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瓦格納最特別歌劇將演,排演充滿挑戰

  德國十九世紀最具影響力的歌劇作曲家之一理查德·瓦格納(以下簡稱:瓦格納)其作品和創作風格對歐洲歌劇藝術的發展影響深遠,且作品改編、排演都富有挑戰,而眼下又有一部瓦格納歌劇作品將登上北京舞台——由國家大劇院與英國皇家歌劇院、澳大利亞歌劇院聯合製作的歌劇《紐倫堡的名歌手》。該劇題材是瓦格納系列作品中非常獨特的一部,且無論是從將近五個半小時的演出時長,還是音樂、人物角色的複雜程度來說,都是非常具有挑戰的一次製作。該劇由丹麥著名導演卡斯帕·霍頓執導,並定於5月31日、6月2、5、7日在2018國家大劇院歌劇節期間上演。近日,國家大劇院副院長趙鐵春、國家大劇院音樂藝術總監呂嘉與中主演召開了新作發布會,新京報採訪呂嘉為讀者揭秘製作幕後及作品亮點。

  

  亮點 1

  瓦格納創作成熟期少見的喜劇

  瓦格納的歌劇多以神話或者充滿傳奇色彩的悲劇故事為題材,《紐倫堡的名歌手》這出喜劇是唯一例外的作品,並帶有鮮明的節慶劇目的特點。此劇有真實的歷史背景,主人公“漢斯.薩克斯”是德國歷史上有名的“名歌手”,他創作了大量表現真實人性和現實生活的詩歌,對16世紀德國藝術的發展做出了重要貢獻。借由這個人物,瓦格納表達了自己的藝術改革理想以及對德意志文化藝術的自豪與推崇。

  此外該作品有許多瓦格納嘗試的創新突破,比如甚少用於歌劇的元素在該劇中都有出現:韻文、詠歎調、合唱、五重唱、芭蕾舞等。雖然以名歌手為題材,但當時的音樂並未採用於歌劇之中。同時名歌手的歌唱法,瓦格納僅採用在第二幕終場,並以散文形式完成此劇本的歌詞。這部由瓦格納自己編寫故事的《紐倫堡的名歌手》,是他創作成熟期具有獨特地位的一部作品。

  亮點 2

  頂尖導演+瓦格納作品唱將的組合

  國家大劇院曾製作過系列瓦格納經典歌劇作品,自2012年製作的首部瓦格納歌劇《漂泊的荷蘭人》上演後,又陸續製作了《羅恩格林》《唐豪瑟》和《特裡斯坦與伊索爾德》等作品。而此次《紐倫堡的名歌手》無論是從演出時長、角色數量上都超越了前作。

  國家大劇院為此組建豪華陣容,卡斯帕·霍頓擔任導演就是第一重驚喜。時任英國皇家歌劇院歌劇總監的卡斯帕·霍頓曾在丹麥皇家歌劇院擔任藝術總監,在此期間做出了許多受人矚目的歌劇作品,比如就曾把瓦格納的《尼伯龍根的指環》(又名《哥本哈根之戒》)搬上了舞台,並製成DVD發行,具有裡程碑式的意義。除是一位歌劇導演外,霍頓還是位戲劇導演和電影導演,曾為哥本哈根新國家劇院、斯德哥爾摩瑞典皇家劇院等創作出多部叫好的戲劇作品,更是憑借奧爾堡劇院版《哈姆雷特》在雷姆獎中獲得最佳音樂戲劇、最佳歌劇兩項大獎。電影方面,以莫扎特的作品《唐·喬瓦尼》為藍本執導的電影《唐璜》於2011年發行,該作品因其當代開創性備受矚目。此次霍頓執導《紐倫堡的名歌手》能登北京舞台,讓許多歌劇迷激動不已。

  而在演員方面,由於該劇有近五個半小時的演出時長,並含多處難度極高的唱段,歌唱家陣容的選擇對製作方來說也是一項挑戰。據悉此次加盟的歌唱家有“瓦格納唱將之一”之稱的低男中音歌唱家約翰·羅伊特,他同時也在當今世界歌劇舞台上擁有高人氣,幾乎飾演過瓦格納所有經典男中音角色,此次他將飾演劇中男主角漢斯·薩克斯。曾在德國紐倫堡國家歌劇院出演過“貝克梅瑟”這一角色的男中音歌唱家約赫恩·庫普佛,此次也將在國家大劇院版的《紐倫堡的名歌手》中再度演繹同一角色。女歌唱家方面也同樣邀來了曾出演並因此熟悉該劇角色的藝術家,美國抒情女高音阿曼達·瑪耶斯基將飾演劇中女主角艾娃·波格納,她曾在芝加哥抒情歌劇院、格林德伯恩藝術節等舞台多次出演這一角色:“我是第一次來到中國北京演出,充滿期待。我飾演的這個角色是劇裡僅有的有名字的兩個女性角色之一,所以可以說這部戲主要是一個男性之間互相爭搶碰撞的故事。”

  ■ 製作難度

  超百人的排演陣容龐大演出五個半小時,調度複雜

  發布會上國家大劇院副院長趙鐵春表示:“從2012年國家大劇院製作首部瓦格納歌劇《漂泊的荷蘭人》到現在,7年時間過去,觀眾對於此類大部頭歌劇的接受度、鑒賞力都有了很大程度的提高。”因此為將《紐倫堡的名歌手》搬上舞台,大劇院合唱團從四月開始便不再安排其他音樂會演出,一心投入到該劇的音樂排練。國家大劇院音樂藝術總監呂嘉此次將執棒國家大劇院管弦樂團,演繹劇中結構複雜的音樂:“這部歌劇重新排演難度非常大,所以在這幾十年來它隻複排過幾次。”

  《紐倫堡的名歌手》演出陣容規模極大,有角色名的演員近20個,青年合唱團及大合唱團加起來就將近一百人,同時這部歌劇結合了許多瓦格納不常用的元素:合唱、詠歎調、複雜的對位、五重唱、以及較為傳統的和聲和結構;這給排演增加了許多難度。“他的第一幕和第二幕寫得非常零碎,所以對演員及合唱團來說都是很大的挑戰,有時候合唱團甚至不能看指揮,他們只能把自己的部分和別人的部分都完全記住,不然一分神就會亂套,因為在台上不但要唱、演奏,還要演戲。”呂嘉介紹道。

  而提及這次排演是否與之前的演出版本有不同,呂嘉說:“我們這次作品沒有做太大的修改,一切還是基於原本的作品本身,只是我們把‘十七世紀’改成了‘現代’,服裝也是比較現代的風格。在教堂那場戲裡學歌的教友我們改成了當代的學生、服務生,會更貼近現代社會。舞台也啟用大轉台,轉過來就換一個場景,這樣也解決了換景的問題。”

  采寫/新京報記者 田偲妮 李昔諾

  本版供圖:國家大劇院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