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從《白日焰火》到《媽媽!》,文藝電影也有春天


1905電影網專稿 中國文藝電影歷經漫長髮展,從2014年打破獲獎文藝片票房失敗魔咒的《白日焰火》到今年中國電影金雞獎上大放異彩的《媽媽!》《漫長的告白》,文藝片正迎來新的發展機遇。今天,《今日影評》特邀長期從事文藝電影策劃和放映的影評人沙丹,與我們一同探討文藝電影的魅力所在。



據不完全統計,20至29歲觀眾佔據觀影總群體的60%,有更多的年輕人喜歡文藝片,同時也有更多的爭議和標簽一直圍繞著它。下面,我們將進入快問快答環節,看你對文藝片是否有同樣的誤解。



文藝片相較於其他類型的影片,它所要承擔的使命以及它的價值點是有所不同的。清華大學尹鴻教授曾說過:“文藝片側重的是傳達創作者對於人性、社會、歷史的關懷。”文藝片是電影行業相當重要的一部分,它對於導演和觀眾的培養都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中國第五代導演早期的作品裡,就有很多被稱為文藝片典範的電影,如田壯壯《盜馬賊》張藝謀《紅高粱》,當年也獲得了不少國際大獎,得益於當時的陶冶和培養,才有了今天的兩位電影大師。文藝電影的創作滋養著青年導演,很多年輕導演都是從拍小的文藝電影開始的,他們會成為未來中國電影的主力軍,文藝電影就是他們人生當中非常重要的起點。



同時,文藝電影的存在,也保證了大銀幕電影的多樣性,電影院不可能只有爆米花大片,也應當有文藝電影。文藝電影作為一個非常重要的文化形態,它能給觀眾提供非常多的思想來源,能提升觀眾的藝術審美能力。



文藝電影不應該跟票房失利掛鉤。今年金雞獎獲獎影片《媽媽!》就是一部非常典型的文藝電影,而且票房成績還不錯。沙丹說到:“其實大家不要把這個文藝片跟這個票房失敗形成某種掛鉤。這當中其實有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說你到底是要給誰去拍電影,我們也建議很多的青年創作者不光是拍自身的一些故事,還要非常熱情地擁抱觀眾,要用一種大眾共鳴的方式把你的故事講出來。”



在如今這個互聯網時代,有才華的創作者不會被埋沒,會有大量的選片人、策展人、影評人為他們聲援,中國電影資料館經常放映的《路邊野餐》《塔洛》《心迷宮》,都是備受觀眾熱捧的文藝電影。雖然這些導演拍的是中小成本電影,但是它們已經在觀眾當中形成非常好的口碑和品牌。



@主持人曉麗:那您能不能回憶一下哪些精彩的片段,甚至這些片段可能是有爭議的。


@沙丹:比如畢贛《地球最後的夜晚》,這個電影是一個很有爭議的電影,它票房很高,但很多人(認為)它的高,背後是通過商業化的宣傳行銷“一吻跨年”的概念來達到的。實際上它不是一個簡單講愛情的故事,它是用一種非常複雜的視聽語言做的一個視覺系統。電影第一幕是一個非常具有意味的情景,一個纖纖玉手,手當中其實帶著一個表,告訴你在此時此刻,這個男人被我抓在手裡之後,愛上了我,而且這一輩子就會對我念念不忘,實際上已經把這個電影當中非常神秘的這個調子給大家進行了呈現。電影當中真實的意味其實比我們想象中更多,所以我覺得這也是文藝電影當中非常重要的魅力所在,就是可以供你不斷地玩味,不斷地看,每次看都有非常新鮮的發現。


“那要是球拍如果掉了,要是停了,那我們是不是就摔下來了。”

“也許可以飛起來的。”


近年來,越來越多的成功案例向我們證明,只要電影本身足夠好,總能夠脫穎而出。在去年的藝術電影推廣論壇上,淘票票的總裁李捷曾經分享數據:目前北京和上海佔據了中國文藝電影票房70%的市場,成都、杭州、深圳與廣州的佔比正在逐步地升高。這也體現出文藝電影的前景和空間是非常巨大的。



@沙丹:在北京、上海的很多影展總是一票難求,其中購票的基本上是年輕人,且女性居多,女性在整個電影節搶票環節當中佔到65%以上,這些觀眾都是文藝片的潛在閱聽人,我也在想就是如果能夠通過類似於像藝術影院包括藝聯、電影節展,不斷地去把這種點線面式的全國藝術電影的推廣網絡建立起來的話,找到非常多精準的觀眾,把觀眾培養出來、挖掘出來的話,那文藝電影肯定會有更好的春天。



相信這種推廣模式也會促進我們的電影創作者創作出更多更優秀的影片,也希望這種推廣模式不僅限於北京和上海,也應該在全國更多重要城市進行推廣,讓文藝電影之火,形成燎原之勢,期待我國文藝電影走入新的春天。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