘自動化,如何做深度人才分析等等。Mark還發現,成熟的大公司不再把人才招聘和技能發展分割開來看,學習和發展在HR工作中的優先級別有所提高,不少公司在過去兩三年裡增加了這部分的預算。

這對他來說相當重要,因為在他看來要從這些現狀出發來考慮征才解決方案的營收將來自哪裡。Mark說,“在看這些這些新興的解決方案時,我們相信它們能實質性地擴大我們的潛在可觸達市場。我們也相信征才解決方案會繼續對公司營收及營收增長起到重要作用。”

除了Linkedin Learning之外,Mark所指的新興業務還包括領英在2018年10月完成收購的企業服務初創公司Glint。與傳統人力資源公司的員工敬業度調查相比,Glint產品與員工互動更加頻繁、輕快、人性化,為企業管理層提供的分析和提升工具也體現了互聯網時代產品的友好。根據TechCrunch的數據,這家公司的年收入大約為1400萬美金。

Glint主要是一個員工滿意度調查應用。圖片來源:Glint網站

在距離收購一年後的TalentConnect大會上,領英設置了一個短小環節來介紹Glint。在業務上,Glint 將與學習產品一定程度上整合,讓管理者和員工能更直接的獲得在線培訓。在戰略地位上,Glint則將進一步完善領英的征才解決方案產品線。

在Mark Lobosco看來,在數據洞察的支持下,通過征才方案幫助企業招聘人才,通過學習產品發展人才,通過敬業度產品來讓員工留任是完成了一個系列產品的閉環。他不僅認為Glint是領英開始關注團隊建設的開端,還興奮地將它稱為是“敬業度路線圖”。

目前財富100強的公司中有大約80%已經開始使用領英學習解決方案,Mark說這還只是一個開端。“我們仍處於早期階段,但我們已經看到,一旦客戶對解決方案有了更多了解,他們很快就會採用該解決方案。公司已經認識到了,你不能只靠外部招聘來實現引入某種技能的業務目標。”

中國市場

領英的會員分布在200多個國家和地區,按照會員人數來看,美國是領英的第一大市場(1.6億),其後是印度(6200萬)、中國內地(4800萬)、巴西(4000萬)、英國(2700萬)。在不同的市場,領英設置的業務重點會有些不同。例如在英語市場可能會注重內容建設,在有的市場可能會側重會員數量的增長。但是在絕大多數市場,領英都是推廣的同一個核心產品。

領英在2014年進入中國內地,並在今年宣布升級本土化策略,啟動中國戰略 2.0。“中國絕對是一個戰略市場,自2014年推出以來一直如此。”Mark Lobosco說。他同時也提到就算對於戰略市場來說,中國市場也是一個特例。

“我們采取了一種不同的方法,與當地的開發團隊一起,更好地了解中國專業人員使用案例中的文化差異。因此,它是全球為數不多的幾個我們采取了不同方法的市場之一,因為它涉及到核心產品的開發。”

王歡在2014年11月加入領英中國,目前是解決方案及服務的負責人。領英在中國市場到底有多不一樣,王歡可以細數出來很多:

全球升級迭代的最新產品和服務會並根據中國市場和企業的需求進行本地化調整;

中國企業主要是在企業出海場景下使用大數據洞察產品;

大數據洞察產品在進行本土深化後不僅更貼近中國企業的應用場景,應用場景的數量也是全球產品的5倍;

中國團隊會為中國客戶提供線上線下的培訓以及定製化體驗以幫助企業提高使用能效。

領英中國征才解決方案總經理王茜還有更多的不同補充:

中國會員的App有職業指南、職場問答、職場必修課和薪資洞察等功能;

在需要建立聯繫時,除了站內信,領英中國客戶還能使用專門的商務客戶虛擬電話;

全球用戶主要由機器提供客服幫助,領英中國的客戶能打客服熱線、找公眾號客服等……

那麽領英在中國市場最關注的業務指標是什麽呢?

在今年9月接受Bloomberg採訪的時候,領英CEO Jeff Weiner表示,領英在中國仍舊還只是起步階段,但是會持續在中國市場的投入。

王茜說:“現在中國市場所處的階段主要是積累,包含對整個中國市場和文化、用戶使用習慣、產品市場的應用等等,現在還是處於探索累計的階段。領英的文化是會員第一,隻追求商業的突破不是領英一向的初衷,我們還是希望為會員持續創造價值。”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