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穿女裝的鋼鐵直男:接觸不到異性 內心特別孤獨

“一時女裝一時爽,一直女裝一直爽”,這是女裝大佬木木很喜歡用的一句話。接觸女裝是因為獵奇,而他的這份獵奇卻充滿了“裂痕”。高中時,外表並不陽剛的木木時常被男生欺負,只有周圍女生們會逗木木開心,她們的保護讓他感到溫暖。

攝影/撰文 楊一凡 視頻/張博原

承製/心像影像 像素筆記

出品/騰訊新聞

點擊視頻觀看:鋼鐵直男的柔情似水,穿女裝只有零次和無數次

木木今年 27 歲,與父母常住北京,今年 5 月,一家人剛剛搬入北京城東的新家裡,木木擁有了一間比以前要小點,但屬於他自己的房間。

房間裡鋪著地毯,需要赤足進入。拍攝視頻的燈架和相機三腳架緊貼著電腦桌,一支旋轉電競座椅立在桌前,椅子背後是一個小的桌台和一個雙人沙發,剩下的地方,是一張床和一個頂天立地式的衣櫃。

進入他的小房間裡,木木重新回到 DOTA2 的遊戲中,仿佛只有在遊戲中,他才能試著做自己的英雄。木木的很多時光都是在電腦前度過的,螢幕裡除了剪輯視頻的界面就是遊戲的界面之外,還有動漫和各類博主的視頻內容。吃飯的時候也在電腦前,木木說,在吃東西的時候總要看視頻才會覺得有滋有味。

最初,木木在二次元網站工作,那也是他剛開始接觸二次元和化妝的地方。彼時木木的工作是二次元節目的模特,上鏡跟活動都需要化妝,一段時間的觀察之後,他就大致掌握了化妝的流程與步驟。

2016年底,木木離職,與別人合作運營二次元項目,那是他剛開始“接觸自己”的地方。

因經費短缺請不起模特,瘦小的木木便嘗試以女裝形象出現在鏡頭裡。從最開始的直男操作到再絢爛的技巧無非是熟能生巧的過程,木木通過一次又一次地“變幻”,為日後他美妝博主的身份賺足了眼球。

漸漸地木木不滿足於只在鏡頭裝扮自己,他開始網購女裝,第一件是吊帶連衣裙。

採訪過程中,木木進行了一期美妝節目的錄製。用三腳架架好錄製用的卡片相機之後,他按下了錄製鍵,然後在擺好桌面鏡的小桌台上開始化妝。與其他美妝博主無異,木木也擁有著完整的化妝品類型和操作流程。從遮瑕到粉底,從眼妝到唇妝,木木對著鏡子與相機熟練地使用各類化妝品和工具。

化妝的部分幾乎都是一鏡到底,剪輯時,木木會把錄好的畫外音對應放入經過切割的視頻裡,作為視頻的補充。

錄製結束後,木木試戴了新買的假發。據他說,在他衣櫃裡還有許多出過鏡的假發,都是做視頻這兩年買的,假發的顏色、長短、髮型等等,都要和妝容、衣服相應搭配,而他也有很多穿搭的技巧是從其他穿搭博主的視頻中學來的。

木木說,他的衣服大部分是偏中性的,也有很多女性的衣服在衣櫃裡。有時錄製節目或是外出參加活動,他會根據主題與場合來調整穿搭。平時外出,他穿著中性服裝居多,他眼中的自己是一個十足的宅男形象。

搬家之後,木木距離在北京為數不多的朋友又遠了一些,見面和交流變得很麻煩,搬家後的兩個月裡,木木幾乎沒有出過家門。原本就宅居的木木,幾乎失去了接觸異性的機會,他自己也調侃自己,“這輩子可能接觸不到異性了”。

木木有過不多的戀愛經歷,學生時代的戀愛對他來說並不是一件愉快的經歷,所以他也不願過多分享那段時間的故事。

現在的他沒有拒絕接觸異性,也嘗試與人建立連接。按木木的話說,有覺得很好的朋友,但一直沒有找到那個感覺很對的人。

視頻博主這個職業讓木木很少有時間和外界接觸,也讓家人對他做的事有了更多的觀察。父母從一開始覺得新鮮但難以理解,到後來覺得能賺錢就支持,再到現在的從內心深處還是不能接受這個現實。

無能為力的父母難以理解木木的特性獨立,與眾不同的木木又無法解釋自己渴望的標新立異。同一屋簷下,兩種孤獨共處一室。

木木深知,父母是不可能理解他的,一輩人與後一輩人的理念相差甚遠,他也並不奢望父母能真的理解他,同時他也不受父母想法的影響,堅持做自己喜歡的事,但好多個夜晚,他總是感到特別的孤獨。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